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那回金俊秀主動的BOBO後,朴有天還真放膽對金俊秀親密起來。

他們最愛利用的時間,就是雙方都放假的時後。

今天金俊秀心血來潮說想煮飯給朴有天吃,朴有天這麼疼他,當然答應讓他肆虐他的廚房啦。

而金俊秀也非常的認真的在廚房裡忙東忙西,朴有天今日就像大爺一樣,翹著二郎腿在客廳裡等著。

可是他越坐越覺得……從廚房裡傳出的味道好像怪怪的耶?

他最後受不了,站起身來直接往廚房裡走去。他看著金俊秀一點也不熟絡的技巧,嘴巴越張越大,突然大叫了起來:「俊秀!操灰搭了啦!」

金俊秀無辜的看了一眼朴有天,然而又趕緊看著自己的料理,可是他還是看不出什麼端倪來。

「有嗎?」金俊秀拿著鍋鏟,覺得一切都很OK啊。

朴有天趕緊跟他替換位置,馬上將火候關小,開始了他的拯救行動。

雖然他的技術也沒有好到哪裡去,不過比起來,他在廚藝方面還是有點天份的。

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那傲人的天份,他羨慕了起來。

「真好,你都會主飯。」金俊秀就站在旁邊看,說出的話還滿酸溜溜的。

朴有天將煮好的菜盛了起來,他笑看著金俊秀說:「我生來照顧你的啊。」

本來是一場忌妒,被朴有天這麼一說,金俊秀心底是甜了起來。

他看著朴有天邊盛飯邊說:「你得飯煮得不錯。」雖然是電鍋煮的,但至少他並沒有把飯煮成粥。

金俊秀還是受到了朴有天的讚美。

然而當朴有天又要幫金俊秀盛時,金俊秀便自己向前說:「我自己來就好了啦。」

朴有天看著他,卻也沒把碗拿給他,只是微笑的說:「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吧?」

一頓操灰搭的飯,一場熱情的告白,金俊秀宣告投降了。

他看著朴有天盛飯的背影,不禁的從朴有天身後將他抱住了。

有多久他不曾有過如此得誓言,也有多久……他不曾信任過一個人,在此時此刻,他重新拾獲了依賴人的感覺,然而在朴有天的耳邊,輕聲道:「好。」

簡簡單單的承諾,他真希望朴有天能替他解除魔咒。



連續兩天的假日,金俊秀突然的提議他想去遊樂園玩玩。

當然最主要是因為看到電視上的廣告,說是進去鬼屋裡全程走完者會有特別獎勵,這消息被金俊秀看見後,他自然是想去闖闖看。可他並不是因為想拿什麼獎品,純粹的只是想去玩玩而已。

他高興的向朴有天提議,其實朴有天是垂著頭思考超久。

「好不好?」金俊秀一副就是期待他會答應一樣,他能如何呢?

遊樂園……從他有意識以來,他總覺得自己去那裡是浪費錢,怕高怕死又怕鬼的他,當然休息的地點不會選擇遊樂園。

現在可好了,他最疼的人吵著要去了。

「拜託你啦。」金俊秀雙手都闔一起了,相當誠懇的拜託他。

只能說他堅持不下去,這種撒嬌兼不容拒絕的請託他最受不了了,於是,他答應了金俊秀去遊樂園玩鬼屋。

他開著車載金俊秀來到了電視廣告的遊樂園,金俊秀倒是沒說要座什麼雲霄飛車,他拿著地圖就朝著鬼屋的方向走。

朴有天真的覺得,金俊秀真的非常的不怕鬼……。

來到這鬼屋的門口,他看著許多人都在排隊,莫名其妙的,當他回過神時他自己也已經在隊伍之中了。

「俊秀……可不可以你去就好?」他嘟著嘴,誠實的說出他的心裡話。

金俊秀睜大了眼睛,本來想說什麼的突然被排在他身後沒多大的小弟弟的哭聲斷了他的話,「我要去看我要去看!」

「唉唷……可是媽媽不想去。」小弟弟的媽媽臉上似乎有點無奈的說。

金俊秀看著那位媽媽似乎也懷有身孕,而小弟弟一直吵著要看,最後他便走向那媽媽身邊說:「不好意思,不然讓我帶他進去,您在出口等待吧?」

朴有天很想告訴金俊秀,我也能不能在出口等你?

「這樣好嗎?」媽媽臉上有些過意不去,麻煩別人似乎不太好。

「可是您懷有身孕進去也不好。」金俊秀笑說。

最後那位小弟弟的媽媽也妥協,然而那位小弟弟也不怕生的就牽著金俊秀的手期待一同進去鬼屋探險。

朴有天是不介意小弟弟牽他,但他很在意即將快逼近的鬼屋,他抓了金俊秀的手臂小聲說:「不然我也在出口等你?」

「你怕鬼啊?」金俊秀似乎是嘲笑他一樣,讓他臉紅了起來。

「大哥哥你是膽小鬼!」那個小弟弟就這麼指著他說,這叫他情何以堪啊。

膽小鬼就膽小鬼!

