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得悠閒的倆人,崔珉豪像是職業病發一般,又開始逕自地在沈昌珉家中做起家務來。他率先從昨夜被他倆弄髒的床單及被套開始,這一整理下去,崔珉豪便情不自禁地將打掃器具全拿了出來,從沈昌珉的房間打掃起。

 

沈昌珉也沒阻止,僅是無所事事地在客廳裡看書,似乎也沒想幫忙的意思,任著崔珉豪做著想做的事情。

 

崔珉豪整理起來是相當徹頭徹尾,沈昌珉房內的東西幾乎被重新整理了一遍,就連歷年買來蒐集的黃色書刊,崔珉豪也分門別類地將它們擺放整齊,顯得書本的主人是特有文化的流氓。

 

也經過這次的整理,崔珉豪像是又認識了沈昌珉的另一面,有如回到他們初見的那刻,沈昌珉就是個零差評的高材生,即便他現在已知道真實的沈昌珉並非如此。他的大眼看著書櫃上的那堆醫學用書,忽覺自家哥哥們與沈昌珉真是不容易,要讀這麼一大堆的專業書籍,還得想辦法考取醫師執照。

 

看來念書的壓力並不亞於做小生意的他們,重點是考到了資格,他們還得適應醫院內那有如地獄的輪班生活。

 

他將沈昌珉的書籍簡單地吸了吸灰塵,又整齊地將東西擺回去,不過是打掃沈昌珉的房間而已,他便耗去了一個小時多。

 

沈昌珉看時間差不多,便來至房間找他家的人兒,輕聲問:「中午要出去吃還是自己做?」

 

崔珉豪轉過身來,似乎也沒主意,「你想吃什麼?」

 

「剝皮辣椒雞。」

 

「那我們去買食材吧!」崔珉豪笑了笑,將打掃用具收拾了一下,只見沈昌珉道:「我平常也有在打掃,怎麼你還掃這麼久?」

 

崔珉豪也無避諱,指向那堆黃色書刊的位置,笑著說:「整理你那些成人書籍就耗掉我不少時間啦。」

 

「那種東西擺在書櫃上好嗎?」沈昌珉雖這麼說,可臉上卻看不出什麼害臊。

 

「都是書,沒什麼不好擺的。」

 

「也是,反正我的房間也只有你能進來。」

 

崔珉豪聞言,臉上又露出像是少女般的靦腆,垂著頭沒說話地就將打掃工具帶出了房裡來。他也換上幾件不是那麼居家的服裝,便與沈昌珉騎車前去附近的菜市場買食材。

 

先前園遊會的臨時食材也是在這買,但那回崔珉豪並沒有多餘的時間好好逛菜市場,這次他花了較多的時間專注在熟食區上,也側面地問了價錢,私下與自己的熟食做評比。

 

一旁的沈昌珉似乎看出他的用意,自是沒有打擾人兒的好奇與田野調查,反正既然是崔珉豪所關心的事情,那麼也就是他該尊重的部分。

 

而後崔珉豪是跟他道了歉,不知道時間過得如此之快,買完材料後已快中午十二點了。沈昌珉心中並不怎麼在意,可見崔珉豪道歉得如此誠意,他又是耍起痞子性格來,壞笑道:「沒事,我們回去再來討論該怎麼懲罰。」

 

虧他說得出這種話來,他自己說完也不禁打了個寒顫。這種僅有小說情節才會看見的台詞,沒想到運用在生活裡會是如此彆扭。但崔珉豪的反應卻是深得他心,竟還認真地告訴他,今天可能屁股不能用,摸摸總可以吧?

 

他真想就在菜市場內強吻崔珉豪一口,這麼可愛的人怎叫他不愛呢?

