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力一旦被發覺後,金俊秀也不能說不對自己好奇。他趁著朴有天上班的時後,將拖把沾了水後,帶著它站在客廳的中央。他認真的看著拖把,然而將手放開。拖把直直的佇立於中央,爾後自己動了起來。他臉上笑了起來,原來以前他自己拖地都是多餘的,他可以靠想像力就讓拖把自己機械性的拖地。但問題是,他還是得跟在拖把旁,看哪裡有髒的地方內心指使著拖把去做。

但與其這樣,還是自己來比較快吧。抓起了拖把,自己便努力的將地板拖乾淨,如果地板拖把清不了的,他就想像一下,地板便會如他所願的自己變乾淨。

以前還以為自己挺會打掃的,原來全是因為想像力的關係。發現這樣的事實,讓他有些的小喪氣,原來自己不是修繕達人,但卻也因此發現了新能力。以前從未將這能利用在人或鬼身上,如果早點發現或許他就不會被別的吸血鬼欺負得這麼慘烈了。

要他回去報仇?其實他也不願,待在朴有天這多好,每天喝瓶玫瑰四物飲就能抵血癮,何必又回去那骯髒之地將自己抹黑。

他將拖把拿進廁所裡沖洗,腦子又另外想著別事。其實自己並不用只待在家裡工作,他可以像朴有天一樣出去多賺點錢,幫朴有天分擔一點水電費。免得讓朴有天覺得養著自己很辛苦。

這麼一來,其實自己並不是什麼也不會了。

這想像力讓他拋開過去無能的自己,現在他曉得如何保護自己還有……自己想保護的人。回想當初,若腦子別想著自己父母親灰飛煙滅的樣子,也許他父母也不會死,也能救他們一命。

他輕聲的嘆了口氣,一切都為時已晚。現下的他,明白自怨自艾非好事,還是享受當下比較好一點,至少朴有天還在他身邊。

朴有天於豪華的員工餐廳裡莫名連打了兩次噴嚏……是金俊秀在想他不成?他莞爾笑了一下。

「拜託你不要突然露出那樣的臉!」沈昌珉厭惡的說著。

朴有天沒有理會,吃了一口拉麵,「要你管。」

「你最近心情都很不錯啊,是成功的對俊秀亂來?」

「我成功很久了。」

「怪不得臉這麼噁心。」沈昌珉沒給面子得說。

朴有天也不管他的調侃,自己心裡高興得很。雖他明白自己與金俊秀的差異,一個人一個鬼,也曉得他不可能陪他一輩子,可不知為何,他總能將這問題放給未來,然而享受每天與金俊秀一起的日子。孤單太久了,所以特想珍惜現在的時光。

