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人在人生裡長跑了二十二年了,但他卻不曾休息過。

從開始上幼稚園,一直至他大學畢業,當完兵,然後考取高中數學老師的教師執照,之後又馬上進入社會,開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他總覺自己似乎只跨了一腳步的距離就進入了社會,而無現代年輕人所說,進入社會前會有在家裡蹲的空窗期,等著糊口飯吃的日子天外飛來。

他從不是個消極的人物,他也不相信上天會給予一個遊手好閒的人一個成功的機會。他的生命中沒有僥倖的字眼,只有努不努力與否而已。

今天開始便是他邁入職場的第一天,他身上穿的衣物並沒有特別顯眼,很簡單的襯衫與西裝褲,他一路來至教師辦公室,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便坐了下來。他看著桌面上教務處所發的課表,教導的班級從高一至高三的都有。由於數學科目是主科,所以在課堂總數占有相當的比例,但他並不介意他得一次站這麼多小時,上這麼多的數學課。

年輕就是本錢,現在的他只要有工作,無論多累,他都有辦法支應。

眼看早自修也快過了,他所面臨的第一堂課即將到來。在這段不長不短的時間裡頭,他想著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在台上口條無阻的侃侃而談,畢竟說話對他而言一直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不過說起數學的語言,對他來說比一般對話來的要容易。

他想,也許是第一次教書,菜鳥難免會緊張,這是種正常的現象。

他拿著數學教材,將課本捲了起來握在手中,便朝著二年A班走去。他知道這間學校的學生素質不差,而又從這些頭腦好的在挑出精英等級的來編列資優班,目前他所要教導的班級就是大家口中的資優班。

不過他對於資優班並沒有太大的感觸。

「起立。」

「不用了。」他擺手輕聲道。

算一算他的歲數與眼前這群小毛頭差沒幾歲,禮數不用太拘謹他也無所謂,反倒是覺得自在一點。

「我是你們這學期的數學老師,我叫沈昌珉。」他簡單的講述了一下,便翻開課本說:「翻開課本第十頁。」

「老師你不寫自己的名字嗎?」學生問。

他站在台上看著那位學生,他覺得這個班級並不是每個人都是死讀書的類型,算是還懂互動也挺開朗的班級。

「課表上會印,等你們拿到課表就知道了。」

「喔。」

「翻開課本第十頁。」

學生們很聽話,各個就照著他的指令做。雖然學生很活潑,但他的應對總是讓學生覺得容易冷場,不過他並不會太苛求自己得加強這方面的能力,因為他的目的只是來教會這些學生算數學,不是來打屁聊天。

整堂課下來,學生們的理解程度很不錯,他覺得大概是因為各個都是頭腦特優的,所以不需要太多解釋,他們都能快速理解。但另一方面他也很明白,當過學生的他,知道這個年紀父母親總會積極的要讓孩子補習,也許他現在所教的課程,外頭的補習班老師早就超前進度了。

只是他還是得盡自己的本分,按照自己所排的進度將課程內容教導完畢。

「下課。」

「老師你教得好好,你真的是新來的嗎?」

他看著問他話的學生,他並不曉得為什麼這些學生會知道他是新來的,但他還是針對他的問題回答,「嗯,第一天上課。」

他說完人也就走了,他順著教室的前門走至後門,然而隨即又朝著後門入口往教室裡頭看。在最後一排的最後一個位置,坐著一個他不認識的學生,但他卻有些好奇。那個學生從上課到下課沒有一次眼神是看著黑板,他只是撐著頭,然後看了兩堂數學課的窗外。

他轉過身繼續走,雖然他並不是很在乎學生上課的態度是如何,嚴格來說他是採大學的教學制度,要翹課或者要吃東西,基本上他不管,也不想管。學習本來就是自己的事情,若是強硬的拿著刀架在學生脖子上要他們學習,這種事情他做不來,也沒有興趣挑戰填鴨式教育。

想學就學,不想學就拉倒。反正不會數學人也不會因此而死亡。

他回到導師休息室,眼神瞄著壓在透明桌墊底下的課表,輕輕的嘆了口氣。

等會,還有課得繼續上。



────未完────

這是2珉文(說廢話嗎?)
所以,這是2珉文。(意義不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