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有天將金俊秀帶回家後,他嘗試的掩埋了自己內心的難過,一如往常拿了衣服跟浴巾給金俊秀,要他去洗澡。

金俊秀是乖巧的拿過所有東西,他發現自己的衣服真的在眼前這男人的家裡,所以他們以前並不是沒有什麼。

他看著朴有天方才哭過紅腫起來的眼睛,他想安慰,但是卻隻字未出,如此陌生可卻又熟悉的人,他不懂自己該怎麼做才能減輕朴有天這樣的痛苦。

「怎麼了?」朴有天眨著眼看著金俊秀問。都這麼久了怎麼還不去洗澡?

金俊秀看著他,然後看著這家庭的擺設,有他的東西有朴有天的東西,有他的味道也有朴有天的味道。眼球轉了一圈後,他還是看著朴有天。

「有想知道什麼嗎?」朴有天臉上微笑著,很溫柔的問。

金俊秀明白自己一直以來都有這樣的症狀,他還記得先前的女友總會甩他一巴莫名的掌,然後說他過份,怎麼可以忘記他,然而也沒有人向他訴說他們發生過什麼事情,等到自己日子久了,記憶漸漸恢復後,他才發現自己似乎曾有過一段戀情。只是不清楚。

不過現在眼前這個人,雖然哭的像個女人似的,但他並未賞他一巴掌,然後叫他滾……

「我想知道……我們的事情。」金俊秀顫抖著說。

他曉得他自己不只忘了朴有天,而且也忘了他一直想不起來的重要東西。

雖然現在他提出了這樣的要求,但是朴有天並沒有告訴他,他們之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只是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巴,鼻子又開始紅了起來,金俊秀知道朴有天又要哭了。

金俊秀向前趕緊的抓住他的手臂,然而又看著朴有天眨著桃花眼,似乎想撐住眼中的淚水,他聲音顫抖的說:「對不起,我現在不想說。」

事實就是如此,說了金俊秀未必會想起來,最後痛苦的也是自己。

這樣不長也不短的愛戀,突如其來的在他耳邊細聲說,這一切都只是似曾相識而已。似乎自己曾經有過,而現在卻一無所有。對於金俊秀更是悲烈,他什麼也不記得,一切已從他腦子裡移除,什麼也沒有過。

他不曉得怎麼告訴金俊秀他的痛,除了哭還是只能哭,一個男人哭成這樣雖然他覺得自己的尊嚴都快哭光了,但是他還是控制不了。

當金俊秀越是抓緊他的手臂,彷彿就是告訴他,這一切他都逃不過,被忘了就是被忘了,有什麼亡羊補牢的措施朴有天心底連一點譜都沒有。他究竟該怎麼說服自己,其實這沒什麼,重新來過就好。

他皺了眉緊閉雙眼,眼淚掉下來的瞬間,他發現自己被人擁入懷裡……

「對不起……對不起……」兩人差不多的身高,讓朴有天的下巴就靠在金俊秀的肩上,他也緊緊的抱住金俊秀,又哽咽的說:「我就是忍不住。」

他忍不了自己想哭的衝動,他忍不了金俊秀忘了他的痛苦,他也忍不了他現在只能當個說書人的事實。現實他得忍耐的事情太多,太多打擊前仆後繼的接續著來臨,人只有一個的他,不一定禁得起種種傷害。

金俊秀雖然沒辦法體會朴有天的痛,可他曉得現在哭的泣不成聲的人肯定曾經對他好過……他也想馬上想起來,但是就是對這一切他完全是空白。他想讓朴有天不要再哭泣也別再難過,可是腦子就是無能為力。

但這時後,金俊秀心底想著,如果他們曾經是戀人,那麼遇到這種情況,他得怎麼安慰他的戀人?難道只剩擁抱,而其他什麼也做不來了嗎?

