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醫院內務繁忙,他與崔珉豪視訊的次數也明顯銳減,連視訊一起幹色色的事情也變得不頻繁,不過這樣也許剛剛好,他至少不會有多餘的時間過度想念崔珉豪。但也因日子只剩工作與睡覺,他也無閒暇的時間觀看崔珉豪的美食節目,當他再次聽見崔珉豪在娛樂圈的最新消息時,竟還是透過崔珉恩的傳話。

 

「我弟說,那個什麼主廚CP是粉絲自己配對的,不是他故意搞的。」崔珉恩邊吃著飯邊說著。

 

沈昌珉是有些一頭霧水,「主廚CP?」

 

「就是珉豪被粉絲拿去跟別人搞配對了。」

 

他大概知道所謂配對是什麼回事,依稀記得大學時期時,他們班上腐女對於自己喜歡的偶像明星也幹過類似的事情,這應該就是所謂的腦補或意淫吧?

 

「珉豪不敢跟你說,要我告訴你,別想太多。」

 

崔珉恩言盡於此,便端了餐盤走人。

 

沈昌珉對此沒有過多的情緒波動,不過他倒是想藉此作為懲罰崔珉豪的理由,等下次崔珉豪回來看他時,讓崔珉豪穿上圍裙主動色誘他一翻。

 

他想得很美滿,也沒忘記上網查查所謂『主廚CP』的另一個男主角是誰。原來那人是崔珉豪在美食直播節目裡的搭檔,年紀跟他們都相當,一臉長得相當好腐的樣子,不過會讓腐女對他們大動紙筆干戈,想必是互動上有些貓膩,才讓人有遐想的空間。

 

他發揮了在大學時找資料的功力,上網爬了很多文章,甚至還有腐女粉絲所整理的懶人包,簡單地看了這CP的由來,不知道為何,本是聽見這消息發笑的他,現在心中卻有些莫名不爽。但他克制住了自己,他不該就此遁入腐女對圖片的腦補與過分解讀,搞不好只是動作上使人產生錯覺,實際上什麼事也沒有。

 

於是他決定下班後好好追一下崔珉豪的直播節目,縱然他很想睡,他也苦撐著自己的體力,來看看這『主廚CP』究竟都在搞什麼鬼。

 

崔珉豪的表現一直都相當中規中矩,可不知為何,另一位金氏主廚,卻一直不斷地在言語及肢體上些許刻意地調戲著崔珉豪。難不成是因為收視率嗎?但看這節目的應該不只腐女吧?中年婦女也不少,就算不尊重崔珉豪,也至少尊重一下觀眾。

 

節目最後是來到提問時間,可以現場call in提問,看見這善良的功能,他也真拿起電話來,撥了電視上的號碼。他今天的運氣不錯,第一通電話便是他,他僅開口『喂』一聲,崔珉豪在直播上的表情立刻變得有些微妙。

 

『昌珉?』他都還沒自我介紹,崔珉豪立馬猜出了他。

 

『嗯。』

 

節目上的觀眾是有些沸騰了,一旁的大廚似乎有點不知所措,只見崔珉豪開心地道:『你想問什麼?』

 

『問你什麼時候回家。』

 

這螢幕上的愛心是滿天飛,甚至有網友留言,正宮出來PK『主廚CP了』,沈昌珉倒是有些得意,若他不出現,是不是這群人都忘了崔珉豪早已名花有主了?

 

『這我們私下談吧。』崔珉豪靦腆地說。

 

沈昌珉輕聲應允,可掛掉電話前,竟說:『另外,請金大廚不要調戲我的人,我會很困擾。』

 

攝影棚內是尷尬到爆點,但網路世界卻已滾燙,甚至收視也跟著增加了。

 

不待金大廚的回覆,沈昌珉便說:『就這樣,先掛了。』

 

崔珉豪滿臉通紅,可臉上卻是笑的甜蜜。

 

隔日娛樂新聞理當大肆報導他宣告所有權的行為,他倒也習慣被人評論,完全不受新聞影響,還成功地替病患開了一場手術。

 

