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雨,不停的下著。

男人依時坐上轎車上,雙眼無神的看著窗外,低沉的喊了聲:「開車。」

車子似乎正前往約定的地點,男人依舊看著車窗外的雨。

一場下的毫不憐惜的冷雨。



「你……!放開我!」一聲高分貝的怒吼,試圖的掙脫抓住他雙臂的男人。

"啪"

禁錮住他的男人毫不留情的往他那白皙的臉上甩了一巴掌。

「俊秀!」另一個聲音從遠方傳來,兩人似乎隔著相當的距離。

突然的,這場拍賣會主辦人撐著傘對著甩人巴掌的男人怒罵了起來,「你他媽的,你曉不曉得他可以賣很多錢!臉被你打傷了你賠的起嗎!?」

男人被罵的說不出話來,俊秀趁著這機會,又向另一端喊去:「在中哥你快逃啊!」

這一聲惹得主辦人笑了起來,「嘖嘖……,你自己都這般落魄,你還想叫你哥逃啊?」主辦人抬起了俊秀的下巴,玩味的看著,「今晚你肯定能被賣個好價錢。」

「你們……!怎麼能將人當作拍賣物!我是人,不是物!」俊秀激動的說起來,想向前就給那主辦人一巴掌,不料自己雙手卻被抓得緊,始不出力。

主辦人整理整理自己的西裝,雙眼變的犀利起來,「你不是人,是奴隸。」

字字句句俊秀聽得清楚,眼上的淚水不受控制的就掉了下來,本想再罵回去,可主辦人卻又說:「灌藥,扒光他的衣服,好好包裝。」

俊秀聽見這話雙眼皺得緊,看著那撐傘的主辦人離開,然而自己又被男人半拖半拉的淋著雨被拖進處理奴隸的場所。

一進這地方,每個被選中的奴隸身上的衣服被脫得精光,有男有女,每個人就像中蠱了一樣,乖巧的被綁在椅子上,任這裡的人處理。

俊秀咽了一口口水,看著這裡的每個人。當他尋找到了那人時,他便大叫了起來,「哥哥!」

名為在中的人,聽見這聲呼喊似乎想轉過頭看他,可身子卻不像自己的一樣,控制不了。俊秀內心緊張了起來又喊了一聲:「金在中啊!」

俊秀的雙手被男人拉高,他看著男人手上又拿著水杯,他緊閉著嘴,害怕那物體被灌進自己嘴裡。

男人看著俊秀不肯服從,放開了他的手,一拳揍向他的肚子,然而順利的將藥給灌下。

後來,他明白自己的衣服全被脫光,身體也被清理,然而就被綁在椅子上。但就是沒有任何力氣反抗。

唯一能做的,就是流著眼淚。

如外頭的冷雨一般,潸潸落下。



男人下了車,服侍趕緊來替他撐著傘。

「朴有天公爵,請入場。」

「謝謝。」有天一眼也沒看,走進了會場裡。

他走至自己的特等席,坐了下來。

他從口袋抽出了手帕,擦著自己的西裝上的小雨滴,依依的將它拍落。

「真難得今天你會來。」男人坐進他身旁的空位。

有天看了他一眼,也笑回:「也真難得會看見你,鄭允浩。」

「沒辦法,這次替我爸來看看。」允浩似乎也無奈,彷彿這樣的場合他們都不喜歡參與。

他們倆看著眼前被拉下的幕廉,桌上有些高檔紅酒,有天替自己也幫允浩盛了一杯,於是兩人便靜靜的等著拍賣會的開始。

這種拍賣會只有貴族階級才可參加,同時也是上流社會締結關係的地方。會場裡什麼都賣,不論是珍奇稀寶,無所不賣,當然,奴隸也其中一種,是最後一項的拍賣物。

