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拎著手中的菜,徒步的走進廚房裡頭。

對於科特的出現,他仍是不曉得該如何做出回應。

科特對他不錯,一直以來都很不錯,只不過他們的交集並沒有相當頻繁,畢竟居住的地方不同,除了修繕城堡外,他幾乎與科特是沒有任何的往來。

金俊秀雙手撐在琉璃台上,低下頭認真的想。

方才的科特很明顯的表示,他希望他選擇他。而這也同時說明了,他得離開朴有天。

他皺起了眉頭。

也許自己跟科特還有商量的空間,還有的。

如果說這盤局他勢必得輸,那麼他也不會將朴有天的命輸掉。無論如何,朴有天的命他得保住。

這麼沉重的事情,想的金俊秀都想哭。

為何吸血鬼和人類談戀愛總會這麼辛苦?自己的父母親也是一樣,最後還留下一個華麗的結局給他。

這時家中的門被打了開來,依舊是朴有天聲中帶有些撒嬌的語氣,告訴金俊秀『我回來了』。

金俊秀在廚房裡垂下了頭,眼淚掉了出來。

或許他捍衛的不只有朴有天,還有所謂的『家』。

「俊……俊秀你怎麼了?」朴有天驚訝的看著金俊秀靠在琉璃台上哭泣,他也管不了這人是真的金俊秀還是假的金俊秀,他趕緊向前拉了他的手臂問。

金俊秀搖了頭,順勢的擦掉了自己的眼淚,笑著說:「你就不怕我是別人變的喔?」

朴有天將金俊秀順手的轉向背對自己,認真得瞧了金俊秀的屁股幾響,「不是啊,還是很翹。」

「什麼很翹?」金俊秀轉過身問。

「屁股。」朴有天開心的說。

金俊秀一聽見這種莫名其妙的判斷標準後,他的手一揮,朴有天便飛向餐桌邊的椅子,屁股就黏在椅子上,起不來了。

「俊秀對不起啦,對不起。」朴有天緊張的看著廚房裡的他又說:「我就只能這樣判斷啊。」

金俊秀搖著頭笑了起來,就算要判斷,也沒必要拿自己的屁股吧?不過金俊秀也好奇的看了自己的屁股幾眼,好像真的有那麼點過於常人的翹。

朴有天見金俊秀朝他走過來,心裡先是緊張,可身子也動不了,他最後也就放棄。不過對於方才金俊秀為何會哭泣,他並沒有忘記詢問。

「為什麼剛才你要哭呢?」朴有天歪著頭問

金俊秀走至朴有天的面前,微笑的看著他,「也許我離開你會比較安全吧。」

朴有天對於這句話不明所以,為何金俊秀會這麼對他說?

他們過得一直都不錯,他並不覺得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我覺得我一直都很安全啊。」朴有天正經的說。

金俊秀聽見這話不曉得該說是朴有天危機感不夠,還是天生對於生活的品質就沒有太大的要求。

「有什麼困難就說吧,俊秀。」他似乎是看穿了金俊秀的煩惱,開口便問。

他看著坐在椅子上的朴有天,臉上緩緩的笑了起來,「這困難,很難解決的。」

「一起解決啊,當然要排除你離開我的這種爛方法。」朴有天不是很高興的說。

如果金俊秀要離開自己,那們他還比較情願活在這種可能每天都會遇上吸血鬼的日子,什麼和平,什麼安全他不需要,他只想要跟金俊秀繼續一起而已。

哪怕多麼危險,死都想愛。

「今天那人來過了,他要我做出決定。」金俊秀似乎決定將困難告訴朴有天,他拉了另一張椅子,自己也坐了下來,面對朴有天說著。

「誰?什麼決定?」

「科特,他說若我選擇你,他會殺了你。」金俊秀臉上無神的說著,這樣的事情,一直以來都不是他樂見的。

「那個科特喜歡你啊?」朴有天似乎聽出了端倪,馬上質問金俊秀。

「好像是呢。」金俊秀無奈的說。

「不行!」朴有天身子雖然動不了,可腦子還是動很快,「你敢離開我,我絕對把你綁回來!」

「我不是他的對手。」

金俊秀最後還是說出了現實面,對於已經死過一次的科特而言,可說是活死人,也是吸血鬼。不論是什麼能力,幾乎都是不可能將他殺死的。

「但我們會是他的對手。」朴有天堅定的說。

『我們。』看來打從一開始,朴有天就沒有要將自己出讓的意思了。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那雙鳳眼眨了幾眼後,朴有天發現自己能動了。本想起身的朴有天,卻又被金俊秀按回椅子上,他似乎不太明白金俊秀的用意是什麼,但沒多久,他便有了答案。

金俊秀輕輕的吻了他的唇,從細品至深嚐。

朴有天最後連想也沒想的,就直接當作是金俊秀肚子餓了。

晚飯還沒吃,但還是先餵飽他家的小吸血鬼吧。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