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有夢,築夢踏實。

朴有天明白自己的夢想不遠了,築夢時分,他不想耽誤太久,於是他便在星期日開始至金俊秀的員工宿舍搬東西過來自己的透天屋!

人生第一次這一間房間有點生氣了,長久以來都是自己的味道,也該是有第二個人來攙和了吧?

雖然跟金俊秀不膽敢說像結婚一樣是一輩子的事情,但他並不會排除與金俊秀相處一輩子的可能。

他今天相當高興的幫忙搬著金俊秀行李,說累也不累,也就在不知自己體力的極限時,他們搬完了。

朴有天身上穿著黑汗衫,在這種炎熱下的天氣,他在客廳放了冷氣,然而替自己跟金俊秀盛了杯開水,他坐上沙發,喘著氣說:「先休息一下,等等再繼續。」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喘氣的樣子,臉上莫名有了笑容。

他有看見金俊秀的笑容,雖然不能體會,但他看的心底也很放心。其實他一直很擔心他這麼馬上將金俊秀接過來,金俊秀會不適應。

畢竟怎麼說,他們的發展是真的比別人快好幾倍啊。

但是朴有天告訴自己,他不會馬上就上二壘還是衝到三壘甚至全壘打。他會從照顧金俊秀開始,也就是說,縱然金俊秀表明他不用忍耐,他還是會讓自己忍忍。

所以,他將茶杯放上客廳的桌上,朝著金俊秀說:「從今天開始我會照顧你,以後有什麼應酬要跟我說。」

明明什麼都還沒開始,他就擺出一副已經是老公的架勢出來要管金俊秀了。

「好。」金俊秀笑著點頭。

這麼爽快?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的笑容,心底又膽怯了一點說:「如果我管太嚴,你要跟我說。」

從他的反應可以看出來,其實他還是很怕老婆。

不過他告訴自己,他雖然不想讓金俊秀覺得他管的嚴,但是也不想讓金俊秀認為他怕他,所以他就學了葉問的經典名言:天底下沒有怕老婆的男人,只有尊重老婆的男人。

沒錯,所以他是尊重金俊秀。

「嚴?不會啊,我覺得你很可靠。」金俊秀似乎不是很在乎他的管教方式,像是原本就看上他的照顧方式所以才選他來當男友的。

但是這對於不善於觀察人臉色的朴有天而言,他根本不曉得金俊秀的心裡想些什麼。

可是沒有關係,朴有天還是很樂觀的告訴自己,他的愛會愛到金俊秀讓他忘不了他的。



好不容易才得到的戀情朴有天當然會想告訴死黨沈昌珉。

可沒想到他來到業務部告訴沈昌珉時,他竟然對他說:「靠,你是中樂透喔,還真讓你追到!」

朴有天鄙視了他一眼說:「你知不知道這比樂透還要難中啊!」

是啊,這種得來不易的男男戀,能湊合的機率當然是比樂透還來的低。

但朴有天卻沒發現,沈昌珉嘴上是這麼說,但他高興的表情底下卻是某種欣慰。

朴有天一向不會去揣測人的心理,反正他只要有目標,他就自逕的去完成它,至於別人想什麼,想阻礙什麼,他自然不會去多理會。

但也因此,他並不曉得他與金俊秀能有如此結果,是沈昌珉刻意的湊合。

說穿了,這一切都是沈昌珉SET好的。他跟金俊秀的感情其實也不差,所以一直以來他看金俊秀的感情來來往往,他最後替他選了個人選,就是朴有天。

也正好朴有天相當喜歡金俊秀,所以他才一直製造機會讓朴有天有機可趁的將金俊秀從直男掰成歪男。

如今真是如他所願,這還真讓他鬆了口氣。

於是沈昌珉看著滔滔不絕的朴有天,臉上也不禁的露出笑容,他心底想,就這麼下去,也許……朴有天是唯一能帶著金俊秀一起攀越過眼前隨即可能出現高牆的人。



一路相處下來,不能說沒有進展,朴有天發現他得忍耐的事情太多了。

有時候看著金俊秀舔著冰淇淋的時後,他也會想舔金俊秀的唇。有時候看見金俊秀只穿一件四角褲亂跑的時後,那個翹臀會令他想成為衝動型犯罪的犯人。有時候看見金俊秀在電視前看鬼片時,他只能忍耐陪著看裝的一副自己很有種的樣子。

