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我回來了。」朴有天開門必說的第一句話。

不過這回似乎有些的不同,朴有天在玄關邊脫下了鞋子,準備換上室內鞋,但卻遲遲等不到金俊秀那句『歡迎回家』。他往客廳看去,金俊秀只是站在沙發邊對自己笑的甜美,又皺著眉轉過頭看著身後的沈昌珉,卻也發現沈昌珉的臉色有些的難看。

他走進客廳裡,準備回房放公事包時,卻被金俊秀擋了下來,「我拿進去就好了。」

「你今天有煮飯嘛?」他還是將公事包給了金俊秀,順口的問。

通常這時後的金俊秀應該在廚房裡忙才對啊。

金俊秀看了一眼沈昌珉,深呼吸了一口氣,然而拿著朴有天的公事包緩緩得走向臥室,「還沒還沒呢。」

怎麼會有與自己相斥的氣場?莉卡想。

朴有天拉了身旁的沈昌珉,「你不覺得……」話都沒問完,沈昌珉接著說:「他不是俊秀。」

「可是他就是俊秀啊,只是……」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背影,「屁股今天怎麼不翹?」

沈昌珉一聽見這話,他實在很想吐血。不過說真的,朴有天能有這般觀察力他也得佩服,對於一個什麼能力也沒有的他,這樣的判斷標準不會讓他吃虧。

「我說,那鬼的氣息不是俊秀。」沈昌珉在他耳邊小聲的說著。

朴有天睜大眼本想回看沈昌珉,只不過金俊秀從他臥房裡走出時,他眼神只能直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金俊秀,不想讓他發現他們在討論的事兒。

金俊秀避開了沈昌珉的視線,快速的走進廚房,內心碎念了幾句,『做什麼要我做飯!金俊秀該不會是這男人的僕人吧!』

朴有天看金俊秀進了廚房後,又趕緊拉了沈昌珉,「喂喂,你到底能不能確定他是不是俊秀啊!要我殺他我可下不了手!」

「我……」沈昌珉語塞了起來,「縱使不是俊秀,我們也很難殺死吸血鬼啊。」

兩人你來我往的眉頭都糾結一起,突然,廚房裡傳出了一些聲響,讓他們兩人都回過頭往廚房裡望去。

廚房……?

朴有天內心靈機一動,他馬上站了起身,「你在這待好,掩護我!」

「啥?」沈昌珉摸不清朴有天的思緒,也只能一同起身看著朴有天往廚房裡走進。

「你怎麼了?」朴有天臉上掛上不比平常溫柔的笑容,甚至有些的僵硬,可他還是鎮定的問話。

金俊秀收拾著地板的碎盤,趕緊得說:「手滑把它砸破了。」

朴有天看著琉璃台,又問:「怎麼還沒開始洗菜?」

金俊秀無辜看著他,語氣帶點哭腔低頭說:「我不知到要煮什麼……。」然而又抬眼,淚眼汪汪的看著他。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那眼神,內心不禁的低語,俊秀不會因為這種事哭吧……?

「呃……沒關係。」朴有天往廚房外看,不過卻不見沈昌珉人。

他跑去哪了?

沈昌珉總覺得奇怪,這屋裡不只有那強烈吸血鬼的氣息,他總覺得還有一個薄弱的氣息,且是熟悉的。他走到了朴有天的臥房,將房門給打開,然而輕巧的開了電燈,入眼得是沉睡在朴有天床上的金俊秀。

他將門關了起來,向前搖著沉睡的金俊秀,叫著他:「俊秀俊秀!醒醒啊!」

「我看看我們今天煮什麼好。」朴有天推開了金俊秀,然而走到冰箱面前。

他看了黏在冰箱上的那張紙,吞了口水,將冰箱的門打開,拿了菠菜出來,然而走到洗手台,放水。

「俊秀啊,你把冰箱上的那張紙撕下來給我。」

金俊秀轉頭看著黏在冰箱上的紙張,向前伸手就摳著那紙,他卻怎麼摳紙張就是翹不起來,完全附著於冰箱上,「黏太緊了,撕不下。」

朴有天聽見這話,順手的關上水。他從放菜刀的插座上抽出了一把菜刀,轉過身看著金俊秀。

「你不是俊秀,當然撕不下來。」朴有天冷語,「想當俊秀什麼資料也沒調查清楚,俊秀怎麼可能不會做飯?」

只要用個想像力,什麼料裡他都做得出來。

金俊秀先是愣了一會,然而也笑了起來看著朴有天。

「你拿那刀是想殺我嗎?」金俊秀邊說邊走向前,直至朴有天面前時,莉卡變回了自己的原樣,媚笑的又說:「金俊秀這樣子我都嫌醜,好在你發現了我不是俊秀。」

朴有天看著他沒回話,莉卡又走得更近,幾乎是貼上了朴有天的耳:「成為我們一族吧。」

「才不要。」朴有天拒絕。

莉卡退了一步,從嘴裡吐出一些迷幻藥劑,朴有天看著那些煙霧,總覺得有些得怪異。他摀住了自己的鼻子,停止了自己的呼吸。

「你挺聰明的啊。」莉卡笑說,「但你能憋多久?」

朴有天走向前,推了莉卡的肩膀,右手上的菜刀毫不留情的就往莉卡的心臟刺了進去。

那樣的衝擊力並不大,可卻把莉卡推倒了在地。

「天真,你以為這種刀殺的死我嗎?」莉卡笑說。

朴有天皺著眉,將身旁的氣體揮了揮,「讓我想想怎麼殺了你。」

莉卡變了表情,不留情的瞪著他。

「沈昌珉!」朴有天一手壓著莉卡的肩膀,另一手插著她的心臟插的死,絲毫不敢鬆懈。

沈昌珉本來還在臥房裡努力叫著金俊秀,可金俊秀一點反應也無,一聽見朴有天的吶喊,他趕緊衝出了臥房,跑來廚房,「金俊秀在你房間!」沈昌珉一見眼前這情景,又大叫了起來,「啊!你怎麼把一個女人搞成這樣!」

