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與有天的口角之爭後,允浩似乎有點明白,自己貌似是真的做錯了。

也許就如同有天所說,其實愛一個奴隸,並不是什麼可恥的事情。奴隸,亦是人。並不因他們國家這樣的制度壓榨下而變質。或許自己能真能嚐試改變其他的方式,雖說不一定對自己有利,但至少不會再增添在中臉上的憂鬱色彩。

但他心底仍是想逞一口氣,他想讓在中承認,讓他先愛上自己。

這能表示,縱使他在奴隸的觀念上有些釋懷,但並非完全。自傲的性質仍是高居不下。被稱為親王的他,當然不願先低下頭服輸。

縱使要成為俘虜,自己也要先擊垮在中的心房。

「今後這裡是你個人的房間。」他打開門說。身後陸陸續續的僕人便將在中的東西送進擺放整齊。

在中沒轉頭看他,他眼裡有些訝異,看著這算屬於自己的空間。

這樣的房間其實跟允浩的臥房相較起來劣質一點,但相同的是,是那對於那扇窗外所嚮往的自由。他慢慢的走向窗口,將窗子打了開來。

他閉上眼靜靜的吸了口氣,然而睜開了藍眸,看著窗外的景色。

「喜歡嗎?」允浩在他身後摟著他,輕聲問。

在中輕輕的點著頭,但臉上卻沒笑意。他總覺得,他身後之人不曉得又再打什麼算盤,才會突然弄出一間屬於他自己的房間。他心想,大概是與有天所說的事情有關。

允浩抽離他身旁,四處看著這房間哪裡有不妥,又說:「還有,我知道你喜歡看書,宅邸的圖書館你喜歡可以讓你隨意取書。」他看向在中的背影,但在中仍未回話。

允浩的雙眼沉了下來。他明白自己突然的改變會帶給在中猜忌,感覺像是他突如其來的好都為時已晚。可既然自己決定這麼做了,就不能再收回這樣的款待。

就當是自己愧對於他的彌補。

他又慢慢的走向在中的身後,可這回並沒抱他,只是小聲的說:「如果明天你有空,我帶你去見你弟弟。」

在中睜大了眼轉身看著他。

他突然的苦笑。

這時他多想讓在中知道,他已不會再用他弟弟來向他勒贖他的一切,他真希望他們能回歸於原點,來一場正當的比賽。可是他自己明白得很,就算重新開始,也未必是好的。或許到頭來痛苦的還是只有自己。

也應該說,縱使比賽重新開始,他一樣會是輸家。

看見在中眼裡充滿期待的眼神,他明白,自己早已愛他愛的無可自拔,但眼前之人對自己卻無動於衷。

就如當初他們見面時一樣,他永遠擔心的就只有他弟弟,而自己從未是他生活的重心。

他瞥過眼,看向臥房裡的沙發,「有空吧?」

在中臉上突然露出了一抹微笑,說起來也可悲,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在中的笑容,「有。」

他點著頭緩緩的轉過,然而走出在中的寢室,將門一同帶上。

在中看著他那憔悴的背影,自己收回了笑容,臉上也憂愁起來。

他轉身看著窗外。

他曉得這回允浩說的是實話,他會帶自己去見俊秀。但以後的日子呢?允浩似乎已經不打算拿俊秀來威脅他。也許這是好的開始。可他怕的是,有可能允浩也只讓他見這一次面而已。

他看著窗外火紅的夕陽,霎時間他的思緒自己卻無法釐清。

未來的路,還很長,他該如何安排?



他們坐上了轎車,兩人沉默著,誰也沒說話。不過在當經過一家麵包店時,允浩卻叫司機停車。

「要不要買什麼東西去見你弟弟,這家麵包店不錯。」他沒看著他說,只是看著店家。

在中也不曉得該不該回應,但最後允浩自逕的下車,他也跟著一同進了麵包店。

「選吧,順便看看你有無想吃的。」允浩拿了盤子說。

在中悄悄的瞄了他一眼,然而指了眼前的麵包。

甜甜圈。

「就這個?」

他點點頭。

允浩隨一的夾了兩三個,然而就前去付帳。

甜甜圈是屬於他們兄弟倆的回憶。老家其實並不是屬於富裕類型,但卻也還過得去。他們倆最喜歡做的麵包,就是甜甜圈。

那樣的圈子代表著圓滿,圓融。那樣的甜,代表著今天仍是過的美好。從小無父無母的他們,就是這麼自己活過來。老家經營著小農場,養著農畜,其實也毋需花費太多金錢就足以溫飽。

