俊秀今夜的反抗,最後被管家安排至另一間臥房過夜。

雖說這間房不比昌珉那間來的舒適,但至少能遠離那幾乎與魔鬼氣息相投的人身邊,這對他是再好不過的。

當管家將門關上後,俊秀便步履闌珊的走至床邊,然而倒下。

他緊抓著床上的被褥,無聲的哭泣起來。

這次被他給逃過,可往後的日子呢?

他雙眼側看著床頭的枕頭,眼淚慢慢的流過鼻梁,淚水炙熱的滑動,幾乎是燙傷了他的臉頰。

他從嘴裡吐出了熱氣,無助的看著那雙枕。

他好想回到有天身邊,沒有任何威脅與強迫。

有天……對不起。

今夜的床,少了一人的氣息,卻多了一份孤寂相陪。



俊秀不在的夜晚裡,有天便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頭拿起了電話,連絡了公司的總經理。

一旁的允浩看著急忙的他,感覺相當的不可思議。有天就算失去了俊秀,他仍沒打亂陣腳,繼續著他計畫。

有天明白,自己慌張只會延誤將俊秀領回的時間,他一天都不願讓俊秀待在昌珉那。

在中跟著允浩,臉上有些疲倦的坐上了沙發。

「我要你明日將公司所有的生產線都停工。」有天朝著電話那頭說。

允浩聽見這話,皺起了眉頭看著有天,靜靜的聽著。

經理似乎在電話裡頭問了許多問題,最後有天也只冷答道:「所有損失會由政府出錢。」

有天似乎在盤算什麼,藉由自己公營事業想來打擊政府一樣。

當他將電話掛上後,允浩看著有天緩緩的坐上辦公椅,臉上什麼表情也無,他打破了辦公事的寂靜,率先開口問:「你打算……怎麼做?」

有天抬眼看著他,「我想麻煩你幫我安排,明日我想見所有國會議員。」

「明日?這太緊迫了。」允浩搖著頭說。

有天垂下頭,沉思了一會。

「你通知王子,明日我會進院會,重新商討今天的事情。」有天沉著音說。

允浩皺著眉,有天開出的時間讓他還真不好安排,但他明白,有天不可能再將時日往後挪,他已無耐性繼續等待。

一旁的在中只是看著他們,可自己卻幫不上忙。

太多東西他不明白,只能袖手旁觀。

「我幫你安排。」允浩最後答應有天的要求。

他最後帶著在中離開,在車上,在中仍是不明白他們兩人的計畫,於是便開口問:「你們打算怎麼做?」

允浩抖了一下眉,轉頭看著在中那精緻的臉蛋,自己心底還有些的安慰。至少在中願意與他對談。

「看朴有天這樣子,是打算闖進國會命議員修法。」允浩苦笑說。

認識了有天這麼久,他從不認為有天是個會想惹事生非的人。可因為俊秀,他似乎破格了許多的事情。亦或者說,其實有天天生可能就是這般的骨子,只是他沒看透過。

「國會不可能會理會。」在中搖頭的說。國會勢力各個比有天來的高位,有天去應該也只是徒勞罷了。

允浩對著在中笑了起來,「不可能不理,朴有天將自己的生產線停工,對於國家經濟損失很大,國防部也會跳腳的。」

有天是商人,可卻是整個國家最大出口商的商人。有一賣的經濟線掌握在有天手裡,他才會當機立斷拿這條經濟線做賭注。

「你明天也要去院會嗎?」在中突然的問。

「是啊,我去的話別人也比較不敢對有天怎樣。」允浩笑說。

在中不知為何,皺緊了眉頭。

他想到今日王子的隨從身上都隨時帶著槍枝,只要一違背他們的意願,就容易吃子彈,這樣的事情歷歷在目,他並不願意發生在允浩身上。

在中伸過了手,輕輕的握住了允浩的大掌,藍眸擔憂的看著他,淡淡的說:「那你要小心。」

允浩睜大了自己的雙眼,然而嘴上有些暖意的笑了起來。

「好。」他點頭笑道。



有天整晚幾乎都沒有睡,不管老管家如何的規勸,最後有天辦公事的燈仍是亮到早上。

忙碌,他靠著忙碌讓自己度過一夜無俊秀的夜晚。

他快速的將所有的資料吸收,一早天明並從辦公室走了出去。

門一開,便看見所有的僕人都站在外頭,沒有一個人回房去睡。

「少爺,身子要照顧好。」老管家率先的說。

有天看著眼前這情景,他從頭到尾看過每個人,便冷冷的說:「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有一位僕人站了出身,他看著有天即將離去的背影,趕緊的道:「少爺,請您一定得將俊秀救回。」

