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允浩得知王子回國時,他藉著自己的地位抽了些空閒跑去王子宅邸一趟。

皇室的宅邸果真相當的遼闊,允浩並不是沒來過,只是每次來都嫌煩,因為規矩多。可說回來,只是見王子對他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在親王裡,他與王子的交情也算深,就像兄弟一樣。

「讓你等了,真不好意思,哥。」王子一出現,允浩便從沙發上站起,像前就給了一個擁抱,「好久不見,昌珉。」

昌珉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錯,他命下人端上些東西來會客室裡頭,允浩看著他,便問:「這陣子過得如何?」

他雙腿交疊,淺淺笑了一下,「走了許多國家。」

允浩聽見了這話,雙眼變的犀利起來。

既然昌珉去多國旅行,那麼必定看了不少國家的國土民情,自己似乎等等想提出的要求,看來是有些希望。

「有什麼感想?」允浩躺上沙發,臉上笑著問。

昌珉沉思了一會,便說:「一言難盡。」

這樣一言以蔽之的說,讓允浩有些的猜不透。也許其中帶有些感嘆,或者欣喜,可這些因素,允浩仍不敢果斷是否對於他有推波助瀾的效用。

「哥這回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昌珉端了茶,喝了一口問道。

允浩瞧了他一眼,笑回:「一來來看看你,二來是有些事情想跟你說。」

這時後僕人端上了兩碗烤布丁,允浩看著托盤上的布丁,又繼續的說:「朴有天公爵想見你一面,與你討論有關未來國家的發展趨勢。」

昌珉拿了一碗布丁,他玩味的瞧著那布丁,臉上莫名的笑了起來。

「朴有天……?是那位我國最大宗的彈藥出口商嗎?」

「是啊。」允浩回。

「國家發展……關於什麼方面?」昌珉並沒有馬上吃那布丁,他抬眼看著允浩問。

「奴隸制度。」允浩心情不敢鬆懈,冷答。

奴隸……。

昌珉聽見這辭彙,笑出了聲音來,但這舉動卻讓允浩皺起了眉頭。

「你手上的布丁,是一位奴隸買給我的。」昌珉突然轉移話題的說,但這句話似乎又並不全然與他們所交談的內容無關係。

「奴隸?」

「一個挺有氣勢的奴隸,我喜歡。」昌珉拿了湯匙,挖了一口布丁笑道。

允浩直覺告訴他,昌珉似乎也開始對奴隸感興趣,那麼有天預想達成的目的,似乎不是那麼容易實現。

「那麼,你願與朴有天公爵一談嗎?」允浩抓回了話題主導權,又問。

昌珉吃著布丁,眼睛瞇了起來。

奴隸制度,他對於這樣的制度也不是完全無所認識,好處是知道不少,畢竟他曾從國王那裡聽說。但壞處他似乎從未聽過國王提及。

可這樣的制度下,讓他揭穿了自己父王不為人知的一面。

他明白自己的父王並不愛自己的母后,而在父王的房裡,卻藏著一個人兒。

他從沒過問過到底是藏了什麼,據說是一個生的漂亮的性奴。

現下的他只能說,奴隸制度滿足了許多貴族在經濟上或者人性上的心態,至於其他……他想聽聽別的見解。

「好。」昌珉答。

「那麼……約在哪?」

「我去拜訪他。」

允浩點點頭。看來是順利的幫有天安排與昌珉見面了,可他卻沒什麼高興得心情,他看著吃著那布丁吃得高興得昌珉,總認為事情似乎沒有他想的那麼容易。

「怎麼不吃布丁,這間布丁很好吃呢。」昌珉看了一眼桌上的布丁說。

允浩伸手將布丁拿起,也挖了一口,他認為這只是一個相當普通的原味布丁,為何昌珉會認為好吃?依他對於他的了解,這樣的口味其實應該稱不上好。

他將布丁吃完以後,便道別離開昌珉的宅邸。

看坐在車上,回頭望著宅邸。

來這裡這麼多次,可這次,他卻發現昌珉的宅邸,似乎隱藏了不少的秘密。

皇室不為人知的祕密。



今日,允浩一收到昌珉給的通知,他便馬上連絡了有天。

「晚上王子要去你家拜訪你。」允浩對著手機說。

「好,謝了。」

「今晚我也會過去,還有,你注意一點,我總覺得王子不是那麼好說話。」他有些擔心的說。

有天雙眸沉了一下,「我曉得。」他冷冷的回應。

他也不是沒想過這樣的問題,王子是怎樣的一個人他並不曉得,但至少還是得將自己的看法告知他一下。

他掛了允浩的電話,然而躺上了椅背上。

事情的發展……似乎比他預期的來的早,這是好還是壞?

