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在中看了手錶一眼,然而輕輕的按了朴有天家的門鈴。

「在中哥。」金俊秀一開門看見是金在中臉上便笑容迎接。

「俊秀這是給你們的。」他將箱子抱給金俊秀,接著又快速的說明這武器的使用方式,「這個是太陽能炸彈,將這按鈕按下去,就會釋放陽光,大部分對吸血鬼都有效。」

金俊秀點著頭,看著箱子裡頭的炸彈,問道:「這個可以再利用嗎?」

「當然可以,為了響應環保,它其實可以再藉由太陽吸收能量的。」金在中笑了起來,又說:「不過通常呢,我們丟出去也就撿不回來了。」

所以就算想多替環保著想,可彈殼找不回來也無用。

金在中似乎又要補充,他手只用力的比了一個一,音量大聲的說:「但是!如果在夜晚吸血鬼踩到也可以多除掉一個。」

「所以就算找不回來也可以當地雷用囉?」金俊秀笑問。

「如果那炸彈剛好有補充太陽能量的話。」金在中苦笑的回。

金俊秀點著頭,又順道問著金在中進不進門坐坐,不過他拒絕了。

他告訴金俊秀說今天他必須去值班,所以得馬上離開。

「只有你一個值班嗎?」金俊秀似乎有些的不放心。

「當然不會,鄭允浩也會去。」金在中笑回。

爾後金在中帥氣的向金俊秀道別,前往自己值勤的崗位去。

金俊秀將箱子抱進了屋內,朴有天看著他手上大小包的,趕緊向前幫忙。

「這個是什麼?這麼多。」朴有天接過手將那些東西放上客廳的桌上。

「是太陽能炸彈,案那個紅紅按鈕會有陽光。」金俊秀說著。

朴有天拿了一顆起來,玩味的看著。

說真的,吸血鬼再怎麼強悍,最後還是會被最根本的武器給制裁。就像金俊秀不喜歡蒜頭一樣,因為蒜頭會薄血,所以吸血鬼不愛。然而再者最強悍的,便是太陽光。

「俊秀我想試一顆看看。」朴有天轉頭看著他說。

「現在?」金俊秀皺著眉問。

「對,你去房間裡躲著,不要出來。」朴有天起身拉著他,想將他帶進房間裡。

金俊秀輕輕的甩開他的手,「不用,你直接放,我看這陽光的強度如何。」

「不行,你會受傷。」朴有天堅持的說,他這回倒是堅持著自己的立場。

金俊秀沒理他,他自逕的搶過朴有天手上的炸彈,然而看著電燈開關,他眨了一眼,整棟房子全斷電。

「俊秀!」

這聲喊出,金俊秀便按下了手上那炸彈的按鈕,順勢的將它丟了出去。

那顆炸彈並未路落地,金俊秀清楚的看見它在空中漂亮的旋轉,然而綻放出強大的太陽光,幾乎能照到屋內得每個角落。這陽光像是不怕遮蔽物一樣,直接的透射過許多家具,照亮了整棟屋子。

朴有天才無心去管這陽光炸彈有多猛烈,當金俊秀丟出去那刻時,他幾乎是用抱緊了他,就害怕陽光照射到他一樣。

當一切都結束後,金俊秀又眨了一眼,屋內的電燈全被開啟。

朴有天趕緊看著金俊秀的身子,只發現金俊秀被照射到的皮膚如同被曬傷一樣的通紅,不過那小傷卻自己慢慢的癒合起來。

「這強度很好,一定是那炸彈的內件將陽光給強化了。」金俊秀冷靜的說,「而且它還可以回收喔!」他說著說著,自己也笑了起來。

不過朴有天卻似乎沒聽進他的話,仍是看著金俊秀的身子,他不滿得抱怨:「你下次不要再幹這種事了。」真的太危險了。

金俊秀也看著他,揚著眉微微的笑著,「你現在理解我的痛苦了吧?」

朴有天抬眼回看他,「什麼痛苦?」

「我當初忍受你做傻事的痛苦。」金俊秀笑說,然而往那空彈走去,將它撿了起來。

朴有天還真沒能說什麼回嘴,不過他該慶幸的是金俊秀並不怕陽光,重點是還有自我修復的機能。

他看著桌上那些炸彈,腦子突然不禁的想,當全部的吸血鬼進攻他們這塊寶地時,這些炸彈真的夠用嗎?

