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結束了這兩節數學課,他將講台上的數學教材一一的收拾,眼神時不時的看著坐在角落位置的崔珉豪。

這兩節課裡頭崔珉豪很給他面子,雖說也不是特認真在聽他講解考題,但崔珉豪的眼神總算學會將時間分配給台上的黑板。不過當他想起崔珉豪上台來拿考卷時對他所說的話,他不用問也曉得別的老師是怎麼對待崔珉豪的。

他知道成績不好在班級裡頭很吃虧,尤其崔珉豪所待的班級是特殊,崔珉豪的成績自然也成了別的老師的眼中釘。然而這麼一來,他不用太追究也曉得崔珉豪在這班級受到多少老師給予的屈辱。縱使班上的同學與他互動良好,但畢竟人還是需要面子,並不是無所克制的羞辱。

他走下台緩緩的朝著崔珉豪的位置走去,崔珉豪埋頭不知道在做些什麼,等到他來到崔珉豪身旁後,才知道原來崔珉豪在訂正考卷。

「有空嗎?」他輕聲問。

崔珉豪抬起頭看他,是愣了一會才站起身,「有。」

班上的人看著他們倆的舉動,只見他又說:「出來一下吧。」

他轉過身就朝著班級的後門走出去,崔珉豪跟著他的腳步,他們倆人走至走廊的女兒牆,他靠著女兒牆低頭看著崔珉豪問:「你是不是對數學有些障礙?好比說沒有興趣,或者是難以理解。」

「老師,照你這麼說,我對每一科都有障礙。」崔珉豪認真的說。

他是點點頭,心想,早已有耳聞。

「好吧,如果上課有哪裡不懂,不好意思發問下課可以找我。」他輕聲說。

事實上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來告訴崔珉豪他可以幫助他之類的事情。

「謝謝老師。」

「還有,上課可以多注意我一點。」

「怎麼說的好像你長得很吸引人一樣?」

他愣了幾秒,眼睛略微的睜大看著崔珉豪,沒幾秒後便說:「本來就長得不差。」

崔珉豪對著他笑了出來,然而他發現,崔珉豪的肩膀似乎明顯的放鬆了下來,看來他很怕自己會責罵他或者質問他為什麼會考不好的原因。可他自己也是鬆了一口氣,畢竟他的對應並沒有讓崔珉豪產生太大的壓力。

「就這樣吧,也沒什麼事。」他說。

後來他捲上手中的數學課本,轉身就離開了。他並不曉得崔珉豪在他背後的神情是什麼,但他卻覺得很舒服,也高興自己算是做了件好事。

他今日的課表三四節並沒有安排課程,所以他一如往常的在十一點鐘時便拿著錢包外出校門購買午餐。這一路上他沒有遇到自己學校的學生,他想大概是因為期中考也快到了,所以學生也都在學校勉強的用功。只是,讓他最意外的還是方才半個小時以前與他說過話的崔珉豪。

崔珉豪站在飲料店前買飲料,而他就在不遠處看著自己學生的身影,本來是他躊躇了幾秒,可後來他還是朝著崔珉豪走去。

「翹國文課?」他問。

崔珉豪明顯嚇了一跳,可抬起頭時卻是對他笑說:「老師你怎麼知道?」

他本想據實以告,說是因為崔珉豪的國文老師非常的怨嘆他這種翹課行為,所以每回都會在教師辦公室裡頭大呼小叫,他就是這樣才會對於崔珉豪的故事有所了解。只是,他並不願意向崔珉豪直話直說,而是拐彎抹角的回應。

「猜的。」

「是嗎……。」崔珉豪撇過頭笑得有些牽強道。

看來崔珉豪似乎也明白自己在老師眼裡是惡名昭彰,不然怎能讓他這位新老師注意起他,而又知道他今日所翹的課是國文課。

隨後他也點了一杯烏龍無糖,與崔珉豪站在店外一同等待。

「老師,你幾歲?」崔珉豪突然看著他問。

「二十二。」

「你感覺身高好高,腿很長。」

他是看了崔珉豪一眼,沒什麼表情的說:「我一八八公分。」

崔珉豪瞪大了眼睛,有些驚訝的問:「你吃什麼長這麼高?」

「母奶。」他輕聲答。

雖然崔珉豪終究是笑了,但同時他們的話題也被他所終結。他其實並不是想說笑,只是根據一般的科學數據,似乎真的喝母奶的小孩會長的比較高大一點。不過,當崔珉豪笑得過癮以後,他便又問了他一個問題。

「老師,你會不會覺得我沒救了?」

「對於什麼?」他低頭看著崔珉豪問。

「成績吧,因為我每一科都不好。」崔珉豪眉毛垂了下來,又繼續說:「我能進資優班,是我爸媽去求學校的,他們希望我能讓那些比較會教的老師好好教導,讓成績好看一點,但是感覺好像適得其反。」

他的眼神並不冷淡,但聽著崔珉豪說著自己的事情,他總覺得這些話是崔珉豪第一次對別人說,而他更能篤定,這些話也是第一次願意透露給這麼一個具有老師身分的他知道。

只不過他心中有些無奈,因為安慰他人從來就不是他的長項。

「如果是針對數學,我不覺得沒救。」他看著飲料店裡的店員手中搖著泡茶用的茶具,又說:「不會數學又不會死。」

崔珉豪看著他的側臉,眼神沒多久便也轉向看著前方的店員,小聲說:「但是對於現在的我,我總覺得我快死掉了。」

日日夜夜所面對的就是自己不願面對的科目,除了枯燥與乏味,再者就是勞神又傷身。重點是崔珉豪總得為了這些成績的事情將自己的生活搞得烏煙瘴氣,接著他就如已死的人,行屍走肉的過著每一天。老實說,崔珉豪覺得自己真的跟死了沒兩樣,既然如此,他還不如讓自己真的離開這世界,然後投胎去做牛做馬,再也不要做人。

本來他是想對崔珉豪說些勉勵的話,只是當他要張嘴說時,飲料店裡的店員也恰好將他們兩人的飲料泡好了。他們一同向前領取,似乎也刻意忘了方才的話題。

崔珉豪的臉色很差,不過在崔珉豪離開他時,崔珉豪仍是有禮貌的向他道別,「老師再見。」

他看著崔珉豪的臉蛋,有那麼一瞬間,他覺得自己好像看見了崔珉豪眼眶中的淚光,而那般的失魂背影似乎是向他訴說,『其實可以不用管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