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沈昌珉是緩緩地睜開了眼,他眼前是道模糊的白牆,愣了幾會,他才翻了過身,緩緩地從地舖上坐起身子來。他看向了自己的左側,又看了看自己屁股下的床墊,他這回睡著睡著居然滾上了崔珉豪的床墊來,真希望昨夜自己醉了之後沒給崔珉豪添上什麼麻煩才好。

 

崔珉豪如以往地,一早就在廚房裡準備早餐,他這次醒來得也早,正好撞見了在廚房內繁忙的崔珉豪。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他們在離開會場之後還不忘回至美食區買了母親要的杏仁茶與油條,於是他倆又騎了二十來分的車程回家,這路上他們不如前去會場時那般安靜,也許是沈昌珉吃飽,也或許他們已過了慢熱的階段,把話匣子打開了。

 

他們聊著明天想做什麼,沈昌珉對於出去鬼混似乎沒什麼想法,可卻對崔珉豪明日要做的料理相當期待。三杯雞與燒酒雞算是日常料理,但沈昌珉光是用想像,就知道崔珉豪做出來的肯定不同於以往他所嚐到的味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元宵節的燈會每年都有,但主燈的會場卻每年都不一樣。崔珉豪其實不怎麼逛燈會,平常的工作已夠他忙了,他壓根沒有任何慾望再去做其他事情。且長大之後,不論是兄弟還是兒時玩伴,大家都各奔東西,聯絡次數自是減少,對於逛燈會這種人多才有趣的事情,他自然也不怎麼熱絡了。

 

不過這次機會難得,主燈會場在他的家鄉舉辦,他第一個想邀約一起去逛的人,便是那位距離他幾百公里遠的小粉絲。他當時也沒多想,便率先提出了邀約,沒想到現在小粉絲答應了,他卻有些後悔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他偷偷摸摸這麼多次,怎麼這次就被朴有天給抓住了?

他眼角含著淚水,小手不斷地推著朴有天的大掌,但不知為何,他這點抗拒在朴有天眼裡就是種欲拒還迎,好似推得並不乾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沈昌珉成功完成了兩個星期的打工,剩沒幾天即是過年,他自然必須趕回家裡幫忙打點。於是在他離開之前,崔珉豪是做了一塊古早味的年糕及三粒大黑糖發糕送他,還開玩笑要沈昌珉替他多推銷一點。過年快到了,菜市場自是會推出一些年貨來賣,他們熟食攤位自是不例外。

「如果好吃,明年可以來跟我訂貨喔。」崔珉豪笑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小農莊的日子按道理來說可以過得相當愜意,對金俊秀而言是如此,畢竟他多了一個奴隸可以使喚,可對朴有天來說卻是有點辛苦。

這種辛苦並非身體上的苦,嚴格來說應該屬於心靈上的苦。每天沒有肉可以吃也就罷了,自己現在生理上的需求也沒對象可以讓他宣洩,有時令他不禁想回至從前。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曾以為若自己搖身一變為自由民後,生活會有所改變,殊不知對於命運他只猜對了一半。

他脫離奴隸身分也有十年之久了,這十年為了生存下去,他先是向地主應徵些工作,學會了豢養牛羊之後,自己便拿存好的錢再找了塊地,開發了屬於自己的小農莊。一切看起都相當完美,再來只剩下去東市買隻奴隸來當自己的助手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就這麼被崔珉豪操過了星期五,黃昏市場的擺攤結束以後,他回到家中只能像死了一樣地癱在沙發上。按道理來說,這都已是第五天了,身體應該也要習慣了,可他不僅不習慣,疲憊指數似乎還增加了。

他的長腿一伸,客廳的動線瞬間減少許多,但他沒管了,身體半躺半坐地靠著沙發,頭偏一邊,看向在廚房裡忙碌的崔珉豪,他心中莫名罪惡,可更想說的卻是『珉豪啊,你能夠休息一下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開始有活幹以後,他的身體也跟著暖和起來了,且進到菜市場裡,不論是自己的攤位還是別人攤位,四處都有人起灶,周圍自是溫暖不少。

