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節的燈會每年都有,但主燈的會場卻每年都不一樣。崔珉豪其實不怎麼逛燈會,平常的工作已夠他忙了,他壓根沒有任何慾望再去做其他事情。且長大之後,不論是兄弟還是兒時玩伴,大家都各奔東西,聯絡次數自是減少,對於逛燈會這種人多才有趣的事情,他自然也不怎麼熱絡了。

 

不過這次機會難得,主燈會場在他的家鄉舉辦,他第一個想邀約一起去逛的人,便是那位距離他幾百公里遠的小粉絲。他當時也沒多想,便率先提出了邀約,沒想到現在小粉絲答應了,他卻有些後悔了。

 

沈昌珉說要來找自己,這自是意味著這趟路程沈昌珉得自己掏錢了。但若現在為了不讓沈昌珉掏錢而毀約,他直覺沈昌珉絕對會與自己翻臉。想想,翻臉事大,掏錢事小,與其毀約他不如準備一道料理彌補沈昌珉的胃。

 

於是他特別在逛燈會那天取消了下午擺攤的行程,母親理當是好奇,她從來就沒見過自家這個小兒子有因為什麼事情而取消行程的,好奇之下,母親也過問了他的安排。

 

「哦,因為我要跟昌珉哥去逛燈會。」崔珉豪邊刷著鍋子邊說道。

 

母親也在一旁整理剩菜,又問:「昌珉約你啊?」

 

「我約他的。」崔珉豪放輕聲音說。

 

「那記得幫媽媽買一杯杏仁茶回來,外加油條。」母親笑道。

 

「好哦。」崔珉豪也抬起頭來,給了一抹好看的笑容,便又垂下頭去刷著鍋子。

 

「那昌珉要來,你要不要煮些他喜歡的東西啊?總不能都讓他吃菜尾吧。」母親熱著那堆剩菜,突然想到什麼地說。

 

崔珉豪也想了一下,便道:「三杯雞怎麼樣?」

 

「也可以,或者吃燒酒雞也行。」

 

「那就兩個都煮,反正他胃口大。」崔珉豪微笑道。

 

「珉豪啊,既然昌珉要來,要不明天我們也放一天假吧,你好好帶他去玩。」

 

崔珉豪聽見這話是猶豫了一會,臉上似乎有些掛心,只見母親又說:「反正媽媽也想休息一下,冬天不太想早起啦。」

 

「但我沒計畫要帶他去哪玩呢。」崔珉豪誠實地說。

 

母親笑了笑,「在家做他喜歡吃的東西也行啊,難得你有朋友來找你玩。」

 

崔珉豪也沒再接話,僅是微微笑笑,繼續做著他手邊的事情。或多或少他都感覺得到母親對他的愧疚,自從他高中畢業說要接下這攤子以後,他的人際圈上自是大幅縮小,就算繼承攤販的第二代不在少數,可他們也不一定能志同道合。

 

他明白母親總覺得自己毀了他的前程,可他很清楚,當自己選擇走上這條路後,就沒有所謂的怨懟與不平衡,尤其當他看著母親的背影時,他更是了解自己應扛起怎樣的重任。

 

母親的愧疚總會以另一種形式來彌補他,也許是知道說不贏他,所以才又會提議讓自己放一天假。既然彼此皆是心照不宣,他也乖乖閉嘴接受母親的好意,就放自己一天假與沈昌珉瞎混。

 

沈昌珉也如約定在下午乘車來至車站,他則騎摩托車前來接送,沈昌珉身上沒帶多少東西,就一個包而已,可穿的衣服卻略顯薄了一點。他愣了半響,便將自己的圍巾拿下,遞給了沈昌珉。

 

「今天才三度而已,我們要騎一段路才會到會場耶。」

 

沈昌珉看了一眼,並沒將圍巾接過手,輕生道:「你騎車比較需要圍吧。」

 

「我的外套可以套頭的。」崔珉豪沒收回,硬是將圍巾塞給了沈昌珉。

 

沈昌珉也沒繼續客套,便收下圍巾,將自己的脖子圍的札實。

 

他們各自戴上了安全帽,跳上了機車,崔珉豪轉了油門,兩人便朝燈會會場前去。這路上他們彼此都沒說什麼話,沉默的實在讓人看不出他倆的關係。

 

