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昨夜見到了金俊秀後,他便從昨晚失眠至今朝。

在大學裡他還不曾那麼近的與金俊秀說過話,總是在同個通識課程裡悄悄的在角落看著他。

昨日與金俊秀靠的相近,那味道他道現在還記得一清二楚,淡淡的寶寶舒爽粉,然而又透露點奶香,怎麼聞怎麼就像個平靜人心的寶寶味。

人長這麼大還保留著這點如嬰兒的氣息真不容易啊。

他看著鏡子裡頭的自己,聞了聞自己身上的味道。

歐……臭氣燻天。

其實也沒臭到哪去,但跟金俊秀相比,自己是多了幾分的江湖酒肉味。

他擠了牙膏開始刷牙。

昨日的際遇延續至今日,人性的貪婪讓他想再次的遇見金俊秀,然後他又想對金俊秀這樣這樣,又那樣那樣。

這翻不足掛齒的思想,朴有天想想都覺得自己恐怖,但這不能怪他,他認為若上天要絕了他與金俊秀的緣分,早在大學畢業後就要讓他死心,不再與金俊秀相見。可誰老天就是喜歡他們湊成堆嘛,而他也是順著意旨不放棄追求金俊秀的夢。

不過有時想歸想,而勵志電影也常說"Nothing Impossible",但當朴有天看著自己嘴中被刷的粉爛的牙膏,他會想說:『沒什麼是做不到的?要不你告訴怎麼把這擠出來的牙膏再塞回去?』

誰曉得怎麼塞回去!

就是這樣,所以追金俊秀這件事情是可能的,但是追不追的到有誰曉得?

況且他一個男人追求另一個男人,沒成功也就算了,可就是怕誤了金俊秀的一生,他擔當不了。

他洗了把臉後,想想,還是順其自然吧。

然而在當他拎起公事包,嘴裡又如往常咬著五穀吐司時,他的手機響了。

是沈昌珉。

他將公事包夾在腋下,從腰上拿起了手機,然而順便關上了門,「喂?」

「朴有天,幫我買一下早餐。」沈昌珉似乎有些忙的說。

「去你的。」朴有天聽到這消息,雙眼瞇成線,按了電梯,也順便要將手機掛線。

「喂!你幫我買我就告訴你金俊秀坐幾號電梯!」

突然一陣的怒吼,朴有天拿起了電話,畢恭畢敬的說:「沈先生,你要吃什麼呢?」

才剛想要順其自然,他馬上就屈服在沈昌珉的誘惑條件下。

不淡定不淡定。

於是他記下了沈昌珉的菜單,算算自己的荷包還夠付,便開了車前往沈昌珉指定的早餐店買早餐。

本應該是臭著臉來向老闆娘買早餐,可曉得金俊秀搭什麼電梯,他心情就莫名的好。

但是!他到公司能不能遇到金俊秀還是個問題啊!

看看手上的時間,七點四十五分……

哇操,老子被沈昌珉拐了。

最後他還是乖乖付了錢,總不能買了不認帳,他一路也沒闖紅燈,守規矩的很,而他又看著手上的錶,八點了。

好吧,看來他是不可能遇到金俊秀。

他就這麼將車子停在他貫停的車位,然而拿著自己得公事包,又是沈昌珉的早餐,含恨的走向電梯口。

四號電梯是吧……。

他還是按了電梯的按鈕,有些電梯早已到他的樓層,他也沒坐,就等著四號下來。

好不容易等到時,他進了電梯,才剛要按關門扭時,就從遠方聽見一個跑得喘吁,聲音有些沙啞的人喊道:「等等!等等我!」

朴有天並沒探頭看是誰,但他倒是按著開門扭等著那人。

「謝謝你。」

誒?

他們倆互看了一眼,於是笑了出來,「早,金先生。」

這麼神!本來還想當著沈昌珉的面把他的早餐餵垃圾桶呢,可就這麼湊巧讓他碰上了金俊秀!

金俊秀還是喘著,笑回:「早安,朴先生。」他按了第二十一樓,見朴有天沒按便問:「你去幾樓?」

「跟你同一樓。」他說。他看著金俊秀急忙的樣子,又不知為何想到了自己手上的早餐,於是又說:「吃過早飯了嗎?」

金俊秀本來是看著一直上升的樓層,突然被這麼一問,他轉過頭雙眼圓溜溜的看著朴有天,笑說:「還沒,今天起的晚了。」

二十一樓並沒有到,在第十樓時停了下來。

他們倆往後退了幾步,朴有天又說:「不如我幫你去員工餐廳買一份?」

「不用了,太麻煩了。」金俊秀輕聲的說。

這種柔軟的聲音拒絕起人來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呢。

朴有天臉上笑著,「設計部遲到早退沒關係的,真的不需要?」這時的他並不曉得自己露出了天理難容的溫柔神情,那柔情似水的桃花眼,看的金俊秀耳根子又紅了起來。

疑?

朴有天看著紅著臉的金俊秀,他也不懂迴避,還赤裸裸的繼續看著,金俊秀只是瞥過了頭,吞吐的說:「不用,真的不用。」

他也點點頭,不勉強。反正他人是覺得自己連沈昌珉都幫了,金俊秀的麻煩他當然不會推辭的啦。

兩人到了二十一樓,前面的人走了出去,朴有天也跟上,但他並未走出,只是按著開門扭,低聲的說:「走吧。」

金俊秀輕聲的跟他道謝後,走在前端開了業務部的門,然而一人便往座位走去。沈昌珉的坐位在前,所以他就看著金俊秀的背影,將沈昌珉的早餐丟到他桌上。

「哈,謝啦。」沈昌珉拿過早餐,只是對上朴有天有些不爽的臉,他痞痞的說:「不用這種臉,我再放送給你一個俊秀的情報。」

人有時後就是這麼現實,朴有天馬上有了笑容,是低身又是哈腰的將耳多湊過去沈昌珉嘴邊。

「你曉得為什麼俊秀喜歡四號電梯嗎?」沈昌珉用氣音的說。

「為什麼?」

「因為他喜歡鬼片,想跟電影一樣在四號電梯遇鬼一次。」

如果這是朴有天他家,他會選擇在地板上呈現Orz的囧狀。

原來……金俊秀喜歡看鬼片?人長那樣還真看不出他會那麼喜歡這種恐怖片。

相反過來,他是怕得要死。

不過朴有天還是半信半疑,也用氣音說:「你有沒有唬爛我?」

「唬爛?兄弟一場我幹什麼唬爛你!我是在告訴你,如果有機會跟他去看電影要選鬼片!蠢!」沈昌珉一臉就是好心被雷親的表情,說明朴有天不懂感恩。

然而在金俊秀要往他們這邊過來時,朴有天沒多久留,轉身就離開了業務部。

金俊秀看著他的背影,也來到了沈昌珉的座位,遞上了客戶的資料,問道:「你跟朴有天很熟?」

沈昌珉吃著早餐,邊說:「我們是死黨。」

金俊秀點了點頭,臉上笑了起來說:「他人很好呢。」

哇……朴有天被誇獎了。

本來沈昌珉想脫口而出說是假象,但事實上,朴有天這人是一半假一半真。

他看著金俊秀,也笑回:「是真的不錯。」

哪半假哪半真?

朴有天的文質彬彬的表面是假,但對金俊秀的愛情執念卻是真。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