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掉落得眼淚,與滴落在他右臉頰上朴有天的血液混濁了起來。

他雙手無助的往前伸展,但卻遲遲摸不著那全身早已是血的朴有天。

「有天……有天!」金俊秀緊張的狂叫著,血腥味越來越重,他明白朴有天已過於失血。

科特看著這般情景,他看著幾乎快站不了的朴有天,冷笑的說:「就這麼值得讓你賠上一條命?」

朴有天額頭痛都到沁出了汗水,他勉強的看著科特,「因為我很喜歡俊秀。」他伸出手,一手握住了科特的軍刀,似乎想用力的將刀給拔出自己的胸口,又說:「你不會懂,因為你不是人。」

朴有天皺眉,一個用力,他退了身子,將軍刀拔了出來。

科特愣了幾秒,看著這穿的隨便的朴有天。

事實上,朴有天的毅力與決心,他突然的明白,並不與他這身隨意的穿著相當。如果說愛一個人得付出這麼慘痛的代價,那麼也許,他真的不夠格去愛金俊秀。

就如朴有天所說,因為他不是人,所以解讀不了為何朴有天能這麼犧牲。

朴有天身子已支撐不了,他這回真認為自己不久後應該會去所謂的天堂吧。

他勉強的看著跌在地板的金俊秀,幾乎是快沒氣的說:「俊秀,對不起。」

對不起,我沒能當個衣冠楚楚的王子來救你。

對不起,我們的戀愛並不如童話來的具有美感。

也對不起,我似乎沒辦法再多陪你一點……。

三句對不起,金俊秀聽不見,但全進了科特的耳裡。

朴有天最後重心不穩往後倒了下去。

金俊秀睜了開眼,可卻什麼也看不見。但他的雙手卻自己張了開來,像是準備要接住朴有天一樣。

當朴有天的身子碰上金俊秀的雙手時,金俊秀霎時間被厚的白皙羽翼綻放開來,就像天使一樣將兩人包了起來。

朴有天還稍為有意識,那白翼就如黑暗中一道光芒一樣,他還真以為這一刻是天使來帶他走了。

「天使耶……。」朴有天臉上扯出了難看的微笑,無力的說。

金俊秀緊緊的抱住了他,哽咽的聲音向他怒吼:「白癡,那是我的翅膀!」

朴有天才曉得原來自己背後這柔軟又熟悉的味道是金俊秀的,難怪他一時間認為自己好像認識這位天使。

「有天……我決定了。」金俊秀抱緊了他,似乎下了什麼決心一樣,暗沉的說。

「嗯?」朴有天感覺自己似乎快睡著了,但他還是很認真的聽著金俊秀的話。

「我要進去你身體裡。」

這句話,其實沒什麼。

不過這讓垂死邊緣的朴有天倒抽了一口氣,又震撼的咳了血出來,「俊秀……我都快死了,你還想強姦我。」

這時的金俊秀早不想去猜想朴有天的腦子究竟用什麼東西做的,他閉了上眼,原本抱住朴有天的雙手,融進了朴有天的身子裡。

然後是腳,再來是身體。

當金俊秀再次睜開眼時,也是朴有天睜開的時後。

「有天,你的眼睛借我,我的身體讓你恢復傷口,好好休息。」

這話是金俊秀所說,可卻是從朴有天嘴裡出來。

金俊秀想藉著朴有天的眼睛戰鬥,也好保護朴有天,讓他待在自己的身體裡修補傷口。

金俊秀慢慢的站了起來,最後張開了自己的翅膀,對上了站在不遠處的科特。

「你是俊秀?」科特疑惑的看著那副朴有天的軀體,可那紅眼並不會是人類所有。

「是誰並不重要。」

金俊秀一說完,身後得白羽翼變像利刃一樣,往科特的方向刺了過去。他站在原地不動,操控著身後的羽翼對科特做出攻擊。

科特利落的拿起軍刀擋了下來,可卻未料金俊秀的羽翼如利刃一樣的堅固,一跟掉落的羽毛,又馬上化成堅硬匕首往科特的肩膀刺去。

肩上一個疼痛,金俊秀想趁勝追擊,可霎時間科特卻讓金俊秀的羽翼停頓了下來。

原來也是想像力。

金俊秀的羽翼像是抗衡著科特的想像力,想往前刺去,但卻又前進不了。他最後又看了地板的石磚,再次的利用石磚,將它們變成如鐵處女一般的真刺,狠狠的又再往科特的身後刺進。

科特噴出的血液,就這麼灑在金俊秀的白翼上。

是憎恨也是不願意原諒對方的顏色。

掉落的軍刀,成了他們彼此間唯一的聲音。金俊秀伸手,那軍刀聽話的朝著金俊秀非了過去,他抓住了刀柄,慢慢的往科特的方向走去。

科特這回很意外的,什麼掙扎也無,他就這麼掛在那堆針刺上,看著金俊秀前來。

「你是人,所以明白什麼是愛,但是俊秀不是人,他會明白嗎?」科特這話似乎是對朴有天所說,雖然面對他的是朴有天的軀殼,但他曉得現在是金俊秀拿著他的軍刀看著他,然而他又說:「還有,你不可能陪一個吸血鬼一輩子。」

時間終會成為一對人鬼戀最終的問題。

朴有天有無聽見,金俊秀並不曉得,但這些話,卻由金俊秀來回答。

「我不是全人,但是我是半人,所以我懂。」金俊秀舉起了軍刀,對準了科特又說:「就算有天不能陪我一輩子,但我可以陪他一輩子。」

科特睜大了眼看著金俊秀。

「愛一個人,當他受傷時,心會是這麼的痛。」金俊秀一刀準確的插進科特得心臟裡,穿出了背後,讓科特皺起了眉頭。

「就是這麼痛。」金俊秀哽咽的說。

當金俊秀放開軍刀時,科特也流下了眼淚。

或許這世上他還有許多不懂的地方,第一次懂得,卻會是換得他自己的眼淚。

也許冷酷了太久,便忘了自己眼淚的溫度到底有多溫熱。

科特最後拔掉了軍刀,也從那堆刺中再次走了出來。

金俊秀沒有再攻擊,他看著滿身是血的科特轉過了身子,優雅的又將軍刀插進了右手臂的衣袖中,一句話也沒有留就離開了這裡。

其實金俊秀一直以來都曉得,無論是什麼樣的攻擊對科特絕對起不了作用。

但為何他會選擇與朴有天並肩作戰?

因為他明白,有些攻擊產生的效用很大。

尤其是單刀直入,然而直中心房的攻擊……

最有效用。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