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天一手撐著車窗上的邊緣,大掌遮住了自己的雙眼。

腦子想著什麼其實他也不清楚。

他只覺得很累,過了一夜又一天無俊秀的日子。

以前的他總能適應只有自己一個的生活,可現在,他卻沒辦法回過頭再適應。

習慣無形間的成形,但可悲的卻是它並不好改變。

他深呼了一口氣。

也許當初自己堅持一點,事情可能就會有所變化。

他會是生是死他沒辦法確定,但自己有些的後悔當初並沒有堅持。

有些事情一旦做了,便回不了頭。

不過為何俊秀從未告訴過他,其實他與昌珉見過面?如果能早點知道這件事情,那麼或許那時昌珉的蒞臨,他不會讓俊秀參與,然而這樣的事情就不會發生。

他揉了揉自己的寬額,皺著眉頭,似乎怎麼按摩額頭就是鬆卸不了。

他好想見見俊秀。

當他回過神後,是司機提醒他,已至宅邸了。

有天輕聲的道謝,然而疲憊的下了車,徒步的走進豪宅裡。

他並沒注意僕人間的竊竊私語以及彼此間的笑容,似乎想告訴他有好消息這般。

各個就只是盯著有天慢慢的往自己的臥房走,然而開了門,走了進去。

僕人們一同的笑了起來。

有天鬆了自己的頸上的領帶,脫了西裝外套後,胡亂的扔在床上。

他朝著浴室走去想替自己洗把臉,身上已是半敞的襯衫來到了浴室門前,發現似乎有人正在使用。

他站在門外猶豫了許久。

為何自己房內的浴室會有人來使用?可想想應該沒有人膽敢來用,那麼也只剩下一個人才有可能。

有天腦子突然靈光一閃的開了門,這門剛好也沒鎖。當門開啟後,裡面的他與外面的他已無任何的障礙,兩人各是睜大了眼看著對方。

「俊秀?」有天走進了浴室,雙眼盯著在迷霧裡的人兒。

俊秀身上什麼也沒穿,還在沖水的蓮蓬頭,熱水就這麼繼續打在自己的身體上。

「你怎麼……怎麼會在這裡?」

有天抓住了他的手臂,也不管水是不是噴濕了自己,他最後將俊秀拉進自己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他。

他現在其實最需要的不是俊秀的答案,而僅是一個與現實相符的扎實擁抱。

這樣的真實感,是誰也想像不來。

俊秀退後了幾步,然而將水給關上,一手抱著他說:「有天你這樣會感冒。」

「沒差了。」有天緊緊抱著他輕輕搖著頭,他幾乎是快哭了出來,可眼淚卻只是在眼眶裡打轉。

武裝的薔薇,其實一點也不堅強。

沒有人能明白在一個堅強軀體的外表,其實內心是多麼的脆弱,一碰即碎。

俊秀臉上笑著,然而輕輕的拍著有天的背脊,告訴他:「一切都過了。」

僅是一天的分離,但說起話來卻像隔了一年之久一樣。

事情發生的太快,來的快,去也快。

有天漸漸的與俊秀拉開距離,他臉上微笑的看著俊秀。

這樣的笑容讓俊秀感到欣慰,曾以為自己傷了有天不淺的他,可能再也見不了有天的笑容。

如今他給予他的笑容,彌補了他對於他的愧疚。

「對不起。」俊秀說。

「對不起。」有天說。

異口同聲的兩人,看著對方然而一同笑了起來。

他對不起他自己的衝動,然而離他而去。

他對不起他自己並未堅持,然而看著他離去。

「有天你等我一會,我穿一下衣服。」俊秀臉上笑著推著他的肩膀,似乎要他出浴室。

有天看這情況,向前就摟了他的腰,「不用穿了。」他微笑著說。

他略微低了頭,便朝著俊秀紅唇的吻上。

兩人從浴室裡半拖半抱的一路吻出,最後有天將俊秀壓上了床,不留情的啃著他的頸肩。

彼此的喘息聲,只有近距離的他們才聽的見。

這樣的見證,就像是告訴他們,其實自己不是行屍走肉,還活著。

有天握上了俊秀的嫩莖,他在手中把玩了幾會,見俊秀那呼之欲出的慾望,他突然的停了下來。

「下次要告訴我你認識了誰。」有天吻了俊秀的眉間,輕聲的說。

「嗯……。」這樣的回應也不知是不是針對有天所問的問題而答。

俊秀腦子只是覺得,為何有天總能在辦正事時腦袋瓜子都是清楚的?

他不服氣的雙腿扣上有天的腰際,似乎想趁機反壓有天。

「你能不能……別一直想別的事情?」俊秀一個反壓,下身磨著有天的寶貝,似乎想快點解放。

有天聽了這話,又將俊秀壓下身,俊秀環著他的頸子,兩人順勢的吻了起來。

「抱歉,職業病。」有天最後說。

第一次的坦承,沒想到距離第二次這麼遠,況且還是差點失去對方後所做出的一點愧疚性彌補。

一句我愛你似乎不夠,兩句我愛你似乎也不滿足,最後誰也沒對誰表達。

有天下身一挺,穴裡傳來的痛楚讓俊秀清醒不少。

他緊緊抓著有天的肩膀,略微苦求道:「慢點慢點……。」

有天又欺身道了歉,紳士的將動作放慢了下來。

俊秀轉著氣,慢慢的適應著有天的熱度,他靜靜的看著有天的臉蛋,不經意的說:「我真的覺得你生的很好看。」

有天微愣了一下,臉上只是輕輕的笑著。

「而且人也很好。」

他並不會說什麼好話,但卻能把自己所想的毫無修飾的表達予有天。

有天沒經過俊秀的同意,便自己動了起來,竄動著俊秀溫熱的穴口。

一直以來他都想告訴俊秀一件事情,只是自己曾未有過那樣的勇氣去說明。

他敢篤定昌珉肯定會在登基之日公布對於奴隸制度的修法內容。

而這麼一來,所有的奴隸都會受到解放,包括了俊秀。

也許明日昌珉就會派人來抓俊秀,也許就算昌珉沒來抓人,而俊秀也會有離開自己回到自己家鄉的一天。

面對這天的來臨,他不知對自己做了多少信心的建設,告訴自己得坦然。

可當俊秀被昌珉買走的那一刻,他卻發現自己不知道該如何坦然。

究竟該怎麼做才是坦然?

笑看著他離開自己亦或者箝著眼淚朝他揮手看他離去?

他加快了動作,令身下的人兒緊抓著他的手臂微微呻吟。

「俊秀……。」他在他耳邊輕聲的喊了他的名字。

俊秀皺緊了眉,明白有天又不專心,可他仍是給予回應,「嗯?」

他輕輕喘著氣,看著身上之人。

惹人憐愛的神情,又讓有天猶豫了起來,自己該說還是不說?

「想講什麼就講吧。」俊秀摸著他的臉道。

能說這世上最了解有天的思緒,除了已故的雙親,再者就是俊秀。

一眼便能瞧出他的憂愁,他的擔憂。

有天並沒有馬上的回答,他又加快了下身的動作,最後在俊秀的體內找到解放。

俊秀喘著氣之際,有天便趁虛而入,低身吻了他的唇。

「留在我身邊吧。」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