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珉看著有天離開院會後,自己仍是不可置信的坐上位置上。

他的國家經濟命脈就這麼被有天給斬斷,搞的他不得不從有天之意。而重點是,他卻沒能將俊秀留在自己身邊。

登基之日已不久遠了。

他這一生仍是找不到愛自己的人。

「哥你說,廢奴對我有什麼好處?」昌珉輕聲的問。

允浩微偏頭的看著他,淡淡的笑了一聲,「你能救好幾千萬人,這算不算好處?」

昌珉驚訝的看著他。

人命,這種用金錢也無可計量的價額,這就是他如果廢奴能所得的利益。

也許自己會因此被人民厭惡,也或許自己會因此被人民愛戴。

他在位置上輕輕嘆了口氣。

到現在他才漸漸的明白,其實自己一直渴求的,不是在階級制度下被受敬重,而是在無任何制度的束縛下,自己被受敬重。

當一個王者,可以選擇終身孤寂,也可以選擇在人民的擁戴下過日子。

那麼他對於俊秀的這份感情,是否也像是王者之路一樣的極端?

將俊秀強制的留在身邊,不是被恨一輩子,就是被愛一輩子。

人的一生久能長至一百,也許短能半載不過。

而自己……能就這麼心甘情願的被怨恨嗎?

「那麼俊秀……」昌珉似乎想繼續說些什麼,可允浩卻站起身,轉身看著他,「昌珉,有時後……愛不一定要將他鎖在自己身邊。」

允浩眼底看上去相當透徹,垂著眼說:「而將一個不愛你的人鎖在你身邊,那更是可悲。」

就如同他一樣。

曾經的他傷害了在中多少,那事他不願意去面對的。

將一個不愛自己的人綁在身旁,這麼做又有什麼好處?除了強迫還是強迫,最後傷痕累累的不會只有對方,自己的心也會因此疲憊,兩敗俱傷。

允浩嘆了口氣,「俊秀有屬於他自己的地方,該是你的就會是你的,不該是你的你搶也搶不來。」

他轉過身子,背對著昌珉,然緩緩的走去。

這些話不僅是對昌珉說,也是對自己說。

一旦廢奴後,他也相當明白在中會振翅飛離自己。

越來越遠,遠至自己伸手抓不著,雙眼再也看不見的距離。

昌珉看著允浩靜靜的離去。



昌珉一走近宅邸,邊走邊將自己頸子上的領帶拆卸,然而緩步的走來關著俊秀的臥房。

他手中握著門把,猶豫自己該不該開門。

開了自己得跟他說什麼?告訴他,自己願意放他走。告訴他,自己願意讓他自由。

告訴他,因為你不愛我,所以請你離開。

那麼自己……究竟被誰所愛?

他從不認為自己失去什麼,也不覺得自己渴望什麼。

在這種伸手什麼都可得的環境裡長大,他並沒想過,原來仍有自己得不到的東西。

從小皇后死於車禍,國王沉浸淫瀰,那麼在他生命終欠缺的,也許就是那口口聲聲眾人所說愛。

愛可以很簡單,但也能很困難。

昌珉將手把握的緊,最後還是毅然決然的開門。

縱然腦子什麼對應也想不出,但他仍是開了門。

入眼的是那人兒站在窗邊,瞧著窗外看的入迷,似乎不覺有人進房內。

昌珉慢慢的向他走近,一手抓住了人兒的手腕。

「怎麼是你?」昌珉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

男孩受到了驚嚇,抬著頭驚恐的看著昌珉。

「王子……。」男孩顫抖的喊著他。

「俊秀呢?」昌珉抓疼了他的手腕,皺著眉問。

「我放他走了。」男孩試著甩了幾下,想脫離昌珉的束縛,但卻徒勞。

昌珉瞪著他,然而對他怒罵:「珉豪!就算我對你再好,你也沒有那權利替我處理他!」

「不……」珉豪搖著頭,緊張的看著他。

「既然你想代替俊秀,那就得做他得做的義務!」

昌珉緊緊抓著珉豪,然而不留情的將他甩上床,珉豪重心不穩的跌坐在床上。珉豪抬頭居高臨下的昌珉,突然的,他的雙眼也犀利了起來,便又站起身近距離的看著昌珉說:「我不希望王子步入國王的後塵,我不希望!」

昌珉瞇起了眼,看著眼前相當有膽量的人兒。

「您一定是一個比國王還要好的領導者,一定是的。」珉豪抓住了昌珉的肩膀,語氣緩和的說。

他看著珉豪,嘴裡咬牙了起來。

其實自己並不是不受人期待,也許就是被受期待,所以珉豪才會將俊秀給放走。也許這麼做,對他是好的,至少俊秀不會是自己看著他離開。

昌珉鬆了嘴上的力氣,方才的咬牙,似乎是刻意憋著什麼。

「王子,您流淚了。」珉豪輕聲的說。

為什麼自己會流淚,為了什麼,所以他流淚?

「也許我這輩子,沒辦法得到別人的愛。」昌珉臉上無奈,苦笑的說。

珉毫無辜的看著他,這話讓他聽的,心頭也糾起結來。珉豪心底似乎有些失望,原來昌珉一直以來都不認為有人愛著他。

他向前膽大的抱住昌珉,緊緊的給予他一個擁抱。

「也許是您,不曉得有人愛著您而已。」珉豪輕聲的在他耳邊說。

自己從小便是昌珉所撿回,那時的他,就將昌珉當成是自己心裡的恩公。他們年紀相差並不多,但他仍是盡全力的將所有事情做到最好。昌珉無聊他就陪他,昌珉傷心自己便會找娛樂使昌珉開心。

日子長久,珉豪自己也發現,其實自己這麼用心,這樣用心的程度似乎不是出於對於昌珉的報答,而是如情人一樣,他不希望昌珉過的不好。

他對他的付出,並沒要求什麼回報。

他明白,自己能有這樣偷偷愛慕著他,便是因昌珉給予他生命,所以他不會去要求他什麼。

昌珉閉上了眼,也緊緊的抱住了珉豪。

珉豪欣慰的看著昌珉背後那扇窗,於是給了昌珉一個啟示。

「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您,一直都是。」珉豪將額頭靠上他的肩,又說:「直到我曉得我的喜歡不是出於報答,而是因為戀慕您,讓我更無悔去做任何的事情。」

就如自己與俊秀的身分掉換,他知曉自己可能是死罪,但為了自己,為了昌珉,他仍選擇這麼做。國家的領導者不能再墮落,而自己的感情也不能再無聲無息的存於這空氣中。

人都是自私,自私到連命都可以不要。

「不過您聽聽就好,我只是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讓您曉得其實有人一直愛著您。」

他悄悄的推開昌珉,朝著他微笑著。

其實愛的拾得很容易,只要自己多點注意。

昌珉看著珉豪拿取放在櫃子裡的男僕衣,似乎打算換回,這時的昌珉突然的從他身後抱住,讓他難以動身。

「如果你不介意,能請你繼續愛我嗎?」

珉豪低頭看著衣櫃,嘴上笑了起來。

「那麼請您原諒我。」

「是你得原諒我。」

原諒他發現的太晚,遲來的珍惜。

原諒他……

現在才開始愛他,

也才開始懂愛是什麼。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