他輕輕的皺了一下眉,卻剛好被坐在他前方認真算著會計的俊秀給瞧見。

俊秀看了他一眼,又低下頭將表格的最後一格的數字填上,然而站起身整理桌上那堆資料。

有天輕輕的閉上眼,深深的嘆了口氣。

再次睜開眼時,俊秀已在他的面前,微笑的看著他。

他抖了一下眉,眼裡有些的驚訝。

「想什麼這麼專心?」俊秀站直了身子,笑說。

有天看著他,輕輕的搖頭,「沒什麼。」

俊秀伸過手,拇指往他的眉間的地方摸了幾下,「沒什麼眉頭還皺這麼緊。」

他抓過了他的手,輕輕的將那比自己小了一點的手握進了手心,他仍是搖著頭,並沒說出自己所擔憂的事情。

這樣的擔憂其實他也不知該從何說起,只能說是自己心理的一個直覺而已,直覺是多麼抽象且無依據的東西,他也沒辦法將它具體化的說明,乾脆還是放於心底。

俊秀並沒勉強他,他垂著頭看著坐在椅上的有天,然而彎下腰身,輕輕的在有天臉上親了一下。這樣的舉動能說只是一個禮儀,可在於他們彼此間卻又能說成是一種小情趣。

他們並不是特喜歡轟轟烈烈的愛情,現下的他們似乎有著莫名的默契,雙方都明白,其實能這樣的平平凡凡的過日子,對誰都是最好的。奢求渴望這樣的慾望,他並不是沒有,只是之於對方,他們還是有所保留。

所以他們誰也不曾對雙方說過『留在你身邊』這樣的話。

有天積極的想廢除奴隸制度,但卻未積極的將俊秀留下。而俊秀也積極的想幫助有天達成廢除目的,可自己也卻未有積極的告訴有天自己會留下。

這樣的保留,其實是給予對方選擇。

他給他自由,留不留誰都不勉強。

這是他與他之間的默契所保留下的選擇權。

本來俊秀僅是輕輕吻了有天的臉頰,可身子不小心的被有天一拉,那櫻唇便對準了有天的紅唇,又吻了下去。

有天輕輕的笑了,然而拉著俊秀,讓他坐上自己的腿上。

這吻像是久違的纏綿,雙方誰都捨不得放。

唇舌的你追我逃,那樣的嬉鬧聲就充斥在本屬於有天的專屬辦公室,可卻多一人分享的空間裡。

而當這樣的胡鬧結束時,俊秀摸著自己的唇有些喘著氣,有天便抱著他的腰,輕聲說:「今天王子要來拜訪我。」

俊秀聽見這話愣了一會。可他並沒將自己當時買布丁的所做所為告訴有天。他認為這件事情沒有訴說的必要,怕說了有天會擔心自己。

「嗯,機會終於來了。」俊秀笑說。

「但我覺得,機會來的太快。」

俊秀抿了嘴,又說:「不管是快還是慢,都得把握。」

有天深深的吸了口氣,臉上慢慢的笑起來。

他圈緊了俊秀的腰際,額頭靠上他的肩,然而閉了上眼。



允浩這回帶著在中一同前來有天的宅邸,兩人一路上仍是搭不上幾句話,可之間的氣氛卻也不是冷卻,有點熱度的存在。

在中心底是期待再見到自己的弟弟,不過這次卻多了點情愫,他多了一份感激允浩的情感在內。

很可惜的,允浩頭看著窗外,並沒有感受到在中在自己內心底騰出了一點空間容納自己。

他知道自己的改變需要長時間,所以也就無刻意去留意在中的變化。

當他們來至宅邸時,俊秀便開心得出來迎接,他抱了一下在中,高興的說:「快來吃布丁吧,我有特地買你的!」

有天自然是出來接允浩。他看著允浩的臉龐,他的臉上似乎在想著什麼事情。

「怎麼了?」有天不自覺的問。

「布丁?金俊秀有去買布丁?」允浩對於這兩字特別敏感,他轉頭看著有天問。

「幾日前去買的。」有天照實答。

幾日前……?不也就是昌珉回國不久?

為何一個布丁會讓他把他們連想一起?

