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不論是精神還是眼神,他渙散的可以。朴有天卻這麼趁著他沒能抵抗之時,吻了他沒有血色的唇瓣。

「唔……。」他手裡沒力的推了一下朴有天,難道朴有天不知道自己現在肚子很餓嗎……?他內心莫名的叫囂著。

這樣親吻的距離讓他天生的嗅覺更是嗅到了朴有天體內那些血管流動的氣息。那樣血脈噴張的血管,他巴不得拆了其中一條來喝。

「斯……。」

朴有天離開了他的嘴唇,牽出的銀絲並非像水晶那樣的透明,似乎帶了點紅色的點綴。

金俊秀的小獠牙不小心畫傷了朴有天舌頭。

「你把我的舌頭弄破了。」他輕聲的說。

金俊秀那雙鳳眼突然又變回了淡咖啡,努力的從床上爬起,「對不起……。」

朴有天內心笑了一聲,至於嗎?可金俊秀卻也沒將剛剛所舔到的血液還給他,似乎將那些微薄的血量吞了下肚。果然沒錯,活人的血真的比死人來的好喝太多。

朴有天滿嘴的血腥,這味道他也不曉得如何形容,就類似鐵鏽味一樣。他們倆靠的近,那血腥卻一點一滴的誘惑著他。但問題是,他並不喜歡這樣,更不喜歡喝朴有天的血,縱使真的是有那麼一點好喝。

唉……肚子真的好餓。

朴有天仍再吞著自己得血,突然的,金俊秀拉了他的汗衫。

「怎麼了?決定要喝了嗎?」朴有天笑著問。

金俊秀只是搖搖頭,他雙眼垂看著床下,但爾後卻自己傾身,吻了朴有天。

那小舌就舔著朴有天正在流血的傷口,離開那紅潤的唇瓣,金俊秀似乎想下床走回自己的房間。

當金俊秀吻了他時,他還以為金俊秀願意就這麼為了這些血跟自己來個熱呼的法式熱吻,可他想錯了,金俊秀僅僅是舔了他一下的傷口,然而那被畫破的舌,竟無藥而癒。

只不過吻了金俊秀而已,自己的肌肉細胞也會快速分裂?

「我回去睡覺了。」金俊秀仍是勉強的雙腳蹬地,準備站起身走出房。

可朴有天卻又一把將他推回上床,將金俊秀的雙腿一同抱了上床,「你除了會修繕,也會醫治傷口?」

突然的問話讓金俊秀皺起眉來,他並沒注意過這方面的問題,他方才只是腦子想著讓朴有天的傷口癒合而已。

「我不知道。」金俊秀側過身子,摀住了自己的鼻子。

可惡啊……都是朴有天的味道。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動作,於是笑了起來,「肚子餓了吧?我的血就讓你喝你還不要。」

「我不要。」金俊秀捏著自己的鼻子說,那可愛的鼻音就傳來了朴有天耳邊。

他看著金俊秀的背影,自己又更靠近了,他的手就這麼摸上金俊秀的腰,游移了幾下,壞笑說:「那我要開始逼你了。」

金俊秀聽見這話,無力的又張開了眼。

逼他……?

朴有天那掛在他腰上的手,穿過了金俊秀的運動褲裡的四角褲,一把握住了金俊秀嫩莖。

「不行!」金俊秀幾乎是跳了起來,馬上坐起身,驚嚇的看著朴有天,「不行……這個不行。」他賣命的搖著頭,似乎明白朴有天想對他做什麼。

「那就喝我的血。」朴有天盤腿坐上床,淡淡的說。

「我不喝。」

「不喝你會死。」

「可是我不要喝你的血。」

朴有天臉上沒什麼表情,只是抿了嘴看著金俊秀。金俊秀一點力也施不了,那眼裡的瞳孔又有些的變動了起來。

朴有天這回將金俊秀拉了過來,也不知為何,金俊秀卻順了他的意思。他將金俊秀拉近身跪跨坐上自己的腿,他的手又再度的探進金俊秀的四角褲裡,這回他按著金俊秀的後頸,好讓金俊秀嘴唇抵上自己的頸子。

「說過了,自己不喝,我會逼你。」他小心的握上金俊秀的嫩莖,陰沉的說。

金俊秀的手推著他,想離開朴有天的頸子,可卻又被按的死,「不要不要。」他掙扎的說。

朴有天姆指就搓著金俊秀的頂端,漸漸的揉了起來。

「啊……有天不要這樣。」金俊秀下巴靠在朴有天肩上,眼裡有些起了霧氣。

「俊秀不是喜歡我嗎?」朴有天輕聲的說:「所以我才這麼做。」

「我不喜歡了。」金俊秀無力的握著朴有天那正在肆虐自己寶貝的手腕,像孩子一般小小啜泣的說。

「可是我喜歡你。」

他開始對著那挺立的嫩莖摩擦了起來,金俊秀只能握緊那手,可卻沒能抑制他的行為。

「嗯啊……不要這樣……。」

金俊秀的喘息聲越來越急促,自己身體沒什麼力氣,還被朴有天玩弄著,下腹傳來的快感讓他身子更無力,他幾乎是掛在朴有天身上,任他擺弄。他碎吻著金俊秀的頸子,看著那被他吻紅的頸肩,慢慢的又回復成皙白的皮膚,他冷眼的看著,心裡卻莫名的不爽,於是手頭的速度又快了起來。

