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將進度安排好以後,他們四人更無多餘的時間閒暇,尤其崔珉豪,他還必須一邊準備運動會,一邊練習園遊會的上台曲目,如此忙碌的他,沈昌珉全看在眼裡。

只是至今,沈昌珉還是不明白自己該如何面對崔珉豪,才不會又讓他們彼此深陷泥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與崔珉豪保持距離,畢竟他相當了解自己,若是與崔珉豪靠得太近,他未必能克制自己。

如今崔珉豪好似對他無所畏懼,不知是不在乎他先前所做的事情,還是有接納他的意思,他完全不明白崔珉豪心思,對崔珉豪的接近,他也產生了不少困擾。想離崔珉豪遠點也不是,近點也不是,最後他能選擇的,只有保持沉默,故做冷漠。

今天是他們約定好去朴有天家中練習的日子,本想先過去的他,卻因不忍放崔珉豪一人在操場練百米賽跑,他便待在交響社辦,從窗口看著在操場上練習的崔珉豪。待崔珉豪準備去盥洗室洗澡時,他再裝成好似巧遇崔珉豪一般,看看崔珉豪的身體狀況。

那次的不經意相遇,未料換得崔珉豪一個噴嚏,那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放不下崔珉豪一個人,即便他喜歡欺負人,但他可不喜歡看見自己所在乎之人感冒。

他明白崔珉豪的人緣好,所以班上所有大小事,大家統統會將崔珉豪拱出來做,不管是行政工作抑或者團體活動,崔珉豪絕對是大家所認可的核心,但也因此,崔珉豪也攬下許多人不想做的工作。

然而,為了崔珉豪的健康著想,他的手提袋裡便多裝了一件厚外套,怕崔珉豪帶的外套不夠暖,運動完在這種天氣裡不好好保護肌肉,萬惡的病菌就會引起病發。他每天都帶著,雖然這點細心很貼近人心,但他卻不奢望崔珉豪能予以體會。

他站在樓梯口,趁著崔珉豪要去盥洗室的時,便適時地下了樓梯,與崔珉豪巧遇。崔珉豪一見他,沒有任何避諱便向他打聲招呼,他依舊沒有回話,只是盯著崔珉豪身上的外套看,果然他猜的不錯,這外套在這僅有個位數溫度的天氣裡是不足避寒的。

「快去洗澡。」他突然道。

崔珉豪揚了一下眉,笑了笑,「你要不要等我?我們一起過去,要嗎?」

他沒有回絕,腳步就隨崔珉豪一起至盥洗室。

一般而言,盥洗室不會有太多人出現,使用者也相當的少,所以在這諾大的浴室裡頭,只有他們倆人。他坐在外頭等著崔珉豪,聽著流水聲,放空了一會,沒多久便聽見崔珉豪吹頭髮聲音。待人兒出來以後,他又看了一眼崔珉豪身上的外套,一度很有意見。

「你沒有厚外套?」他問。

崔珉豪聳聳肩,搖頭道:「我覺得還不是很冷。」

不冷?那上次的噴嚏是打假的嗎?

