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珉登基後,便公布殖民地法律的新修正。

第一條便寫道:「奴隸制被廢除」,第二條則是「奴隸主會獲賠償」。

當初與有天在院會上並無討論到奴隸主賠償的問題,而第二條則是昌珉加上的。這麼一來則能減輕人民的損失與負擔。為求這國家的平衡,以及有天所開出的條件,他當下便做了這樣的決定。

反對的議員都認為昌珉是受了有天的威脅才宣布這新修法。就連國王也非常的不滿意。

在當日被釋放的奴隸,包括皇室之人所埋藏於後的奴隸一個一個的被挖掘出來。昌珉看著自己宅邸充斥的軍人,然而一一的將奴隸抓出,奴隸主是瘋狂,而奴隸卻是高興。

最後他看著自己父親極力的想挽留住那奴隸時,他才發現原來皇室宅邸的傳說並非假。

那如娃娃一樣漂亮的女人,縱使被囚了二十幾年,那樣的美態並無任何消殞。怪不得自己父親能沉淪二十幾年。

他看著國王被軍人架住,然而女人被軍人帶走,離開宅邸前,女人不忘回過頭看著站在樓上方的昌珉。

「謝謝您。」女人輕說。

他沒回話,靜靜的看著女人被送走。

一句的道謝足以證明他這回所做的決定並不是完全的無任何利益。

誠心感謝比收取昂貴的禮物或者替收取龐大的金錢都還的具有價值。

損失無法避免,但該得的還是會得。

這便是所謂的對價關係。

身後的珉豪將這幕看在眼底,他向前抓了昌珉的衣末,臉上笑著說:「她感謝您呢。」

昌珉頭垂了下來,嘴上也微微的笑了起來。

「也該感謝上帝讓我擁有你。」

本不願廢奴的他,便也想用此制度來將俊秀囚禁,可這樣的方式卻對於雙方不利。然而自己從未去注意過身旁的人,但當珉豪向他坦承時,他才驚覺自己差點鑄成大錯。

如果珉豪沒向他訴說他的心意,那麼也許他就不可能看到那女人這樣真摯的笑容。然而自己若以相同的方式囚禁俊秀,那麼自己的下場也會跟國王一樣。

愛情不一定會開花結果,有時甚至會在雙方生活一起時便枯萎。

生活一起,但是心卻在別人那。

他的手悄悄的伸至身旁的珉豪,然而將他牽了起來。

一次對的抉擇,便能證明,自己是否孤寂一世,亦或者……被人陪伴一世。



今日的宣布,各個人都被下令不得出戶。

允浩與在中看著窗外的街道上,挨家挨戶被搜索著,然而看著被找出的奴隸,一一被安置上貨車裡。

他看著窗外不語,而一旁的在中卻也沒說話。

現在的他,總認為自己或許得說些什麼。

挽留?請求?還是要求?

