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來他才知道,原來班代是一個沒人想當的職位。

訂書不難,難就難在要怎麼把書錢給收齊。他真的很後悔當上什麼班代表,BBS上也他公布書錢的總額是多少,要班上的同學趕緊繳交。但誰知道與他同是住宿的同學們會是最難催繳的,反倒先繳完的是那位一個人住宿於校外的尹斗俊。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他生平第一次被選任為班代,而且還是採取莫名其妙的民主制度之下。

當選的理由似乎有那麼點瞎,他當上班代並不是因為他真具備有什麼特殊的領導能力,若要認真來說,班上的人會在大一新生這種人際關係要熟不熟的情況下就投他為班代表,只是因為他的身高出奇的短小,還有臉蛋過分的可愛。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讀者慎行點閱。  

自從答應金俊秀不再說謊以後,他覺得自己的生命似乎被賦予了一股力量,每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對著鏡子裡頭的自己贈送一抹帥氣的笑容。

然而另外一件值得讓他高興的事情,就是時間替他證明了清白,證明他不是罪人的清白。只是這件事情只有沈昌珉一個人知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後來他才發現,其實愛黏人的習慣似乎不是只有他。 沈昌珉來找他的次數沒有銳減,只是留下來與他過夜的次數卻稍稍徒增。面臨期末考的沈昌珉雖總是在他的身邊陪伴,但他們談話的次數反倒少之又少。他的書桌乾脆出讓給沈昌珉好好念書,而他則是躺在床看他想看的課外書,偶爾小彈一下吉他。

沈昌珉的專注能力是無人能夠匹敵,一天下來他不知道沈昌珉能夠嗑幾本書,不過不用刻意的去計算,因為他曉得數量絕對是為之驚人。他會每隔兩三個小時就去吵一下沈昌珉,雖然沈昌珉很少有反應,但卻也不會嫌煩然後趕走他。他吵沈昌珉的事情,大部分都是學著書上所教的一些可以讓肌肉放鬆的按摩方法,讓他去吵著沈昌珉要他貢獻出肩膀讓他做實驗,要不就是沈昌珉彎了一整天的脖子,他總會將沈昌珉的脖子扳直,為他舒緩頸肩的不適感。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理萬機,他還真想喘口氣。與崔珉豪相約說會再見面,他卻一口氣爽了好幾天的約。他並沒有按約定出現在桃花道裡。他的眼眸有些疲憊的看著門外的天空,今天是個好天氣,總覺得自己應該出去走走,而不該悶在殿內足不出戶。

崔珉豪的笑容讓他意猶未盡,連作夢都會夢見的一抹笑容。看來不出去走走不行,恐怕崔珉豪那抹笑容會消失殆盡。宮廷的事情再如何重要,也似乎敵不過他想見崔珉豪的衝動。再這麼失約下去,他的罪惡恐怕如水井般深不見底。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黑文,請讀者慎行點閱。  

今夜朴有天沒有回家。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讀者慎行點閱。  

「這孩子就賣您了,求求您買了他吧!」

女人垂眼看著眼前的不哭也不鬧的孩兒,嘴中抽著水煙,輕輕吐了一口氣,「想賣多少?」女人低聲問。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讀者慎行點閱。  

認識金俊秀這麼久以來,他真的沒想過金俊秀會如此奸詐狡猾。

他承認自己說了一些令人傷心的話,但金俊秀卻比他更絕的一口氣把身上的衣服全然脫光,然後壓在他身上不給人離去。雖然這是如此能夠引起他遐想的畫面,可這回率先油然而生的並不是興致,是自悲。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又是一天沒有太陽的日子。

他拿著鋤頭將被水給泡爛的農作物通通挖起,放進了田地旁的竹簍裡,又替田內所淤積的雨水放水,趁著今天沒有下雨趕緊重新整地。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話有時說的太過直白,就算聰明絕頂高智商的沈昌珉也會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他與沈昌珉將桌上的湯汁擦拭掉後,就也裝乖得躺在床上不再對沈昌珉說些奇怪的話。說真的,連他自己也沒想過沈昌珉反應會如此激烈,只不過是個發情期而已。本以為念醫科的對此話題較沒有忌諱,可後來他發現,這種話題跟學術領域基本上也沒有太大關聯,而是得看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幾於崩潰的作戰行動,戰火連天,但他卻不能夠輕易的停止干戈。

當初好不容易選上的通識課,也是唯一與金俊秀同一堂的通識課,他再也沒有去上過。意思很明白,他不想與金俊秀有任何的交集,因為這是最好疏遠方法。而且後來他做的更絕,他連學生宿舍的押金也不要了,學期都還未結束,他便向學校退租,一個人在外找了間小套房住。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俊秀在他面前淚眼不滴,原來是假堅強。

當所有金俊秀身邊的擁護者出現將他罵的一文不值時,他才知道金俊秀回到寢室以後,哭的並不輸他。那臃腫的鳳眼他雖沒親眼目睹,但聽金在中的陳述,又看著鏡子裡被毆了一個黑輪而腫脹的左眼,他大概知道金俊秀哭的有多慘烈。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桃花仙境,倒是沒幾人來。零碎的腳踏印並不明顯,腳印不大,約略比他小個幾吋尺。他踩著腳印踏過的痕跡,好奇的在這桃花道裡直前而去。

「太子,請別走遠。」尾隨在後的下人趕忙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全身無力跌坐在地板上,這輩子他沒想過,原來自己演戲的能力會那麼差勁。

金俊秀抓著他的雙手,他坐在地上垂著頭頻頻掉落著眼淚,明明是他要把金俊秀給惹哭,可當他說出那些想傷害金俊秀的話時,他的心反倒率先無法承受自己的作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活過了第二天,他才真正地確定自己真的回不去兩年後,而是真實的活在兩年前。

兩年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他卻是想不起兩年前的自己是如何與金俊秀拍拖,然後又做過了哪些事情,記憶並不是沒有,只是要他將每個步驟精準無漏的全部都憶起,事實上是不大可能的事情。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