今天沈昌珉也上了一天的課,他在冷風當中抖擻了一會,可卻又在崔珉豪停紅綠燈時忽覺疲憊。本捉在屁股後把手的他,似乎沒什麼意識地換了位置,改抓了崔珉豪的外套,但這細微的改變也驅使他身子不禁往前,胸口貼上崔珉豪的背,下巴也靠上了崔珉豪的肩。

 

「累了嗎?」崔珉豪看著後照鏡中的他,笑問。

 

「嗯。」他在人兒耳邊輕聲回應。

 

待崔珉豪又轉下油門後,他幾乎是賴在崔珉豪身上暫時休息。鼻息間若有似無地聞著先前在崔珉豪身上所聞見的香味,還記得自己也在那之後買了同樣的洗衣品牌,不過不論他的比例怎麼放,衣服還是洗不出崔珉豪身上這味。

 

崔珉豪這路上沒吵他,任著他的依賴,直至騎完這二十分鐘的車程。

 

「呼,我們到啦!」崔珉豪雀躍地說,而在一旁的沈昌珉像是快暈厥一樣,一度說不出話來。

 

崔珉豪這時才驚覺沈昌珉可能不是疲倦,而是太餓了!於是他趕忙帶著沈昌珉進會場,第一找的便是美食區。就在沈昌珉快一蹶不振之際,他便在人群之中買到了一份燒烤雞排,叉了一塊就往沈昌珉嘴中塞,成功救活了在鬼門關遊走的沈昌珉。

 

「你坐車時沒先吃東西嗎?」崔珉豪有些哭笑不得,看著眼前吃得有些快的大男孩,又說:「你吃這麼快等等傷到胃。」

 

沈昌珉似乎沒將崔珉豪的話聽進耳裡,便是解決了一份雞排。

 

「復活了。」沈昌珉舔了舔嘴,一臉春風地說。

 

崔珉豪笑了起來,便說:「走吧,我帶你去我鄰居的攤販,他賣的沙威瑪很好吃喔!」

 

於是燈會什麼的,他倆便沒太多心思留意,幾乎是花了大錢砸在這些小吃上,直至快將美食區給吃過一圈後,他倆才各自拎著飲料走進燈會會場。

 

自從沈昌珉吃飽後,他發現沈昌珉開始多話了,說起話來也帶有幾分調戲的意味。

 

當他倆又走過商品販賣區時,沈昌珉不小心瞥見一間專門在賣廚房清潔用品的攤販,他留了步,捉了崔珉豪的手腕便將人拎著,隨他而走。

 

「你看這個幹嘛啊?」

 

崔珉豪好奇,但沈昌珉的面容卻很嚴肅及正經,甚至在攤販上待了十分鐘,最後鄭重地挑起了一件商品。是一對塑膠手套,耐防酸鹼,他買了後又將崔珉豪從人群中給拎了出來。

 

「給你。」沈昌珉遞給了他道。

 

崔珉豪一時無語,看著那副手套道:「你挑這麼久,就為了買這個在大賣場就有在賣的手套?」

 

「嗯。」

 

「那就在大賣場買就好啦,搞不好比較便宜。」

 

「這不一樣。」

 

「哪裡不一樣?這看起來好像是同個牌子呢……。」崔珉豪拿在手上認真地瞧著。

 

就在沈昌珉正想說些什麼時,主燈秀突然亮起,大聲音樂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連一旁的人兒的注意力也被奪走了。僅有沈昌珉一人默默地瞧著崔珉豪的臉龐看,又看了看崔珉豪手中那平凡無奇的粉紅塑膠手套。

 

「因為那是我送你的。」沈昌珉湊近了崔珉豪的耳邊輕聲道。

 

崔珉豪愣了幾秒,轉過頭來疑惑道:「你說什麼?」

 

他笑了笑,也搖了頭,眼神看向主燈。

 

不知怎麼地,他心中似乎有種衝動好似快迸發出來一樣,但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受控,也許受傷的不只有自己,連帶崔珉豪也會備受牽連。

 

不是每道感情都能如煙火那般自由綻放,也不是每道感情能在綻放之後繼續絢爛。

 

他又瞥向崔珉豪手中的粉紅手套,也許存在他內心這種不知名的感情,只能如這雙手套一樣,注定平凡無奇,也注定不該波起漣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