朴有天與金俊秀倆人在病房裡大眼瞪小眼。他無辜的坐在病床上,金俊秀坐在一旁的長椅上殺氣騰騰的瞪著他。

現在的情況該怎麼解釋?

其實當朴有天自己抱緊著金俊秀時,他那左臂的疼痛幾乎是讓他暈了過去。消防人員一連串的動作,最後就將他扛上了救護車,往急診室送去,沈昌邊也順便搭便車,一同前往。當然金俊秀也讓消防員誤以為是吸太多廢氣暈厥過去,倆人一同被送上救護車,可在途中,金俊秀睡醒了過來,還不明白自己身在何處,第一入眼的便是臉上掛著氧氣罩的朴有天。

當金俊秀幾乎想大叫出來時,沈昌珉適時的摀住了他的嘴,又遮住他的眼,在他耳邊輕聲的說,不用擔心,朴有天沒事。就這樣,經過一長串的拯救程序,沈昌珉替朴有天辦了單人病房,在一切都妥當後,沈昌珉才向金俊秀訴說一切的事故由來。

金俊秀鎮定的聽著,時不時看著躺在病床的朴有天。那時沈昌珉又告訴他,別用想像力,讓朴有天好好休息,等他起來後再揍他。

金俊秀聽話的什麼也不敢想,就看著沈昌珉離去。他就這樣一整晚都不敢睡,一個人安靜的看著朴有天昏睡的臉龐。

沒錯,是該等他起來再好好的揍他。

於是就呈現現在這個樣子。

「你做什麼這麼傻?」金俊秀瞪著他問。

朴有天被問的也不知怎麼回答,他搔了搔頭,抿著嘴。還是別亂說話的好。

「你知不知道你的手臂整個重度灼傷了!」金俊秀拍了病床上的護欄站了起身,朴有天看的背後都沁出了冷汗。

「俊秀……不要生氣,我只是炸了她而已。」朴有天小聲的說。

金俊秀皺起了眉來,「我管你是要炸她蒸她還是把她剁碎炒了她!重點是你受傷了!而且是重度灼傷啊!」他越說越生氣,幾乎要把朴有天的病床給翻了。

朴有天也相當無奈的低下頭,一副就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不敢再面對金俊秀。

他能曉得為什麼金俊秀會這麼氣自己,縱使他是出於善意為民除害,但他從未想過金俊秀失去自己的可能性。要將那樣痛失所愛的感覺由金俊秀來承擔,他曉得金俊秀會害怕。說真的,何止金俊秀會怕,連他也會怕。死亡並不是像他當時所講領一領保險就算了,事後活著另一方,得到的不是利,而是得永遠背負著這樣傷痛的弊。

「對不起,俊秀。」他認真的說。

金俊秀聽見這道歉,也垂下了頭,深呼了一口氣,箝住了眼淚。鳳眼緩緩的閉了上來,再次睜開後,朴有天那灼傷的皮膚,在紗布下癒合了起來,突然間的,朴有天感覺不到自己左臂那樣的灼熱感了。

「是我不對,當初沒殺了她。」金俊秀握緊了護欄,低頭看著那天空藍的被褥。如果當初少說點廢話,也許他們的廚房也不會被炸的粉碎,朴有天也不會因此受傷。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自責的樣子,心口也疼了起來。

「我好痛。」朴有天說。

金俊秀趕緊抬起頭,「哪裡痛?」

「心痛。」朴有天苦笑回。

金俊秀輕輕笑了一聲,低身湊了過去,吻了朴有天那厚唇。

有些事情,不是說藉由他的想像就能改善的,還是得做些行動。好比說要得會安撫這腦子總有個坑的朴有天。

「我下次不會了,真的。」朴有天右手舉起,發誓的說。

「你的話我信不過了。」上回他也是這麼對自己說,結果腦子那洞還是補不起來。

朴有天伸手拉著金俊秀的手臂,「不要啦,不然我的血讓你多喝兩口?」

金俊秀不屑的看了他一眼,「多喝那兩口只會讓你的腦子破更大洞。」

兩人說著看著,然而笑了起來。其實再怎麼氣,但人還活著說起來也是僥倖中的僥倖,金俊秀也不可能真的揍朴有天,生氣來生氣去,最後還是得慶幸他還能對他生氣。

後來朴有天與金俊秀辦了出院的手續,朴有天通知了沈昌珉自己的傷勢已恢復,沈昌珉還調侃的問他有無被金俊秀揍一頓,他則痞痞的回說金俊秀捨不得揍他。一旁金俊秀聽見這顏厚無恥的話,一拳不輕不重的打在朴有天的胸口上。

