蟲鳴鳥叫的早晨,崔珉豪不知為何今天起的特早。

他的精神有些恍惚,中了蠱似的一人便拿了他擺放在木櫃上的靈龜,安靜的坐在屋裡的中央點,雙眼空洞看著前方,嘴中也不知念了些什麼,開始卜卦。前前後後所花的時間並不多,當他眼前漸漸地清晰時,他才驚覺自己似乎又附靈了。

這樣的情形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而且這件事情也只有朴有天曉得。這也是為何朴有天不願意讓他冒險外出打仗,因為就怕他這天生的巫師會出什麼意外,他負責不起。崔珉豪的能力很罕見,村內雖然也有巫師的存在,但由於崔珉豪執意不想當巫師,所以朴有天也就沒強迫過他,而關於崔珉豪的能力,他也沒再對任何人訴說。

只要身體自己附靈,就是村內即將有大事發生。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據說現下年輕人都被稱為草莓族,其實朴有天對這麼一個形容詞不以為然。就由他來說,他自認為自己算是很上進的年輕人。

經過大學聯考的洗禮,他成功的考上自己所嚮往的音樂大學,這所大學雖說是擺了明就要對音樂有些才華的人才有辦法進,不過在校成績也不能夠差,說穿了就是為了品質。他對於念書並沒有特別排斥,也無特別喜歡,反正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考過了音樂大學所要的聯考成績。

除了成績以外,他還毛遂自薦的將自己這幾年來所創作的曲子一同寄給了學校審合,他不知道這麼做會不會被人留下愛炫耀的印象,但他還是寄了,反正都是搞音樂的,要聽不聽無所謂,他只知道不聽他的創作就是種損失,而不收他入學,就是學校不識貨。

一直以來他都是個信心十足,走路有風的男人。除了成績優異、心地善良,他還擁有人人稱羨的外貌。內外兼具的他,要是沒人跟他說自己是媽生的,他大概會以為自己是神塑造的。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俊秀!俊秀……!」他滿臉淚水的用雙手按著男人腹上的傷口,怒道:「他媽的……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他管不著臉上的淚水滾滾落下,他只想救起眼前之人,無論如何,他必須,也絕對要將這男人給救起。

「撐住,等等救護車就來了,寶貝撐住!」

親暱的稱呼透露出他們關係上的非凡,而他也不顧旁人的眼光,拼命這麼叫著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男人。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睡覺得時間似乎延長了,待他睡醒以後,已經是隔天晚上了。他疲憊地看著天花板,知道沈昌珉又再看電影。黑暗的房間只有微弱的燈光在閃爍,不知不覺,他好像又浪費了許多時間。不知道為何,當他看見沈昌珉認真看電影的背影時,他卻突然有種罪惡感,明明沈昌珉是回來陪他的,可他似乎沒與沈昌珉做到什麼。不用說陪沈昌珉,所有的時間都被自己睡去了,沈昌珉只能獨樂樂,陪著他這個只會睡覺的朋友。

他悄悄地走下了床,看著沈昌珉的背影,也沒告知就打開了電燈,然後往廁所走去。

『叩叩。』

他坐在馬桶上,無神的看著廁所門,輕聲說:「有人喔。」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冷靜的看著金俊秀,而金俊秀卻是一點也不自知自己將腳色的位置給弄反了,還盡情的在朴有天面前羞赧的扭捏。對於金俊秀的狂言,一來是讓朴有天摸不著頭緒,二來是讓朴有天嚴重的檢討自己的美貌。他承認自己的長得帥,但有帥到會讓人誤會自己是被壓的那個?

無論是不是真會讓人有錯覺,在現下也不是他真的想去追究的事情,真正讓他覺得困擾的,是金俊秀腦中對於他們彼此的定位。

看來要用言語教導金俊秀是不可靠的,就只有訴諸於行動,金俊秀恐怕才有辦法明瞭這之間該怎麼搞,而且,還可以一次性的糾正金俊秀認為自己是大攻的錯誤觀念。行動是唯一的辦法,也是能夠一石二鳥之計。

當金俊秀還在苦惱自己該怎麼插時,朴有天是沒有預警的就撲上了床,將金俊秀壓在自己的身下。他瞬間替換了一身的傲骨與氣勢,決定不再以懷柔的方式來寵金俊秀,便用著天生的銳眼盯著身下的受到驚嚇的金俊秀瞧。顯然金俊秀還進不了狀況,所以才會只睜大著放眼看著他,什麼話也沒問。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f they don't know, they'll have a go.
They're not frightened of being wrong.
Now, I don't mean to say that being wrong is the same thing as being creative.
but we do know is, if you're not prepared to be wrong, you'll never come up with anything original.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站在有光的地方,
你會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別人也看不到你。

愛你,平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很認真的看著自己下身的人兒,他愣了幾會,才坐直了自己的身子,看著金俊秀問:「你不知道插哪?」

金俊秀也坐起身來,拉了拉自己的衣裳,搖頭道:「我不知道……。」

「不知道怎麼會想安慰我?」

金俊秀紅著臉,似乎對朴有天逼問的內容很難堪,但他還是鼓起勇氣的說:「我以為只是幫你摸……。」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俊秀在忙完他一天該做的事情後,又自行的跑去找了羊咩,看看羊咩在卡滋的監督底下過的好不好。

他也不是第一次來探訪羊咩了,可不知道為何,每一次的探訪,他都覺得羊咩與卡滋的感情似乎是越來越好。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朴有天不讓卡滋吃掉羊咩,又把卡滋與羊咩關一起,在這種尷尬的情況之下,似乎就做起朋友來了。