崔珉豪也沒閒著,一進場就是開始忙著擺攤,忙著煮熟食。頭一天他倒不是那麼熟練,可現在他也做了五天了,崔珉豪也漸漸地將擺攤及包飯盒的工作交給他,自己便是認真準備熟食的部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個星期也就在沈昌珉的租屋這裡有了一個圓滿的落幕,讓崔珉豪這個弟弟怎麼想也想不到的,竟是自家二哥哥的好基友幫助自己最多。他也不埋怨自己的親哥哥們,反正大家都成年人了,各自有活要忙也是很正常的。況且,這次來園遊會擺攤確實收益也不少,算是一個好活!

回程也少了許多東西,本以為自己準備的食材可能過多,誰知會是短缺,最後還必須在當地取材才得以補足後續幾天的擺攤,基本上什麼也沒剩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小時候就在菜市場長大的崔珉豪美女也沒見過幾個,縱然年紀有了開始上學了,他也因家裡的經濟條件不好,都只是埋首苦讀,只為領取那一點獎學金,壓根沒注意過身邊有誰來來往往。

如今他選擇沒繼續升學,不知現在的女孩兒都怎麼打扮,且在菜市場也實在不容易遇見什麼大美人,一忙起來就只知道交貨收錢而已,哪有什麼心思注意東注意西的。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假日的最後一天,沈昌珉可以說是滿載而歸,可心情卻是相當不飽滿。想起自己園遊會上必須參加什麼變裝大會,他心底滿是噁心。本來還相當期待園遊會的到來,一想到自己能獨佔崔珉豪一個星期,吃人家的手藝,他心中就滿是幸福。現在可好了,他的期待已被班上的惡搞給狠狠破壞了。

他心不甘情不願地坐車北上回至自己的租屋,現在也沒什麼心情整理崔珉豪的小房間,可就在晚上他自己熱了崔珉豪的料理來吃後,他也沒花過多的時間就把崔珉豪的房間給打理得一塵不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誰知在少年篤定的語氣及眼神之下,男人又情不自禁地要了少年一次,這回不討還好,不料討了第五回之後,九九是幾乎睡死在床,連下人多次走進淵玄樓內打理,九九渾然未覺,就連楚焉替他的身子裹上棉被時,他也毅然決然地待在夢鄉裡。

可惜今日楚焉沒法賴在床上陪著九九,他早早起身梳妝打理,便於隔壁書房等著另一個人。這人不是誰,而是昨夜落荒而逃的美男子。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凌晨三點他醒過來一次。

習慣淺眠的他,就在崔珉豪起床之際,他的雙眼也跟著睜了開來,眼皮間是留了點隙縫,偷偷看著在一旁摺棉被的崔珉豪。崔珉豪看上去似乎也是睡眼惺忪,不過仍是躡手躡腳地將棉被摺好,然而跨過他的身軀,接著靠著邊上走出了臥房。

他翻了過身去,看著崔珉豪離去的背影,直至門被輕巧帶上,他便也繼續入睡。

早上七點,崔珉正也懶散從地舖上坐了起來,看了一旁的他,冷不防地踹了一腳,便道:「要不要去菜市場逛逛啊?」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楚焉是一件一件地將九九身上的衣物扒落,九九心有不甘,死命地推著楚焉,但不知是否楚焉體內毒性未退完全,對於九九的反抗亦是粗暴,疼的九九眼眶都軋出了淚來,九九便也不客氣地朝楚焉拳打腳踢。

或許九九也想藉機情緒發洩,眼前這人最近都冷落著他,讓他認為『挖心臟』的告白事都只是泡夢幻影,可現在又怎麼了?蠱蟲不是死了嗎?為什麼這魔爪又朝他伸了過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