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假日的清晨,朴有天日醒時分他抬起了手看著手錶上的時間。

才七點十五分。

他從沙發上坐了起來,扭了扭脖子和肩膀,他放鬆了自己的身體,才發覺全身痠痛不已。

不過因為有金俊秀,他還是會說這張沙發很符合人體工學。

他從客廳到廁所裡替自己梳洗一翻後,就來到了自己的房間。他一直猶豫到底要不要開門,總覺得要將門把按下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是欣喜又是憂慮,但他還是想看看房裡頭的金俊秀有沒有睡得好。

他還是輕輕的按了門把,然而將門開了啟來。

哦?

其實他眼力並沒有很好,於是又再向前走了一些看著床上人兒的睡相。

金俊秀綿被依舊被他纏繞,上半身的襯衫還從褲子裡掉了出來,也不曉得怎麼滾床的卻露出個小白肚來。朴有天又仔細的往下半身看過去,他就像發現新大陸一樣,發現金俊秀一個驚人的事實!

哇靠,他屁股好翹耶。

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誘惑耶!怎麼可以睡得這麼S-LINE?

雖然他心底不停的吶喊他想惡狼撲羊,不過最後想想還是算了,跟金俊秀說上來也只是朋友,還不是什麼情人愛人,他不能就這樣撲了這之死睡的肥羊。

於是他又像大野狼扮起羊媽一樣,替金俊秀蓋上棉被,然而走出了房間。

就在此時此刻,難得早起的他,去廚房看了有什麼好煮的食材,結果卻是所剩無幾,於是他決定開車去菜市場買菜去。他估計一個喝的死醉的人應該會睡到中午,於是便安心的提著菜籃開車去買菜。

現在的有這麼有為的年輕人已寥若星辰,朴有天都相當的配服自己還懂怎麼提菜籃呢。

有機會告白的話,他會跟金俊秀說,我可以幫你做所有的家事,照顧好他的三餐,讓他能均衡飲食。毛遂自薦的詞他都想好了,臉上笑的眼睛都快不見了,他走入了菜市場,開始利用自己那天生生來就好看得臉去殺價。

然而在當他回到家裡後,時間也已經九點多了,他又輕輕的走入自己的房間看了金俊秀。

還是在睡,果然不出他所料,肯定會睡到中午。

他也沒事找事做,就決定先挑菜,挑菜可是一大工程!但為了讓金俊秀吃的健康一點,他還是要努力!

朴有天就一人在廚房裡狂忙,而金俊秀卻在他房裡狂睡,強烈的對比但他還是無怨無悔。雖然現在好像太早付出,但他就如要出嫁的媳婦,盡可能做到最好。

就在當朴有天忙東忙西時,房間裡的睡美人醒過來了。

金俊秀從床上坐了起來,他看著這房間整齊的擺設,漂亮的黑白相間,又低頭看了他現在坐著的床。

然而他慢慢的下床,往房門走去,他走出朴有天的房間,聽見廚房裡有些鏗鏘聲,他東倒西歪的緩緩的走去廚房。

朴有天還沉浸在他的快炒裡,將炒熟了的菜盛了起來轉過身便端著菜尖叫。

金俊秀就站在他的身後,似乎是聞香而來的樣子,朴有天還以為自己竟然能在大白天裡遇鬼,還好菜沒倒,他趕緊闔上嘴,看著金俊秀說:「我帶你去廁所刷牙洗臉,等等可以吃飯了。」

朴有天將菜放上餐桌後,回過身拉了金俊秀的手,慢慢的帶著他來廁所,「你一個人可以嗎?」

金俊秀眨了眨睡眼惺忪的鳳眼,朴有天感覺疑惑,剛剛他叫了那麼大聲怎麼金俊秀還沒腦醒?

不過金俊秀有朝著他點頭,他將金俊秀的牙刷擠上牙膏,又拿了毛巾放至洗手檯旁,貼心的提示讓金俊秀別拿刮鬍膏來洗臉,雖然該交代的都交代的差不多,但他還是站在金俊秀身旁幫他打理。

他也不知道金俊秀有沒有比較醒了,他在一旁看著用毛巾再擦臉上水滴的金俊秀問:「你要不要順便洗澡?我去拿衣服給你。」

金俊秀似乎真的醒過來了,他臉上似乎有些愧疚的說:「可是衣服……」他拉著自己的襯衫本想拒絕的,但朴有天卻搶先說:「我幫你洗吧。」

整身的酒味讓金俊秀自己也受不了,他最後就允了朴有天話,在這裡洗澡。

朴有天趁著金俊秀洗澡時又跑回了廚房做菜,他總覺得他跟金俊秀的關係有比較親近,但他又害怕,等等這頓飯他該說什麼話題?

