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昌珉心底是氣得說不出話來,可車速倒也沒有超標,僅一路沉默地載著崔珉豪回至自己的住處來。崔珉豪見他如此憤怒,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應對眼前的男人,就見沈昌珉在床邊走來走去,而後喪志地雙手扶著腦袋坐上床來,低聲說:「對不起。」

 

崔珉豪有些意外,這怎麼看來都是他二哥過於咄咄逼人的錯,沈昌珉怎麼會率先跟他道歉呢?

 

「不是你的問題呀。」崔珉豪蹲了下身,有些不捨地捉著沈昌珉的手腕,他很少看見沈昌珉這麼狼狽的樣子,令他也一時間不知所措。

 

「你說你目前不想讓珉正還有你媽媽知道,但我剛剛真的忍不住……」就是想懟你二哥!

 

崔珉豪聞言,臉上笑了出來一把抱住了沈昌珉,笑道:「說就說了呀,反正遲早都要讓他們知道的。」

 

「但他們知道的方式也很重要,我怕崔珉正在這種情況下知道,我們會很難收拾。」

 

沈昌珉的擔心也不無道理,照他二哥的個性,可能會大嘴巴地到處張揚,或者登門揍人都有可能。不過那畢竟是他的哥哥,他相信崔珉正不至於會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

 

「不會的,我哥都很疼我,他能理解的。」崔珉豪安慰地道。

 

沈昌珉卻不認同地說:「就是因為疼你,所以才更需要擔心。」

 

語畢,他家門鈴竟然響了,崔珉豪與沈昌珉相互看了一眼,沈昌珉二話不說便站起身來準備應門。崔珉豪也跟在後頭,門後恐怕是自己的二哥,他不希望崔珉正有什麼暴力行為,若有,他至少能替沈昌珉擋個幾拳。

 

果不其然,門一開就見崔珉正一臉煞氣地看著他們,沈昌珉也沒給予好臉色,崔珉豪見氣氛緊張,趕忙地躦進倆人中間,苦笑地問:「哥,你怎麼來啦?」

 

「他是什麼時候拐走你的?」崔珉正質問道。

 

「你說這什麼話?」沈昌珉也不爽地瞪著曾為自己摯友的人反問。

 

「欸,你們別這樣……!」

 

崔珉豪將兩人都拉進的房內,壓著自己的二哥坐上沙發,也將沈昌珉給推至床邊坐下。

 

「珉豪,你怎麼會喜歡他?」崔珉正似乎已經管不了與沈昌珉的友情,直道:「我不能接受自己的弟弟是個同性戀,而且還是跟我的大學同學!」

 

「崔珉正!你──」

 

「昌珉,沒關係的。」崔珉豪打斷了沈昌珉的話,神情也不由得嚴肅起來,問道:「所以哥你討厭的是我是同性戀這件事情,對嗎?」

 

崔珉正見自己的弟弟難得嚴肅,態度是有些軟下來了,「也不是……但你怎麼會跟沈昌珉一起?」

 

「因為我喜歡他,就像你喜歡系花一樣。」

 

「不!珉豪,你不明白,那不一樣!」崔珉正激動地想劃清自己與崔珉豪的不同,但崔珉豪也不管他怎麼想,冷靜地道:「不管對你來說一不一樣,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你不怕媽知道後會很傷心嗎!你怎麼這麼自私!從小到大大家都任著你,大學你沒去考就算了,你現在又……媽知道會很自責!」

 

「傷心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崔珉豪不帶情感地說。

 

「你怎麼能說這種話!同性戀本來就……本來就不該存在的!你們不能繁衍,這完全違反自然!」

 

「難道符合自然的異性戀就能幸福美滿嗎?如果能幸福,為什麼爸要拋棄我們,還留下一大筆債務給媽,然後這十幾年來都可以不聞不問?」崔珉豪皺起了眉頭來,怒道:「你們真以為是我不想唸大學嗎?你說,如果我們全都唸了大學,學費怎麼辦?媽一個人顧攤販,從早忙到晚,沒有任何人幫忙!你說我自私,怎不說選擇考大學的你們才自私!」

 

崔珉正啞口無言,反倒是崔珉豪火力全開了起來,「我今天不是要拿學費的事情來跟你講人情,我不唸大學留下來幫媽,純粹是不希望媽那麼辛苦而已,不論擺攤的未來如何,這都是我自己的選擇,我不會怪誰!這就像我選擇了沈昌珉一樣,不管你們祝福與否,我的日子本來就是我自己過,即便今天沈昌珉有家暴傾向,那也是我自己該去承擔!」

 

一直未插嘴的沈昌珉聽見這話,倒也輕聲地反駁:「我沒有家暴傾向。」

 

崔珉正是咬牙切齒地盯著崔珉豪,似乎知道自己說不過,反而惱羞成怒地站起身來,吼道:「隨便你們!」

 

語畢,崔珉正是甩門而去,崔珉豪也鬆了口氣,坐上那還溫熱的沙發,失神地看著沒被打開的電視沉默。

 

「珉豪……。」

 

「我沒事,反正每個人走的路本來就會不同。」崔珉豪鎮定地說。

 

只是,沈昌珉很明白其實崔珉豪內心也相當動搖,一旦事情若是牽扯上母親這號人物,問題就不可能被看得雲淡風輕。但他又該如何安慰崔珉豪呢?難道要告訴他,『如果阿姨會自責,那我們就分手吧』這種愚蠢的條件嗎?