他最後還是從自己的手提袋裡拿出終於得以派上用場的外套,輕聲說:「穿上吧,外面只有五度。」

崔珉豪愣了一會,抬眼看著他問:「那你穿什麼?」

「我還有一件。」他說。

如此回答,並非刻意,就連他也不曉得自己已露了破綻。

「你幹麻帶兩件?」崔珉豪問。

聰明如他,他總是小看崔珉豪的智商,只回道:「走吧。」

如此避重就輕的回答怎不引人遐想?一路上崔珉豪就走在他身後,為與崔珉豪保持一定的距離,他刻意加快了腳步,但身後的腳步聲沒有並遠離他,反倒跟的緊。

崔珉豪這路上也沒多問他話,待他們來至朴有天的豪宅後,金俊秀開心地迎接,好似已成了這豪宅的主人。

「昌珉!好久不見!」金俊秀開心地的擁抱他,但卻被他活酸了一把,「少在那裝,你不是很討厭我?」

金俊秀聽見這話,也不客氣地說:「既然知道,那我也不用裝了。你可不要在那打珉豪主意!」

他沒有吭聲,拎著大提琴便想直接走人,可前至音樂室之前,朴有天卻說:「對了,今天的房間,你跟珉豪一間。」

崔珉豪臉上有點意外,金俊秀更是驚訝,但最為反彈的就屬他,「房子這麼大,怎麼可能沒有別間?」

「抱歉,其他客房的傢俱在保養。」朴有天不懷好心地說。

上次這種用來騙崔珉豪的屁理由,如今卻反咬了他一口,他不滿地轉身就走,金俊秀則是巴著朴有天拷問,然而崔珉豪卻不為所動,也揹著背包前往音樂室。

鬧劇總必須告一段落,待他們所有人都就位以後,金俊秀便開始解說這次的表演曲目,以及想改編哪幾個橋段,「我希望可以加上鋼琴跟大提琴。」金俊秀笑說。

很不可思議,這次他們挑戰的並不是僅有搖滾而已,「將這些曲子改成Acoustic應該會很棒!」

他們面面相覷,崔珉豪便問:「我們要怎麼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改譜?」

金俊秀得意的拿出他在上課時寫的譜,「我已經寫好啦!等等來試試看吧!」

果然是音樂才子,這人才不上音樂學院不是太可惜了嗎?朴有天想。

於是開始以後,他們一練就練至晚上十一二點,今天依然順暢,明天假日再加把勁的練習,應該不需要花太多時間,他們就能夠完成這次的演出。

朴有天依然準備了宵夜招待他們,崔珉豪依然是最早回房的人,盤中剩下的食物,沈昌珉也沒過問地便盡數吃光,離開前,他又瞪了一眼朴有天,輕聲說:「你明知道這樣做不可能修復我跟崔珉豪的關係。」

朴有天喝著茶,笑回:「能不能修復跟我怎麼做沒關係,跟你怎麼做才有關係。」

他默不作聲,似乎妥協了朴有天的說法,而後便默默地回房,準備上床睡覺。

他與從浴室裡出來的崔珉豪沒有說話,一切就像在學校一樣,他做他的,眼神也盡量不與崔珉豪相視,拿了衣服就進浴室裡洗澡。出來以後,崔珉豪並沒有睡著,而是坐在床上背誦英文。沒得選擇之下,他吹乾頭髮以後,也拿了本書裝沒事地上床,拉了棉被,倆人便在床上各自唸起書來。

約略過了一小時,時間已至凌晨一點,崔珉豪才放下的書本,準備就寢。不過在縮進棉被之前,他卻轉過頭看向閱讀外文書的沈昌珉,低聲說:「我們破冰好不好?」

如果將破冰改成破處,這倒是真的沒什麼不好。不過他知道崔珉豪對他沒那意思,所以便道:「在我沒辦法喜歡別人以前,並不好。」

他覺得這件事情已經沒什麼好隱瞞,就是因為喜歡會帶給崔珉豪困擾,所以他選擇保持距離,如今要他在這種情況下破冰,他沒重蹈覆轍就已不錯,還談什麼破冰?

「我們可以當朋友。」崔珉豪友善的說。

「我不想只當朋友。」他不友善的答。

崔珉豪似乎拿他沒轍,他也拿崔珉豪沒轍,最後他闔上了原文書,誠懇地說:「我不可能對你會有耐心,只要我還喜歡你,就不可能善待你。」

他知道自己心裡養了隻愛搞怪的惡魔,所以崔珉豪要他只當朋友而不搞怪,就除了他真已對崔珉豪死心外,沒有其他路可以選。

「那幫我準備外套,算善待我嗎?」崔珉豪刻意地問。

他知道自己的死穴已被踩,但他不否認,卻也沒承認,只認真地看著崔珉豪說:「我很喜歡你,但你如果沒辦法接受,就不要靠近我。」

崔珉豪這回完全地被他徹底肅殺,可在縮進棉被的同時,崔珉豪仍是不甘心地反擊:「那你有種就不要對我好。」

於是情勢顛倒,崔珉豪彈指瞬間,也K.O了他。







接著要來虐米秀了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