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下班後,開車往回家的路上駛去。他將自己的車停下家門,開了鎖就進房屋裡來。

「俊秀,我回來了。」

金俊秀這次一聽見這聲的呼喊,馬上從自己的房間裡跑出來,笑說:「歡迎回家。」

他臉上有些驚訝的看著金俊秀,然而輕笑了幾聲。金俊秀以為自己說錯話了,臉上有些的羞赧的問:「是不是說錯了?」

「沒說錯啊。」他說。

他走進臥房,將自己的公事包放上桌子,身後的金俊秀也跟了進來,朝他背後緊張的說:「我今天有整理喔。」

他看了自己房間一眼,灰塵什麼還真是被擦的清乾淨了,可是桌上的文件卻沒被動過。金俊秀隨著他的眼神內心跳得更快,趕緊得說:「那些文件我不會用!」

「知道知道。」他笑說。

怎麼搞得他好像是個很嚴厲的主人一樣呢?其實他這人隨性的很。不過當他打開了衣櫃後,他發現這些衣服像是被熨斗燙過一樣,整齊的用衣架掛著。而另外不是襯衫系列的卻被折的像是新衣外賣的樣子,讓他看得有些傻眼。

「這些都你用的?」他發愣的問。

「對……」金俊秀在他身後探頭探腦,蹙眉問:「用的……不好嗎?」

「不,很好。」甚至好到有點誇張。

金俊秀鬆了一口氣,在他身後淺淺的笑著。

他從衣櫃拿出便衣,脫下今天穿了一天的西裝,隨性的丟了上床。他換上衣服時也看了一眼金俊秀,總覺得自己應該也得拿一件給金俊秀換上才對。

他穿上了衣服後,又從自己衣櫃拿出一件白色的帽T,遞給了金俊秀,「這給你。」

金俊秀拿過手,看了一眼,「換上嗎?」

「是阿,這樣出去比較得體一點。」他穿著黑帽T,又換上一條輕便的牛仔褲。

金俊秀正轉身要走回自己的房間替換時,又被他給叫住,「牛仔褲給你,在這換就好了,衣服回來再一起收就行。」

金俊秀聞言,也點點頭。他轉過身背是對著朴有天,脫下身上的運動衣。

他在坐床上看著金俊秀白皙的背,發覺金俊秀的背上似乎與一般人不一樣,多了一點像圖騰的東西。於是他站起身好奇的看著那背,悄悄的伸出手摸了一下。那種觸感像是隨時有什麼東西會從金俊秀背後爆裂出來一樣,鼓鼓的,熱熱的。

「啊!」金俊秀受到那觸感驚嚇,趕緊轉過身拿著白帽T遮著自己的胸前。

他癡呆的看著眼前之人的反應,過幾會才說:「呃……抱歉。」

「不、不會。」金俊秀紅著臉趕緊的將帽T套上,然而快速的換上他給的牛仔褲。

他的腦子仍是想著那白皙的背,還有那奇怪的圖騰,像是被雕刻上的一樣,看起來美麗,但卻又有些的恐怖。

「那是燙傷嗎?」朴有天問。

金俊秀頓了一下,將手上的運動衣放上他的床,「背嗎?」

「是阿,感覺很像經過什麼事故留下來一樣。」

金俊秀想了一會,於是點頭說道:「對,工作時被燙到的。」

朴有天眼神裡似乎透露出一點的不捨,雖說背上被燙得像圖騰,但想必當時的情景也是不好熬過。朴有天拍了拍金俊秀背,然而輕輕的握上他的手腕,帶他走出自己的寢室。

怎麼心口有點的……疼呢?

年紀感覺與自己也差不多,但怎麼好像吃的苦頭比自己來的多呢?