通常有天都沒留到最後,至多在他買下自己想要的東西後,便會離開拍賣會。

時間一到幕廉被拉了開來,拍賣會開始進行。

允浩與他倆人就看著拍賣的物品,一個接一個,倆人似乎皆覺索然無味,坐在特等席的他們卻遲遲都無加入競標。

「你沒想買的。」允浩喝了口紅酒問著身旁的有天。

「還沒看見我缺的東西。」有天冷答。

拍賣會都要進行到最後了,眼看都無自己所要的東西,有天正想起身離去時,卻被允浩給叫住了,「喂喂,你別走啊,我會無聊。」

有天瞥了他一眼,「一起走不就行了?」

「不能,我是我爸的代表。」允浩無奈的回。

有天最後答應留下,果真是當親王的麻煩,身不由己。還得傻傻坐在這向其他的貴族示威,好讓拍賣會能平安的落幕。

拍賣會最後一項,就是拍賣奴隸,也可以選擇只買一宵,算是拍賣會裡的變相買賣。

有天曾經聽過這樣的說法,但他從未參與過,一來他家不需要增加僕人,二來他也沒必要與這些被拍賣的奴隸買一夜春宵,他對性沒什麼太大的興趣。

「聽說這些奴隸,都長的秀色可餐。」允浩皮肉不笑的說。

「所以呢?」有天冷冷得問。

「觀之可忘飢,也許你會看見你中意的。」他笑說。

「那些只是奴隸而已。」有天不屑的說。

允浩微微笑笑但卻沒回話。於是幕廉再次拉開之時,有天抬頭看著拍賣會台上,無意的對上那淚水汪汪的鳳眼。

俊秀雙手被紅繩綁住且拉高過頭,然而被裝在一個大型的玻璃箱裡,像貨物一樣。他紅唇的無力的喘著氣,讓玻璃起了霧氣,身上的僅有幾條蟬絲布料裹著羞人的地方,可卻又不是遮蔽的密,那挺立的部位卻能瞧見,若隱若現的呈現在會場各個貴族眼前。

大家一見這貨物,不禁的倒抽一口氣。

「這奴隸名為金俊秀,健康良好,特色嘛……臀部相當誘人,想必在床上能深得各位貴族的心。」主辦人看著玻璃箱裡頭的俊秀說著,然而他又命服侍將玻璃箱轉一百八十度,讓俊秀身後的一切一覽無遺的給台下名流人士觀看。

俊秀臀部裡最隱密的地方似乎有什麼被埋藏在裡頭,惹得俊秀嬌聲連連,努力的想掙脫自己被綁住的雙手。

服侍又將金俊秀轉回正面,

每個人一望見這般情景,開始有貴族下標。

「你怎麼看傻了?你沒看過奴隸這樣拍賣的嗎?」允浩看著一旁的有天問。

有天眨著眼,其實他不是看傻,他是從沒想過竟然會把奴隸搞成這般,再怎麼說……奴隸也是人……吧?

俊秀身子被注射了春藥,後穴又有不知名的東西震動著,他努力的想掙脫那紅繩,於是更是用力的用雙手與繩子拉扯。

「一千萬!」

「兩千五百萬!」

「三千萬!」

一一的叫價,全都進了朴有天耳裡。他眼裡看著俊秀在台上努力的與紅繩搏鬥,內心突然起了憐憫心的氾濫。霎時,俊秀終於爭拖了那紅繩,全場驚呼,而俊秀就這麼跪坐在玻璃箱裡頭,他伸手就想拿出那埋藏自己後穴的東西,可卻徒勞,東西塞得太深,他最後也放棄,眼神無助的看著台下。

「五千萬!」

俊秀那雙鳳眼剛好對上坐在最前排的有天,他直直的盯著有天看,有天也在台下與他對望起來。

接著,俊秀身子相當的難耐,而耳裡又聽見這些價碼,他真想摀住自己的耳朵,來閃避這些聲音,自己是人,不是物品,為何會被貼上這些價碼?於是他鳳眼又哭了起來,伸手便往那扎實的玻璃箱打了起來。

