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新聞播報的死亡人數逐漸攀升,人類也漸漸的開始懷疑是否真有吸血鬼入侵這等事件。

朴有天關上電視,在沙發上嘆了口氣。

看來他預估的沒錯,吸血鬼團看上了他們這塊寶地了。

「怎麼了?」金俊秀從廚房走出,將手中的果汁遞給個朴有天。

「看來我們都快成了吸血鬼的血袋了。」朴有天無奈的說。

金俊秀也找了空位坐下,他看著朴有天,卻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畢竟自己一半的血液也是吸血鬼。

「對不起。」金俊秀突然的說。

「什麼對不起?」朴有天皺起眉,不明白。

金俊秀輕笑了幾聲,便說:「因為你是我的血袋。」

朴有天聽了這話,也跟著笑起來,他湊過身子,鼻尖在金俊秀的頸間蹭了幾下,「我專屬給你了。」至少自己是金俊秀的,不是別隻吸血鬼的。這點讓他欣喜,他也高興,寧可死在金俊秀手裡,也不願死在別隻鬼手上啊。

想想,現在他身邊最慘的,大概就是沈昌珉了。

「喂喂,你要不要搬來我家住啊?」朴有天又偷懶了起來,端著咖啡跑出辦公室找沈昌珉哈拉。

沈昌珉低頭看著手中的文件,沒抬頭便說:「為什麼要?我不想晚上聽到一些A片裡的聲音。」

「唉唷,我叫俊秀想像一個奈米的房間給你,問題不就解決了。」朴有天喝了一口咖啡平常的說著。

這對話如果被第三人聽見,肯定會覺得這兩人是白癡。

「那你到底為什麼要我去你家住?」這回沈昌珉是正經起來了,抬眼看著他問。

「雖然炸彈都給你了,不過你一個人還是危險,不如來我家。」

朴有天其實也不願意,不過基於朋友的道義上,沈昌珉的安危他還是得顧一下。

沈昌珉輕笑了一聲,「我其實沒那麼弱,說真的。」

「誰在管你弱不弱啊,遇上吸血鬼我們人還是吃虧一點。」

要不是擔心他,朴有天自己也不想讓家裡多個電燈泡啊。

沈昌珉也站起身,拿起了杯子去沖泡了一杯咖啡,「今天你來我家,我拿個東西給你。」他站在飲水機旁又說。

朴有天也沒說什麼,點點頭便進自己的辦公室。

其實說起來,他們人只是沒有什麼特殊能力而已,不然朴有天他並不覺得自己打架會輸人。從小打到大,還不是活得好好的?只是現在的對手作弊,有了人沒有的能力。

他樂觀的又拿起滿桌的文件開始審閱起來,縱使現在命可能在旦夕,不過工作還是得繼續,賺錢為要啊。顯然朴有天這人並沒有什麼價值審核的觀念,也許這就是為何他能活得這麼平凡的原因。

朴有天下班後載著沈昌珉來到他家,他們倆下了車,沈昌珉帶著他進了家門。

其實他的家也不是沒來過,不過自上次的時間,是真的過滿久了。

他看著沈昌珉的家,其實變化也沒多大,一樣的整齊乾淨,「你有在打掃喔?」

「不然你家俊秀要借我用喔?」沈昌珉邊走進自己房間邊說。

朴有天摸摸鼻子沒說話,他才不要借沈昌珉呢。

沒多久,沈昌珉手裡拿了兩把長刀,他扔了一把給朴有天。

朴有天接過手,將刀拿了起來,觀看了許久。

「你還有在練啊?」朴有天有些驚訝的看著他。

還記得以前大學時期他們可曾一同出去加全國大賽的,這種長刀已經顯少人在練了,個各繼承的流派也不一樣。大學畢業後朴有天也把自己的刀典當掉了,那時太窮困,沒辦法。

現在手中握著這把刀,那種當初砍人的質感似乎回來了。

「練武術強身健體啊,怎麼不練?」沈昌珉又手的長刀對著朴有天,臉上笑著說。

朴有天沒有笨到想跟他切磋,他都多久沒碰了。

「我才不跟你打,我老早就沒練了。」朴有天左手握著長刀,搖頭說。

「沒人要跟你打,我們有一位不速之客,拿他開刀吧。」沈昌珉的長刀指著朴有天身後的門說。

朴有天冷靜的轉過頭看著那扇門,嘴上淡淡的說:「怎麼有人這麼早就吃晚餐的?才五點半啊。」

說完,沈昌珉的門便被踹了開來,果真是一位強壯的不速之客。

看上去那隻鬼的肌肉練的太壯,身高也沒跟沈昌珉差到哪,一進門便一副飢渴的露出獠牙,叫囂著。

「沈昌珉,他肚子餓了!」朴有天退了幾步趕緊的說明狀況。

「還用你說嗎?不餓他會把我的門踹成那樣嗎?」沈昌珉則是前進幾步,與朴有天並肩的站著。

朴有天突然的覺得,怎麼有種回到當初炸廚房那樣感覺。好吧,只是眼前的對手不是女人而已,其餘他總有大難臨頭的壞直覺。

「保護我啊。」朴有天盯著那吸血鬼說。

「誰理你啊。」沈昌珉痞笑的回。

語畢,那隻吸血鬼衝了過來,沈昌珉及朴有天兩人便握緊了手上的長刀,也準備對那隻鬼開刀。

沈昌珉犀利的看著吸血鬼的動作,雖然吸血鬼的動作比一般人快,但要分析,沈昌珉並不認為自己的眼睛不行。

他快狠準的閃過了那知鬼的大掌,低身閃過了攻擊,然而一刀快速往吸血鬼的腳筋砍去。

一旁的朴有天對準了揮向他的大掌,左手握起了長刀,右手又擋住了吸血鬼左手的攻擊,那長刀狠狠的插進了吸血鬼的動脈,朴有天擋住了攻擊,但自己的力氣卻沒吸血鬼來的大,擋的有點吃力。