這樣日子,他卻沒想過會是讓他如此懷念的過去。

允浩將袋子給了在中,然而一起走出了麵包店。在要上車時,在中不經意的瞥見坐在麵包店外的流浪漢。看腳步停了下來,然而往流浪漢的身邊走去。

「這給你。」他聲音不大,但卻被那流浪漢給聽見。

那人紅了眼眶,最後伸過手接了過去。

「好心人有好報。」那人流著淚說。

在中並無任何回應,只是站起身,然而坐上轎車。他現下的情況也許不是最糟的,他心底安慰著自己。

允浩看見了他方才的舉止,在他上車後,便問:「這麼做能有什麼好處?」

在中只是將僅剩兩個的甜甜圈抱在懷裡,淡淡的說:「幫一個人也是幫,救一個人也是救。」他頭轉向窗外,又說:「能幫助人,不值嗎?」

這話說完,允浩也轉過頭,沒有回話。

最後他們來到了有天的公司,允浩便帶著在中一同進去,然而來到會客室。

「鄭親王,您稍等。」服侍恭敬的說,還不忘替他們兩端上熱茶。

不久後有天便有些喘著氣的來到。

一進門便看見的允浩身旁的在中,他一下就明瞭允浩來此所為何事,於是便道:「請兩位隨我來吧。」

有天將他們帶至公司後的工業用地,然而一同搭乘敞篷車來到了其中一間的彈藥場。

車子停了下來,有天便跟在中說:「那裡,發著涼飲的人,是俊秀。」涼飲也是俊秀所提議,他先做了公司預算,然而向有天說明,他希望每個工作的奴隸可以得到一些小報酬,比較不勞累。

有天理當是順從,預算支出表都讓他看見了,他還能不準嗎?

在中看著那小人影,有裡握緊了裝著甜甜圈的袋子,下了車就奔了過去。

已經很久都不曾這樣奔跑過,他踉蹌了幾步,又繼續的跑向那人影。當他越是靠近,他的眼淚就越是湧溢

他最後喘著氣,慢慢的向俊秀走去,「俊秀!」他大喊了起來。

連在敞篷車這裡的兩人,也聽得一清二楚。

這樣的聲音,其中所包含的意義太過廣泛,聽的允浩更是增添感罪惡,而有天則是鬆了口氣,這算對俊秀也有了個交代。

俊秀轉過頭看著來者,當在中走近他面前時,他幾乎是傻楞的一動也不動。

「哥哥……?」俊秀放下手中的涼飲,一個轉身便大力的擁抱住在中。

久違的相逢,他們的思念已無法再繼續乘載。

「哥哥!哥哥!」俊秀越抱越緊,嘴上念著這再熟悉不過的詞,最後也哭了出來。

在中臉上笑了開來,也抱緊的俊秀。在經過多般的苦難,最終仍是讓他熬過來,見上掛於他心上的心頭肉。從未有一次俊秀離開自己這麼久,就怕他餓了冷了,不懂照顧自己。

但如今看了俊秀這樣的體態,他能確定,有天並未騙他,俊秀過的真的很好。

也許今日兩人吃著在中所帶過來的甜甜圈,才能真正體會甜甜圈裡所帶著的意涵。

是圓滿,是圓融,是美好。



「謝謝你,允浩。」有天坐在敞篷車陪的允浩一同抽著雪茄。

允浩深深的吸了一口,煙從嘴裡吐出,然而吸進了鼻孔裡,又再次的吐出,「我早該這麼做。」他冷道。

「金在中會感謝你的。」有天安慰的說。

允浩看著遠方在中的身影,垂著頭,從未有過這樣喪志的神情,一覽無遺呈現在有天面前,他又抽了一口菸,「我不求他感謝,只求他原諒。」

有天靜靜的看著他,也許他能明白為何允浩會這麼說。他並無那樣的立場去怪罪允浩的所做所為,或許方式真的錯了,但也不能抹煞允浩愛在中的那份心意。

他想彌補,但卻怕在中不給機會。他想請求在中原諒,可自己又能帶著怎樣的臉去向在中懇求?

愛歸愛,但做錯,還是錯了。

「金在中會明白的。」有天淡淡的說。

允浩輕笑了一聲,抖了手上雪茄的碎菸蒂,然而又抽了一口。

這樣的笑聲,彷彿在朝笑自己一樣。

「所以……,你愛金在中嗎?」

如出一轍的問話又再次的傳送進他耳裡,他這回並沒迴避,並無憋扭,「當然愛。」他淡聲道。

他轉頭看向有天,「那你愛金俊秀嗎?」

有天這回竟然露出了笑容,抽了一口雪茄。

「當然愛。」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