有天回過身看著那樸人,並沒說話。

然而每個僕人幾乎都湧上前,然後朝著有天道:「就麻煩少爺了。」

其實不只有他,宅邸的每個人都希望俊秀能再回來。

這樣一份的希望,全都寄託給了有天。

有天再離去前,頭一次對宅邸的人微笑,然而他淡淡的告訴他們,我會的,便轉身離去。

有天一坐上車,這次的司機並不是以前那位,似乎是新的。

可有天並沒有多留意,他只是低頭看著文件,路程直至院會。

而這時有天的宅邸所有僕人接一同想法子,其中一人說,他認識皇室宅邸的某個僕人,也許有希望將俊秀再給救回。

他們結成一群,各個工作誰也沒做,老管家就當什麼也沒發生一樣,隨著他們去了。

他們曉得,事情如果按他們計劃這麼做,自己都有被滅掉的可能。但從小無父無母的他們,其實也無妨,倘若能替有天出點心力,讓俊秀與有天再次見面,喪命也在所不惜。

其中一個僕人大膽的拿起電話,就往皇室的宅邸撥去。



允浩在前往國會的路上,他拿起了手機,查詢了昌珉的號碼,然而撥了出去。

「允浩哥,真早啊。」傳來的聲音明顯是被吵醒,可昌珉並沒什麼不悅。

「不好意思吵醒你,昌珉,哥想告訴你,有天去了院會。」允浩說。

「來砸場嗎?」昌珉翻了身說。

「他想再與你會談一次奴隸制度的問題。」

昌珉輕笑了一聲,便說:「好,那我就跟他談。」



當昌珉一切準備就緒時,他便乘上轎車前往國會。

宅邸一位長的清秀的僕人,看見這昌珉一出宅邸後,他便開始行動。

他從工作室裡拿了一套男僕的衣服,然而放進了自己的胸膛裡,他又隨手拿起桶子與拖把,緩緩得走來俊秀的臥房前。

"叩叩"

俊秀在房裡似乎聽見有人敲門,他猶疑了一下,卻不敢向前將門打開。

「金先生,我是宅邸的僕人。」聲音並不低沉,也不高昂,聽起來像是男孩。

俊秀最後還是起身將們開啟。

果真入眼的是一位比自己高一些的男孩,身高是高過於他,可臉蛋看上去屬青澀。

他進門後,便快速的門關上,並且鎖上。

俊秀看著他這舉動,緊張了起來,「你……」

「金先生,請您快點換上這套衣服吧。」男孩趕緊從自己胸膛拿出與自己一模一樣的男僕服侍,遞給了俊秀。

「為什麼這麼做?」俊秀拿過衣服,仍是不能明白。

「我從朴公爵那裡接到電話,他們希望我能幫您逃出去這宅邸。」

「被發現你豈不是有危險?」

男孩臉上皺了眉頭,嘴上苦笑的說:「可是您不該屬於這裡,您屬於朴公爵的。」

男孩向前快速的將俊秀身上的浴袍扯下,然而飛快的替他換上他們僕人的衣服,俊秀也趕緊換著,可心底還是擔心:「還是別這麼做吧,你們會有危險。」

「我會向王子求情的。」男孩抬頭又說:「其實王子人並不壞,而且,就算我們死了也沒關係。」

「怎麼這麼說?」俊秀換好了僕人服侍,抓著那男孩的肩膀問。

「我們之所以想幫助你,是希望你與朴公爵能改變這國家。」男孩笑著又說:「而朴公爵並不能沒有你。」

俊秀聽著這話,卻也沒能說出些什麼。

「王子不應該步入國王的後塵,所以金先生您一定得逃離這裡,其餘的就讓我頂罪。」男孩將手上的桶子拿給了俊秀。

俊秀似乎不願意有人這麼犧牲自己,又想說些什麼,「可是……」

「金先生,當我將們開啟後,走出去往右手邊走去,那裡是我們下人通往宅邸後門的路徑,直走便會看見樓梯,您務必趕緊下樓,往後門走去。那裡有一位朴公爵的司機等著您。」男孩將拖把遞給了俊秀,又說:「等等您出這房間,外頭會有我的朋友掩護您,所以請您放心。」

男孩轉身準備打開門時,朝著俊秀笑著,「金先生,祝你幸福。」

門一開,俊秀便一手拿著水桶與拖把,被男孩推了出去。

事都已至此,他也只能按照男孩的指示去做。

他拎著水桶與拖把,往右手邊慢慢的走去,在這條路上佈滿著相當多的僕人,每個僕人一見俊秀,各個都示意的點頭,讓他繼續往前走。

可當俊秀要轉身下樓梯時,剛好被管家叫住,「手上拿水桶的那位,過來把這裡拖乾淨!」

俊秀腳步停了下來,本想低頭轉身,可身旁一位的僕人便將他的水桶與拖把接過手,然而手肘推了俊秀的腰,示意他繼續走。

「來了。」那位僕人說道。

俊秀便快速的下樓梯,一路奔向了宅邸後門,門邊站著一位僕人,他替俊秀開了門,便向他說:「那位司機等著您呢。」僕人笑說。

「謝謝你們。」俊秀朝著他微笑。

雖然他從不認為自己值得讓這麼多人犧牲,但倘若自己真能替他們爭取一些應得的權利,那麼他會眾望所歸,替他們實現夢想。

人生下來不是為了抱著鎖鏈,而是為了展開雙翼。

他身上背著幾十人或幾十萬人,亦或幾十億人的翅膀。

他乘著他們的翅膀,邁出了這間宅邸。

這條路,他不懂得回頭,也不會再回頭,為了自由,沒有誰會願意放棄。

男孩透過房裡的窗戶看著俊秀平安的坐上車,他臉上欣慰的笑起來。

他將自己身上的衣服換下,然而撿起俊秀扔在地上的浴袍。

緩緩的穿上。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