金俊秀將羊咩打理好後,也走出了小屋,獨自的在村莊裡走著。

這麼久以來,其實他也不是沒有發現狼族看他的眼光。所有的奴隸都不該踏進村莊裡來,而他卻是唯一的例外,縱然大家都知曉他是誰的奴隸,但眼眸總是不懷好意。就除了崔珉豪外,似乎沒有其他狼對他懷有善意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他睡醒以後,已經是下午三點的事情了。當他從床上緩慢地坐起身時,眼神不自覺的看向房內閃爍的燈光。房內的燈光沒有開,窗簾又是拉上的,所以一絲的光線也沒有,僅有沈昌珉筆電螢幕閃爍的光芒。沈昌珉戴著耳罩式耳機,一個人用著電腦看電影,似乎不知道他醒來。他也沒打算叫沈昌珉,安靜地走下床,開了房門,為自己梳洗。

刷著牙的他,看著鏡子裡的反射,他看見沈昌珉將電影按了暫停,然後開了房內的燈光後,也走出房間來到他的身旁。

「我今天早上去找了金在中,他還給了我們他熬燉的牛肉麵,等等我們煮來吃。」沈昌珉雖然臉上沒什麼表情,不過他卻能感受到沈昌珉心中的興奮。

「你吃中餐了嗎?」他漱掉了嘴中的泡沫,問道。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天他是安安穩穩的在鄭允浩的家中睡過了一晚。

明明就是鄭允浩邀約他來家中做些莫名其妙的『相親練習』,可鄭允浩卻在隔過了一夜之後,貌似是全然忘記了邀他來家中的目的。事實上他也不是真那麼想陪鄭允浩玩那些真槍實彈的家家酒,不過與其呈現現在這種狀態,不如趕緊將他的任務完成還比較有意義一點。

來到鄭允浩的宅以後,他徹徹底底的發現鄭允浩就是個工作狂。鄭允浩將時間通通用在工作上,不懂的休閒娛樂就算了,至少也讓他休息一會吧?

從他睡醒又餵飽鄭允浩的早餐後,他與鄭允浩就在家中的臥房忙著公司即將生產的設計藍圖。他就像鄭允浩的貼身秘書一樣,除了要為鄭允浩整理那堆資料以外,吃飯的時間一到,他還得像個大媽一樣的想辦法煮飯去餵鄭允浩。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夜,朴有天的酒是喝多了。金俊秀什麼時候從他的懷中溜走的,他毫無任何感覺,也沒覺哪裡不對勁,拉了棉被就又繼續他的深眠狀態。

而金俊秀卻與他相反,因為昨晚沒吃東西,他是活活的被餓醒了。當他從朴有天的懷中醒來後,第一件事情就是出門洗把臉,然而匆匆又回房,整理自己凌亂的頭髮。他安靜的坐在地板上梳著打結的紅髮,眼神四處的觀望,似乎想找尋什麼東西。

「剪刀呢……。」他輕聲說。

對於這頭長髮,他已看不順眼很久了。留了這麼長,整理起來處處是麻煩,雖然朴有天特別警告過他要他別剪,不過他還是受不了這頭凌亂的紅髮,也不怕朴有天的警告,一個人便安靜的在房內躡手躡腳,尋找一把剪刀。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俊秀被崔珉豪所說的話搞得烏煙瘴氣,其實嚴格說起來,崔珉豪說的話似乎也不是一件很重要的問題,畢竟,他壓根就沒想過自己會愛上朴有天這人。

老實說,自從知道自己誤打誤撞的救了朴有天以後,朴有天還侵略羊族,這一點讓他很不滿。明明是他有恩在先,怎麼朴有天卻視而不見的還侵略羊族,然後欺負他?難不成,這一切就如崔珉豪所說,朴有天是因為喜歡自己,所以才搞出這麼多花招來的?

可是……既然喜歡他,為什麼不對他好一點,還在入秋的夜晚只拿一條薄被讓他自生自滅?雖然不小心發高燒後,朴有天是將他照顧的周到,但他無法因此就斷定朴有天真的喜歡他。

冬天裡夜晚來的快,今晚似乎就如崔珉豪所說,會來個大慶祝。雖說他不太明白為什麼只是獵到山豬也必須大慶祝,不過他想,大概是及時行樂吧。可是他對於這樣的慶祝卻沒什麼想參與的慾望,所以待他將手邊的小工作用完以後,便回至朴有天的房間,拿了自己的衣裳就往澡堂裡去了。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朴有天的無微不至,沒多久後金俊秀的身體便康復了,還懂得自動自發的去做些身為一名奴隸該做的事情。

自從朴有天那回在床上跟他說了一些奇怪的話以後,他並非不疑有他,這個問題就這麼掛在他的心中,久而久之也便形成了一個長期以來的問號。只是這麼一個問號似乎又是可有可無,並不是屬於一定非要有個答案不可。

是不是會留在朴有天身邊,其實答案他一直都覺得很肯定,但卻想不透,為何當初朴有天的神情會說的如此認真,說的像是,若不是因為奴隸是他,朴有天老早就放他回老家一樣。身為一名奴隸,本來就該在狼族服侍一輩子不是?

還有,到底什麼叫做『把你生吞活剝、吃乾抹淨』?這是什麼恐怖的形容啊?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Dec 28 Wed 2011 23:27
  • 路。

有時會莫名不知道自己的路該往哪走,
不過似乎只要一直走下去,就會知道路在哪。

愛你,平安。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