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帶著俊秀一一拜訪客戶,算是讓他熟悉自己公司的交友圈。

俊秀手頭經常拿的筆記本就是在紀錄這些貴族的容貌習性以及癖好。記這些東西的好處便是在需要送禮的時日,得以挑他們最喜歡的東西送。

這回,俊秀仍是乖巧在一旁邊聽有天與人洽談,然而隨手記錄著筆記。

那正與有天談商的伯爵,眼神總不能淡定的只專注於有天,他時不時瞧著一旁的俊秀看。

「不好意思,插斷一下。」伯爵手指夾著雪茄,比了個暫停的手勢,「朴公爵身旁這位……,沒看錯的話是拍賣會上那惹人憐愛的那位吧?」

俊秀停下了動作,左手慢慢將手裡的筆握緊,他低著頭不敢抬。

有天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伯爵,然而說:「他是我的秘書。」

風馬牛不相干的回話,讓伯爵玩味的看著有天,「朴公爵啊,您可否……,上過他?我想初夜不上應該挺難的吧。」

俊秀只是輕輕的闔上筆記本,他緊閉著嘴雙眼就看著地上的毯子。

有天並沒有回話,可也無轉頭過去瞧俊秀的神情。

「要不這樣吧,如果您願意,身旁這位人兒借我一晚,我們或許可以再談個更好的合作方案。」伯爵雙眼色瞇瞇的瞧著俊秀看,伸手就想往俊秀的大腿摸上。

有天突然不輕不重的抓住了伯爵的手腕,淡淡的說:「合作規矩是我訂的,你可否曉得其實我若不跟你合作我也無損失?」

這話說的清楚了,伯爵若真想踩硬自己的立場,恐怕就失了分紅的機會。

伯爵將手抽從有天的手掌抽了出來,臉上相當不悅。

「別打他的主意。」有天這句話說的低沉,震懾著在場的每個人。

俊秀悄悄的偏過頭,看著有天的側顏。雖然有天的表情並沒多少變化,不過只要他情緒上有波動,他很容易顯現在自己聲音上面。這是他跟他相處以來發現的小小技巧,讓他得以分辨有天現在的心情是如何。

看來有天現在的心情是不佳。

「對不起,朴公爵。」伯爵道了歉,可卻無歉意。

「今日就談到這裡。」有天說完起身便要走,伯爵似乎沒想到會談這麼快,於是趕緊問:「所以我們的比例……」

「你三我七。」有天低沉的說。

他說完便無情的離去,似乎不願再商討。

伯爵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手上的雪茄又吸了一口。看來他是攀上高不可攀的奴隸,他這次學明白,只要是隸屬於有天的東西,洽談中他若沒拿出來當籌碼,自己也不能對他要價。

看來這次又虧了。

身後的俊秀趕忙的加快自己的腳步跟在有天後面,有天走的速度很快,讓他有些的跟不了,「等等我……!」他下意識的就喊出口。

這時的有天才停下腳步,轉身看著朝自己前來的俊秀。

「你別生氣了。」俊秀嘆了口氣說。

他明白現在的有天心情不好,但是他還是得說。

有天的眼裡似乎有了些變化,本是殺氣騰騰的雙眼,當他直視著俊秀時,那樣的殺氣漸漸的散去,雙眼變得溫柔,但卻又包含了些許的愧疚。

他伸過手臂,很自然的就摟著俊秀齊步一起走。

他腦子還記著,一同走就表示沒有階級之分,他希望能藉由此種做法來消弭他與俊秀之間的階級。也許他的改變,就是想讓每個人都曉得,其實大家能平起平坐,而非得畫個界限分個高低才能存活。

