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獨自一個人生活也快一個月,可他卻不曾對允浩提出過什麼要求。

允浩這回也處於被動的狀態,並沒給予在中太多選擇,或者主動要他做什麼事情。兩人幾乎就如陌生人一樣,感情雖無銳減,但卻也無遞增。可今日,允浩內心卻覺得,自己應該不能放任在中不管,要他等在中提出需求,還不如自己主動詢問來的快。

在中總不願意求自己,他大概能猜到是什麼原因。

他來到了在中的門外,輕輕敲了兩下。

「請進。」房裡傳出了一點聲音。

當允浩開了門後,在中抬眼看著他,然而慢慢的將書闔上來,並未率先開口。

允浩走進了臥房,關上門:「今天要不要出去走走?」

在中將書放上桌上,沉思許久。

「你斟酌一下。」允浩又說。

他站在門邊站許久,在中最後起身淡聲道:「好。」

允浩點點頭,轉身開門便走出去,他囑咐管家備車,自己變回臥房內拿外套。

在中也將自己的外套從衣架上拿下,他看著這件外套好久,腦子裡突然浮現出當初他與允浩一同去服飾店裡購買衣服的情景。那時的自己,真的為了達成目的,而能做出那麼丟臉的事情。

而手上這件外套,也屬於自己醜陋之下所買回的商品。

如果東西會說話,也許這些衣服會朝笑他。朝笑他只是為了見弟弟,而在大庭廣眾之下吻了允浩。

這也就如同,允浩為了讓他愛上他,而不惜利用俊秀來要脅他。

其實人都是賤骨頭,為了達成某些事情,都能不顧一切的違背自己的意願。而一旦那樣恐懼的瓶頸超越了,縱使被別人要求多麼下流的事情,便也什麼事情都會去做。

他緊緊握住了手中的外套,霎時間想把這件外套給撕裂。

有時他也會想起有天問允浩的那問題,『你愛金在中嗎?』

那時允浩的答案讓他聽的模糊,可現在允浩所做的一切,能稱的上愛嗎?

突然的,他有些羨慕起自己的弟弟,為何能找到一個如此愛他的人。

他鬆了手上的外套。

這時在中寢房的門被打開來,允浩看著在中垂頭看著那外套一動也不動,他又仔細的看著那外套,發現那服飾貌似是當初強迫在中穿的。

他慢慢的走近在中,然而握上他的手腕,便說:「如果不喜歡,我們再去重買。」在中抬眼看著他。

在中摸著那外套的質感,又垂下頭說:「不,它很好穿。」

「好穿不一定合你意。」他說。

在中苦惱的看著他,卻不曉得自己該怎麼回應。那時當下的自己,真的對這件外套不屑一顧,可不曉得為何現在,他會認同自己手上這件外套。

可能是因為眼前之人的心意已不同,連他的內心也一同的牽制。

「我喜歡它。」在中臉上微笑的說。

從討厭,到不討厭,然再到喜歡。層層的變化讓他有些心悸。

也許眼前這親王,並沒有自己心底想的這麼壞。認識一個人就像剝洋蔥一樣,他會讓自己哭,可當剝下他每一層時,那種新鮮感卻也會讓自己笑。不同的層次有不同的感覺。

允浩緩緩的將在中的手腕握得更緊一些,他用著不算大的力道,將在中一個拉過,兩人鼻尖幾乎是快碰上,在中似乎有些受到驚嚇,眼裡驚恐的看著他。

「那你喜歡我嗎?」允浩突然的問。

在中不明白允浩為何這麼問,但這問題卻引起了他想回答的慾望。

他似乎想讓他了解一件事情。

「你不喜歡我,憑什麼要我喜歡你。」他答。

允浩睜大了眼,這樣的距離讓他將在中的眼眸看得更清澈。而這回答,似乎也讓他真明白一件事情,或許自己得去真正去愛一個人,也許才能得到相同的回饋。

有些事情,是勉強不來的。也沒有什麼事情,是能不勞而獲的。

他終於能有些體會到,為何有天能這麼瘋狂的想廢除奴隸制度。他明白自己能給俊秀的不只有抽象的幸福,不會只是僅止於彼此間的幸福。

還有自由。

無論是心理上,還是現實上。

「我也想給你自由。」允浩放開了他的手腕,他看著在中那平靜的藍眸,自己突然間也放鬆了那睜的太累的雙眼,又說:「我會給你自由。」

在中看著他,眨了幾眼,臉上便笑了起來。

允浩雖然不曉得為何在中要笑,可能是自己說出口的話太過不切實際,所以才嘲笑自己吧。但這些都話是他的肺腑,也許自己也能像有天一樣,給予在中自由,然而再喜歡他,愛他。自己至少得付出點什麼,表示點什麼。

