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接到了這通電話,他二話不說的就隨便套了運動褲,穿了夾腳拖就匆匆出門。

雖然他不曉得為什麼沈昌珉要叫他去載,可是!只要是有關金俊秀的忙他都會幫。

縱然今天發生了小小誤會他也不能就這麼不答應沈昌珉的要求。

反正他就是開車去指定的酒店接金俊秀。

他車都還沒開到就在遠遠的地方看見沈昌珉扛著喝的不醒人事的金俊秀,他加快了油門,來到了酒店的門口。

朴有天下了車走到沈昌珉旁,沒想到沈昌珉就這麼順手的把金俊秀丟給了他說:「載他回家吧,我得送客戶回家。」

金俊秀雙手就趴在朴有天的肩上,他雙手抱緊著金俊秀,看著沈昌珉送客戶上車時,他喊:「你沒喝酒嗎?」

沈昌珉將車門關上,笑說:「符合酒測標準的。」然後就這麼丟下了他和金俊秀,送客戶回去了。

他看著沈昌珉就這麼開車走,這時才有些驚覺不太對勁。

他身上可是掛了一個幾乎睡去的人,他搖了搖金俊秀的身體,喊著:「俊秀俊秀。」

沒反應。

好吧,也只能將金俊秀扛上車。他費了不少力氣才把金俊秀丟上副駕駛,這還是第一次讓他發現,金俊秀是真男人,很重!

他記得以前高中看過女生在看的什麼BL小說,上面還寫了什麼把小受公主橫抱起來,然後安怎安怎的,但他現在才發現這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除非他練臂肌,不然他絕不可能抱得起這樣的金俊秀。

他也坐上了車,發動了引擎但沒有開。

我該去哪?

他看著這條大馬路,最後還是沒辦法,又搖了金俊秀的肩膀。

「俊秀……俊秀起來。」他看著晃著腦的金俊秀又問:「你家在哪裡?」

金俊秀有了些反應,他頭撐了起來,看著眼前的大馬路,看上去雙眼迷濛的似乎神智不清,可金俊秀有說話,「前面右轉。」

朴有天也看著前方,恰好有個十字路口,他便開了車,前往他所說的『前面右轉』。

他右轉後又喊了金俊秀要往哪裡走,金俊秀連頭都沒抬就說:「左轉。」

好,他又在下個紅綠燈左轉進了一道小巷子,之後又問了金俊秀,再來呢?

「左轉直走。」於是他照做了。

很好,他停下了車,看著眼前沒有路的路,輕聲的說:「俊秀,這是死胡同。」

朴有天轉過了頭,看著早已睡死的金俊秀,也沒辦法了,只好又倒車,打電話向沈昌珉求救。

可是很不幸,沈昌珉不接他電話。

好吧……於是他就開著車,在市區裡繞了好多圈好多圈,最後還是把金俊秀載回了自己的家裡。

他將車子停進了車庫,下車來到副駕駛座把喝醉的金俊秀背上肩,踢了車門就往家門走去。

路程不遠,但他卻對著趴在他肩上金俊秀輕聲的說:「是你自己醉的,等等我忍不住就別怪我。」

這句話說明了什麼朴有天自己心底清楚的很。他從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正人君子,尤其是當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他更不可能矜持什麼。

「是你自己要入狼窩的。」可事實上是他將金俊秀背進狼窩的。

他就像白癡一樣狂對身後對早已睡得不省人事的金俊秀說話,像是怕金俊秀起來會怪罪他還是說他死變態之類的話。

於是他還是一路將金俊秀背至自己的房間,然後脫了金俊秀的鞋子,開了冷氣又順邊幫他蓋上綿被。

他看著金俊秀的睡顏,其實也挺安詳的。他更是低身又再次聞了金俊秀身上的味道,這次倒是沒有第一次來的有寶寶味,反倒參雜了濃厚的酒味以及包廂裡的皮沙發味和煙味。

朴有天站起了身子往廁所走去,拿了自己的毛巾沖了點溫水擰乾後又回來床邊。

他蹲在床邊用毛巾替金俊秀又是擦臉又是擦脖子,希望他好睡一點。

他無意間看著金俊秀的紅唇,皺了皺眉頭,其實他很想吻吻看。

他站起身……又蹲了下去,然後又再站起來。

既然金俊秀都能醉倒讓他車開進死胡同,那他相信金俊秀肯定有九成以上是真的意識不清楚。

既然意識不清楚,那麼應該就不會曉得自己對他做了什麼吧?

賭不賭一把……?

結果他的潛意識告訴他,蹲下來吧,機會難得,吻他!

這是一個機會!

他悄悄的將自己的生來豐厚的嘴唇碰上了金俊秀那有點翹的嘴唇。

簡簡單單的一個吻,他說不出什麼感覺,但他只能說,金俊秀的酒真的喝很多。

他又是偷偷摸了金俊秀嘴巴,臉頰,最後才滿意的拿著毛巾離開。

他洗了洗毛巾,看到了自己洗手台上只有一把牙刷而已,看來這回他能徒增一下至第二把。

他走出了廁所又回到房間,從最下層的衣櫃裡又拿出了一把新的牙刷,還有一些新的毛巾。幸好當自己有多買幾樣,不然他又得出門買。

這時後金俊秀在他身後抱了他的棉被翻了身,頭就埋盡了棉被裡又繼續睡。

朴有天轉過身看著睡死的金俊秀,看著他沒蓋被子,但被子就被金俊秀的大腿壓住,就怕他去扯棉被金俊秀會醒過來,但他還是去扯了。

「俊秀睡好。」他手裡拿著牙刷又是毛巾的,扯了自己的棉被,又幫金俊秀蓋上。

他仔細的看著金俊秀,自己也笑了起來。

看來這不是他的錯覺,他是真的非常想照顧金俊秀,如果上天肯給他機會,他很願意照顧這麼繁忙的金俊秀。

朴有天最後也拿了金俊秀身旁的枕頭抱出了房間,然而將牙刷以及毛巾放到了廁所的洗手檯裡。

今天睡了沙發,但是房間卻多了一個人的陪伴,沙發再怎麼難躺他還是會覺得這沙發設計的很符合人體工學。

而且……

他還有一整晚的時間,隨時都可以偷吻金俊秀。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