「對不起。」這回有天的聲音是說的平淡,可卻不比方才低沉。

俊秀近距離的看著有天的側顏,自己心底似乎有些不捨。

他輕輕的皺起眉頭,便說:「又不是你的錯你道什麼歉?」

有天轉過頭看著他,表情變化不大,但卻讓俊秀看出了他的心思。有天仍是在愧疚,似乎責備自己沒有好好保護著他。

「感覺上……,我很難做到讓大家對奴隸存有尊敬的心理。」這還是第一次有天訴說了自己的感想。

在他遇上俊秀後,他便嘗試著不停的改變。他能說,這樣改變其實不是為了俊秀,而是為了整個奴隸制度的受難者。不過顯然自己還未找到強而有力的方法來抑制每個人。

有天摟著俊秀繼續走著,不過這時的俊秀卻停下了腳步。

他轉過頭看著俊秀,俊秀卻緩緩的說:「你們國家除了奴隸制還配合了階級制,也許我們能提高奴隸的階級,至少讓他的能在這社會溫飽,不用依靠主人過活。」

「怎麼做?」有天輕聲問。

「將奴隸變成勞工。」俊秀臉上笑著又說,「只要雇主給付對價勞力的金錢,這樣他們就有錢能過活了。」

有天眼睛略為睜大,然而點著頭,他同意這樣的做法。

不管國家制度怎麼變,人活著就是需要錢。只要他能給工廠的每個奴隸薪水,那麼他們就不用對著主人言聽計從了。有了錢買東西,沒有人會不願意賣。這麼一來也能順理成章讓奴隸成了顧客。

俊秀走近他,又開心的說:「而且我計算過,其實支付奴隸薪水公司並不會少賺,反倒還可以提身勞動力。」

有天眨了幾眼,眼裡埋藏著笑意。

「謝謝你,俊秀。」他摟緊了他的腰際,表達了自己的感謝。

「不會的,這樣的想法也需要你的幫助。」俊秀看著自己腰上的手,臉上有些紅潤的說。雖然他明白有天對自己並無任何的感情,但他還是欣喜。

「我會幫助你的。」有天淡淡的說。

當他們坐上了轎車後,俊秀似乎想到了什麼,拉了有天的衣袖便問:「我哥哥過的好嗎?」

有天轉頭看著他,想了一會,有些心虛的說:「好。」

俊秀又拉了拉他的衣服,「那你能安排我跟他見面嗎?」他臉上滿是期待的問。

來這國家也許多時日了,他當然也會觀心自己的哥哥是否溫飽的問題。重點是,他真想與他見面,看看他過得好不好。

有天看到俊秀那臉蛋,自己卻沉重了起來。老實說他不能跟俊秀保證在中在允浩那會過得多好。他明白允浩這麼做是想讓在中對他百依百順,才遲遲不讓他們兄弟見面。

但事隔這麼久了,也許他能找一天再去問問看允浩的意思。

「我會安排。」他淡淡的回。



這天,允浩趁著在中身體比較好後,心血來潮的問他要不要陪他一同出去走走。在中明白這句話不是邀約,而是他一定得陪允浩一同出去。

他闔上手裡的書,看了窗外一眼。

其實這樣的提議對他沒有損害,他已很久都是足不出戶,被關在這允浩臥房很久了。

今天的天氣很好,適合出去走走。

「好。」他起身將書放回書櫃上,慢慢的往允好身邊走去。

允浩見他走過來,他伸手變牽起在中的手,「慢慢走好了。」

在中本想抽回手,但這回似乎不是因為想跟俊秀見面而忍耐,卻是因為允浩一個體貼的問候,讓他猶豫了起來。

他乖巧的任允浩牽著,自己緩慢的走下樓梯。

身體已經沒有前幾日來著疼痛,走起路來並不吃力,也好在允浩走的並不快速。

他們乘坐上車後,允浩便開口說:「今天帶你去市區逛逛好了,看你有沒有什麼東西想買。」

在中並沒有真對他的話做出回應,只是看著車窗外絢爛的陽光。

可想而知,自己真的很久都未與外界接觸,讓他突然感覺陽光特別的燦爛。

允浩見他沒回話,他湊過了身,輕聲的問:「身體……,還不舒服嗎?」

在中轉過頭看著他。

有時他真不明白,為何眼前這人時好時壞。但認真想起來,當自己被搞得連床都下不了時,允浩並沒有無情的將他丟棄,反到命下人將自己服侍的好好的。可在當他對自己無理的侵犯時,又讓他覺得那些所做所為其實都只是想掩他耳目而已,讓他覺得其實他還不錯。