他轉過身,慢慢的往門口走去,最後說:「我們走吧。」

在中跟在他身後邊走邊穿上那件外套。

感覺……這件外套,突然變得相當暖和。



好不容易的假日,可有天卻宅在辦公事裡看著文書資料。

俊秀穿著輕便的衣服,向門敲了兩下,便開門走進去。他似乎習慣做這樣的事情,一半也是因為有天沒異議,才讓他養成這樣的習慣。

他走過有天的身旁,彎著腰看著有天桌上的資料,他在一旁也跟著看著。

有天並沒有理會他,雙眼專注的看著桌上的資料,還不時的在上頭做記號。而在當有天將資料翻頁時,俊秀突然從背後拿出了一張紙,快速的遞至有天的桌上。

有天挑了一下眉,並沒駁斥俊秀的行為,也無將那張紙移開。

這是一張烤布丁宣傳單,上面還寫著特價兩字,送完為止。

「你想吃這個?」有天沒轉過頭,聲音有帶點溫柔的問。

「對,特價喔!」俊秀站直了身子,笑眼瞇瞇的說。

有天將宣傳單移了開來,然而說:「等我這裡看完一下。」

俊秀拿過宣傳單,笑著回:「沒關係沒關係,我跟司機說好了,他會載我去。」

有天稍為愣了一下,轉頭看著他,「你自己去?」

「嗯。」俊秀點著頭,「你要吃嗎?我去買。」

最後有天也只是隨意的說俊秀吃什麼他就吃什麼,然後也准許俊秀自己外出買東西。他本是放不下,不過想想,俊秀也居住在這裡好陣子,實在也毋庸擔心太多。他看著俊秀屁顛屁顛的走出自己的辦公室,然而關上門。

他嘴上緩緩的笑了起來,如果能適應的快樂,這便是再好不過的。

俊秀一路的奔向門口,沒幾下就跳上車去搶布丁。其實那張宣傳單後面記滿了宅邸每個僕人想要吃的口味。因為大家都在工作,沒有人能離開自己的職位去搶布丁,最後俊秀自告奮勇的說他去。一來他是真的沒事,二來他也篤定有天會讓他自己出門一次。

就這麼,司機載著他來到了店家,排隊的人還不是很多,他趕緊下車去排隊。

好在今日的太陽並不強烈,微風徐徐。他拿著宣傳單遮著陽光,然而乖乖的排著隊伍。

這家烤布丁可說是出了名的好吃,不過他沒嘗試過,只是聽宅邸的僕人說過。

他又前進了幾步。

這時後在這家烤布丁旁的一家也不小的飯館,走出了一個年紀大約才十歲的孩子,他手裡抱著書哭著,沒多久那就見一個拿著藤條,身上圍著圍裙的女人也走出了飯館。

他舉起手,藤條要往孩子的屁股打去,排隊的每個人都不約而同的閉了一下眼。

"啪"的一聲,孩子哭得更大聲。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去學校念書!」孩子死抱著手裡的書,短短的腿在原地跳著,臉上哭的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家裡沒錢!」那女人似乎是孩子的母親,他大聲的說。