允浩移動了自己的腳步,並未對於方才的話題做出質疑,他將自己的疑問擺置心裡。

當他們走進了客房時,沒多久便見老管家來報備王子已抵達的事情。

全宅邸的僕人一同出去迎接,而俊秀便站在有天的身旁,看著那從轎車上下來的王子。

再次見到的面孔,俊秀並無多驚訝。

可當昌珉轉過身子看見有天身旁站著的俊秀時,他的雙眼突然雪亮了起來。

他朝著俊秀走去,並無對有天打招呼,而是直接的朝著俊秀說:「原來你在這,我們又見面了。」

有天聽了這話繃緊了神經,而允浩與在中更是不思議的看著俊秀和昌珉。

究竟是什麼命運將他們倆糾纏在一起?

有天下意識將俊秀往自己身後拉,便說:「歡迎王子蒞臨。」

昌珉看著有天,一眼便看出俊秀與他之間微妙的感情。

他笑著沒回應,然而直接走近有天的宅邸,隨著老管家來至已準備好的會客室。

昌珉坐上了沙發,允浩與有天也一同坐了下來,而俊秀與在中卻隨同僕人站在旁邊。在中拉了俊秀的手臂,問:「你怎麼認識王子的?」

俊秀偏著頭,輕聲說:「說來話長。」還不都自己一時衝動所做出的事情,不提也罷。

昌珉看著有天,便率先得說:「你的事情我聽允浩哥說過了,我對你所持議題很有興趣。」他說著說著,眼神又看向站在有天身後不遠處的俊秀。

有天看著他的雙眼,明白眼前的昌珉似乎心不在焉,他冷問:「那您對於奴隸制度有什麼看法?」

「基本上它是能快速提身國家經濟的完美制度,藉由奴隸國的人力來取代勞工,果讓我國的經濟迅速起飛。」昌珉緩緩的說。

允浩在一旁並沒參與話題,只是聽著。

「但是這麼一來,取代了勞工階級,卻造成了人口大量失業。」有天盯著昌珉,淡淡的說。

昌珉的眼神仍是看著他身後的俊秀。

俊秀只顧著與在中竊竊私語,並未發現。

「朴公爵,你是否有過買賣奴隸的經驗?」昌珉突然的問話,卻讓俊秀與在中的眼神看向他們那桌。

「有。」有天答。

「很可惜我沒有,不過我想體驗看看。」昌珉笑說。

有天驚覺矛頭不對,便說:「那您可以選擇去拍賣會一趟。」

「不,我要在這裡。」昌珉站起身,笑看著俊秀,便緩緩的向他走去。

允浩心中心想,完了。

有天也站起身,擋住了他的去路。

「我不賣。」他鎮定的說。

「奴隸制度的優劣我並沒體會多少,總得讓我體驗一次,也才能判斷你將對我說的論點是否正確。」昌珉又想再往前走,可有天卻沒讓步。

「我不賣。」他堅決得說。

允浩起身趕緊拉著有天的手臂,似乎想要他讓出路讓昌珉前進。

「別堅持,你會有危險。」允浩在有天耳邊說,但有天卻仍就不為所動。

允浩曉得,當昌珉若達不成目的時,總會用最不人道的方式處理。

果真,昌珉身後的隨從便拿起藏在西裝裡的槍,對準了有天。

俊秀一瞧見,便驚慌了起來,「有天!」可自己的手卻被在中拉的緊。

昌珉臉上早已無笑意,他看著有天的臉說:「不知道被自己所製造的子彈打中的感覺是什麼?」

這樣的話已經夠明顯,但不管允浩怎樣的提醒怎樣的拉扯,有天不讓就是不讓。他抬頭回看昌珉,沉著音說:「是自己製造的,並沒有什麼好害怕。」

「好個勇夫。」

「您會後悔這麼做。」

有天所指的『後悔』,讓昌珉不明白。是後悔他買了俊秀,還是後悔對他開槍?

「我想做過才後悔,而不想因為沒做過而後悔。」昌珉篤定的說。

「我不賣。」有天仍是擋著去路。

誰也沒想過今日的談判竟會眼變成如此的局面。本該是對於奴隸制度矯枉過正的場合,卻無意間成了拍賣奴隸的拍賣會場。這叫有天怎麼樣都不能接受。

尤其這回的拍賣物,竟會是自己喜歡的人。

允浩的規勸,俊秀的擔心似乎都動搖不了有天的決心。

寧死,他一步也不想讓。

「我賣。」

突然的一聲,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朝那聲音方向看去。

在中驚訝的看著俊秀,而他只是不輕不重的甩開在中抓在自己臂上的手,然而緩緩朝有天與昌珉的方向走去。

他輕輕的推了有天的腰,讓有天移動了腳步,然而自己的臉蛋便從有天的身後慢慢的露了出來,鳳眼一點也無畏懼的看著昌珉。

「我賣。」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