「啊啊……嗯…。」

他不能否認,金俊秀的叫聲真的很好聽。

「嗯嗯……不要了,不要再用了……。」金俊秀眼裡泛起了迷霧,吸了鼻涕好讓眼淚不會掉出來。

「那你就喝。」

那玉莖的本能的吐出了露珠,讓朴有天能更能強而有力的加害。

「啊嗯……不……快……。」金俊秀手指都握緊了,指甲都泛白,可卻沒見朴有天有停歇的景象。

「說不又快的,我聽不懂俊秀的要求呢。」朴有天痞笑的說。

金俊秀將熱氣都吐在朴有天頸子上,朴有天總覺得自己的脖子像是被麻醉一樣,於是又說:「不吸,我不會讓它出來。」

朴有天故意堵住了熱液宣洩的唯一出口,但金俊秀始終不肯吸。

「不要這樣……。」金俊秀皺著眉說。

朴有天沒理會他,另一隻手本來是扶著金俊秀的後頸,他卻放了開來。他那手將金俊秀的褲子全拉下,倆手便合作了起來。

一手玩弄寶貝,一手堵了出口。

「啊……有天有天……。」

金俊秀幾乎是抱緊了朴有天,鼻子一直聞著朴有天的氣味,那雙鳳眼又由咖啡轉紅,小獠牙又跑了出來。

「不吸就不給。」朴有天立場是採硬了,不讓步。

金俊秀那呼之欲出的欲望卻被限制住,而朴有天又不斷給刺激,他最後眼淚也沒人同情的掉了下來。

「喝不喝?」朴有天更是變本加厲了起來。

「嗯啊……你停……。」

朴有天沒理會,他聞著金俊秀身上的味道,還有聽著那求饒的聲音,可卻毫不懂如何憐香惜玉,他想好好疼他,但又不准自己這麼做。

「乖,只要你聽話。」他淡淡的說。

金俊秀的熱淚就滴在朴有天的頸子上,他啜泣著,視線近距離的看著朴有天的頸子。

突然,朴有天感受到他脖子傳來的痛楚。

「好孩子。」朴有天說。

然而他也如金俊秀所願,將禁錮住的欲望釋放了開來,金俊秀的熱液就這麼盡數灑在朴有天的手裡。

朴有天沒再作祟,就頸肩側著,讓金俊秀乖乖的吸。沒多久,金俊秀又舔那傷口,傷口便自動的縫合起來。

「飽了……。」金俊秀哽咽的在他耳邊說著。

金俊秀自己拉了開距離,小手就這麼拉起被朴有天脫下的內褲,雙眼哭紅的無辜穿著褲子。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果真吸過血的他那氣色又恢復了許多,不過怎麼才吸這麼一點?比他自己去捐血還來的少量。

「真得飽了?」

「嗯。」

「也吸太少了。」朴有天仍存疑。

「我又不是純種吸血鬼。」金俊秀抱怨了一下。

朴有天點點頭,然而下了床往浴室走去。

他開了水龍頭洗了手,然而看著自己的脖子,沒有傷口。

這似乎讓他又多慮了起來。只不過是摸摸金俊秀,這樣傷口也能好?就跟自己舌頭被金俊秀舔一下後也好了起來一樣。

唾液嗎……?

這時的金俊秀也回到自己的房間,拿著衣服準備去洗澡。他來到浴室前,剛好也朴有天也正好出來,他雙眼不曉得該擺哪,乾脆低頭不看朴有天。

「害羞啦?」朴有天笑著問。

「你下次不要這樣。」金俊秀小聲的說。

「那你下次別再餓到沒力氣。」朴有天淡淡的說。

兩人各有堅持,可誰卻也沒讓步。

「不行這樣。」金俊秀又說。

「下次再這樣不會只有這樣。」朴有天卻給了預警。

金俊秀抬起眼看著朴有天。朴有天則走向前,又吻了那變的紅潤的唇。

離開了唇瓣,金俊秀也紅了臉將進了浴室將門關上。朴有天背對著浴室門,遲遲沒轉過身,雙方若有所思的在不同位置上想事情。

但金俊秀卻在浴室裡小聲的哭了起來。

血,就如鹹酥雞一樣。

喝多會上癮。

這一來,他會養成習慣喝朴有天的血,離不開他。

而朴有天則看著這寂靜的客廳。

他明白金俊秀會像染上毒癮一樣,需要喝血。

這一來,只要讓金俊秀養成習慣喝自己的血,他便離不開自己。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