也沒再多想,他鎖上房門,就載著金俊秀前往燒烤的地點。一路上他們兩人沒有多說什麼話,他偶爾會瞄著金俊秀的側臉端看,而金俊秀也三不五時就回看他一眼。

兩人各有所思。

金俊秀其實不想說謊,可他怕被朴有天發現自己背上其實不是被燙傷所致,而是他天生的翅膀就長在那。自圓其說有時若出於善意,那麼他自己的罪過應該會輕一點。他想著想著,又看了一眼朴有天。好死不死,朴有天也看向他,倆人就這麼對上眼,可時間持續僅僅幾秒,他便率先撇開了眼。

「怎麼了?」朴有天似笑非笑的問。

他低頭搖著腦袋,「沒有沒有。」

「我長的有那麼好看嗎?」朴有天開玩笑的說。

不過金俊秀卻沒發現他只是在開玩笑,那雙鳳眼又抬起,毫不吝嗇的看著朴有天。朴有天抖了一下眉,總覺得自己的身上好像快被看出個洞來了。

「好看,我看過最好看的。」金俊秀笑說。比起自己族人來說,朴有天更適合當吸血鬼,肯定會迷死一堆鬼的。

但朴有天沒把這話當真,只是微微笑笑得開著他的車,可他卻接受了金俊秀這樣的讚美。

兩人最後又沒了話題,然而來到了燒烤店。

沈昌珉早已在裡頭自己有一句沒一句的其他員工談著天,一看朴有天進來,他便伸手向他揮著。

朴有天看見了沈昌珉那長臂,也走了過去。

金俊秀則是乖巧的跟在後頭,他抬頭一見著沈昌珉,臉上不由得的驚恐。

沈昌珉看見了他,眼神變的犀利起來。

其中,朴有天走到沈昌珉的面前,看見沈昌珉似乎像發現獵物一樣的看著自己身後的金俊秀,他想都沒想就移了一步腳,擋住了沈昌珉的視線,「不準這麼看我家寶貝。」

沈昌珉這時的眼神才收斂一點,不屑道:「你繼續噁心吧。」

朴有天坐了下來,金俊秀也跟著一同坐下,可那眼神就時不時的看著沈昌珉。一個鬼對上一個天生就能查覺有鬼氣息的人,內心當然不自覺得冷顫。金俊秀明白沈昌珉不是普通人,怕自己會被他給揭穿身分,坐在位置上他一點聲音都不敢吭。

「俊秀,這是沈昌珉,我同事。」朴有天笑著介紹,也看著沈昌珉說:「昌珉,這就是我撿到的寶貝,金俊秀。」

「你好,俊秀。」沈昌珉率先說。

「你……你好。」金俊秀則是抖著音說。

怎麼就沒見過鬼這麼怕人的?膽子這麼小,果然朴有天說不具威脅性,他嗤鼻了一聲。

然而燒烤店漸漸的多人起來,大至上都是同公司的人,每個人一一的入坐,然而大家就開始的點菜起來。沈昌珉依舊一個人點著菜,朴有天則是拿著菜單溫柔的問著金俊秀要吃些什麼。兩人靠的近,讓金俊秀有些得喘不過氣來。那樣的氣息跟自己在整理朴有天的房間味道來的更濃烈,他看著菜單上的東西,可入眼的卻沒幾到菜,反到雙眼會不自覺的看著朴有天那血嫩的頸子。

他皺起了眉頭,低頭揉著自己的眼睛。

「怎麼揉起眼睛了?」朴有天抓住他的手問。

「沒……有點癢。」他說。

唉,又說謊了。

沈昌珉則將自己的菜單送了出去,看著他眼前這兩人養眼的互動。金俊秀雖說不是人,可在他自己的能感受的範圍內,卻又覺得他不太像鬼。身上總帶有著一點人的氣息在。他一個人靜靜看的看著金俊秀,明知他有問題,可卻不想馬上向朴有天揭穿。

也許再觀察看看吧,他心想。

於是一盤盤的烤肉片都漸漸的遞了上來,沈昌珉也不分你我的夾了就開始烤了起來。朴有天也在一旁熱心的替金俊秀烤著肉,先是問著他要吃什麼,然而又替他盛了啤酒。經過金俊秀的特別指定,他率先夾了牛肉進去烤,那香味是撲鼻,金俊秀則在一旁看著那肉的顏色轉變。

