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崔珉豪離去時,他還有那麼點擔心崔珉豪的情緒。不過這心情也在他來到朴有天家中以後趨近於緩平,最後甚至拋諸於腦後,開始擔心起自己。

雖然高興朴有天願意跟自己接吻,但在此之前,他必須先履行每科未進步十分的懲罰。然而他優先選擇的是裸泳,對他來說,裸泳一直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就算他生性好玩,可也從沒想過會玩至在一個人面前裸泳。反正長痛不如短痛,先將自己最害怕的完成,後面自然就能落得輕鬆。

待他被朴有天帶至後院的游泳池,他先是看著清澈的水發愣,過了半響,才提起勇氣背對著朴有天將身上的制服一件件褪去。朴有天很有耐心地在一旁等他調整好心情,一點也沒催趕,就等著他將身上的障礙全部解除。

他也不失所望,像個男人一樣,將身上最後一件內褲給丟至一旁,雙手遮著小兄弟,沒幾下便跳下水中。看似乾脆的他,其實他一點也不乾脆,他還是很不習慣在他人面前做這種事,所以即便是游泳,他也刻意與朴有天保持一定距離,好讓自己的身體不透露的那麼明顯。

朴有天明白他的心思,就算心急,也提醒自己不能失禮,便站在遠方看著水面上露出的鴨屁屁。

朴有天喝著熱茶,臉上故作正經,看著朝他慢慢游來的大屁股,「有天,我需要游多久?」

完全是奴隸般的口吻,聽的朴有天差點喚醒自己心底的惡魔,「隨便你。」

他笑了笑,便說:「我再游一下下。」

他害怕自己過於半吊子,既然是懲罰,即便是做做樣子,他也希望自己能做的到位,不讓朴有天對他有壞的評價。待他游累以後,朴有天也沒刻意在他上岸時瞧他的身子,僅是紳士地遞給他浴巾,帶他回房洗澡,替他準備晚餐。

看著吃相相當優雅的朴有天,他想直接告訴他,自己很想今天就吻,不想等到當完僕人以後。可他不敢表態任何意見,畢竟這吻是求來的,再如何也得看朴有天的臉色行事。

可就在他們回房以後,他克制不住自己,便拉了朴有天的大掌,不大好意思的看著人說:「我……可不可以現在……?」他當然相當難為情,但男人一旦興致起來,要說停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朴有天轉身看著他,臉上沒有不情願,但卻露出了他平常根本未見過的表情。是一種得意,也是種帝王的表情。

未料,他就這麼直接被推上身後的大門,什麼都來還不及反應,以為唇瓣就此相依,耳邊便傳來從朴有天口袋裡發出的手機鈴聲。

彼此愣了一會,朴有天便放過了他,接通手機。

他沒注意朴有天說了什麼,只覺自己心跳很快,而且,他也發現了一件事情,朴有天似乎沒有他想的那麼賢妻良母,就在方才剎那之間,他感受到了朴有天的霸道與不可違逆性。

「沈昌珉有事情找我們,說要現在過來。」

他恢復了神智,想了一會,便問:「會是因為珉豪的事情嗎?」

這時他才又想起放學時他所做的蠢事。

「不曉得,下樓等他吧。」

待沈昌珉到場以後,他們仨人便氣氛沉重地坐在大廳裡,似乎難以置信沈昌珉所闡述的一切。

「珉豪真的說要退出嗎?」他皺著眉問。

他沒想過自己竟會給崔珉豪帶來如此大的災難,更是沒料到,他這樣的行為差點害崔珉豪失了貞潔。

「如果他真退,我也會退。」沈昌珉無所謂地說。

「那這樣奶油飛就組不起來了!」

沈昌珉摸著自己瘀青的嘴角,輕聲道:「那也不干我的事,若真的組不起來,也只能放棄。」

他聽見這話,便握緊了拳頭,吼道:「我的字典裡才沒有放棄這兩個字!」

沈昌珉也顯得不耐煩,回嗆道:「難道你的字典缺頁嗎?」

他當然不甘心,也不滿意沈昌珉毫無悔意的態度,「是你將珉豪給逼走的!你害奶油飛組不起來!」

沈昌珉僅是冷笑,站起身來,輕聲說:「我本來就不是衝著什麼組樂團的心態進來的,朴有天不也是如此嗎?」

朴有天一旁默不作聲,明白沈昌珉這種要將所有人皆拖下水心態,可沈昌珉說的也不錯,他真的也不是為了要組團人才加進搖滾社。

「我加進來是因為我喜歡崔珉豪,就像朴有天會加進來是因為喜歡你一樣。」

沈昌珉這次前來只是來告訴他崔珉豪要退團的消息,要他做好心好準備。但好似沒有人想為這次的事件道歉,如果朴有天別與沈昌珉串通要刻意地讓他看見廁所裡的事情,他也不會不經思考地去問崔珉豪最敏感的問題。

嚴格說起來,他們都是造成此次結果發生的共犯。

待沈昌珉準備離去時,他也站起身來,沙啞地說:「難道真的沒有人在乎奶油飛嗎?」

沈昌珉轉過身看他,朴有天也站了起身想挽留他,可一切都來不及。

兩對眼睛,互送離一個寂寞的背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