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緩緩的從床上坐了起身,右手不自覺的揉著左手腕,他的左手真的像是被人重重的反方向施壓,他痛的幾乎是捲曲了身子,狂為自己的左手舒解疼痛。

不過在他揉著手腕的同時,他忽然瞧見自己身下暴露的模樣,怎麼他身上一件衣服也沒穿?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不知道鎮定劑的藥效持續多久,但現在他只曉得自己醒來的地方很奇怪。

為什麼他會坐在一張椅子上?又是誰如此變態將他雙手綁在椅背後,他看著四周,就像演電影一樣,周圍沒有燈光,唯一的聚光燈就打在他頭上。很暗,也沒有人在。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天很意外,他竟然比沈昌珉早起許多。他坐在床上揉揉大眼,看著一旁睡得熟到沒發覺他有任何動靜的沈昌珉。這是相當難得的現象,以往只要他一起床,沈昌珉不會不跟著一起起床。就像是二十四小時都守在他身邊一樣,只要他醒著,沈昌珉絕對不會放著他一個人不管。只不過今天沈昌珉的面容看上去卻有點疲憊,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星期過得太累才讓沈昌珉睡得這麼沉。

他盤腿安靜的坐著,沒多久便悄悄的偏過身子,然後趴上沈昌珉微微起伏的胸膛。他的手輕輕放在沈昌珉的肩上,耳朵聽著沈昌珉的心跳聲,接著手臂才環過沈昌珉的腋下方,緊緊地將沈昌珉給抱住。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自從那件沈昌珉在醫院裡翻桌的事情被傳開後,他們倆的事情還不小心上了新聞。這種事情在他眼裡其實並不算大事,不過社會總是關心類似這樣的問題,醫生是否濫用健保,又或者有無醫療疏失等等。說穿了,他總覺得這一切都是錢惹的禍。當然無辜被媒體採訪的沈昌珉話也多不到哪去,幾句重點話講完以後,人便也不再理會媒體。

「那麼請問你跟當事人是什麼關係?很要好的朋友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誰會曉得,去拿一個他喜愛的蛋糕,會犧牲掉一個他最喜歡的人。

他穿上了白襯衫,也換上了西裝褲,然而站在鏡子前打著黑色領帶。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說真的,他已不認識眼前的自己。那頹廢不堪的模樣,成天只知道以淚洗面,他還真不曉得自己為什麼能夠活到現在。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俊秀似乎真的對於今天的情人節做了相當多的準備。

他這一天就像個大爺一樣坐在床上等待在廁所裡換衣服的金俊秀。據說這次的畢業音樂劇金俊秀扮演的是一個處處誘人尋死的死神。由於角色的設定是亦邪亦正,所以在穿著上也得講究,才有辦法將劇本裡死神的靈魂徹底演出來。於是乎,對於潮流剛好有研究的他,便也成為了金俊秀的服裝師。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抱得美人歸的感覺是什麼?其實也沒什麼,除了開心還是開心。

他現在在校園裡走路更威風了,他就仗著這股因戀愛而膨脹的威風一路走至大學四年級。這兩年半的時間裡,他與金俊秀幾乎每天都是情人節。成天親親我我黏黏膩膩,就像麥芽糖一樣。就算金在中千方百計的想拆散他們,他們還能夠繼續藕斷絲連,然後再慢慢的彼此相互拉了回去。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目前還留在魔王身邊斡旋的,只剩下金在中了。

仨人中,金俊秀待業中,崔珉豪找到了便利超商的工作,只有金在中還在鄭允浩的雙眼底下工作。幾個星期他們好不容易等到了共同休閒時間,那段時間自然是留給了自己人,一同約在老地方見面。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計畫突如其來的變更,其實連他這個計謀者也不太曉得怎麼應對。

如果說等會進門就要開始對金俊秀上下其手,那種感覺很突兀,況且昨夜發生的事情他都決定裝蒜了,怎可能今早起來又突然要對金俊秀出手。他總覺得自己計畫變更的相當的不合邏輯且又沒連貫性,但是他的腳步都已走至自己的房門前了,他不可能再做一次的計畫變更。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期中考這一週,沈昌珉幾乎都在醫院裡過夜。因為這一週他的病症莫名的好轉,連他自己都覺得怪有精神。沈昌珉的舉止果真與他猜想的沒有錯,只要他不是沉睡的狀態,排除沈昌珉上課的時間,額外的時間,沈昌珉幾乎時時刻刻都在他的身邊。總是令人感到寂寞的夜晚,他也已不是一個人了。

這種感覺難以言喻,就是種醒來時能見到自己喜歡的人的那種喜悅。雖然他們彼此未曾火辣辣地正式談過戀愛,說起話來也總是雲淡風輕,但在這種如習慣一樣的相處裡,他漸漸地有些離不開沈昌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美好又痛苦的一夜,就這麼被他度過了。

當他再次睜開眼來時,金俊秀人已不見了。他從床上坐起身子來,皺了皺眉頭,看著房間內的一切。房間被收的很乾淨,只不過臥房外的浴室卻頻頻傳來流水聲。似乎是有人在裡頭洗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約好的事情,沈昌珉真的從來都沒有食言。只不過也如他所說,沈昌珉照三餐來看他,他未必每次都會是醒著的。大部分的時候他都是早午餐一起吃,吃飯的時間有時是下午,有時是晚上。金在中為他準備得三餐總是很豐盛,讓他沒有一次能真正吃完。只有偶爾幾次睡太久過餓醒來時,他才會有辦法一次將沈昌珉放在病床邊的早餐以及午餐一起吃完。至於沒吃完的,當他再醒過來時,那些東西已經不見了,且又換新的。

「醒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時間也過了兩年之多,這期間裡,崔珉豪至少也送了五封的書信出去。他學著當初沈昌珉傳信的方式,便將自己想找沈昌珉的心意綁在箭上,然而從狼的森林,射進了象的森林裡。

只不過這兩年以來,沈昌珉不曾回過信。明明就把插在樹上的箭給拿走了,為什麼就是不回他信?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請讀者慎行點閱。  

知道如此驚人的內幕以後,要他一時間釋懷是不太可能的事情,但是若是又要他做出自己內心世界所想的事情,說真的,他沒有勇氣那麼做。他怎麼可能把金俊秀姦到下不了床,讓金俊秀沒辦法爬回去找沈昌珉?這種事情怎麼說,都太過挑戰道德界線與他自身的良心。

也許他的長相真會讓人覺得他在感情上不太靠譜,但這也非他所願,天生長的花怪誰?當然不是怪他,要怪就要怪他的老爸與老媽。誰會知道基因分個裂也會分出他這麼一朵花。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該說的都說了,不該講的也講了,怎麼就不見有風聲傳出他與金俊秀在交往?會不會是崔珉豪的口風太緊了?

事情也過了一兩個星期,今天又是一個全新的星期一,他每個星期一都在期待金俊秀來對著他臉紅,然後跟他討論『風聲』這件事情。不過貌似他的謊言並沒有傳開,他不禁懷疑,謠言止於智者,他上的這所大學所有同學都是他媽的智者嗎?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