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沒有過多的解釋,趕忙拿起落在地上的剪刀,在眾人面前划了自己的手心,握住了拳便將流出的黑血滴入楚文郎的嘴中。楚焉緊緊箝制住楚文郎的雙手,就在血入楚文郎嘴中以後,楚文郎立即平靜下來,雙眼不思議地與九九相對。

 

身旁之人皆未作聲,儘管九九手心流著血,大家像是被餵血的過程給震懾,都忘了應該給予眼前這位少年一些幫助。可即使未給予幫助也無所謂,那道傷口自是慢慢復原,眾人看在眼底,卻怕在心裡。

 

堡主帶回的客人,究竟是什麼東西?

 

楚文郎臉色蒼白,像是剛回魂過來的人似的,楚焉也不計較身分,就將楚文郎一手抱起,摟在懷中將人兒給送回房去。

 

九九知道自己的能力已完全曝光了,但他最在乎的不是堡內的人如何看他,而是九七究竟從楚文郎身上取得了多少情報。

 

少年也一同走出裁縫房來,隨著楚焉的腳步來至楚文郎的樓內,楚文郎是緊緊地靠在楚焉的懷中,眼中含淚,對於方才自己的瘋狂似乎嚇得不輕,九九也不知道自己是否該過問九七的事情,就怕楚文郎的精神狀況承受不住。

 

「你是否見過雋王府的王妃?」楚焉輕聲問著懷中之人。

 

沒想到楚焉會率先開口,楚文郎欲言又止,可也誠實地道:「是的,前些日子我去米倉點交雋王府的貨款時,王妃親自前來領貨,與我談甚久,後來不知為何,我每天都會在相同的時間前去米倉與王妃密聊。」

 

「你都告訴她些什麼了?」楚焉問道。

 

「堡內的近況,包括您還有九九公子的事情。」

 

「她是否知道了九九的能力?」

 

說至此楚文郎,愧疚地說:「知道……昨晚您昏迷不醒,我向溫公子過問究竟堡內發生了何事,溫先生告訴拿九九公子的血煉藥的事情,而我今日也將這些消息告訴了王妃……。

 

「然而,王妃問起九九公子與堡主的關係,我因說了九九公子的壞話,王妃便要我自己剪舌自盡……!」

 

楚焉沒有說話,可楚文郎卻是抓住了楚焉的衣裳,緊張道:「堡主,我真不是故意想洩漏堡內情報,請您相信我!就不知為何,見到王妃即使我不想說的事情在她面前卻無法保留,我真的……」

 

楚焉安慰似地摟了摟楚文郎,輕聲說:「沒事,我知道。」

 

一旁的九九統統看在眼裡,他什麼話也沒說,人便轉身就走。楚焉見狀,也輕輕地放開楚文郎,要人兒好好休息,便也追了出去。楚文郎看著楚焉的身影,神似落寞,可也無可奈何。

 

「九九!」楚焉喊了前方腳步走得飛快的少年,又道:「你哪去?」

 

九九頭也不回,竟跑了起來,楚焉是一個蹬腳,三兩下的輕功就追上了少年,以身體擋住了九九的去路,「別告訴我,你想去找王妃。」

 

「我得找她談談。」

 

「談什麼?」

 

「讓她別對承天堡出手。」

 

楚焉聽得有些感動,可卻不憐惜地說:「你傻嗎?你去了只會被她抓起來,更讓她能滅了承天堡。這是我跟她的恩怨,不是你跟她的。」

 

「但是……」

 

「現在你該做的,是配合溫子然多煉些藥丸,她很有可能隨時會殺過來。」

 

九九一把捉住楚焉的衣襟,氣憤說道:「難道只能坐以待斃嗎!」

 

楚焉抱住了眼前的少年,微笑道:「只要你還在承天堡,咱就有辦法活命,所以答應我,這陣子都別離開我眼下,最好是搬來與我同住,明白嗎?」

 

九九推開了楚焉,一臉不屑地看著男人,他就想不明白,承天堡都已危急存亡之際了,楚焉還有心情與他開玩笑!

