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理說他該在見到沈昌珉的第一眼就給那人一拳,可因為校園的人潮未退,他也不好在校門口就直接對沈昌珉來破口大罵,於是他只能隱忍著心中的怒火,走在沈昌珉身後,悶不吭聲地跟著沈昌珉前去令他想起就覺噁心的虎穴。

這段路上沈昌珉也沒替他做什麼心理建設,只輕聲告訴他,家中只會有他們倆人,所以不需要多擔心什麼。這話相當明朗,就是要他知道,在他被強姦時即便是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來理。他越想越是火大,當街就握緊了拳頭,一度想直接與沈昌珉定孤支。

待他真的踏入虎穴以後,門一被關上,他便轉身瞪著沈昌珉,低聲說:「為什麼社長會知道我們的事?」

沈昌珉的反應讓他看出了端倪,他想,沈昌珉應該沒想過為什麼他會突然這麼問吧。

「也許是住朴有天那天,他不小心看見的。」沈昌珉輕聲說。

一步棋下錯,很有可能全盤皆輸。如今沈昌珉是小看了他,也低估了他的邏輯推演能力,而不小心替自己挖了死穴來將自己活埋。

「我什麼都沒說,你就能篤定他是在我們住朴有天家的那幾天不小心看見的?」他丟下了書包,伸手就捉起沈昌珉的領子,將他壓上了身後已鎖死的大門,「你的說詞跟社長的供詞真他媽的湊巧!」

沈昌珉些微地睜大眼,才曉得自己犯了一個大腦容易『理所當然』的錯誤。只不過在外觀上,沈昌珉仍是表現得一副游刃有餘,讓已在氣頭上的他更是惱怒,「我還真懷疑這一切都是你跟朴有天刻意安排的!」

對於那天分房一事他能充分懷疑沈昌珉絕對有與朴有天勾結,但對於金俊秀是否真的是不經意瞧見在廁所的事情他不敢篤定。然而,就在他說出口的同時,沈昌珉的不避諱,讓他更是確定他的懷疑屬實,且事實超級不可原諒。

「沒錯,是我刻意讓俊秀看見的。」沈昌珉意手掐住了在他領子上的手腕,不疾不徐的說:「因為我欠朴有天一個人情,讓金俊秀看見等於是在他與朴有天之間加了促情劑。」

「所以你賣了我的尊嚴?」

「金俊秀不也把你賣給了我?搞清楚,是他將你推入火坑的。」沈昌珉扯開了他的手臂,另一手便迅速地掐住他的頸子,於是倆人換了位置,他就這麼被沈昌珉壓在大門上,「現在是怎樣?是想告訴我,東窗事發了,尊嚴難保,菊花不能被操嗎?」

「唔……。」他痛苦地拉鋸著與沈昌珉的距離,只見沈昌珉又說:「我告訴你,這是兩碼子的事,你知道我這天等多久了嗎?」

沈昌珉這時才放過了他,不客氣地接續說:「既然你都進來了,就別想出去。」

他撫著自己的咽喉,咳了幾聲,也不甘示弱地說:「你這個惡魔,我到底欠你什麼!」

沈昌珉朝他輕笑一聲,但聲音卻沉穩地告訴他,「誰叫你讓我喜歡上你。」

「連這都是我的錯!?」

「不是你的錯是什麼?偏偏就你讓我引起了興趣。」

「你根本不可理喻!」

「喜歡你本來就是不可理喻,你期待我對你說什麼道理?」

他禁不住氣,人就這麼衝了過去,便把沈昌珉壓倒在地,一拳就朝沈昌珉的臉上打去,「是你的錯!」

這一拳不輕不重,可確實也將沈昌珉的嘴角打出血來,不過沈昌珉沒回手,只冷笑道:「聽說你跟金俊秀想組奶油飛?」

「干你屁事!」

「你要知道,我隨時都可以退出。」

他瞪大了美眸,咬牙切齒,大眼也漸漸含起淚。只見他緩緩起身,轉過身拿起了書包,些微哽咽卻冷淡地說:「不用你退,我退。」

他一腳踹開了沈昌珉極度難開的門鎖,臉上抹去一把淚,揹上書包,一走了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