當他毅然決然的要走去這隊伍時,卻被金俊秀一把抓住了。

「我陪著你呢,怕什麼。」

於是他也在金俊秀又哄又騙的情況下,他牽住了金俊秀的手了。

所以金俊秀就一手牽小朋友一手牽大朋友,一起進了鬼屋裡。

他就像夾著尾巴的小狗,緊緊的牽住金俊秀的手,突然其來的阿飄讓他防不慎防,他就時而輕時而重的捏著金俊秀的手。可過沒多久,因為小弟弟哭得比鬼還恐怖,金俊秀只能雙手抱起孩子,然而放開了朴有天的手。

唉……可好了,現在他得一個人走。

這屋裡充斥著不知是音效還是人的尖叫聲,朴有天幾乎嚇的只膽敢看金俊秀的背影。

走在前頭整個不覺得怎樣的金俊秀似乎發覺朴有天有點落後了,他回過身很好心的騰出一隻手又牽住了朴有天的手,繼續往前走。

「我會保護你的啦,沒什麼的。」金俊秀在紅色的燈光之下笑得燦爛,可朴有天卻是要飆淚了。

受不了……俊秀走鬼屋就像在走廚房一樣,那為什麼還要來啊?

朴有天不能理解,既然都不怕的話來鬼屋豈不是太無聊了?不過對於他這實在是是太刺激了。

金俊秀則是一邊安撫小弟弟一邊哄著朴有天,最後,他們是唯一一組走完堪稱世界紀錄的鬼屋,雖然朴有天跟小弟弟能走完全是靠金俊秀的,但他們還是一組的。

一走出出口,小弟弟一看見媽媽的身影,便頭也不回的就拔腿跑走了。

朴有天則是一臉發黑的嚇的腿都軟了,他就不懂鬼屋究竟有什麼好玩的!

「你沒事吧?」金俊秀拍了拍他的背,溫柔的說。

朴有天一手還是緊抓著金俊秀,另一手拿著什麼鬼精美獎品,最後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

「你怎麼都不怕呢?」他抬頭皺著眉問金俊秀。

金俊秀只是笑說:「我也會怕啊,只是覺得很刺激所以想玩。」

這騙誰,俊秀一副就是不怕的樣子!

「不過你也陪我走完了啊,不覺得沒什麼嗎?」金俊秀又說。

他奶奶的,他真的覺得很有什麼,也許得花一百元去廟裡收驚了。

「下次我不要玩了。」朴有天握緊了手中的獎品,滿腦都是那些恐怖的畫面,真的很噁心。

金俊秀看著他,臉上笑得很開心,真沒想到朴有天竟然會這麼膽小,但他似乎很滿意,然而朝著朴有天說:「你照顧我一輩子,我保護你一輩子。」

奇怪了……這句話不管怎麼聽,怎麼他好像都是被壓的那個啊?



感謝天感謝地,他們終於回到家了。

雖然早上被嚇的不輕,不過也去了滿多地方玩耍的,倒是腦中恐怖的畫面也去除了不少。

他疲憊的從房間裡拿了新衣服先進了浴室裡洗澡,把出外玩出的一身汗全都洗乾淨後,穿了衣服吹乾頭髮,整身無力的就趴上了床打滾。

算是半宅男的他出去玩這麼一天他也真是有夠累的,負擔並不小啊。

可金俊秀的體力就很不錯,很能玩。

他趴在床,想著過去在大學時看著金俊秀在操場奔跑踢足球的樣子,其實那時就曉得金俊秀會是個陽光男孩了。

只是沒想過他會陽光到連鬼都不怕而已。

等金俊秀也洗完後,他們倆就也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似乎都玩的滿累的。

朴有天也撐不了了,於是先閉上了眼睛。雖然很想對金俊秀亂來,不過這樣也好,率先睡去他就不用忍的太辛苦了。

不過當他閉上眼時,在什麼也看不倒的情況下,他發現有人似乎趴上了他的身上。

他緊張的睜開眼,趕緊趴起來看著金俊秀,「你這樣我會……會想……」

「那就……」金俊秀臉上微笑著,然後把他推倒了。

等等!我被推倒了!

他內心還沒被強姦就開始尖叫了,為什麼啊!

「俊秀!你有經驗嗎?」朴有天推了他的肩膀,很緊張的問。

聽到這種話,金俊秀臉上也苦惱起來,因為他真的沒有任何的經驗啊。

「沒有。」金俊秀誠實的說,他從朴有天的身上離開,無辜的跪在床上。

「跟女人有沒有?」他又問。

金俊秀紅了耳根子又搖了搖頭。

朴有天看著他,雖然不能說自己有過跟男人的經驗……但他卻時有經驗的。

「我有經驗。」況且他也研究了不少小說漫畫甚至找了GV來看,所以他不會有問題的。

金俊秀抬頭看著他,雙眼似乎感覺很不可思議,於是問:「你以前也交過男友?」

「沒有。」

「那怎麼會有經驗?」

他看了金俊秀一眼,眼神飄移的說:「因為每次我夢遺的對象都是你,少說也快十年了,所以很有經驗。」

「什……唔……」朴有天一把推倒了金俊秀,然而吻住了金俊秀。

這種情勢才對的,怎麼可能是他被推倒呢?剛才還真嚇的他快漏尿了。

他脫光了金俊秀的衣服後,接下來的事情……他就全部交給本能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