 

他臭著臉,什麼話也沒說,又是拔腿跑至煉藥房來。溫子然與小牛都剛好在此,他倆正數著藥丸,一見九九前來,小牛便道:「咱這裡的藥丸十顆不到,完全沒法供應整個承天堡的人呀!」

 

「還是讓堡內的人先找一個地方躲躲,咱沒法預防,可至少得減少死傷。」九九冷靜說道。

 

溫子然在一旁沒吭聲,不知想著什麼,突發奇想地說:「王妃用毒控制人的媒介,會不會是話語?你們想想,若是她不下令,或者我們沒聽見她的命令,是不是就不會照她想做的去做了?」

 

溫子然說得不錯,縱然即將面對的敵人可以說不是人,但不論怎樣的能力,總會有觸不可及的地方,就如同九九一般,能驅毒卻無法驅散狀態,若是毒致使人陷入嚴重昏迷或脈象逆行,九九的血就不可能幫上任何的忙,頂多不讓中毒者繼續惡化而已。

 

「那是不是咱摀住耳朵就可以啦?」小牛天真地問。

 

溫子然聳了聳肩,搖頭道:「我也不曉得。」

 

待楚焉不疾不徐進來煉藥房後,九九也將溫子然的看法轉述,楚焉也認肯溫子然的看法,但他們卻苦無方法試驗。

 

「我想,就照九九的方式,先讓堡內的人回老鄉吧,你們也找個地方躲,我會留守於此。」楚焉同是搧著扇子,事無關己地說著。

 

「我也會留下,以防萬一。」九九明顯懶得與楚焉爭辯,語氣不容拒絕地說。

 

小牛眨了眨眼,也拉住了九九的臂膀說道:「九九留,我也要留。」

 

溫子然自是不想這麼瞎搞,很乾脆地說:「我這批藥煉完就要走了,我才不與你們在此瞎耗。」

 

眾人神情表示不意外溫子然的態度,他們人馬各自在堡內替楚焉下了命令,要大夥趕忙撤出承天堡,且是越快越好。不過疏散人員總非立即之事,要臨時找到適當的代步工具回家也甚是困難,因此,楚焉乾脆地將已荒廢的藥王谷作為暫時安置下人的地方。

 

他們本以為九七近期間才會有動作,誰知,就在晚間,九七已不費吹灰之力,侵門踏戶地前來九九的樓內。

 

九九熟睡,九七也不粗魯,僅是輕輕地搖著熟睡的少年,溫柔地在少年耳邊說:「九九,跟我回家吧。」

 

九九緩緩地睜開眼,一見是九七,他嚇得從床上跳起來,九七也不意外,笑道:「怎麼,沒想到我會現在來接你嗎?」

 

「你……其他人呢!?」九九又慌亂地抓住了九七的手腕,緊張地問:「你殺了堡主了嗎!?」

 

九七早已知道少年會這麼問他,竟也早已有所準備,微笑地下令:「把他手腳綁住,帶他去刑房內見楚焉。」

 

只見向來守護承天堡的影衛各個聽從九七的指令,就連卯一也在內,配合九七將他的手腳綑上,一路扛至刑房來。一進門,九九便見坐在刑椅上楚焉,手腳皆被銬住,動也不能動。他同是被放置在刑椅前的位置,有如觀賞座位一般,被迫坐在上頭。

 

九九看得出在場的人皆是面有難色,即使他們皆受控於九七底下,但各自意識猶存,卻無法自主自己的身體。楚文郎也乖乖地站在楚焉身邊,手上拿著一碗黑壓壓的藥,就見九七雲淡風輕地說:「九九,這樣場景,很是相似吧?」

 

「想當初,咱就是坐在椅上之人,只能任由藥師擺布,試過一次次的毒藥。」九七說得諷刺,「如今也該是讓楚焉體會一下咱所受的苦,你說是吧?」

 

「九七,若是能不殺戮,咱就──」

 

「怎麼可能不殺?難道你忘記九六了嗎?」九七轉過頭來,語氣加重地說:「若是他在天之靈知道你不僅不恨楚焉,甚至愛上他,你覺得九六會怎麼看你?」

 

九九沉默以對,雙眼僅是盯著眼前的楚焉,但不知為何,楚焉的神情卻是平靜,似乎什麼話也不想說。難不成他們真的就只能放棄了嗎?