眼看軍人便要往自己這方向過來了,能決定的時間已經不多,可他還是說不出口。

他抓住了在中的手腕,然而雙眼盯著那些已進入自己宅邸大門的軍人。

在中其實明白,他想對自己說些什麼。

「我得回去一趟。」在中覆上他的手說,「家鄉不能沒有人整理。」

允浩沒將他的手放開,只是看著那些軍人朝著自己家中的大門邁進,他一句話也說不出。

「這只是暫時的。」在中搖了他的肩膀又說。

「你會等我嗎?等我去迎接你的那天。」允浩轉過頭,看著他說。

他其實想告訴在中,他希望在中心裡能等著一個人,而那人就是他。

即使是分離,但至少自己還得以在在中心中爭取了一點空位,容納自己的身影。

在中抬頭也看著允浩,臉上笑了起來。

他朝著他點頭笑道:「我等。」

一句的允諾,哪怕多長的時間,他都會等到最後。



「還是不能留下嗎?」有天臉上無任何表情,淡淡的問著行李早已整理好且堆在床上的俊秀。

俊秀笑眼瞇瞇的回:「我跟我哥說好了,得回去將家鄉整理一下。」

「我派人去。」有天仍舊沒什麼起伏,可俊秀卻聽得出眼前之人有些的鬧脾氣。

「人生地不熟的,況且我家不好整理啊。」俊秀緩緩的朝他走過去,笑著又說:「給我幾個月的時間,我跟我哥得重振農場。」

幾個月……。有天深嘆了口氣垂下頭了。

這般沉重的分離,相信對於戀人沒有人承受的住。

「好。」有天說。

縱使承受不了,可卻得學著去承擔。

傷害曾經是他們國家所造成,給予自由給予時間讓俊秀去重振家園這是應當的。

俊秀老喊他是好人,既然是好人,那麼就得好到底。

「謝謝你。」俊秀抱緊了他,笑著說。

最後的氣息他記住了,那樣淡淡的奶香,撲鼻誘人的香氣,他牢牢的記在腦中。

好讓自己方便最後踏入異國找人。


一年後。


允浩與有天兩人相約一同來到了戀人的國土上。

他們倆辛苦的拿著手上的地圖,對照著自己戀人所留下的住址,找尋著他們的住所。

一年的時間,透過昌珉的資助,奴隸國的經濟確實也在短期間內振興起來。

大街小巷人潮,看得出這國土民情。

他們問著路人,隨著路人所指引的路,他們乘著車子終於來到這農場。

允浩下車看著眼前青草綠綠的廣大農場,這還是他頭一回這麼接觸大自然。

有天一下車便感覺微風徐徐,似乎很歡迎自己的到來。

他自逕的照著地上的黃地向前走去,他慢慢的走著,然而看著身旁這廣無邊際的草原。

允浩則是跟在身後,也是享受著這初體驗,但多是目光仍是搜尋著一年來他都掛於心頭的人兒。

有天停下了腳步,貌似發現了什麼然而脫離了軌道踏上了綠草,往另一方向走去。

允浩沒理會,自己則往小屋的方向走去。

有天看著前方不遠的人兒,頭戴著草帽,身穿著吊帶褲,褲尾又隨性的反折了幾層,趕著一群毛茸茸的羊。

「不准亂跑!」

這聲音一聽,他便曉得自己沒看錯人。

他加快了腳步,往那人的快步的走去。

越是靠進,他的心跳就越快。越是靠進,他心底就高興幾分。

「俊秀!」他喊出了那人的名字。

俊秀轉過身來,看著有天他的方向跑過去,自己手上的趕羊棍也掉落在地,他脫了自己的草帽也興奮的跑過去。

「有天!」

多長的時間,他不曾這麼爽朗的喊過這名字。

兩人給與對方最緊緻的擁抱,表達的不只有相見的愉悅,亦是長久的思念。

這時的允浩則推開了小屋,看著這間木屋裡別緻的設計,令他讚嘆不已。

不過怎麼就是沒看見自己想見的人兒?

不過廚房裡似乎有些聲響。

他邊看著眼前的設計,然而慢慢的往廚房裡走去。

他站在廚房的門邊,看著那忙碌的背影,這樣的背影,不管是過多久,他仍都認得出這人。

「在中。」一聲低沉的呼喊,讓本是忙碌的在中嚇了一會,但卻也轉過身看著站在門口的人。

人生處處充滿驚喜。

就如同他現在一樣。

等待,他不曉得自己的等待何時才會有所回饋。

這般的驚喜可說是上帝給予他最棒的禮物。

在中關起了火侯,緩緩的朝允浩走過去。

「你來了。」

像是長久的等待一樣,最後對著那人訴說,自己一直以來都期待著他來看自己。

「我來了,久等了。」

兩人一同笑了起來。

不久,真的不久。

只要等的到人,就算再長的時間,也都值得用生命去等待。

另一處的有天,他則被俊秀拉著一同趕羊吃草。

他們兩邊走邊聊著之後的生活該怎麼安排。俊秀告訴他,在中有請人來照顧牧場,還決定讓牧場成為觀光勝地,賣給政府,然而民營化。這麼一來他才能抽身去有天的國家找他,而自己回家鄉時還可以在住在這裡。

俊秀說的高興,而有天則拿著棍子邊趕羊臉上笑著聽。

無論是誰,每個人都在替自己的未來打理。

大富大貴不敢奢求,但是日子得過的是自己所要所求。

「你還記得當初我們的約定嗎?」俊秀停下了腳步,看著他說。

羊隻漸漸的散了開來,可他們卻無阻止。

有天想了一會,「什麼約定?」

「我會報答你的約定。」

有天點著頭,這約定還是他們當初相識沒多久時約好的。

不過都過這麼久了,其實他也無須俊秀什麼報答,現在這般情景,他已相當的滿意。

「所以我要報答你。」俊秀俏皮的站置他面前,笑著看的他說。

「怎麼報答?」有天好奇的問。

「留在你身邊。」

今日的天空……已非他們當初相識時陰雨交加。

散盡的烏雲,無可墜落的雨滴……

天空依舊湛藍。


────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