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好的再次見面,他們沒想過竟會是這麼困難的事情。本以為每個周休都能南下去見自己的人兒,誰知真正想這麼做時,不僅崔珉豪有顧忌,連沈昌珉也有所考慮。

 

這問題無非是,他們究竟該怎麼做才不讓人發現這段非比尋常的關係?

 

他倆對於自己的性向早已有所坦然,但他們身邊的人是否能像一樣地泰然自若,這是誰也不能保證。且最怕事情一旦爆發開來,他們根本無法掌控局面,處理不好最後就是兩敗俱傷。

 

沈昌珉曾以為自己的大膽與不在乎能與崔珉豪順遂一點,可現實並沒有想像中美好,別說他的父母會不會同意崔珉豪,他最擔心的莫過於崔珉正這一關。誰也不敢說崔珉正會待念他倆的友誼而同意自己把走他的寶貝弟弟,他們很有可能會因為崔珉豪而撕破臉,畢竟崔珉正向來就是疼著崔珉豪,眾所周知。

 

但他還是想見見崔珉豪,總不能因此就把崔珉豪一人丟在遠方吧?

 

為了不讓身邊的人起疑,最後沈昌珉想了一個方法,那就是只要崔珉正想回家時,他也會跟著一道過來看看崔珉豪,就如同當初一樣,打著美食的名義南下,實則是來看看他心目中的美人。

 

只是如此一來,他與崔珉豪都變得較不方便,縱然見了面,他們也不好私下搞搞親暱,就連牽個小手都有實質上的困難。

 

這樣的相處模式也過了幾個月,他們多半只能透過通訊來解消彼此的思念,可沈昌珉這種日子過久了,不可能甘於現狀,就算學校的生活已經夠忙,但這點程度並不至於讓他遺忘遠在南方的人兒。於是,就在崔珉豪告訴他自己星期天休假時,他便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搭著凌晨的夜班車隻身前去崔珉豪的宅邸。

 

他抵達時正好已是凌晨四點,他決定賭一把,拿起手機便打給了崔珉豪。

 

『喂?你怎麼這麼早打給我?』

 

看來崔珉豪已經醒來很久了,他壞笑一聲道:『我在你家門口。』

 

『什麼?』

 

他家人兒匆匆忙忙的前來開門,而他也讓人兒猝不及防,一把抱住,隨即深深地吻上。

 

好險天還沒亮,路上也沒什麼人,崔珉豪就這麼被吻軟在他懷中,額頭輕輕靠在他肩上。他好久沒這麼抱過崔珉豪,大掌是忍不住地在人兒腰上游移,此時此刻他才認清,原來談戀愛真會像吸毒的人一樣,見不著對方就會想著對方,想著對方就又會想盡辦法找到對方。

 

他好喜歡崔珉豪身上的味道,那種他怎麼用洗衣精調製也調不出來的香味,是如此令他想念。

 

「去……去汽車旅館嗎?」崔珉豪輕聲說。

 

他意外崔珉豪會這麼大膽,可他一向好說話,與崔珉豪拿上了安全帽,兩人便就近找了旅館,隨即入住。

 

一進房門他倆便吻得糊里糊塗,衣服隨著腳步散落一地,他將崔珉豪給推上了床,做起了相當不可描述的親暱來。

 

崔珉豪難得沒給沈昌珉求饒,全程配合到尾,最後他瞧見了沈昌珉滿足的神情,他也心滿意足地給了沈昌珉一個小吻,微笑說:「抱歉……我總是沒時間去找你。」

 

沈昌珉也回敬他一個吻,笑道:「不用道歉,反正我會來找你。」

 

他特地前來飽餐一頓,縱然昨夜都沒睡,再加上方才的劇烈運動使得他有些累,他也不甘願就這麼將雙眼閉上,想盡可能將時間留在崔珉豪身上。

 

崔珉豪乖巧地任他抱著,但他也早已看出沈昌珉的疲憊,便道:「你先在這睡一會吧,我去菜市場買些東西,你大概中午的時候來我家吃飯,你有想吃什麼嗎?」

 

見著崔珉豪想從自己懷中離開,他下意識地又摟緊了人兒,閉著眼沒說話。

 

「你這樣我出不去啦……。」崔珉豪苦笑又道:「我回去煮梅干扣肉給你吃,但我要先跟你借點錢買食材啦。」

 

他雖已睜不開眼了,但也聽進了崔珉豪的話,最後才甘願放人。

 