他拿起了手機,按了快速鍵撥了出去。

「喂?」是金俊秀的聲音。

「俊秀啊,你吃飯了嗎?」朴有天聲音關心的問著,沈昌珉聽的白了一眼。

金俊秀手上拿著四物飲,笑著說:「我喝了四物飲。」

「沒吃別的?」

「這就能飽了。」

朴有天也不曉得怎麼讓金俊秀吃點別的,心疼著呢,可依金俊秀的體質,似乎吃別的東西也沒用。

「你打電話回來有事情嗎?」金俊秀好奇的問。

朴有天其實也沒什麼事情,只是心情喜悅隨意的撥打而已啊……。

「也沒什麼事情,只是想聽聽你的聲音。」他悶著音說,還故意不讓沈昌珉聽見。

金俊秀在電話那頭端著四物飲微微的笑了起來。

「那你吃飯了嗎?」金俊秀問。

「正在吃啊。」

金俊秀點點頭,「有天我想跟你討論一件事情。」

「行啊,你說。」朴有天偷偷喝了一口湯。

「我想出去工作。」

「什麼!?」他突然大聲的回。

金俊秀被嚇著了,皺了一下眉,「出去工作啦,你那麼大聲做什麼!」

「回家談!」朴有天馬上得說。

最後金俊秀也逼不得已掛了電話。找工作又不是什麼大事,朴有天做什麼這樣緊張啊。

沈昌珉也不是沒看見這激動的朴有天,於是問:「是怎樣?讓你這麼火。」

「俊秀說要找工作!」朴有天激動的說。

「就讓他去啊。」

「不行!我怕他在外會受傷,或被人欺負。」朴有天不放心的回。

沈昌珉看了朴有天一眼,他還真懷疑朴有天到底記不記得金俊秀是什麼東西,吸血鬼啊!他擔心個鳥啊。

「喂喂,他的能力比我們強太多了,他有想像力耶,想像一下就行了啊。」沈昌珉平凡的說。

「他就是不會想像我才不放心啊。」

沈昌珉不以為然,「小鳥要會飛,鳥媽媽會在他長好翅膀時將他從樹枝上丟下來,張不開翅膀的就摔死,張的開的就學會飛了。」

這個比喻很恰到好處,明白就是要朴有天放手,老把金俊秀關在家裡也不是辦法,出去闖闖能力自然就會提升了。況且金俊秀也不比一般人,他不容易死。

「我……」朴有天頓時語塞,又吞了一口湯,「再看看吧。」

金俊秀就這麼一個,他還真怕他在外遇上別的吸血鬼,然而將金俊秀給打傷。他們就是這樣初遇的,但既然金俊秀都屬自己了,他當然不會想再冒這樣的風險讓金俊秀受傷。可想起來也可笑,他區區一個人類能做什麼?

下班後他心情不甚好的開著車回家。

「俊秀,我回來了。」朴有天蹭了鞋說。

金俊秀正好從廚房裡端出晚餐,臉上笑著回:「洗手吃飯囉。」

看到金俊秀如此的家庭主婦,他也捨不得罵了。

朴有天將自己的公事包放上寢房裡的桌子,然而進了廚房裡洗了手,看了那穿著黑色圍裙的金俊秀,「俊秀啊,為什麼你想工作?」

金俊秀卸下圍裙,將它掛回廚房裡的架子上,「想說替你分擔水電費啊。」

帳單他也不是沒收過,老讓朴有天承擔費用似乎是超過了一點。

「我的薪水可以承擔啊。」朴有天甩了手上的水說。

金俊秀轉身靠在琉璃台上,看著他,「不是能不能承擔的問題吧。」

朴有天霎時覺得,他家的金俊秀真的長大了,從一無所知的鬼變成什麼都懂且充滿真性情的吸血鬼。

朴有天也雙手抱胸,側腰靠著琉璃台回看著金俊秀,「知道了,但是你的工作時數不能超過八小時,得比我早回到家,如果累了打電話給我,我買晚餐就好了,要不我回來再做晚飯。」

朴有天一下子開出這麼多條件,讓金俊秀聽得有些暈。

最後朴有天拉了金俊秀的手,他們來到了冰箱面前,「看著,要記住這個規則。」

『太累就休息。』

金俊秀看著黏在冰箱上的紙,悄悄的傾身在朴有天臉頰上親了一下,想轉身走出廚房時,又被朴有天拉了回來。

「不行不行,在這不行。」朴有天什麼都還沒做金俊秀就先拒絕了。

「在哪可以?」朴有天笑了一下。其實他什麼也不想做,只是輕輕的在金俊秀嘴上吻了一口。

怎麼說……縱使明白金俊秀是個非人類,他也捨不得累了他。

所以通常兩人纏綿的日子都選在金俊秀想喝血的時後,當然在之前,做那無聊的測試後是例外。做過後他也不敢讓金俊秀做太多事情,通常都限制他在床上躺一天,但這樣的限制對於金俊秀其實有跟沒有是一樣的,因為身體恢復的太快,讓他根本來不及盡到一個情人的責任。於是兩人吃一起吃著晚餐,他聽著金俊秀想找工作的性質,聽著聽著,最後他勉勉強強覺得可以,就答應了金俊秀去找工作。

工作的內容很簡單,就是替忙碌的人打掃家庭而已。反正照他的想像力,沒什麼能清不乾淨的。就這麼,朴有天幫金俊秀找到了人力公司,他將金俊秀的資料留下,不過僅限名字與電話號碼,其餘全是朴有天的資料。金俊秀就這麼在家裡等著電話,希望有人能找上他,讓自己有工作可以做。這樣的等待也才三天,金俊秀便在三天後接到了電話。

「喂?」

「呃……請問是金先生嗎?」電話那頭的人聲音其實也不錯聽,輕飄飄的感覺。

「我是。」金俊秀笑著說。

「不好意思,今天有點急,我能從今天開始雇用你嗎?」

「可以的。」金俊秀高興的點點頭。

他抄下了那男人給他的住址,從衣架上取下了一頂黑色鴨舌帽戴上便騎著朴有天早已幫他備好的摩托車,前往他第一個工作地點。

"叮咚叮咚"

金俊秀整裡整理自己的衣服,等著雇主來開門。

門一開啟一個隙縫,門兩端的人的氣場嚴重的相斥!

金俊秀吃驚的退了一步,屋子的主人將們打開後,倆雙眼便對上。

一雙紅鳳眼對上一對湛藍的雙眼。

是吸血鬼……!

是血獵……!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