他第一個想到的就是親吻朴有天,可是……

男人吻男人,感覺好奇怪啊。

當朴有天淚水跟鼻涕都蹭在他肩上的衣服時,他還是不敢提出用親吻的方是安慰眼前哭的跟孩子一樣的人兒。

最後他只是拍拍朴有天的背部,安慰的說:「別哭了,一切都會好起來。」

雖然他對於自己的腦力不敢苟同,但是他還是想開出這張支票來緩和朴有天的情緒。

最後,他還是什麼也沒說的就走近浴室裡準備洗澡。

就在剛剛,他似乎有想起了什麼,似乎是跟親吻有關的事情……

不過記憶稍縱即逝,終究還是沒有頭緒。

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將浴室的門關起來,他抹了抹自己的淚水,然而拍了拍自己的胸膛,他輕聲的告訴自己,要堅強。

人的心很脆弱,所以要學會哄他。

這是朴有天一直以來遇到困難就會這麼對自己說,然而就開始哄著自己的心,緩緩的跟他說,關關難過關關過,沒什麼過不了的。

要有耐心跟恆心,他也不能就放金俊秀一個不管,談戀愛是兩個人的事情,如果自己想繼續,就不能任意的將恢復記憶的工作丟給金俊秀一個人。

他吸了鼻涕後,到廚房喝了杯水。

不管他在怎麼難過都沒有用了,還是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他拿了從醫院拿回的藥包研究了一下,記下金俊秀得在什麼時候吃什麼藥,還有醫生向他交代的保健方式。

說是要讓金俊秀多吃蛋白質補充血流量,然後少看刺激性的東西跟喝酒。

所以他決定將金俊秀買回來的鬼片都藏起來,電視以後也不能讓他看恐怖片。如果是應酬的話也許有必要的話他得跟去,盯著他喝果汁或者其他飲料,至於蛋白質……

他記得以前有個推銷員似乎跟他推銷過養生食品,說是一種優質蛋白的,現代人需求很大怎樣怎樣……不過那張名片他好像壓在自己的桌墊底下,明天上班順便打電話問問好了。

他開始計畫往後的生活,也許沒有想像中的好熬過,但是沒有關係,至少金俊秀還是留在自己身邊,他就有這個任務來喚醒他,照顧他。

當金俊秀洗完澡出來時,他看著朴有天在客廳整理著什麼。

他頭髮濕漉的看著朴有天的背影,輕聲問:「你在整理什麼?」

朴有天明顯的嚇了一跳,然而睜大了眼轉過身看著金俊秀,「你先把頭髮吹乾,不然會感冒!」

朴有天走過他身邊拉了他的手來到他們的房間,於是拿了吹風機遞給了金俊秀,「我在整理你的鬼片,以後不能再看了。」

金俊秀的興趣被扼殺的,於是無辜的皺起眉頭,可憐的問:「為什麼?」

「等頭腦好起來再給你看,醫生說不可以讓你太常看刺激的東西。」朴有天看著金俊秀又說:「從現在開始,我拿給你吃什麼你就得吃,不能有異議喔。」

金俊秀沒有說話,朴有天以為他生氣了,然而口氣明顯緩和了起來,他拍著他的肩說:「就這陣子而已……。」

他想安慰金俊秀,畢竟沒有人喜歡被剝奪自己喜歡的事物,或者喜歡吃的東西吧……。

朴有天說完話後,轉身準備要走出房間時,金俊秀很下意識就抓住了他的手,他並不曉得為何自己要這麼做,但他卻問了一個問題:「是不是我先吻你的?」

朴有天轉過頭看著他,然而笑說:「還沒有交往以前我趁著你喝醉時偷吻你十幾次,不過交往以後,是你先吻我的。」

金俊秀放開了朴有天的手,眼神明顯是在想事情,但他卻沒有跟朴有天說他想起了什麼。

雖然他腦中還是沒有什麼印象,可確實,有些直覺告訴他,他曾做過什麼事情。

只不過……還有太多的事情他還是想不起來。

然而在朴有天要離開客廳前,他轉過身抱了金俊秀的腰,對準了他的紅唇就吻了起來。

事發突然,朴有天也曉得金俊秀肯定會掙扎,所以他摟他的腰摟的緊,不敢放。

金俊秀因為受到了驚嚇,他雙手緊緊的抓著朴有天的肩膀,反射的想推開朴有天,不過卻被朴有天抓得太緊,他動不了。

跟男人接吻還是第一次……

不,是他失去記憶後第一次嚐到這樣的感覺。

漸漸的,他閉上了眼睛,甚至有些陶醉……

「不管你想不想的起以前,你只要從現在開始記著,失去記憶的你,我是第一個吻你的男人。」

朴有天輕聲說,最後關上了房門。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