 

「管家,還得麻煩你餵藥,還有,記得他痛苦完後,再讓他吃下九九的藥丸。」九七不疾不徐地說。

 

「不,不可以!你這是折磨他!」

 

「咱就是這麼被折磨過來的,九九。」

 

只見楚文郎心不甘情不願地照做,楚焉被灌下毒藥,不到一個字的時間,楚焉便是在刑椅上掙扎起來,九七看得愉快地說:「九九,你猜這是什麼藥?」

 

九九沒答,九七接著道:「這可是當初跟九八試的藥相同,若是在半個時辰內毒未解,體內的器官皆會自然腐蝕。」

 

「九七!我求求你,放過他吧!楚焉已廢掉藥王谷,不會再有藥人的出現了!」

 

九七冷眼旁觀,只道:「你這是在替他求情?」

 

九九不敢答,就見九七又說:「讓楚焉吃顆藥丸吧,咱還有多種毒藥得讓他試試。」

 

刑房內就如同每月的十五號,頻頻傳出楚焉痛苦難耐的聲音,九九在一旁看著卻是無能為力,但九七卻是閒情逸致地看著楚焉痛苦。楚焉由於試過太多毒藥,身體明顯變得虛弱,多處皮膚也見化膿或是腐爛,估計五臟六腑也灼傷的差不多,呼吸幾乎快聽不見聲音。

 

縱然他的血能解毒,可就如溫子然說的相同,毒所留下的後遺症,他是沒法救,不可逆的傷害即無法挽回。

 

「沒想到你的血這麼好用,讓他撐這麼久呢,想當初藥人多半試超過三樣毒藥便死得差不多了,居然配合你的血解毒,還能讓楚焉試了十幾種藥。」九七津津樂道地說。

 

見九七喝下最後一口茶,只問:「九九,跟我回去不?」九九沒有立即回答,九七又道:「看來你終究是想與我對立。」

 

「不是的──」

 

「選他還是我?」九七耐心地問著。

 

九九依然答不出口,九七便說:「答案很明顯了,咱的情分也就到此為止,待念你救過我的命,我不會傷害你,可至於其他人……幫這麼骯髒的人做事,都得死。

 

「去通報在堡外待命的九零,讓他毒死你們這群人吧!」

 

就見影衛飛快地衝出刑房外,九九是大叫了起來,「不!求求你──!」

 

就在他喊出這聲後,突然一支飛快的毒針飛進,正好插中了九七的脖子,倏地,九七便麻痺了身軀,跌在地上。沒幾會就見溫子然跑了進來,替九九鬆綁後趕忙道:「趁現在替房內的人解毒,咱先離開要緊,我暫時將這女人給麻痺了,他無法說話,咱快點動作!」

 

九九是趕緊冷靜,割了自己的手心將血抹在每個人的唇瓣上,讓他們舔下。房內的人是馬上恢復了自主,協助九九替楚焉鬆綁,可就在他逃命之時,他突然問:「小牛呢?」

 

卯一一楞,竟是將楚焉交給了九九與溫子然,聲音不平穩地說:「我去找他。」

 

「欸,藥丸帶上阿,還有剩幾顆!」溫子然丟過了藥丸,卯一接過後便不見蹤影。

 