所以還是有進展,但只有朴有天的忍耐力進步許多。

朴有天今天一人開著車子回家,因為金俊秀跟他說他今天得跟沈昌珉去應酬,然而回家時在麻煩他來載。

他對於讓沈昌珉載金俊秀去應酬沒什麼意見,但是他對金俊秀去應酬相當有意見。

以前不曾有過的感覺,從金俊秀答應跟他交往後,他發現自己的佔有慾並不弱,反到有些超出他能控制的範圍。

他還告訴金俊秀,如果能提早回家盡量提早。

『知道嗎,不要太晚。』他囑咐著。

『知道知道。』金俊秀向他笑著,坐上沈昌珉的車,朝著他揮手,他便看著車開走了。

其實他心底還是很不安。每次的應酬金俊秀肯定又會是滿身酒味,而且這陣子相處下來,他發現金俊秀的健康指數似乎有下滑,這是他不願意看見的。

他吃完飯洗完澡後,馬上就接到了金俊秀打來的電話。

他看了看時間,八點多而已。他很高興金俊秀真的聽他的話,沒有晚回家。

「好,我馬上到。」他笑說。

一路上他開著車子來到了他們應酬的酒店,朴有天在夜晚還戴上了眼鏡,方便他尋找金俊秀的蹤影。

他從遠方一路開車過來,就發現金俊秀似乎跟客戶有所拉扯的動作。

朴有天選了個地方停下車,然而馬上下車快步的往酒店走去。

「就說你如果跟我上床,我就買你們公司更多的產品。」客戶似乎有點醉,但這話說出來卻被朴有天聽見,他認為這種心思一點也不假!

金俊秀被客戶摟著,他似乎想掙脫,但是礙於是客戶,他不敢太過大膽。

這時後朴有天一把向前,就將金俊秀拉來了自己的懷裡,這麼近的距離,他聞到了金俊秀身上的酒味,並沒有上次那著重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朴有天推了眼鏡將金俊秀拉至身後,向前瞪著那客戶道:「你開那什麼不乾淨的條件!去死!」

那個客戶走的顛倒西歪,可也沒好氣的回罵朴有天,「讓老子不夠爽我就不買!」

這算什麼鳥威脅啊。

金俊秀緊緊抓著朴有天的手臂,躲在他身後不敢吭聲,客戶又衝過來要拉金俊秀,可就被朴有天一腳的踹回,他怒吼道:「你他媽的產品是我設計的,我也不爽賣你!」

拜託,他才不可能為了錢讓金俊秀犧牲,開什麼玩笑,金俊秀的屁股是他的!

他拉著金俊秀趕緊上車,然而馬上開車就走了。

「沈昌珉在搞什麼東東!怎麼只有你一個?」朴有天推了眼鏡,似乎不是很高興的問。

金俊秀眨了眨眼,輕聲說:「我跟他是不同攤的。」

朴有天停了紅燈,氣頭上的他,最後也沒說話。

可金俊秀卻緩緩的轉過頭,看著他的側顏,語氣有些內疚的說:「對不起。」

朴有天轉過了頭,本是皺著的眉毛因為這句話垂了下來。

又不是金俊秀的錯,為什麼他要道歉呢?可語氣聽上去,似乎是他讓金俊秀感到內疚了。

「這又不是你的錯,是那個人的錯,他雞雞會爛掉!」朴有天不滿的說。

金俊秀每次聽朴有天說話就會覺得很可愛,有時後朴有天說的話似乎不是他這年齡應該說的,彷彿是小孩才會說的話。

不過朴有天他一手開著車,令一手伸了過去副駕駛,握住了金俊秀手,安慰的說:「算了啦,下次不要理那種人,也不要做那種人的生意了。」

金俊秀臉上笑了起來,瞧著看著前方的朴有天。

說真的,好歹也開始交往了,但他還是第一次這樣握住金俊秀的手。

他一直以來都明白,金俊秀似乎還在適應怎麼跟一個男人交往吧。

所以他也沒有太過跟金俊秀有很多親密的接觸,但是今天握了這一下,他感覺他們之間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朴有天將車回了家中,停好後兩人便一同走進家裡。

他拿了衣服跟浴巾讓金俊秀準備洗澡時,順手拆了眼鏡,然而當他要往自己的房間放眼鏡時,金俊秀叫住他。

「有天。」金俊秀站在浴室前喊他。

「怎麼了?」他沒將眼鏡戴回,直接又走回金俊秀的身邊。

金俊秀看他看很久,突然的說:「我可不可以吻你?」

啊?這個……

「其實俊秀,你不用勉強的,我知道你還在適應期,所以……唔……」

總是替金俊秀著想而不會替自己想的他,最後那喋喋不休的唇被金俊秀堵住了。

當他回過神後,才發現金俊秀早已關上了浴室的門,開始洗澡了。

雖然他不明白金俊秀為什麼突然要吻他,不過他很樂觀的告訴自己,也許就是要踏出這麼一步……才有可能全壘打啊!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