 

崔珉正至少是說中了一件事情,大家都是自私的,不只崔珉豪,連他也一樣。就算崔珉豪的母親會因此仇視他,他也不願意辜負崔珉豪對愛情的信仰。

 

「如果阿姨知道後真的會自責的話──」

 

「我不要分手。」崔珉豪踩在前頭地道。

 

「那我只能證明給阿姨看,你跟著我,會過得很好。」沈昌珉微笑地說。

 

崔珉豪站起身來,是朝床邊走去,而後便是將自己甩上床來,頭埋在枕頭內,悶悶地說:「我想吃炸雞。」

 

「想喝點什麼嗎?」

 

「可樂。」

 

「嗯,我去買。」

 

待他買回來崔珉豪已洗完澡,穿著他的衣服與一件四角褲躺在床上放空,沈昌珉將東西放上課桌,輕喊他的名字讓他過來一起吃,未料崔珉豪卻又提了一個讓他有些招架不了的要求。

 

「昌珉,我們來做好嗎?」

 

這能不好嗎?可他知道,崔珉豪似乎是想麻痺自己,估計是想到崔母的事情所以才變得如此鬱鬱寡歡。

 

他並沒有立即答應崔珉豪的請求,僅是前去床邊坐下,開玩笑地說:「你可不能在喪志的時候隨便找人上床阿。」

 

「我不會啦!」崔珉豪翻了過身,恢復了些精神又道:「算了,我們先吃炸雞吧。」

 

沈昌珉實在傻眼,有人這麼撩完人又裝沒事的嗎?可既然崔珉豪吃完炸雞後也對於方才的要求沒有繼續,他自然也只能裝著沒事地摟著人兒入睡。

 

崔珉豪這晚睡得並不好,而他也沒睡去,就任著崔珉豪不停在自己的身邊翻身,一會搶他棉被,又一會踢開他替他蓋上的棉被,心中的焦躁與不安表現得一覽無疑。

 

「嘿,不好睡嗎?」他知道崔珉豪並未完全睡去,便輕輕地在人兒耳邊問道。

 

「我第一次覺得……我做了一個連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的決定。」

 

沈昌珉看著夜裡的窗外,細聲道:「不知道跟我在一起是好,還是不好嗎?」

 

崔珉豪想了一會,說道:「如果說,我們在一起勢必要失去自己的家人,這樣值得嗎?」他抬起那雙大眼看著夜裡的沈昌珉,似乎是認真的詢問著他這道問題。

 

「如果說真要量化的話,我只能量化時間,在我對你的感情不會變的情況下,我可以是陪你一輩子的人,但你的母親、你的兄弟姊妹,終究要過自己的日子,他們也會有自己的家庭或生活圈。」

 

崔珉豪眨了眨眼,俏皮地說:「那也是你對我不會變心的前提之下啊。」

 

「嗯,當然如果要考量那些不可抗力的情況,我覺得就很難說我們的愛情跟親情哪個價值更高。」

 

崔珉豪一把抱住了他,在夜裡靦腆笑道:「我並不想放棄你,所以你不要誤會我問這些是想考慮跟你分手,就算有也是嚇嚇你的。」

 

沈昌珉摸著崔珉豪的頭髮,寵溺地道:「我是怕你自己嚇死自己。」

 

「今天系花吻你確實嚇到我。」

 

「抱歉。」

 

「她的嘴唇吻起來怎樣?」

 

「沒你好。」

 

「很會講好聽話哦。」

 

沈昌珉低頭便吻上那特愛貧嘴的紅唇,就這麼吻著吻著,人兒竟是乖乖睡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ulma00
  • 很感動見到二人的堅持!我反而覺得媽媽會出於對珉豪的愛而接受昌珉呢⋯⋯
  • 媽媽都是如此的
    珉豪確實也是個乖孩子,不太需要人操心

    其實最動容的愛情,不就是大小事情,彼此都相互扶持與堅持嗎?
    我自身也很希望我的愛情可以如此,哈哈
    但前提是要有個男盆友啊!!

    秀媽 於 2018/05/14 16: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