「學長,你這場手術真的很成功!」姜敏秀在他走出手術房時,第一人前來給他讚美的。

 

這場手術也算是開給那些尚在實習的醫生或學生看的,好險過程中沒有發生任何突發狀況,這場手術才能順利地結束。

 

「算是幸運。」他低聲說。

 

姜敏秀笑了笑,似乎也習慣他這種說話的風格,便不在意地問:「學長要一起吃中餐嗎?」

 

「你先吃吧,我還有點事。」

 

姜敏秀看著他離去的身影,眼中雖無勉強的意願,可卻有些藏不住自己的心思,似是有些急躁。但她並未追上,收拾好情緒,便與其他同仁前往醫院餐廳。

 

沈昌珉這陣子心情倒是好,大概是因為這次的報導讓他有莫名的成就感,他明白崔珉豪並不享受這種必需每天拋頭露面的生活,但對於自己的『內人』是個大明星,且又能讓他昭告天下這樣的碩果僅屬自己,怎麼說也是相當有面子的事情。

 

本以為在電視上大鬧的他,崔珉豪會早點回來看自己,可誰知他這麼一鬧,崔珉豪更是忙了,還告訴他若要回家,大概得等過年的時候。他當下心情是有些複雜,可他已不比以往幼稚,獨立自主是一個成熟男人的充要條件,況且醫院也忙,他也不會過分將心思放在思念上。

 

今年醫院為了應景聖誕節,提前公告了交換禮物的活動時間與地點,他原不想參加,對於這種浪費時間的東西,他寧可回家睡覺。可當他得知鄭允浩也會出席時,他赫然自己覺得不該這麼不視事,這也算是同事間的良性互動,他自是乖乖地一同勾選出席選項。

 

不過準備聖誕禮物這件事情還真讓他頭大,由於他送禮物的對象是位不認識的護士,他實在對於挑選禮物沒有太多的想法。剛好,姜敏秀也為了挑選禮物而困擾,也正好她送的對象是位男醫生,她便約了沈昌珉下班後一同逛街,順道給對方一些選禮物的建議。

 

待買完後,時間也不早了,他難得發揮了紳士態度,陪同姜敏秀至捷運站,他微笑地揮了下手,心底是鬆了口氣,終於結束了這繁忙的一天,不知道這時候的崔珉豪睡了沒有。

 

當他拿起手機想給崔珉豪發短信時,他並沒發現從捷運站走回他身邊的姜敏秀,待他瞧見時,姜敏秀便踮起腳尖在他嘴上親了一下。

 

他楞了幾許,垂下眼去,眼神瞬間變得冷冽。

 

「對不起。」姜敏秀聲音說得很輕,「明天你可能又會上娛樂版面,真的對不起。」

 

他蹙起眉頭不明白姜敏秀為什麼要道歉,可他卻隱約知道,姜敏秀這麼做,似乎不是自己所願。

 

「為什麼?」

 

「我需要錢,我媽媽在中央住院,我需要這筆醫療費。」姜敏秀沒繼續多說,眼神愧疚地看著他道:「造成你跟珉豪的困擾,很抱歉。」

 

姜敏秀說完,人便也轉身離去。他並沒有多問,可他卻已猜到,能給姜敏秀這筆錢的人大概會是誰。

 

他將要發給崔珉豪的短訊取消了,改而打電話給崔珉正。

 

『吼,幹什麼,我在補眠欸!』

 

『能幫我查一下中央醫院有沒有姜敏秀這個人的資料?』

 

崔珉正瞬間正經起來,『病患嗎?』

 

『病患的家屬。』

 

『我明天告訴你,他怎麼了嗎?』

 

沈昌珉嘆了口氣,簡單地描述了自己可能被套路的事情,還要崔珉正若明天看見有關自己娛樂新聞,別太大驚小怪。

 

『那珉豪怎麼辦?告訴他嗎?』

 

沈昌珉想了一會,『事情查清楚後,我會告訴他。』

 

『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