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坐在另一張沙發上好一陣子,才起身換上保暖外套,一人又從家中走了出來。他不曉得崔珉豪會睡多久,不過他知道崔珉豪的晚飯還沒吃,所以一個人在雪地當中慢慢地走至超商,買了幾樣微波食品以及鐵鋁熱飲帶回家。

這路上他想了許多,全是關於他與崔珉豪。可不論他怎麼想,他還是未能看透崔珉豪的心思。本以為他們可能到此為止,卻未料其實他們從未停滯。金俊秀與朴有天事件究竟是助力還是阻力,在崔珉豪的千變萬化之下,他已沒個定論。不過他一直都曉得,崔珉豪不是一個願意放下身段來與他談一場同性之愛的傢伙。

如今與他相愛的決定來得太倉促,他反到率先亂了腳步,看不清楚也想不明白,崔珉豪究竟吃錯了什麼藥。他不希望崔珉豪只是因發情才找上他來,即便他這人並非善類,可非善類者也需要一段真摯的感情。

反正他什麼沒有,就鬼點子最多。為了不讓崔珉豪鑄成大錯,他必須給予崔珉豪幾道考驗。若是途中想全身而退,至少崔珉豪還有機會。

他一進家門,就見崔珉豪已坐在沙發上揉著大眼與他相對,好似才剛醒過來。崔珉豪一見他,本是未腦醒的臉便也瞬間甦醒,似乎是想起昏睡以前自己答應過他什麼事。

他沒刻意提醒禮物的事情,故作沉默地走進廚房替崔珉豪熱了些微波食品,沒幾會,他便將熱好的食物端至崔珉豪面前,外加一杯熱飲。崔珉豪接了過去,大口吃著裡面的義大利麵,沒與他說到半句話。而他也僅是裝沒事地看著電視,沒打算搭理。

待崔珉豪吃完以後,他收了客桌上的垃圾,才輕聲道:「外面還下著雪,門口有把傘,可以先借你用。」

這意思很明白,要回家請記得撐傘。不過崔珉豪卻是愣在沙發上,沒有答話。他也沒管,從廚房裡走出來以後,便走進臥房裡頭拿了新衣服準備洗澡。關上門以前他還偷窺了崔珉豪的背影一眼,他明白崔珉豪已開始猶豫,果然崔珉豪對他仍是有所戒心。

失望那麼多次以後,他也漸漸麻痺。他只需安分地洗他的澡,其餘實在不敢再奢望。不過沒想到在他洗完澡出來以後,崔珉豪仍是在他的客廳裡,沒有看電視,也沒有翻閱書籍,像是呆滯一樣全然沒有反應。

他不知道崔珉豪的下一步會走什麼棋,即便他已想好等著,可崔珉豪若不動,他也沒辦法動。

未料,就在他吹乾頭髮以後,崔珉豪竟然進了他的臥房說:「我想住下來。」

他沒有問為什麼,也不敢問,只丟了幾件衣服給他,讓他進浴室裡洗澡。一日工作下來已很疲備的他,什麼事情也不想做,便躺上床看著日光燈發呆。他的腦袋第一次這麼空白,完全對崔珉豪沒轍,也對自己的感情沒轍。但考驗還未結束,他必須確保崔珉豪不是一時興起,也不是與他開玩笑,若崔珉豪能通過,那麼也真代表他們可以在一起。

待崔珉豪洗完要進來他的臥房以後,他便輕聲說:「樓上的客房可能有些灰塵,睡的時候要整理一下。」

崔珉豪翹著嘴唇,眼神時不時瞄著他,只見吹乾頭髮後便朝他說:「我……我想睡這裡。」

看來崔珉豪似乎真要將這禮物送給他,但他不能夠輕易地收下。

「你是真的願意跟我做?」他問。

崔珉豪紅了耳根,悶了好一會才朝他點頭。

「好啊,那你自己把衣服脫掉爬上來。」

他沒有與崔珉豪說笑,也不是要給與崔珉豪難堪。這段感情一直都是由他主動出擊,他從未見過崔珉豪對他主動,若這次再由他先發制人,那麼他永遠不知道崔珉豪對他們的感情究竟是否積極。

看見崔珉豪為難的神情,他很想直接喊停,只是他不能夠軟心。

「做不到就回家吧,我不想搞得好像我強姦你一樣。」

以前他真想過直接強姦崔珉豪步調會較快些,可經過崔珉豪眼淚的洗禮,他已不敢再錯第二次。他拉了棉被關燈準備睡覺,卻未料被中竟會多了一個人,爬上了他的身體,坐上他的小腹。

燈一打開,已是赤裸的崔珉豪,羞赧地與他相對,「我是真的喜歡你……。」

這話從崔珉豪嘴中說出,他忽地覺得很不真實。

「我應該在做夢吧。」他苦笑道。

他摸著崔珉豪的腰際,仍是無法相信。直到崔珉豪青澀地吻上了他,他才清楚這一切不是夢境。

原來感情就是這麼回事,強摘的瓜果不會甜,必須等至瓜果自落鄰地,那時才能真正屬於他自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