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見面由崔珉豪坐車北上,前去以前,崔珉豪還貼心地將母親準備要賣的材料全準備好,人才安心地坐火車前來找崔珉正。但由於崔珉正是這次聯誼派對的總召,他沒有多於空閒能騎車去接自家弟弟,所以又將接弟弟的工作特別委託給沈昌珉幫忙,不僅要人家照顧好自己的弟弟,甚至也將崔珉豪本次行程的食宿也一併丟給了沈昌珉去打理。

 

其實就算崔珉正不刻意交代,沈昌珉大概也會自告奮勇地接下這份差遣。

 

崔珉豪一出火車站,便見那到熟悉的人影,臉上是自然地笑了起來,態度也大方地朝沈昌珉揮著手。

 

崔珉豪依舊不失禮數,身上大包小包的東西,都是自己手做的伴手禮。縱然沒有好看的包裝,只是簡單的透明塑膠袋,在沈昌珉眼中,這些甜點仍不影響自身胃口。

 

他帶著崔珉豪來至停車場,這路上就已解決掉一包崔珉豪特地為他做的菜市場馬卡農。老實說,每回崔珉豪看見沈昌珉如此粗暴且快速地解決自己的手藝,心底總是足足地滿意。大概是因為沈昌珉是唯一如此捧場的人,且就在那次沈昌珉為了他的食物而坐車南下時,沈昌珉在他心中早已有了不同於一般消費者的地位,這致使他每次做起料理給沈昌珉吃時,那種心境並不同,不只是多了點細心,更是多了點私心。

 

一路上他們有說有笑,對於明天的派對崔珉豪沒有過問多少,沈昌珉也無說明太多,比起派對,他倆對於今晚要煮的菜單更是熱衷,除了煮沈昌珉朝思暮想的剝皮辣椒雞外,崔珉豪也順道準備了幾道自家哥哥們喜歡吃的家常菜。

 

今晚崔珉正與崔珉恩也一同來至沈昌珉的豪華租屋,崔珉正是瘋狂地介紹明天的派對內容,而崔珉恩則是希望崔珉豪參加時得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危,畢竟成人之間的派對如是把持的不夠好,最後容易惹禍上身。

 

崔珉正雖不喜歡崔珉恩如此潑冷水,但崔珉恩說的是事實,派對若沒能掌控好,廁所總會淪為召喚四腳獸的地方。為了不讓第一次參加派對的弟弟嚇到,崔珉正再次叮囑,崔珉豪不可喝任何含有酒精的飲品。

 

「昌珉,你要盯好我弟!」崔珉正命令道。

 

沈昌珉一直沒加入話題,僅是瘋狂地吃著雞,不過照顧好崔珉豪這種事,其實也不需崔珉正特別交代,他自然會做好。

 

「你弟酒量很好的,不用怕。」沈昌珉一副別太多慮的神情,看著崔珉正說。

 

「你怎麼知道,你又沒跟珉豪喝過酒。」崔珉正反問。

 

崔珉豪聽見這話,也不待沈昌珉解釋,趕忙自首,「我們拚過燒酒……。」

 

「什麼!?」崔珉正大叫,崔珉恩則挑了眉。

 

「你不用擔心,那回我輸了。」沈昌珉不嫌丟臉地笑道。

 

當然,單一種酒類的拚酒還不算太難,可怕的是派對上總是許多混酒,崔珉正仍是希望崔珉豪少喝為妙。

 

崔珉正也告訴了崔珉豪,許多大學生喝醉以後的酒品特別不好,所以如遇到酒醉之人的搭訕,記得找沈昌珉幫忙解決。崔珉豪是笑了笑,總覺得自家哥哥們也太擔心自己了,再如何他也已經是個成年人了,不至於遇上困難還不懂求助。

 

且說起酒品來,他的大眼不禁望了沈昌珉一眼,若崔珉正知道沈昌珉喝醉時偷吻了自己,不曉得他還能否放心地將自己交給沈昌珉。

 

但崔珉豪對於喝酒還是相當有自信,燒酒都喝不醉了,他還怕什麼酒呢?

 

當然派對當天崔珉豪確實是乖乖地照著崔珉正所說的話做,沒有去碰酒類,也乖巧地跟在沈昌珉身邊,到處吃好吃的東西。雖派對上的飲品實在很多,但多半還是以雞尾酒為主。

 

他看著沈昌珉是一杯喝過一杯,臉不紅氣不喘,好似對於這種混酒相當在行。他其實也想嚐嚐,可卻又不敢輕舉妄動,等會若給沈昌珉添麻煩就不太好了。

 

只是他怎麼也沒想到,沈昌珉也是此次聯誼的搶手貨,就算沈昌珉願意與他在一旁瞎混吃東西,但派對活動絕對不能夠少掉他,有多少女生就想趁著活動吃沈昌珉豆腐,崔珉正自然不能讓沈昌珉缺席在遊戲當中。

 

身為自家二哥的好基友,沈昌珉是給了崔珉正面子參與,回頭還朝崔珉豪笑說:「你在這等我,去去就回。」

 

