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珉豪被人看光的事情,沈昌珉在他醒過後並未告訴他。雖然崔珉豪有願意與他在一起的意思,可這也不代表他會想讓這事情公諸於世。所以他在金俊秀與朴有天離去以前特別交代,就當做什麼也沒見到,千萬別告訴崔珉豪,他們已看過他所留下的戰績。

明知道如此交代也未必管用,尤其金俊秀那張嘴,讓他更是無法把握這件事情能夠隱瞞多久。但為了不讓崔珉豪的自尊受損,他想,能裝死多久,就裝多久吧。

沒想到這回崔珉豪睡得可真晚,都已過了中午,也未見床上的人兒有所動靜。他看看冰箱裡的東西,所剩無幾,姑且放任崔珉豪一人在家,他便換上大衣出門採買補品。

他這回沒有再買高防腐劑的微波食品,只買了羊肉爐的調理包、嫩薑以及羊肉,打算為崔珉豪煮鍋羊肉爐。估計崔珉豪也不可能太早醒,他有的是時間,得以慢慢熬煮。

待他回至家中,崔珉豪果然窩在他的棉被底下繼續安神,他就趁著這段時間,看著食譜料理這鍋羊肉爐。一向只會吃的他,對料理並不在行,可這回他倒是真的靜下心來研究,即便最後他仍是有點自暴自棄地將所有食材往鍋裡丟,但這鍋湯還是沒將他的愛心給埋沒。

崔珉豪似乎聞見從廚房傳出的陣陣中藥香,濃密的眼睫毛微微顫動,而後才緩緩睜開大眼。他看著窗外已灰暗的神色,再看看時間,沒想到自己竟然睡得像頭死豬一樣,一路越過了早餐與中餐。他慢慢地撐起身子,姿勢都未喬好,穴內便湧出沈昌珉灌溉進的愛意。

他傻眼地看著床單,週圍也無其他得以讓他擦拭的東西,就連他的衣服也被沈昌珉收拾得乾淨,他只能拉著棉被圍著下身出臥房向沈昌珉求救,慌張地說:「昌珉,那、那個……」

他也不管自己的模樣,一頭亂髮,蒼白的嘴唇,只管一手拉著棉被,一手捉著沈昌珉得手臂進房,「它不小心流出來了……。」

沈昌珉笑了笑,彎身就將床單抽了起來,離去前還在他的額頭落下一吻,「我處理就好,去洗澡吧。」

崔珉豪被哄的不明所以,不過倒也聽話地拿著沈昌珉遞給他的衣服進浴室裡洗澡。

他沖洗著床單,將汙漬處先以水清理乾淨後,才將整件床單丟進洗衣機裡。他邊稀釋著洗衣精,嘴上邊揚揚地笑著。他從未告訴過崔珉豪,為什麼自己會這麼喜歡他。其實原因無他,不過就是崔珉豪那顆處處替人著想的心吸引了他,就如方才一樣,不會隨性朝他耍性子,只會道歉自己不小心弄髒床單。

他喜歡崔珉豪這種個性,這也代表,只要他能夠將崔珉豪鎖在自己身邊,那麼崔珉豪的一切便會隨他而打轉,轉著轉著,崔珉豪的一切又一切,自然只能夠屬於他。

他滿意地回廚房內,掀開鍋蓋,期待將這鍋滿滿地愛,親自送進崔珉豪的胃裡。就如昨夜那般,崔珉豪親將自己送到了他心底。

崔珉豪從浴室裡走了出來,神情精神的多,吹乾頭髮以後,便也進了廚房裡,盯著那鍋將他從夢中喚醒的羊肉爐,「這去哪間店買的啊?」

他好奇地問,未料沈昌珉卻得意的說:「這是我自己做的。」

可惜他沒體會到沈昌珉的用心,反而露出有些可愛的表情,睜著大眼問:「能吃嗎?」

沈昌珉笑出聲來,攪著湯頭,輕聲說:「不能吃也要你吃下去。」

崔珉豪似乎已接納他那霸道的性格,只是聳聳肩,雙手撐著流理台嗅著那鍋湯。

「是說,我很想問你一件事。」沈昌珉突然問。

崔珉豪已拿了湯匙舀了一口湯,邊喝邊悶聲答,「嗯?」

「你為什麼會突然想通要跟我交往?」

崔珉豪舀了第二口本想喝,可手邊卻停了下來,突然笑了起來,「我如果說,你別笑我。」

「好笑當然要笑。」沈昌珉沒答應他的請求說道。

他只是輕嘆口氣,坦承的說:「有次做夢時,我夢到你娶了別的女生,結果我竟然從夢中哭醒。」

「我還以為是做春夢。」

「都有啦。」

他倆相視而笑,恭喜彼此,已不在孤單裡徘徊。






45回就以米秀做結尾囉:"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