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摀著自己的紅唇喘氣,滿臉通紅地看著朴有天仍是溫柔的神情,雙腿勉強施了力,站好身子,聲音沙啞地說:「我、我想回家……。」

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反應很不妙,趁著還沒被朴有天發現時,他想趕緊逃離這裡,避免朴有天瞧見自己最猥褻的一面。

朴有天的神情寫著可惜,可也沒勉強他,還替他整理了擱置在他家中的書包與電吉他,順道載他一程。直至他下車以前,朴有天才握著他的手說:「明天開始要當僕人了,早上八點車子就會來接你。」

看來朴有天沒有忘記這樣約定,他笑了笑,點頭笑道:「好,我會準時。」

他下了車後,朴有天才輕輕地嘆口氣,臉上掛上至今最美滿的笑容。明天就是他開始調教金俊秀的日子,所有的道具他都準備好了,只希望金俊秀別讓他給嚇傻。不過他這人性子一向不急,他明白金俊秀適合如何的步調,所以他會等至金俊秀意識到他的別有用心以後,才會進一步地將金俊秀給啃嗜入腹。

朴有天猜得並沒有錯,金俊秀並不會將僕人與接吻多做聯想,他倒是把這兩件事分得相當清楚,所以對於朴有天想實行僕人的計謀,他理所當然地不可猜想到朴有天的居心。

但他笨歸笨,這次的接吻也徹底讓他感受到何謂『情竇初開』的感覺。當初看著沈昌珉與崔珉豪接吻時,他就在瞎想那種唇與唇接觸的感覺是什麼模樣,如今真讓他瞧見了,那種感覺是種愛不釋手,會使人想嘗試更進一步的犯罪。

想至這,他仍是控制不了自己褲擋裡埋藏的誠實,便拉了棉被,在暗地裡誠實地面對自己。

隔日一早,他梳妝完畢就見著朴有天的專車已在外等候,他向父母交待一聲後,便乘車前去朴有天的宅邸,開始他的僕人生活。然而,僕人的工作讓他有些出乎意料,朴有天要求的事情嚴格說起來與僕人沾不上邊,唯一相像的,就是『服從』主人的話。

朴有天派給他的工作,較有勞動上的付出也只有清潔音樂室的工作,至於其他,就是寫完朴有天已替他選購完畢的高三總複習參考書。這倒是讓他有些不解,好好一個暑假不玩音樂,竟要他宅在這棟豪宅裡頭寫功課。

「為什麼要寫功課啊?」他蹙著眉,嘴唇又不經意地翹了起來,委屈的很。

朴有天陪他無奈地笑笑,撫著他的,彎身在他耳邊說:「因為要高三了,即將面臨大學聯考,我希望我們能上同所大學。」

聽了這話,有誰能不感動?可實際面真的允許他們如此?

「不可能啦,你跟我的實力差距太大了。」

朴有天搖了搖頭,微笑說:「不會很大,因為我想申請皇家音樂大學,他重視術科的科目,基礎科目只需過標就行了。」他又揉了揉金俊秀的肩膀,輕聲說:「你的吉他這麼厲害,又是搖滾社的社長,成發又得了第一,其實書面審核資料已經很可觀了,只需要把國英數加把勁就行了。」

他聽聽也覺得朴有天說的有道理,不過他仍是懷疑自己的實力,「就算只有國英數……我也覺得很難達標。」

朴有天不打算陪他灰心,於是改了語氣半要脅他,「每天要將我排的進度完成,沒有完成的話……我會懲罰你。」

他忽覺自己很可憐,不過若真是當僕人的後果,那他也必須接受。

「要怎麼懲罰?」他問。

朴有天先是笑而不語,而後才說:「會有點可怕,所以希望你能完成每天的進度。」

聽了這話,他明白朴有天不會唬爛他,所以無論如何,他都會聽話地將這些試題給寫完。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朴有天從來不做賠本生意。有上進心很好,但他卻沒發覺朴有天在教材上動了一點小手腳。

這些全都是超級資優生的試題,朴有天篤信他絕對無法完成每日進度。這麼一來,他才有辦法名正言順地,給金俊秀一個難以忘懷的懲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