「她是吸血鬼!我該怎麼殺她?」朴有天看著沈昌珉,又看了一眼神色自若的莉卡,「快一點,她的眼神好討厭。」

「全世界就你說我眼神討厭!」莉卡不滿的尖叫起來,想伸手掐住朴有天的頸子,他眼疾手快的,馬上踩住了她的手。

「沈昌珉,你拿抹布給我!」

沈昌珉快速的找了抹布,也走了過去蹲了下身,朴有天又說:「堵住她的嘴巴,她會釋放不明氣體。」

沈昌珉按照他的話做,然而把莉卡的嘴巴用抹布給堵了起來。

「所以呢?我們接下來要幹嘛?」沈昌珉蹲在一旁看著朴有天,這樣的情景以第三人的角度來看都像他們在殺害一個女人一樣。

朴有天看著沈昌珉的瓦斯爐,突然的說:「你把瓦斯的線管給我。」

沈昌珉轉身將身後的櫃子打開,裡面裝得是瓦斯桶,他努力得將牽在瓦斯爐的線管拔了下來,「你要做什麼?」

「炸了她!」朴有天說。

莉卡聽見這話,睜大了眼,更是掙扎了起來。沈昌珉毫不猶豫的又踩了她另一隻手,開了瓦斯桶,將管線遞給了朴有天。

朴有天叫沈昌珉握著菜刀,他則將莉卡的衣服撕裂,一旁的沈昌珉看了這情況不禁的說:「什麼時候了你還要強姦她!」

「你他媽的最好我想強姦她啦!」

朴有天牽了線管,然而不手軟的往莉卡被他刺穿得胸口將線管插了進去,讓瓦斯的氣體往她身體裡灌注。

「唔……!」莉卡睜大了眼看著朴有天這瘋狂的行為。

「朴有天你……」沈昌珉看著這情景,又說:「你怎麼想到的?」

朴有天沒理他,他將線管拔了出來,然而也沒關瓦斯桶,趕緊得說:「快閃快閃。」

他雙手沾著莉卡的血液,可卻管不著的就拉著沈昌珉的襯衫一同離開。

離開廚房時,朴有天還不忘輕輕的關門。然而他們來到了客廳,廚房與客廳的連接牆上有扇窗子,朴有天與沈昌珉就躲在小窗的旁的厚實牆上,「沈昌珉,你有買保險吧?」

「買很久了。」

沈昌珉明白朴有天要藉由這扇窗的摩擦力來引爆瓦斯,兩人認識這麼久這還是唯一一次幹得這麼大的壞事。雖然為民除害是好事。不過這樣的瘋狂舉動,可能以會替自己遭來禍害。

朴有天從窗子裡看見莉卡站了起來,他嘴上輕聲的倒數:「一……二……」

沈昌珉摀住了自己的耳朵。

「三!」

朴有天將用力的將窗戶推了出去!

兩人抱著頭蹲了下身,靠在廚房與客廳連接的厚時牆壁,一聲巨大的爆炸聲,以及廚房裡頭莉卡的尖叫聲,他們就緊靠著雙手的遮掩,掩蓋住了大半的聲音。

當自己的廚房被炸得粉碎時,兩人覺得差不多後,站起身時,廚房來又傳來了爆炸聲。

想必是莉卡的胸口又露出了瓦斯氣體,所以又再次的引爆!

倆人又肩靠肩的蹲了下來。

朴有天因為距離窗戶的距離太近,左臂幾乎被爆炸的熱氣給灼傷,燒去了大半。

等一切都平息後,朴有天與沈昌珉緩緩的站了起身,看著這被炸爛的廚房後,兩人互看了一眼。

「真該慶幸我們還活著……好險牆夠厚實。」朴有天調侃的說。

沈昌珉也笑了起來,不過當他看見朴有天的手臂時,他趕緊的說:「先去看醫生吧!你的手灼傷了。」

朴有天搖頭,「我先去看看俊秀吧。」

朴有天逕自的走向自己的臥房,推開了門,入眼的便是金俊秀在床上睡的沉,他走向床,渾身無力的跪在床邊,右手抱緊了睡在他床上的金俊秀,眼裡的淚水像是因為無力得以控制所以掉了出來,他靠在金俊秀的額頭上哭了起來。

「好險……好險你沒事。」

朴有天幾乎不管自己的左手有多疼,那淚水就滴在金俊秀的臉頰上,他更是將金俊秀抱的更緊。

身後的沈昌珉沒進門打擾,他走回了那被炸得粉碎的廚房,看著裡面的情景。

莉卡的屍體他也看不出來成什麼樣子,但他能確定這隻吸血鬼已經死了。

氣息已蕩然無存,估計是因朴有天連心臟都把她給炸的碎爛。

沒多久,消防車就馳騁而來。

大概是鄰居報的警吧。

沈昌珉也無力的坐上沙發,將後頸靠上沙發椅背上,疲憊的看著天花板上閃爍的日光燈。

看來他們是該去跟血獵學一下,怎麼殺吸血鬼才不會搞得這麼累。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