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曾以為若自己搖身一變為自由民後,生活會有所改變,殊不知對於命運他只猜對了一半。

他脫離奴隸身分也有十年之久了,這十年為了生存下去,他先是向地主應徵些工作,學會了豢養牛羊之後,自己便拿存好的錢再找了塊地,開發了屬於自己的小農莊。一切看起都相當完美,再來只剩下去東市買隻奴隸來當自己的助手了。

於是他又花了相當的時間存了一筆錢,大約三百銀元,他什麼也沒想,就興沖沖地進了城裡的東市,直達奴隸的拍賣場。

據說若要買漂亮的奴隸來當性奴就該去西市,但若是要買來當苦勞的,那麼就得去東市挑貨。挑貨之前他也沒詢問誰的意見,就擠在人群之中,等著奴販將此次獲補的奴隸拉上台去。

這次的貨物似乎都相當健壯,奴販說這些都來自盧高,這民族的人據說脾性都很好,也很聽話,買回家當管家或是奴僕都是個好選擇。

他那雙相當期待的大鳳眼是直盯著眼前的貨物瞧,各個體態都相當良好,不過其中一個似乎腳受傷了,站也站不穩。

後來拍賣開始了,其餘好的奴隸都率先被選走了,選到最後就只剩那隻跛腳的奴隸沒人要,奴販似乎是急了,情急之下便是開了一個誘人的價錢,於是他也貪小便宜地付了錢,就將那隻跛腳的奴隸買了下來。

路途上他也不忘拿自己剩下的錢去買些藥草,問了一下使用方法後,便拉著奴隸脖子上的繩子,將人給帶回自己的小農莊了。

他這人做事情前也不怎麼顧前顧後,奴隸都買回來了才發現自己忘記弄張新的木床,要人家睡乾稻草上他也說不過去。況且,十幾年前他自己也被人奴役過,他曉得應當怎麼對待奴隸才是好的,固然不想隨便地將奴隸給丟一旁不管死活。

「呃,這陣子你就先跟我一起睡吧,我忘記弄張床給你了。」

他沙啞的聲音相當好聽,站在原地搔頭的樣子也特別能得人原諒。只可惜他看不明白眼前這隻奴隸的情緒,從城裡走至農莊這段路上那隻奴隸就相當安靜,連他問話時也不怎麼答。

啊,會不會是語言不通?但他記得盧高人也會說自己的語言不是嗎?

「我先燒水讓你洗個澡,我們先清洗一下傷口,再上藥好嗎?」

他雖然說不上細心,但比起其他主人來說,似乎是多了許多人情味。那奴隸依然沒有回覆,做主人的他理當有些懊惱,走出木屋之前還特別交代了一下,「你不要逃走喔,我等等就回來了,我去燒熱水。」

他實在不知道那奴隸聽不聽得明白,可他還是出去燒了水,回來後見著奴隸哪也沒去,他是開心極了。

「你真乖!果然盧高人都很聽話呢!來吧,我帶你去洗澡。」

這輩子大概也沒見過哪個主人會替奴隸洗澡,可他卻這麼做了,這過程之中他也褪去了衣裳與奴隸一起洗,一點也不懂得害臊,嘴上也沒停過,嘰哩呱啦地說著明天工作的內容,一邊說,一邊替那奴隸洗澡,也將傷口清理乾淨。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他又說:「我叫金俊秀,你呢?」

奴隸沒有回應,他則又傻笑道:「唉呀,你大概聽不懂我在說什麼吧,還問你那麼多問題。」

後來他將奴隸扶進了木屋裡來,擦乾了奴隸腳上的傷口後,便粗糙地拿了布連同藥一起裹上。這包紮毫無技術可言,可也不至於會掉,於是就這麼地草草了事。奴隸似乎也看不下去他這技術,乾脆自己彎身將布給拆開,重新包紮。

這回看上去倒像是個專業人士的處理,奴隸也終於鬆了口,用著極具磁性的聲線道:「我叫朴有天。」

「你聽得懂我說話呀?」

「嗯。」

「那我剛剛說的工作內容,你也聽懂了?」

「嗯。」

「太好了,那我們一起加油,只要努力我保證我們都有飯吃!」

金俊秀是相當開心,也匆匆忙忙地走出木屋外生火煮粥來吃。他的菜色一向簡便,簡便到朴有天這個做為奴隸的都看不下去。

「沒有肉?」朴有天問。

「沒有,有菜就不錯了!」他煽著炭火說道。

「你不是有養雞?」

「養著養著就有感情了,他們不能吃啦!」奴隸的主人任性地說。

那怪不得生活如此清貧,什麼叫做養著養著就有感情?雞不就是養來吃的嗎?

可主人不願意他碰農莊裡的任何動物,能吃的最營養的食物,大概就是雞蛋與牛奶了。

他們喝著沒味道的粥,吃著乾死人的麵包,最後配著無調味的水煮蛋以及牛奶度過一餐。

看來他這奴隸是跟到了一個窮酸的主人,但他也沒吐槽,至少眼前這主人,存了好幾年的錢才買下了他,在省吃儉用這方面是相當有一套。

於是他倆便開始一起生活,他脖子上的狗環也在第二天開始工作後,就被金俊秀給拿掉了。

金俊秀告訴他,只要好好工作,不要逃跑,在本州待滿六年以上,他則會替他依法申請自由民,屆時他即可自由,看是要自己去外面做小農,還是繼續與他合作,他都不會排斥。

看來他遇上的這個主人是生來做慈善事業的,如果要讓他這種日子過六年,這一點難處也沒有,比起以前那種打打殺殺的日子,這還不容易嗎?

他答應了金俊秀的條件,願意在他身邊待上六年,待六年又過一天,他就要恢復自由民的身分。

「就這麼說定了哦。」金俊秀還像個孩子一樣跟他打勾勾。

「嗯。」

「但你要努力工作喔!」

「嗯。」

「不可以偷殺我的雞喔!」

「嗯,還有嗎?」

金俊秀想了一會,聳了聳肩道:「等我想到再說啦。」

但他怎麼也沒想過,他竟如金俊秀那些放養的雞一樣,養著養著,就有感情了。





極短篇,把他們的H成功寫完,就也結束了,哈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