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令人猜不透的倆人,這是他們頭一回待在一個只剩他倆的空間裡頭,從未將本性徹底顯現的朴有天,因為這次沈昌珉搞出的鬧劇,他也毫不保留地將自己的本性顯露於外。

「你高興了嗎?」朴有天坐上了身後大沙發,雙腿交疊,低聲又說:「你一次傷了倆個人。」

沈昌珉垂眼瞪著他,輕聲說:「別在那裝好人,你自己也不安好心。」

「確實,不過我不會把倆個人的夢想給搞爛。」朴有天一副慵懶樣,不過說出的話卻令人覺得中肯,「我喜歡俊秀,跟俊秀想組團是兩件事情,我不會拿他的夢想來要脅他,更不會逼迫他得選邊站。」

沈昌珉也坐了下來,悶不吭聲,看不出在想些什麼。

只見朴有天帶著毫不留情的口吻,又說:「要挽回他們的夢想,只有一個方法。」

沈昌珉雙手不禁合十,想了一會,才抬眼輕聲說:「就是我離開。」

「沒錯。」朴有天輕聲嘆口氣,雖事無關己,可他仍是釋出最後的善意,「俊秀那邊我會安撫他,讓他對珉豪有個交代。」

沈昌珉似乎也冷靜下來,過半響,連聲道別也沒有,便逕自走出宅邸,自己搭車回家。

朴有天也沒刻意出門追回金俊秀,反正金俊秀所有的家當全都在他家裡,氣消自然會回至他的身邊,在這期間他也就不打擾金俊秀的沉澱。雖然事情搞的有點大條,不過沈昌珉的不講道理也替他帶來了不少好處。即使沈昌珉是抱著拖他下水的心態,但他真正的心意能透過沈昌珉的嘴被金俊秀知道,他不認為這有什麼不好,只是劇情沒辦法再照他的計畫走,不過結果並不會偏差太多。

說來說去,辛苦的人不會是他,而是惹出事端的沈昌珉。

從小獨子的他,好勝心強,他想要的東西沒人能跟他搶,也沒有任何東西是他得不到。不論是用錢買還是以實力換取,他說要就是要,全世界都不能朝他逆著走。

當然他對崔珉豪也一樣,一個他喜歡的人,豈能有不喜歡他的道理?

他的人生,他自己作主,所有由他訂下的規矩,眾人不由分說,崔珉豪也不例外。不過世上有許多人事物並沒有義務順著他的毛摸,感情便是其中之一。

他這次是真做得過火,可也因如此,崔珉豪的硬脾氣狠狠地賞了他一拳,才能讓他有機會清醒清醒。一向不認錯的他,這回他也不得不反省自己。自己失去了崔珉豪並不打緊,而是他害得崔珉豪與金俊秀失去了奶油飛,這才是他必須強迫自己去面對的問題。

他明白道歉沒有用,只有他完全地退出社團,金俊秀與崔珉豪才有辦法重新來過。得到這樣的結果,真是讓他打從心底感到難過。以前還得意崔珉豪沒有他不行,現在卻演變成沒有他才可以,他再怎地大爺脾性,也都該為此感到羞恥與難堪。

雖然很可惜,但他也只能安慰自己、告訴自己,世上還有種感情叫作『保持距離』。

在下一個新學期開始以前,人際關係與戀愛課題,他必須強制重新學習。然而歸還崔珉豪一個該有的生活,也給自己一個像樣的人生。

一切就從『退出』開始做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