「心痛死你!」金俊秀轉過身不想再理會他,自己招了輛計程車,兩人便搭乘車子回家。

剛回到家沒多久,沈昌珉已經在他們門外等了。金俊秀開著門還不忘問沈昌珉有無傷口,他可以幫忙治癒,沈昌珉搖頭說,僅僅是皮肉傷,無傷大雅。

金俊秀一進門看著眼前這慘狀,他閉起了眼,朴有天與沈昌珉看著屋裡的自動變化,才驚覺金俊秀這樣的能力真的不錯。不過這回他會來此,是為了找朴有天商討一件事情。

「我認為……我們去求助血獵吧。」沈昌珉說。

金俊秀不明白,「為什麼?」

「學個幾招啊,不然我們人類不好殺吸血鬼。」沈昌珉看著他回。

「對啊對啊,不然每次就只能用炸的。」朴有天腦子裡除了用炸裂的以外,似乎沒有別的想法。

金俊秀沉思著,卻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也許多學幾招護身也不是壞事。

「那就得看在中哥願不願教你們。」金俊秀最後說,這也表示他同意了沈昌珉的說法。

於是三人說好,派金俊秀代表打電話給金在中。當金在中接起了電話時,金俊秀將這樣的訊息表達給他,對方似乎有點猶豫。

「可是我們的招式……不是一般人做的到的。」金在中無奈的說,不過似乎想到了什麼,又接著說:「但我可以給他們一些有用的武器。」

朴有天與沈昌珉也無法說什麼,畢竟血獵的身手也非凡,他們只要拿一些能造成吸血鬼傷害的武器應該也夠了。至於怎麼斬草除根,他們會再另外想辦法。

「也只能這樣了。」朴有天有些疲憊的坐上沙發說。

沈昌珉點點頭,似乎想到了什麼,他拍著朴有天的肩膀說:「公司那裡我只幫你請了兩天假,後天你要去上班喔。」

朴有天白了一眼,「你這小氣巴拉,請一個禮拜又會怎樣,我重度灼傷耶。」

「你奶的,現在你左手比一般人好太多了!」沈昌珉還毫不留情的往他的左臂用力的捏下去。

說來說去一切還不是多虧了金俊秀的想像力,不然他這左臂大概要恢復許久了。

沈昌珉要離開時,金俊秀為了他的安全陪同出去,出門後還不忘在朴有天的房子外加了一層鐵門,才安心得出去。朴有天一個人安靜的,似乎有點累,他躺上沙發右臂蓋著雙眼。當金俊秀開門進來時,朴有天早已不知到睡了多沉,完全沒發現有人入了家門。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嘴上輕輕的笑著,他緩緩的眨眼,再次睜開後,倆人便在朴有天的臥房裡,金俊秀拿了被子蓋上了朴有天。

「傻瓜。」金俊秀拿開了他的右手順勢塞進了綿被裡,可當他握著朴有天的手時,卻不太想放開。

他輕輕的在他手上揉著,那樣的溫度,是他們吸血鬼沒有的溫暖。

金俊秀蹲了下身,兩人的手就在被褥裡牽著。這樣的感覺他說不出來,從來不願待在朴有天房裡的他,這回卻留了下來,聞著只屬於朴有天身上的氣味。

霎時,金俊秀的手卻被朴有天反握了起來,朴有天沒水準的竊笑說:「你在偷襲我喔?」他還故一睜開了一隻眼看著金俊秀。

「你還需要我偷襲啊?」金俊秀靠著床緣也笑了起來。

他拉著金俊秀的手,將他往床上拉了起來,「上來上來。」

金俊秀爬上床,跨過了他的身子,躺在他另一側,朴有天轉過身子一手摟住了他的腰際,將他摟近自己,淡淡的微笑著,然而那天生的寬額就靠上了金俊秀的額,鼻頭輕輕的蹭著他的鼻尖。

「撒什麼嬌啊。」金俊秀嘴上這麼說,可內心卻甜得很。

朴有天笑了出聲,痞痞得說:「誘惑你吸我的血啊。」

金俊秀也笑了出來,他將自己修長的腿跨上了朴有天腰,幾乎是勾上了他的腰際,還不忘的磨蹭了幾下,「那我就勉強吸你幾口吧。」

這話一出,朴有天便壓上了金俊秀,對他狂吻了起來。大掌探進了金俊秀的衣內,摸著不陌生的身子,熟絡的探著金俊秀處處敏感點,毫不留情的將他攻陷。當最後一道防火線剝落時,金俊秀環著那在他身上賣力的人,嬌聲的說:「以後……我會保護你……啊……。」

這話說得一點說服力都沒有,但朴有天低身吻著他,似乎是默示的接受金俊秀的要求。

「其實我沒那麼弱……。」朴有天喘著氣,一個頂入了金俊秀的深處。

「啊嗯……騙人……。」金俊秀拉回理智說。

「我弱的話,就不可能讓你這麼舒服了。」

金俊秀聽見這話還真想一拳把他揍下去,但朴有天也沒說錯,這拳因自己太過舒服而沒力,就像是女人的粉拳一樣,對朴有天造成不了傷害。

「嗯哼……你……」金俊秀想說的話被撞的都散了開來,而朴有天也沒聽懂。不過在金俊秀快達高潮時,他在他耳邊說了一句話。

「俊秀啊,就算我死了,你都要記住一句話。」他沒停的衝刺著,然而吻著金俊秀的臉頰,「我死都愛你。」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