崔珉豪點了點頭,找了吧檯就坐,看著不遠處的人群。

 

聽說遊戲好像是『真心話大冒險』,人群中間放一個酒瓶,似乎是輪流轉酒瓶,酒瓶才開始轉而已,不少男男女女就尖叫起來,甚至比較大膽的女生還自動地抓起男生的臂膀,貼的相近,幾乎是趁機地耍起曖昧。

 

原來在第三人眼裡,那群人的賀爾蒙是如此明顯。

 

崔珉豪在一旁看好戲,反正也沒有誰在他的身邊,他也不聽話地就端起吧檯上的雞尾酒喝了起來。

 

遊戲當中許多人被問起相當尷尬的問題,有人選擇真心話,有些則選擇大冒險。但遊戲本身,部分看起來相當真實,部分看上去則相當作戲,似乎早已有打算要讓誰與誰更多點親密。

 

當沈昌珉被瓶子轉到時,第一個問題便被問『你吻過男生嗎?』沈昌珉選擇真心話,回答是否定。

 

坐在吧檯的人兒嘴唇靠著酒杯,微微地笑著,心中不禁想幫忙道,『其實是有的。』

 

而後沈昌珉又被轉到瓶子時,貌似一個校花的閨密問他,究竟喜不喜歡校花?沈昌珉看了一眼校花,笑而不語,選擇了大冒險。

 

果不其然,閨密要沈昌珉給予校花一分鐘的法式熱吻。

 

沈昌珉臉上些許無奈,不知道自己是否要閨密提出另外的要求,畢竟若說自己不願吻校花,恐起眾怒,又容易傷害校花。

 

然而系花也在遊戲之中,為讓沈昌珉脫困,系花是讓自己的朋友代說:「不想吻校花的話,不然你吻系花一分鐘!」

 

校花就不想了,更何況是與他所過節的系花。

 

崔珉豪在一旁喝著酒,其實並不曉得遊戲發生了什麼問題,可明顯地,大家似乎對沈昌珉不願吻校花與系花的態度感到不解,崔珉正為緩解氣氛,便開玩笑道:「反正你沒吻過男的,現場你挑一個男的去吻吧!」

 

於是眾人又鬧了起來,總之,沈昌珉有三個選擇,校花、系花或一個男的。

 

沈昌珉不自覺地轉過身去,看著不遠處的吧檯小夥子,大家以為沈昌珉看上了那位面容姣好的調酒師,殊不知沈昌珉看的,正是做在高腳椅上,有些喝醉的崔珉豪。

 

只見沈昌珉霸氣走過,崔珉正越看越不對勁,大喊:「不可以對我弟弟下手!」

 

誰管那麼多呢?沈昌珉心想。

 

崔珉豪臉上微醺地抬起頭看著眼前的沈昌珉,笑問:「結束了嗎?」

 

沈昌珉有些猶豫,但崔珉豪的神色卻正好是得以趁虛而入的狀態,他看了看崔珉豪手中的酒杯,明白了一件事,原來崔珉豪對於混酒沒轍啊?

 

不過他曉得,崔珉豪並不完全醉,距離頭腦不清尚有一段距離。

 

「珉豪,我可以吻你嗎?」他輕聲問。

 

崔珉豪抿了嘴,微笑道:「你吻過啊。」

 

「我吻過?」

 

「嗯。」

 

沈昌珉有些震驚,可當崔珉正前來拉住他的手臂時,他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另一手便端起崔珉豪的臉蛋,朝人兒的小嘴貼了上去。

 

崔珉正嚇得半死,一把就推開了沈昌珉,急促道:「沒你這樣復仇的!」

 

沈昌珉抹著自己的嘴唇,那滿是酒味,不曉得崔珉豪喝了幾杯。

 

「今天就先這樣吧,我帶珉豪回去睡覺。」

 

崔珉正又望了望後面那群人,也只能妥協,可也道:「你可別對我弟亂來!」

 

「你自己說我如果能勸他來派對,他就隨便我的。」

 

「那是開玩笑好嘛!剛剛我那個也只是開玩笑!你還真的對我弟下手!」

 

沈昌珉苦笑,只見崔珉豪神情呆滯,他便也在眾人眼下率先帶著人兒離開派對。崔珉豪似乎不算太醉,連騎車時,坐在後座也很乖巧,叫人兒摟住自己的腰,人兒也一點都沒違背自己的命令。

 

「你說我吻過你?」沈昌珉停下紅綠燈來,輕聲朝著身後的人問。

 

崔珉豪的額頭貼在他背上,可也稍微地點了點頭,「嗯。」

 

沈昌珉不知道該說什麼,直到摩托車又開始前行時,崔珉豪又說:「其實你酒品不好。」

 

沈昌珉沒說話,直到回至家中,沈昌珉拎著人兒進房,才將外套跟鞋子脫掉後,崔珉豪便抱著棉被睡著了。

 

沈昌珉看著那祥和的睡顏,有股情緒突然湧上心頭。

 

自己是不是不太對勁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