九九與溫子然一行人便扛著楚焉打算將人帶回埋藏在淵玄樓的暗道內,那裏有間密室,是躲命的好地方。可好景不常,八五追了上來,竟是想一把抓住已在垂死邊緣的楚焉,好險九九出手的快,竟以肉身擋住了八五,說道:「你們快走!」

 

「九九,你這個叛徒!」

 

八五與他並不熟稔,相對也較無感情,況且以前在藥王谷時就聽說八五性情古怪,並不好相處,如今他更能確定,八五的確已嗜血成狂,不會放過他,「既然你選擇保住楚焉,那就莫怪我無情!」

 

八五一手掐住了九九的頸子,沒幾會九九便感受到頸子上的灼熱感,像是企圖將他的脖子給腐蝕,進而讓他斷頭。可惜九九對於毒本身就為免疫,縱然有些灼熱,可卻不見皮膚有任何傷害,只是八五的力道也相當大,即使腐蝕不了他,也能夠掐死他!

 

溫子然一行人是看傻了眼,卻不知該如何對付八五。

 

「唔──!」

 

就在九九幾乎快斷氣之時,趴在溫子然背上的楚焉一顫,竟莫名甦醒,那雙血色的雙眼像是沒有意識般地看著八五。然而,他披頭散髮地從溫子然背上跳下,緩緩地朝八五走去,每走一步,他身上的傷口隨之癒合一點。

 

八五見狀,自是放開了九九,朝楚焉衝了過去,可未料,楚焉僅是舉起單手,面前便形成一道氣牆,這牆不僅擋下了八五的攻勢,也在楚焉輕輕地握緊拳頭的同時,八五就像是一隻小蟲被一團紙給包住一樣,楚焉手心一緊,八五便被掐斷了四隻,掉落在地面上。

 

眾人是嚇得逃離了現場,就連溫子然也一樣,他感受到楚焉又再次入魔了,這次他真是幫不了任何人,只能趕緊逃命。

 

「九九快逃!楚焉又入魔了!」

 

就算溫子然這麼說,九九不可能逃,他得想辦法讓楚焉冷靜下來才行!

 

未料,楚焉根本看也沒看九九一眼,竟是踏出輕功,回至堡內中心,瞧見已經氣化的九零,他僅僅舉起雙手,所有已中毒的下人便飛起身來,一各個飛至九九的身邊,意圖明顯,楚焉是想讓九九趕緊治療堡內的人。

 

「溫子然!快過來幫我!」九九大喊,但溫子然不知已跑哪去,好險卯一與小牛即時趕到,九九又說:「堡主似乎也有了特殊能力,他不斷將傷患送來,你們來幫我餵血讓他們驅毒吧!」

 

小牛難得冷靜,也將自己身上僅存的藥丸拿出,能救多少是多少。

 

楚焉不疾不徐地抵擋住九零的攻勢,看來九零幻化為氣體並不能永久,就在九零又變回人形後,楚焉輕而易舉地便捉了他。九零是浮在空中但卻逃不出楚焉在他身上所圍住氣場,就在楚焉想一手掐死九零時,九九倏地跑來,從身後抱住了入魔的楚焉,不怕死地說:「堡主請放過他們吧!別殺他們!」

 

楚焉沒有任何動作,任著九九抱著,眼神看向飄在空中的九零,臉上輕輕笑道:「不殺他可以,那我總可以殺了王妃吧?」

 

「不……求求你,求求你放過我們藥人吧!殺了她,那些在雋王府的小藥人怎麼辦?」

 

楚焉輕輕地撫上還在自己腰上的小手,只見楚焉也將躺在刑房內的九七給拉了出來,簡單地用了看不見的氣場封住了他們的手腳及嘴,兩人則被關進了牢籠裡。

 

楚焉也在使用完這些奇怪的能力後恢復了應有的瞳色,轉身垂頭看著少年,輕笑道:「我可以放過他們,但我不會放過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米米
  • 卡在這裡?還想繼續看~~~
  • 好的!!我會努力寫!!

    秀媽 於 2017/07/21 08: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