沈昌珉什麼話也沒說,他繞過了吸血鬼身後,順是朝著他的膝蓋上又砍了幾刀,將他所有的韌帶都切斷,最後長刀一個劈下,將吸血鬼的左臂砍斷。

流利的動作讓朴有天看得傻眼,果然寶刀未老啊。

吸血鬼站不住,他退了幾步,然而倒下。朴有天順著勢將刀給抽回。

沈昌珉的家中滿地的血,那吸血鬼就像在自己的血泊裡游泳,痛苦不已。

朴有天踩著地上的血,走了過去,刀頭對準了吸血鬼後頸說:「這刀你用銀打的吧?」

「對啊,不然他怎能恢復這麼慢,趁現在殺了他吧。」

沈昌珉也走過了過去,刀尖就刺著吸血鬼的背,對準了心臟的部位。

朴有天嘆了一口氣,蹲了下身,便跟那吸血鬼說:「算你衰吧,什麼晚餐不找,找來沈昌珉的家。」

說完,他們兩人一個無情將吸血鬼後頸的經脈斬斷,一個則刺進了心臟的上方,刀口一轉,他將吸血鬼連接心臟的血管給予切斷。

他們倆靜靜的看著眼前的吸血鬼化成灰,然而又走到了客廳的沙發上,坐上然而輕喘了一聲。

朴有天脫下自己的西裝外套,然而將袖子捲上,看著自己的右手臂,一片的瘀青。擋下那一擊,果然不是普通的痛,而且力氣又大。

「你還是跟以前一樣,老喜歡從正面攻擊。」沈昌珉拿了桌上的毛巾,擦著刀上的血。

「我的觀察力不好,沒辦法。」

「怪不得每次都打輸我。」

朴有天嘴角抽蓄了幾下,「好漢不提當年勇啊。」

接著,沈昌珉只是告訴他,他最近研究了怎麼殺死吸血鬼,除了陽光以外就是抓住幾個致命的點斬斷他們也就斷氣了。

再怎麼樣,吸血鬼也是人變種而來,沒道理殺不死。

可是他又說,這樣的方式只適合初等的吸血鬼,但並不適用高等的。

朴有天聽來聽去,反正結論就是剛好他們遇到的都是初等的,真正高等的他們可能真的只能成為血袋。

「你真的不住我家?」朴有天臨走前又問。

「如果你這次回去你不會被俊秀罵,那我就住。」

朴有天不屑的關上門,然而開車回家去。

沈昌珉的答案很明顯,他還是不會來一起住。



「朴有天!你的手是怎麼回事!」

果真,他還是被金俊秀罵了。

「我……,我只是運動扭傷。」朴有天小聲的說。

「只不過是扭傷會扭的整身都是血嗎!」金俊秀一把就抓住他那瘀青的右手,朴有天幾乎痛的都皺起了眉頭,「斯……,很痛。」

金俊秀再次放開他的手時,他伸回手一看,自己的右臂全然的恢復。金俊秀似乎是不想理他,手裡拿著朴有天染血的衣服就進了浴室。

這回他還真不曉得該如何跟金俊秀交代,他只是賣笑的趕緊跟進了浴室貼上金俊秀的背,皮皮的說:「我下次不會了啦。」

「你不會別人不一定就不會。」金俊秀垂著眼,賣力的刷著朴有天西裝上的血漬,無奈的說。

其實說他氣也不真是氣朴有天愛打,一部分還是氣,為什麼朴有天總會遇上這樣的事情。

但想來想去,他還真覺得朴有天的命挺硬的,怎麼就是能回到他身邊,然而像無尾熊的黏著自己。

「昌珉給了我武器,以後我會更加注意的啦。」朴有天摟著他的腰說。

武器?金俊秀想了一會。應該就是他手上剛剛拿的那把長刀吧。

「俊秀你不要生氣了啦。」朴有天看著鏡子裡垂著頭的金俊秀,他是真的希望金俊秀別再生氣了,自己不會再做這麼恐怖的事情了。

不過那當然要在自己未遇上吸血鬼為前提。

金俊秀嘆了口氣,他關起了水龍頭,轉過身看著朴有天。

「無論如何,我都希望你沒事。」金俊秀輕聲的說。

這樣的聲音,不能否認,朴有天聽的心裡都舒服起來了。

「別讓自己受傷,也別讓自己沒命。」金俊秀向前抱了他一會,轉過身又繼續洗著衣服。

朴有天臉上笑了起來,其實這樣被人擔心,關心著,這種感覺真的不賴。

「我明白。」他又摟住了金俊秀,在他頸肩親吻了一口。

他最後走出了浴室,來到了客廳。

他拿起那把沈昌珉替他做的長刀,又再次的握上,揮了幾刀。

看來,他的命這回能更硬了。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