「好很多了。」在中低語。

允浩笑了一會,坐回自己的位置,沒再問話。

當司機將車子停下後,他們倆下了車。在中看著這人來人往的市區,這樣的吵雜聲自己似乎許久都未接觸了,一時間似乎不是很習慣。

允浩身後還帶了一個僕人,他向前拉著在中,然而說:「今天是帶你出來選你自己想要的衣服,好好挑吧。」

在中踉蹌了走了幾步,「我沒錢可以買。」

「你是我的,當然是我付。」允浩這句話說的霸道,但聽在在中耳裡卻顯的刺耳。

但他還是選擇閉上嘴,眼前這人的喜怒起伏不定,多說惹事,反正他高興就好。

允浩自逕的帶著他來這些高貴的店,店員一見是允浩,便紛紛的湊了上來。

「鄭親王您想買什麼服飾呢?」

在中在一旁看著,那些店員還不是曉得來了一個大肥羊才這麼勤奮的工作,看的他都不習慣。

「挑適合他的。」允浩指了身旁的在中說。

在中什麼也沒表示便被店員抓進試衣。

他無奈的換著每件衣服,每換一見就得讓允浩看一看,允浩看滿意就買,不滿意就淘汰。只是很不剛好,允浩不滿意的都是他喜歡的。

在中也不敢吭聲,順著允浩就好。

「你穿這些真的都很好看。」

允浩摟著他的腰在他耳邊說著。

「承蒙不棄。」在中冷冷的回。

「也許你對我多笑一點,我可以讓你快點見到你弟弟。」允浩胸膛貼上了在中的背脊,雙手揉著他的肩,在他耳邊輕聲的說。

在中動了自己的肩,擺脫了他的束縛,然而轉過身抬頭看著他。

「你開的支票我懷疑是空頭支票。」他湛藍的雙眸輕輕的瞇上,眼裡充滿著怒意。

允浩雙閉抱胸,靠上身後的衣架,歪著頭輕藐的說:「你的表現能決定我的支票是不是空頭。」

「你究竟要我怎麼做才滿意!?」在中皺緊了眉,音量控制的剛好只有他們倆聽見。

他幾乎是想給眼前這人一拳,但他還是忍了下來。

「吻我。」允浩身子傾向他,在他耳邊輕聲的說。

「現在?」他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你認為呢?」

在中低下頭,左顧右盼了一下。這店裡也只有他們兩人,外加一個僕人,其餘的店員皆盯著他們倆看,這讓他如何做得出來。

他又抬起頭看著他,「你真的會讓我跟我弟弟見面?」

「我說過了,看你的表現。」允浩輕笑的說。

他雙眼有些無助的游移起來,他伸手輕輕的抓住了允浩的手臂,緩緩的靠近,然而給了一個吻。

在場的人看了這一幕,各個睜大了眼,似乎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在中離開了他的唇,轉身就往店裡門口走去。

允浩沒留人,只是看著走出店家。

這吻其實不能給予他什麼,頂多就是宣示主權罷了。另外,讓他發現的,便是在中真的很愛他的弟弟,為了弟弟,什麼事情都能做。

再者,就是他這麼利用俊秀來控制在中,自己是不是太過分了?但不這麼做,在中又會聽從自己嗎?

他皺起了眉頭。

他質疑著自己,他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在中站在店家隔壁的麵包店,他無助的蹲了下身。

他雙眼瞧著路上的車馬人,這樣的自由,他很羨慕,其實就只要給他一點空間,他或許能笑著看待這國家。



俊秀,你過得好嗎?

哥哥……,想見見你。

也許自己活著,就剩這麼點動力了。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