他身上就圍著圍裙,一個人站在餐桌旁邊苦惱著。

金俊秀這時後從廁所裡出來,他拿著髒衣服小聲的叫:「有天。」

朴有天轉過身,金俊秀又問:「衣服要丟哪?」

朴有天沒有注意到自己忘記脫圍裙,他很大媽的就走過去將金俊秀的衣服拿走,笑說:「吹風機在我房間衣櫃最下層裡,吹完頭髮先吃一下飯。」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這身的打扮,臉上突然笑了起來:「嫁你感覺會很幸福呢。」

他聽見這話,桃花眼睜的特大看著金俊秀。

幸福嗎……那你願不願意嫁我?

他低頭笑著便走去陽台將金俊秀的衣服投入洗衣機,他心想,其實自己並不是什麼特別的人物,只是喜歡照顧自己想照顧的人而已。

當然被金俊秀這麼讚美他很高興,可問題就如他所擔心的,他想盡全力照顧的人,不見得願意嫁他。

他一路走回廚房,才發現自己忘了拆圍裙,他快速的脫了身上的圍裙,又怕金俊秀發現,於是瞧了他一眼,但這時他在廚房發現金俊秀一直站在放碗筷的鐵架旁,遲遲沒有拿碗。

「怎麼了嗎?」他走了過來好心的尋問一下,只聽見金俊秀說:「只有一副碗筷而已。」

朴有天笑了笑,他向前拿了那唯一的碗跟筷子,替金俊秀盛了飯,「我還有碗的,你先拿去。」

金俊秀看著他手上熱騰騰的白飯,最後也接過了手,笑著說:「謝謝你。」

他在廚房裡打開了頭上的高櫃,拿了新的碗筷出來,洗了一下後也盛了飯。

兩人的午餐,這還是朴有天第一次與人共餐,心裡高興是高興,但他卻想不到要開什麼話匣子。

總之,還是隨便的說點什麼吧。

「昨天你喝的真多。」他說。

金俊秀臉上淡淡的笑起,輕聲說:「其實那不算多。」

不算多?怎麼可能!

「都睡暈成那樣了,還不算多!」他似乎就是要搓破金俊秀的謊言,聲音拉大了一點嚇嚇他。

金俊秀低頭吃著飯,讓朴有天看不清他的神情,聲音酥軟的說:「但是我意識還算清楚的。」

朴有天聽見了這話,連扒飯的力氣都沒有了。

如果金俊秀說的是真的,那麼他偷吻他的事情該怎麼辦?

少說……他也吻了十次以上有吧?

「可……可是你睡著了,又胡亂報路讓我把車開進死胡同……」他漸漸的吞吐起來,又緊張的繼續說:「但是我什麼事也沒對你做!」

金俊秀抬起頭一臉就是他上當了的臉,笑說:「你肯定對我做了什麼事才這麼說。」

完蛋了!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神情開始游移,他了臉上就更是得意。

「自首囉,我什麼都知道。」金俊秀這話說得臉紅氣不喘的,逼死了朴有天。

朴有天心臟跳到都快爆裂了,他放下了筷子,垂了垂自己的胸口,招認了。

「我替你用毛巾擦了臉跟脖子。」

「還有呢?」

「偷親你十幾次……」

「還有呢?」

「沒有了。」

朴有天雙手投降,真誠表情說明他真的什麼都沒有做,可是他還是懷疑,昨天金俊秀明明喝了那麼多久,怎麼可能意識清楚?

於是他又說:「可是昨天你醉了,不可能會知道啊……」

「我是現在才知道。」金俊秀抬起頭,笑著又說:「你全說給我聽了。」

朴有天張大了嘴巴,他……他全然的不打自招耶!第一次發現業務部的招數這麼恐怖,他被活生生的套話了,套出了他對金俊秀做的那些無恥的事情,重點還是他自己說出來的!

「對不起對不起!」朴有天趕緊站起身道歉,又說:「我……不是你想的那樣的。」

金俊秀臉上笑得開心但卻沒給朴有天看見。他換上了像是虧錢的可憐表情,然而又給朴有天最後一擊。

「我不會說出去的,你放心。」

「不是的俊秀,我沒有那方面的癖好,真的……我只是……」

「只是什麼?」

「只是……太喜歡你。」

朴有天皺著眉,坐上了椅子,全然不敢再看金俊秀的臉孔。

可他卻萬萬也沒想到,他又再次的讓金俊秀拉了魚竿,釣中了他這隻特大的魚。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