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金仁煥。

我一生致力於記憶的研究。人的腦子裡有所謂的海馬迴區,沒錯,那個地方就是記憶住你從古至今所有幹過的好事或壞事。而我的這項研究,便是有關於記憶繼承這類的研究。

也許你會告訴我,記憶應當屬法律上所言的專屬一身吧?何以能繼承?如果又按照法律上所列好的依應繼分比例繼承,那麼記憶又要如何切割?我只能說,還好家中只有我一個繼承人,所以沒什麼關係,不用設想太多。

我未婚,是金俊秀的養子。為什麼是養子?因為我老爸也未婚。

就這樣我陪他過後半輩子的人生,考大學或者找工作其實距離家裡並非咫尺,但可說是乘個公車便能到達的距離,不會超過一百公里。

你問我為何我會選擇這種記憶繼承的工作?這一切都是來自我的老爸,金俊秀的關係。

老爸從未告訴過我他的過去,更別說是未來。

每當我問著他是否有愛過的女人,他只細聲說,愛是愛過可到最後不也分了。我又問他,那麼老爸你是不是有愛過男人?這樣的問題其實我滿怕他排斥,可對於現下的年輕人之間,似乎談論起這樣的話題臉上都不會羞澀,而老爸也常說他保有現下年輕人的赤子之心。既然說自己保有,那麼我也就問了。但是很可惜的是,老爸雙眼空洞的看著火紅的夕陽,聲音更是沙啞的告訴我,那是過去的事情了,他不記得了。

當然對於記憶相當有研究的我,我曉得他在說謊。記得自己愛過的女人,卻不記得自己愛過怎樣的男人,騙人。

就因為如此,所以我告訴我老爸,我要繼承他的記憶,然後挖出他的過往。他也只是不以為然的笑,藐視的看著我笑說,你辦的到再說吧。雖然這樣的研究可以說會發生的可能性趨近於零,但並不表示我就不會成功。科技嘛,就如同人類一樣,潛力是無限大。

這項研究幾乎是用盡了我的時間,我的生命。在不知過了幾年後,我曉得我的老爸也垂垂老矣了,他有時會緩緩的走來我的研究室,看著那些自己擺動的機器,老氣的問我,你到底是成功了沒?我只是調侃的跟他說,如果我成功了,我就能掀你的底了。

老爸笑了起來。這般跟我差不多的笑容。他沒有說什麼,但我曉得,其實老爸很希望我掀他的底。那些說不出口的話,老爸似乎想永遠的保留在心中,然後隨著死去灰飛煙滅。但那樣的記憶,那樣的過去,更是讓我想進入他的腦子裡探索一翻。

當我成功的時後,老爸已經完全不能走了。

我推著輪椅上的他,又來到當初年輕時,我常與他看夕陽的地方。

老爸告訴我,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我笑著回他,那麼就將這美好記進腦中,留給我。老爸驚訝了一下,抬頭問著我是不是研究成功了,我也高興的點頭告訴他,確實是成功了,所以我能掀你的底了。

也許老爸一直以來就是在等這一刻,隔天我便看見他在自己的床上安詳的回去,臉上還是笑著的。他留著一張清晰的字條跟我說,繼承他的記憶時,別被嚇到。

而我抱著老爸冰冷的屍體來到了研究室,我也躺上了研究檯上,牽著老爸的手,然而進行記憶移植。

老爸一生的記憶慢慢的輸進了我的腦袋裡。

記憶的片段,像是在我眼前呈現一樣。原來老爸所說女孩是高中時期所交的,不過還真是過沒多久就分了。但令我覺得驚奇的是,原來老爸以前是歌手,還有一個對老爸相當好的男人,透過記憶,那男人叫做朴有天。

時間過這麼久老爸腦子還記得這人,可以說是奇特。

老爸的記憶越來越多,我眼前所呈現的畫面也越來越多。

原來老爸被那男人親過,被那男人騙上床過,被那男人允諾過,但可惜的是,老爸從未接受過那男人的一切。

為什麼不接受?

我哭了起來。

老爸在退出演藝圈後,告訴朴有天,別再愛我了,我不值得你愛。老爸又說,我想成家立業,而你需要一個好女人的扶持。兩人相互的拉扯,最後老爸用力的推開他,對他大吼,我不可能會愛上跟我一樣都帶把的男人!

藉口,這些都是藉口吧?

如果想成家立業,那麼老爸不會收養我。還是說,其實老爸不結婚是為了懲戒自己對於朴有天所做的傷害?

老爸從那次之後便不曾與那朴有天見面。還有,我發現原來老爸自己收的信全是朴有天寄來的,而老爸只是把他鎖在抽屜裡,一封也沒有拆開過。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老爸毅然決然的拒絕了朴有天?

這個原因在我將老爸的後事處理完後,讓我擅自來到他的房內,然而拿個鑰匙將抽屜打開。裡面的信果真都已泛黃,不過上面的字跡仍清晰可見。我看見了朴有天的住址。

每封信我都將它看過了一便。

朴有天最後一封信的最後一行我記得特別清楚,他寫,俊秀,你愛過我嗎?

我摀著臉又哭了起來。

老爸如果不愛,不會選擇不結婚,不會選擇將你忘記……。

便是愛過,傷過,恨過,也笑過時,才會想將這一切拋諸於後,絕口不提。

於是我按照著信封上的住址,來到了朴有天的家。雖然不曉得朴有天是不是跟老爸一樣回到天國了,不過至少也來拜訪一下。

我按下了門鈴,站了許久後門才被開啟。

入眼的便是與老爸相當年紀的老男人,我看了他一眼,便認出他是老爸記憶中的朴有天。

「您是朴有天先生嗎?」我莞爾笑問。

「是的。」他和藹的點頭道。

「我是金仁煥,金俊秀的養子。」

他瞪大了眼看著我,我垂下了頭,又繼續說:「我老爸已經過世了,他讓我來告訴你一件事情,關於最後一封信的最後一行話。」

我抬頭又看著他,朴有天臉上早已有了淚水,我向前抱住了他,「老爸一直很愛你,只是他認為你的人生不應當栽在他手裡。」

我拉開了距離,再說了一次,「他愛你。」

朴有天臉上的皺紋隨著他哭泣時,與臉頰一同扭曲了起來。一輩子的等待,只為了一句話,一個對價的允諾。

時間過到現在,我的生命也快消逝了。

參加完朴有天的喪事後,我也走到隔壁自己老爸的墳墓前,蹲了下來。

「老爸,我讓朴先生睡在你旁邊,你滿意了嗎?別再拒絕他了,人家都等你一輩子你嫌太少是不是?人都去你那了,去天國就能自由自在跟朴先生談戀愛了吧?沒有人會看不起你們的愛戀了。」

我摸著老爸那笑得燦爛的照片,自己也笑了起來。

「還有,老爸你的記憶真的很爛。」

雖然已經消除不了,可是我還是得把自己繼承的心得告訴他。

愛一個人,活著時能愛,我相信死了之後也能愛。

當我轉身離開後,過沒多久有個好友來我家告訴我。

他說,我老爸墳上的那張照片,落淚了。


────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