「俊秀啊,如果哪天……,有一百萬隻得吸血鬼攻擊我們,我們怎麼辦?」朴有天坐上了沙發,雙眼空洞的看著那些炸彈。

金俊秀將那炸彈殼撿了回來,也坐上朴有天旁的位置,朝著他笑說:「全數殲滅囉。」

沒辦法,他只能做這樣的選擇。

為了保住自己,也保住朴有天,更是保住他們日後的未來。

他們就只能無情的向危害他們的吸血鬼說拜拜了。



這時金在中一個站在屋頂上,他無聊的坐上女兒牆邊,看著底下人來人往的行人與車輛。

老實說百年來他也抓鬼抓倦了,還真不懂為何他會選上這種職業。

雖說那樣的過去真的難以回首。

他抬頭看著天上的月亮,突然有種想奔月的心情,不過月亮在這時後卻被烏雲給遮上了。

他看了自己的手錶,發現鄭允浩真的遲到了。他竟然給他遲到了一分鐘!

他正想拿出手機撥打時,自己身旁的氣場卻起了變化。

是吸血鬼……!

他非快的收起手機,站在女兒牆上,低頭看著街道。

這時的天空似乎下起了雨來。

他皺起了眉頭,蹲下身子更是看著每棟大樓交接的陰暗小道。

原來在那裡啊。他笑了起來,從高樓的頂樓直接跳到地面上,非快的衝過大街,跳過汽機車,一路跑來那小道裡。

他一個接近,那吸血鬼便快速的轉過身,鮮紅的雙眼瞪著他,笑說:「是血獵啊……。」

那吸血鬼放掉手上的女子,整身轉過面對著他,吸血鬼又說:「我是彼得,美麗的血獵請問你的芳名?」

金在中湛藍的雙眸瞪著他,不爽的回:「我是帥,不是美麗!」

說完,他握上自己腰上的匕首,衝了過去!

彼得笑了起來,他舉起了手輕輕的揮了一下,天上墜落的雨水以及地上的水漬皆成了細針,朝金在中飛了過去。

金在中左手的匕首快速的將那些細的如針一樣的銳利刺砍斷,右手的匕首朝彼得甩了出去,就見彼得雙手一舉起,那些雨水成了一面保護牆,擋住了金在中甩出的匕首。

兩人的距離僅隔著一面的水牆,彼得笑的歡,金在中則是將卡在那水制的保護牆上的匕首抽了下來。

控制水的?

「可人兒,也許你決定跟我,我可以不殺你。」彼得長的不能說難看,不過笑起來卻惹人厭。

金在中輕藐的看了他一眼,「跟了鄭允浩就夠麻煩了還跟你!」

「原來眼前這位美麗的人兒已是有主物啊。」彼得感到可惜的說。

金在中一聽見『美麗』,他右手一舉起,狠狠的就往眼前的水牆打上。

漂亮的水牆漸出了水花,金在中的力氣過於常人的大,那拳頭幾乎是快碰到彼得的鼻尖。眼前這情景讓彼得感到有些不可思議。

看來是他所製造的水牆水壓不夠,抵不住金在中的攻擊。

彼得見狀更是皺緊了眉頭,漸出的水花每一滴都變成了利刺,要往金在中身上刺去。金在中將左邊得利刺擋下,可右邊的他卻沒管,就這麼次上的右肩,而他閃過會刺中要害部位的水刺,右手仍是對著那水牆施力,左手的匕首就朝著那薄的僅剩幾公分的距離就能碰到彼得的鼻尖的水牆刺了進去。