崔珉豪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他並不清楚,當他醒來之後,時間也剛好接近中午,他同是洗了個澡,就照崔珉豪說的,中午時分前來家裡找人兒。前來開門的是人兒的母親,母親見到了他,眼神中並沒有意外,好似對於他的拜訪感到正常,也相當喜愛他的來訪。

 

「又來嚐試我們珉豪的新料理啊?」母親笑問。

 

「是的,伯母。」

 

「這樣也好,順便來找珉豪玩,不然他休假也是關在家裡,不怎麼出門。」

 

「那今天伯母你們怎麼沒擺攤啊?」他問。

 

母親笑笑,輕聲說:「想想沒必要做那樣累,錢夠用就好了,我也不希望珉豪太辛苦。」

 

他看著崔母那有些滄桑的臉龐,莫名有股衝動,想告訴她,不如崔珉豪就交給他來照顧,他不僅能養崔珉豪,連帶崔母他也會一併照顧得好。只是想歸想,在他說出口以前,他至少得考過醫師執照才行。距離畢業還有點時間,醫院實習的日子也即將開始,估計那時他要見到崔珉豪更是難上加難。

 

中午他們仨人簡簡單單地吃了飯,雖然料理是家常,不過光是這梅干扣肉,就讓沈昌珉扒了不少碗飯,崔母似乎是有些疲憊,也無去隔壁找吳伯母打牌,便回房休息了。

 

崔母是替他倆製造了不少好時機,只是他們也無任何想去的地方,索性也回房休息。明明是個能夠毛手毛腳的好時機,誰知到最後他只能抱著崔珉豪一同午休,但這也不至於灰心,至少這一覺他睡得安穩,能說是這幾個月以來最無防備的一次。

 

崔珉豪睡不怎麼著,以往他並沒有午休的習慣,一忙總是直接忙到晚上,他還是頭一次一個人這麼安靜地待在房內看著別人睡覺。反正既然沒什麼事情好做,沈昌珉又睡得如此香甜,他也禁不住地有了些壞想法。

 

除了偷拍了幾張沈昌珉的睡顏外,他也偷吻了沈昌珉好幾下,只是這幾個吻並不大膽,就像是被蚊子咬一般,沈昌珉有時還會在睡夢之中抿嘴。不玩還好,這一玩他還有些上癮,沈昌珉的嘴唇較薄,不如他來的厚,吻起來感覺其實並不深刻,可就不知道為何,沈昌珉總有辦法將他吻軟,讓他毫無招架之力。

 

今日大概是他吻沈昌珉最多的一次,想起幾個月前的他們,他還有些懷疑自己的心意,可在幾個月以後,他對於自己的感覺似乎已明朗,沈昌珉確實把到了他,且是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想想,原來他自己竟沒什麼矜持,就這麼隨隨便便被人哄走了。

 

晚間,沈昌珉吃完飯照樣得趕車回去,他將沈昌珉載來客運站,倆人沒多少親暱,僅是相互擁抱了一會,沈昌珉便拎著背包轉身而去。

 

他看著沈昌珉的背影消失在人群裡,便拿起手機傳了張照片到沈昌珉的通訊軟件內。待沈昌珉瞧見後,他實在很想跳車回至人兒身邊,狠狠地讓崔珉豪明天無法下床去擺攤。

 

照片裡一個是熟睡的他,另一個則是調皮的崔珉豪偷吻他的模樣,看來自己錯失了良機,要不是連夜趕車的他過累,他老早在下午就又要了崔珉豪一次。

 

罷了,有的是機會,尤其在他考上醫生執照之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andy
  • 為了珉豪的星湖, 昌珉要快點考上醫師執照喔, 拜託 !!
  • 是幸福嗎?
    哈哈哈
    我還去估狗星湖是不是有什麼特別含意XDDDD

    秀媽 於 2017/08/08 08:59 回覆

  • Mandy
  • 那真不好意思, 想說這樣寫比較年輕fu (><?)
    現在再重新看 如你如我 喜歡
    對了, 昌民退伍倒數8天, yeah ~~~
  • XDDD
    會不會是我已經跟不上時代了
    終於要退伍啦~~
    說真的,我有點想把菜市場棄坑了 感覺寫得很四不像XD

    秀媽 於 2017/08/10 23:03 回覆

  • MANDY
  • 哈囉 ! 秀媽好 ~~
    拜託菜市場別棄坑, 拜託請繼續賣菜 ... orz ............
    覺得很好看很喜歡喔 !
  • 居然XDD
    請繼續賣菜,哈哈哈
    好的,希望我能持續讓他們賣腐啊!

    秀媽 於 2017/11/16 16:5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