 

果然,當他倆吃完剝皮辣椒雞,崔珉豪碗都還沒洗,他便湊過去對人家開始上下其手了。崔珉豪先是欲拒還迎,後是說自己家裡還沒打少完所以不能現在做,可當見著沈昌珉那落寞的背影離去時,他便又妥協了沈昌珉的小任性。

 

由於被單還晾著,他倆也只能將就地在客廳裡玩了起來。

 

這次的經驗依舊讓他難忘,看來沈昌珉的好色是深不見底,他可能永遠不會知道沈昌珉在性事上還有多少花樣可以耍。

 

「等等……又、又要射了……」

 

他蹙著眉頭推著沈昌珉的大掌,但終究難逃魔爪,最後他又是在沈昌珉懷裡射了一次。

 

「啊……。」

 

明明提出邀約的人是沈昌珉,可為什麼每次都是他在釋放啊?

 

「你呢?」他躺在沈昌珉懷內,手也不規矩地撫上了沈昌珉的褲檔,翹著嘴說:「為什麼你都不自己撸一撸啊……?你應該比我需要啊。」

 

沈昌珉親著他的頸子,笑道:「其實把你弄得很舒服對我也是種享受。」

 

崔珉豪側過了頭在他頸肩蹭了幾許,什麼也沒說的,便是離開了沈昌珉的懷裡,穿上了自己的內褲。沈昌珉以為自己冒犯了崔珉豪,可這樣的誤會馬上被釐清,崔珉豪並非直走而去,卻是轉過身來,害羞地跪在他的腿間,伸出手便想替沈昌珉解開褲檔。

 

「做什麼?」沈昌珉知道人兒想做什麼,但他不得不阻止。

 

崔珉豪滿臉通紅,卻是沒有羞恥底限地說:「我也想讓你舒服。」

 

「不用的,我自己會處理。」

 

這種事情他不希望由崔珉豪來,況且他得到崔珉豪的目的也不是要崔珉豪來做這種事,他純粹就只是想疼愛眼前這位大眼男孩而已。

 

崔珉豪沒有停手,仍是解開他的鈕扣,不高興地質疑道:「你怕我弄不好咬傷你嗎?」

 

沈昌珉無語,看來現在他若堅持不讓崔珉豪嘗試,他們彼此間的信任基礎會也有所動搖。

 

「你確定?」沈昌珉正經地問。

 

「嗯。」

 

沈昌珉便也隨便人兒了。但他看得出來,當人兒掏出他的傢伙時,臉色明顯後悔,不過他知道崔珉豪向來不服輸,所以也無干涉崔珉豪的決定,直到崔珉豪真正地含上他的大傢伙。

 

「如果太勉強就不要了。」他撫著崔珉豪的臉,安慰地說。

 

崔珉豪前後大概賣力了十分鐘,雖沈昌珉的傢伙明顯腫大,但似乎還不到得以釋放的程度。他最後是雙手一同使上,沈昌珉喘息聲漸大,可最後他的技術及能力仍不達讓沈昌珉釋放的標準。

 

「過來。」沈昌珉握住了人兒那黏膩膩的手,將崔珉豪牽進了自己的懷裡,親了一口小嘴,帶著崔珉豪的手摸上自己的敏感點。

 

「這裡,用力一點。」他輕聲說。

 

崔珉豪紅著臉,便順著他的意摸上那敏感之處,果真嘗試不久,沈昌珉便在他手中釋放了。

 

「對不起。」崔珉豪有些歉意地看著他,又道:「摸這麼久我都沒摸對。」

 

沈昌珉笑了笑,「多練習幾次就好了。」

 

但與其讓崔珉豪服侍他,他更喜歡在崔珉豪體內找能讓自己舒服的地方。

 

反正他們有一個星期的時間,還怕崔珉豪沒機會了解自己嗎?

 

只是假期總有結束的一天,當他們又得再次分開的時候,崔珉豪臉上卻露出了不捨。這可是他第一次瞧見崔珉豪如此表情,搞得他都想盡快前人而家裡提親,巴不得將崔珉豪留在自己身邊。

 

「如果周休沒事,我再下去找你。」

 

「好哦。」

 

「保持聯絡。」

 

「嗯,再見。」

 

「再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