「你們不要一直買奴隸就有錢讓我上學了!」孩子也不甘示弱的說。

「你懂什麼,奴隸可以讓我們賺更多錢啊!」

「既然賺更多為什麼沒有錢讓我去上學!」

「上什麼學!上學是花錢!那些貴族才能念的學校,你去做什麼!」女人拿著藤條指著孩子,大罵了起來。

俊秀在一旁聽著,一群人也無人說話,隊伍更是前進一些。

最後那孩子只是抱著手上的書,朝著俊秀這已是大排長龍的隊伍走來。俊秀看著那女人,女人只是嘆氣搖著頭,拿著藤條走進了飯館裡。

孩子抹著臉上的眼淚,咕噥的在嘴上說了些話:「為什麼我不是貴族?」他自嘆的問著自己。

當這孩子走過俊秀的身旁時,俊秀僅是看著他慢慢的遠離自己,人群中漸漸的將那孩子的身影給埋沒了。

這時的他才明白,奴隸制度的影響其實不只是只有對於被看待為奴隸國的他們才受到迫害,這樣的制度讓一般的平民也成了一種既成的型態,買奴隸替他們賺更多錢,然而捨棄了讓孩子學習的機會。而又再階級差別的摧殘下,平民階層出生的孩子更不可能去學校學習。

利益的衡量以及價值的判斷在這國家有些倒置的現象產生。

只有近憂卻無遠慮。

俊秀又隨著人群前進幾步。對於這種事情,他愛莫能助。他都無法替自己贖身了,當然也不可能替那孩子求情。

看著那孩子哭泣的臉頰,他曉得,孩子憎恨奴隸與階級剝奪了他的學習權。而他何嘗不是如此,他也憎恨這制度對自己家鄉的迫害。

排了那麼久,最後是被俊秀給排上,但卻出了些小插曲。

「不好意思,我要五份原味。」這話不是俊秀說的,而是一個插了他的隊伍的男人說。

俊秀轉過頭,抬了頭看著他。那男人比他高半顆頭,身穿高貴的西裝,秀氣的短髮,以及清澈的雙眸,稱不上難看的臉蛋,但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便是那人插了他的隊。

老闆一見那人,神經繃緊了起來,趕緊的喊,「五份!」

「慢著!」俊秀一個打上桌面,喊了一聲。

男人看著他,俊秀也無閃避的就說:「先生,你曉得你插隊了嗎?」

男人挑了一下眉,並沒做出回應。

而俊秀卻無發現,老闆的臉色突然變得緊張,而後面隊伍的人的也露出驚恐的表情摀著嘴,似乎覺得俊秀的行為舉止太過大膽。

男人臉上笑了一會,玩味的看著俊秀,「我是插隊了。」

「你應該從後面開始排。」俊秀沉住氣,緩緩的說。

男人身後似乎也跟著相當具有地位的人,突然跳了出身,便對著俊秀怒罵:「無禮!你不曉得這是我國的王子嗎!?今日王子撥空出來體會人民生活……」話都未說完,俊秀便舉起手說:「停!」

男人看著他,而身後的那人也閉上嘴,只見俊秀啟唇,眾人安靜的聽著他說:「我想請問您,方才您看見那位手裡抱著書的孩子遭遇沒有?」

「沒有。」男人回。

「那我問您,貴國有階級制度,您怎麼體會人民生活?插隊就是您所謂的體會?」俊秀看著他說,而在場的人卻無人敢說話。

這樣的質問,已顯現其實俊秀並不在乎他所面對的人身分多高貴,他不害怕。

男人聽了這話,只是靜靜的看著俊秀的臉蛋。

方才罵俊秀的那位隨從又說:「你這刁民!」

俊秀轉過身沒理會他,只是向老闆說聲:「我要十份草莓,十份巧克力,五份原味,原味的另外裝。」老闆趕緊看向那被稱為王子的男人,男人朝著老闆輕輕的點頭,老闆便開始準備俊秀的訂單。

俊秀側著身沒再看王子。但那王子卻看著俊秀的臉龐許久,然而慢慢的向隊伍的尾端走去。

當俊秀拎著那二十五份的布丁要離開,快經過了王子的身邊時,隨從便是不屑的看著俊秀又罵:「刁民!」

俊秀手裡拎著那一大袋的布丁和一小袋的布丁,轉頭瞪著那隨從,「很抱歉,我不是你們的國民,只是奴隸。」

隨從聽的是雙眼瞠大,可王子卻不見有任何驚訝的表情,只是臉上若有所思微微的笑著。

俊秀將那另外包裝的原味布丁拿至王子的面前,「給您的,五個原味。」王子看了好一會,最後便伸過手拿取。

「我希望您能多多關切這個國家。」俊秀抬著頭看著他又說:「真正需要的到底是什麼。」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