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答應崔珉豪的請求以後,他便開始向各個科目的老師尋求有無出版商所贈送的教材而他們也剛好不需要使用的。他認為這是最省錢也是最經濟的方式了,補習既不用讓崔珉豪花得太多錢,他也不用特地的挑教材,老師間自然就會為他介紹他們認為心中最好的教科書是哪個出版社的。

不過並沒有人曉得他的用意是什麼,而看他人又長得一副正經樣,似乎也沒有人敢過問他拿這些教科書的目的是什麼。

而他與崔珉豪的課後輔導也無告知任何人,他只是與崔珉豪放學後約在大門口等待,之後他再帶著崔珉豪一同順著商店街來至自己的家中。由於他們兩人手頭上抱的書實在是太多,於是他們先將書本抱回家後才又再出門買晚餐。

很多人學生見他們倆人走一起心中有著不明所以的訝異,但也沒人敢向前過問他們倆人抱著那堆書打算幹嘛。

他很自然的與崔珉豪在商店街上物色今晚的晚餐將該坐落於何處,事實上他們倆人的關係並沒有熟到哪裡去,但崔珉豪仍是能算是他搬來這裡後與他最親密的人物。天生就一副孤僻樣的他,向來朋友不多,然而要有所謂的知己更是少,前前後後算起來也就只有那位已將自己的半個屁股賣給朴有天的金俊秀了。

可他並不是一個會介意跟一個半陌生相處的人,好歹他也是個老師,對像也只是個學生,他認為並沒有什麼好防範的。

「你想吃什麼?」他低頭看著崔珉豪問。

崔珉豪的眼神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招牌,說真的,在這裡待有一年多的他也不是很曉得到底該吃什麼果腹才好,「老師你選吧。」他低聲說。

既然他們都不知道要吃什麼,他很隨性的就挑了一間沒吃過的店家嘗試,崔珉豪沒有異議,便跟隨他一同走進店家裡頭叫了套餐,坐在店裡面享用。來來去去的人種許多,最多的大概就是他所任職的學校裡頭的學生。

許多人是議論紛紛,但他與崔珉豪充耳不聞。

也許很多人懷疑,為什麼他與崔珉豪會一起?也許很多人質疑,為什麼他會與一個成績不好的崔珉豪一起?

種種心思與表情盡是顯現在目,他感覺的到諸多歧異的眼光,但對於那些眼光,他並沒有任何反應。

「老師,你幫我會不會讓你很沒面子?」崔珉豪突然的問。

「什麼意思?」

「因為我算是在校挺有名的問題學生。」崔珉豪臉上微微的笑說。

他看著崔珉豪,過了幾響才回話,「面子這種東西……我並不是很需要。」

老實說他並不懂崔珉豪的擔憂是什麼,為什麼跟一個自己所指導的學生一起會讓他覺得丟臉?

「把現在的課業好好學好就好。」他說。

他覺得眼前最高的屏障應該不是所謂的『面子』,而是得讓崔珉豪的課業有所進步才行。這是他們課後補習的最終目標。

「走吧。」

他們倆吃完晚飯後便也站起身來一同離去店家。他與崔珉豪又回到了他的狗窩來,他們來至堆一堆書的客廳,他坐上沙發後便說:「你自己挑吧,挑你看了會想念的書。」

「什麼?」

「就是挑你看起來順眼的書。」他又再重複一次。

崔珉豪照著他的意思做,各個科目他都選了一本覺得看得順眼的。無論是針對封面設計或者內容編排,崔珉豪就照著他的意思將自己手頭上的教科書做個統整。

「少了數學的。」崔珉豪轉頭看他說。

「數學不用,我就是你的教科書。」他輕聲說。

崔珉豪聽了這話,他是垂下了頭掩藏了自己的笑容,爾後沒多久又抬起頭抽蓄的說:「那這本教科書也太性格了一點。」

「不想要也得接受。」

「好啦好啦。」崔珉豪笑答。

怎覺得這翻的對話怎麼聽怎麼詭異,可好在崔珉豪是答得很輕鬆,這讓他對於天生不太會答話的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老師,月考的考卷改出來了嗎?」崔珉豪突然看著他問。

「快了。」

「我的數學有及格嗎?」

「你的我放在最後改。」他誠實的說。

崔珉豪聽到這話是笑了出來,「是有那麼恐怖喔?」

「不是。」他正經的說:「是我想看你的算式哪裡出錯。」

崔珉豪本來笑得很誇張的臉蛋也漸漸的收斂了,崔珉豪的大眼看著他,說真的,崔珉豪不曾想過他會這麼重視他的課業問題。

「老師,謝謝你。」崔珉豪低頭微笑說。

「那下次拿個進步獎吧,每天都給我過來補習。」他冷眼的看著崔珉豪說。

「每天!?」崔珉豪驚訝的問。

「嗯,每天。」他篤定的說。

崔珉豪挑了眉,待了半響才說:「老師只有我們倆個,會不會『乾柴烈火』啊?」

他不以為然的瞥了崔珉豪一眼說:「你是在期待什麼?」

「喔,期待我的分數高漲。」然後他們的關係也能持續的高昂。

「那就加油吧。」他嘆了口氣說。

看來,只是針對進步獎的他們,這場仗,將是萬里征途。




────未完────

 珉豪你俏皮了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