本以為在加上左手的力道準能破這水壓,但卻事與願違,天空的雨越下越大,像是替彼得助勢一樣,在金在中刺向他的那一刻時,眼前掉落了豆大的雨滴,讓彼得再造了一面水牆。

「美麗的人兒,在這種天氣下,你的贏面不大喔。」彼得笑說,他鼻子聞著金在中右肩流出的血液,舔了一下嘴巴,「你的血真甜美,要不要考慮跟我?不殺你的。」

金在中又聽見『美麗』的詞彙,他氣的都沒聽進彼得後面所說的話。

「你他媽……」他髒話都沒罵完,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人,冷笑的說:「誰在把我家在中了?」

金在中一聽見這話,他憤怒的看著眼前的彼得,可說出來的話卻是朝著身後之人所說:「你他媽的竟然給我遲到一分鐘!」

金在中鬆了自己的左右手,水牆又自己的複合。

他飛簷走壁的踏著直立九十度的牆面,往上跑去。

而在路地的鄭允浩,舉起了雙手,雙手的中指與姆指輕輕的摩擦,像似摩擦出什麼東西一樣,讓他雙手看起來像有東西閃爍一樣。

彼得遠距離得瞧著,他明白眼前鄭允浩要對他做什麼時,眼睛都來不及睜大,已爬上屋頂的金在中便對他大喊:「他太欠電了,一直說我美麗!」他順手拔了在右間上的水刺,從腰包拿出了藥水,喝了一口,傷口自己恢復了起來。

看來這個『美麗』的點讓金在中一直耿耿於懷,他就是不喜歡別人用女孩子家的形容詞來形容他。

鄭允浩臉上笑了出來,蹲了下身將這雷電以雨水傳送至彼得那裡,「那就是這位先生的不對了。」

牆大的電壓隨著水的導電,彼得幾乎是快被電暈,無法招架。

當鄭允浩將雙手脫離地面時,金在中便從屋頂上沿著牆壁垂直跑了下來,右手的匕首毫不留情的就將彼得砍做一半。

彼得的氣息盡喪,金在中低頭看著地板上那慢慢化成灰盡的彼得,抬眼就是瞪著離自己十公尺的鄭允浩。

「別找藉口,我不想聽你解釋為什麼你會晚一分鐘。」金在中冷冷的說,其實是心裡滿腹的不爽。

鄭允浩慢慢的向他走來,他就真的什麼也沒說,只是從自己的口袋拿出一個綠綠的東西。

是大眼蛙的手機吊飾。

金在中看著眼前的吊飾……,重點還是限量版的大眼蛙!

鄭允浩壞心的又再他眼前搖了幾下,臉上笑得很愉快。

「我勉強接受這次的藉口。」金在中伸手就將那手機吊飾拿下。

其實他之前大眼蛙的吊飾因為在值勤時被吸血鬼打爛了,他一直想再去買,只是都忘記。況且他等著這限量版的也等很久了,可因為又得值勤,他最後就放棄去排隊。

「你也該獎勵我一下吧。」鄭允浩看著金在中那真的美麗的臉蛋說。

金在中抿了嘴,「你跟我本來就是夥伴,一起殺他是應該的。」

「我不是指這個……」鄭允浩搖頭又說:「我是指我排了一整個下午才排到的大眼蛙,你得表示什麼吧?」

金在中任雨水打在自己身上,他低下了頭,看著手中的大眼蛙,再次抬起頭後,向前的主動吻了鄭允浩的嘴唇。

有些的冰冷,但還是帶著些許的溫暖。

還有,這也是他第一次主動吻鄭允浩。就因為一個大眼蛙,他犧牲了他自我覺得很嚴重的色相。

金在中將大眼蛙收進了自己的口袋,沒管鄭允浩的就自己先行離開。

鄭允浩看著他的背影,摸著自己的嘴唇,心情好的跟著在他身後一同離去。

「在中啊,今晚……」

「睡沙發!」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