「這給你。」朴有天夾進了他的碗裡,「那邊有醬汁,可以沾著吃。」

金俊秀照著朴有天所說的方式,沾了醬汁然而將牛肉吃了下去。他將牛肉吞下肚那時,通過自己的快速腸胃消化後,他發現自己有了一點的活力。

他睜大了眼看著那盤牛肉,朴有天則看著他好奇的問:「好吃嗎?」

「好吃!」金俊秀音量有些大的說。

牛肉會生血,他的體內有那麼一點感覺到自己的血量被補充了一點。雖然速度慢,但身體卻時有些微的改變,縱使沒有直接喝人血來的快,但這點小小的變化卻是足以讓他感動的。也許他可以透過人類的食物,讓自己不用再那麼嗜血。

沈昌珉看的總覺得有些爆笑,還真沒想到一個鬼會喜歡人類的食物。

然而他們這三人則是烤著那堆烤不完的肉,話其實也不多,沒什麼特別重要的事情,也就認真的吃便可。金俊秀學著朴有天與沈昌珉喝啤酒,他們說吃燒烤就是得喝啤酒才暢快。金俊秀理當也有樣學樣的喝了起來。口感其實不差,只是喝完會打嗝而已。

後來朴有天被叫去別桌吃喝,徒留金俊秀與沈昌珉。但這兩人什麼話也沒說,就拼命的吃著。

「朴經理阿,你可以考慮一下小蘭阿,他是個不錯的女生喔。」

小蘭也就是邀請他來吃這頓燒烤的女生。朴有天聽見這話,臉上有些乾笑。前幾日自己才被別的女人給甩了呢,他還真被甩怕了。

「這樣阿。」他勉強的說。

金俊秀邊吃邊看著朴有天,也聽著他們一群人說話。

「是阿,小蘭很能做飯的,又會打掃,可說是全能家庭主婦阿,嫁給經理不也合適嘛。」眾人哄哄鬧鬧的說著,還不忘將小蘭推給朴有天。

金俊秀眼裡有些的迷茫,他又喝了一口啤酒,傻傻的看著朴有天坐在另一桌與人同歡。沈昌珉則是邊吃邊看著金俊秀,總覺得金俊秀那望著朴有天的神情像被冷落的情人一樣,可憐兮兮。

做飯……?打掃……?全能……?

金俊秀像是想到了什麼他馬上的站起身,嚇著了沈昌珉。他路都走不穩,搖晃著身體,走到了朴有天的身後。他看著朴有天那頸子,因為牛肉的關係,他比較沒有那樣的欲望想喝血。不過他卻伸出了手拍了朴有天的肩膀。

「嗯?俊秀?」朴有天轉過頭看著他。

「做飯……打掃……我都會阿。」他皺著眉小聲的說,眼眶裡像是泛著淚一樣的氤氳,惹人疼惜。

朴有天站起身,扶著他,「回去坐好,你站不穩了。」

他那小手突然用力的抓著朴有天的肩膀,「別……別不要我。」

就這麼失了重心,朴有天雙手迅速的接住了他,好讓他倒在自己懷裡。

在場的人看得傻眼,被眼前這景象嚇著了,沈昌珉也從另一桌走了過來。

「不好意思,他酒量不是海量的。」沈昌珉笑說。

朴有天就這麼抱起金俊秀,然而說:「我先帶他回家,大家吃的愉快。」人要走前還對著沈昌珉說:「我們的份都給你。」

「沒問題。」

在場的人就目送朴有天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著一個男人離去。

朴有天抱著金俊秀,看著那睡的沉的臉,自己的臉不自覺的就湊近金俊秀,聞著從那頸間散發出一種能息事寧人的寶寶奶味。

為何會這麼害怕被自己丟棄……?

但不管你多麼奇怪,我也不會不要你的。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