"碰碰"倆聲撞擊聲,讓會場的人靜了下來。

俊秀的也不管身子多麼不適多麼無力,他又用力的打玻璃了兩下。

「我是人!」他撕聲力竭的喊了這一聲,接著又一陣的狂打玻璃。

有天看著那舉動,雙眼瞠的大,似乎對於俊秀所說的那三字內心起了共鳴。

「怎麼?你想買他?」允浩又問。

可有天卻沒回話,他雙眼像是被俊秀的淚水吸引一樣,最後一聲的叫價是六千萬,接著,有天卻喊了價,「一億。」

一旁的允浩瞪大了眼看著他開出的這天價。

「一億一千萬!」另外的伯爵又喊了更高價。

「兩億。」有天說。

會場的人靜了下來,看著有天那桌。所有人皆曉得這樣的差價便是宣示主權,也沒人敢再繼續的叫價。

當搥子敲了三下後,主辦人便問有天:「朴有天公爵是想買一夜還是……」話都還沒說完,有天便回:「人。」

玻璃箱的俊秀緩慢的眨著眼,他看著有天,更是用力的拍起玻璃,嘴上念著:「為什麼為什麼……我不是東西……。」

有天看著俊秀從台上被推走,接著服侍就來到他的身旁,「朴有天公爵,請往這邊走。」

當他站起身時,允浩看著他說:「奴隸會是你需要的東西?」

有天瞄了他一眼,「是我需要的人。」他冷言。

他從未想過自己會與奴隸參上邊,可卻不曉得為何,在當俊秀看著他時,他總覺得這人需要他的幫助一樣,眼神透露著無助,想尋求一線的希望。尤其當俊秀打著那厚實的玻璃時,讓他更是下了決心買下他。

因為俊秀還有執著。

有天隨著服侍來到了604號房,服侍替他開了門後,一進門便是躺在床上一絲不掛的俊秀。

俊秀嘴上被綁了布條,叫不出聲音,而手上又再次的被繩子裹上,在床上似乎想起身,可卻比方才更無力,他身上又被施打了更猛烈的藥劑,全身的灼熱,讓他想替自己解決不適。

有天走向前看著俊秀。

俊秀一看見他眉頭就皺了起來。

有天低了身子,將綁在他嘴上的布條給鬆懈,然而放置床櫃上。

「不要……我不要……。」俊秀曉得自己這樣的情況沒辦法反抗眼前的男人,只能向他懇求。

有天看著俊秀的臉蛋,伸手抹去他臉上的淚水,於是又慢慢的替他解開手上的繩索。

俊秀也不曉得怎麼回事,他看著有天又說:「求你……求你救救我哥。」

有天看著他,臉上一臉的不解。為何自己都這樣的處境了,還會想要救人?況且他怎能確定自己就是好人?

「你會願意讓我跟你做愛嗎?」有天突然問。明明自己若想強暴便能得逞,可他還是忍不住問了俊秀的意願。

俊秀身子摩擦著床褥,皺著眉猶豫的看著有天,「不要……。」他最後倔強的回。

有天輕笑了一聲,然而走至床尾扳開了俊秀的雙腿,入眼的便是那粉紅的穴口,裡頭充滿著潤滑液,有天曉得裡邊藏著東西,於是伸了兩根手指,也無預警的就探進俊秀的體內,讓俊秀倒抽了一口氣,他將那東西拿出,並且關掉電源。

「嗯啊……。」那被觸碰到的敏感觸,舒服的讓俊秀叫了出口。

那聲好聽的呻吟便入了他耳。

他將俊秀的大腿闔上,替他蓋了上被子。

「告訴我,你哥叫什麼?」有天看著俊秀問。

「金……金在中。」俊秀聲音顫抖的回。

有天轉身就進入浴室,洗了手後出來便拿了手機撥打。

「喂?進行的還順利嗎?」允浩痞笑的問。

「他不跟我做,我沒辦法。」有天依舊語氣沒什麼起伏得說,一旁俊秀聽得更是覺得丟人。

「所以你打來跟我抱怨?」

「不是,我要你標下金在中。」有天說。

「買他幹嘛?我家不需要奴隸。」允浩不明白的說。

「標下就對了,看多少我買單。」

「再說吧。」

允浩掛了電話,有天也沒再打,以他們倆人的交情他明白允浩絕對會照他的意思買下的。

身後的俊秀聽進有天的那些對話,看著他模糊的背影,自己身體難耐的只能本能蹭著床褥。有天轉過身的看著他,然而慢慢的坐上一旁高貴的沙發椅。

倆人什麼話也沒說,有天只是靜靜的看著床上的俊秀。

不能說自己的身體沒反應,俊秀那時不時就露出渴望的表情,就算他對於性沒什麼感興趣,可卻也被勾勒起一些的興致。但眼前的主角明顯得拒絕自己,自己也不能強來。

兩人就這麼你看我,我看你的看了許久。

俊秀忍不住在被子底下搓揉著自己的嫩莖,閉上眼將面容埋進枕頭下,試圖的將吟迷的聲響藉由枕頭吸收,但很不幸的,還是傳至朴有天的耳裡。

朴有天站了起身,明白自己這樣下去可能就當不了君子,於是當他拿了雪茄開門要走出去時,身後的人兒突然說話了。

「幫……幫幫我吧。」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