嶄新的開始,朴有天試著別徒留在過去,他希望自己能勇敢向前。

這回他從沙發上起來,因為昨夜激吻了金俊秀,等他全部的東西都整理好後,要回房拿衣服洗澡才發現金俊秀早已睡在他床上。

為了避免讓金俊秀又有太大的驚嚇,他拿了自己的枕頭和一條小毛毯就跑來了沙發上睡。

雖然他曾經稱這沙發符合人體工學,但今日再次睡過之後,他發現其實並沒有他自己說的那麼好睡了。

他看了看時間,最後悄悄的進房門,叫了金俊秀起床,一起準備去上班。

「你應該記得公司的事物吧?」他問著揉著眼睛的金俊秀。

「記得。」金俊秀打個哈欠說。

朴有天點點頭,他將自己的棉被跟枕頭放回床上,然後也順便的幫金俊秀折棉被,睡的一頭亂的金俊秀突然問說:「為什麼不跟我一起睡?」

「你想要我跟你一起睡嗎?」

金俊秀瞧了他一眼,盤著腿坐在床上的他,有些不曉得該怎麼回答這問題。

如果曾經是情人的話,他認為一起睡沒關係,只是會有點不習慣。

「因為我們曾經是情人啊。」金俊秀說。

朴有天折好了棉被後,看了只穿著四角褲的金俊秀,雖然他會想撲上好好抱他,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做。

曾經……有時候這種曾經他不要也罷,他要的不是曾經的感覺,他要的是當下的感覺,當下金俊秀愛著他,而他也愛著金俊秀的感覺。

「不要跟我說曾經。」朴有天眨著那紅腫的眼睛,低聲的又說:「我們現在也是情人。」

金俊秀無辜的神情,讓朴有天看的心疼,但他並沒有安慰,他只是想教導金俊秀,就算他忘了他們,也不能抹滅他們關係而已。

想要將他甩的一乾二淨,他依然會抓著金俊秀不放,再次在他身上再沾染自己的氣味。

「那麼你昨天不應該睡沙發。」金俊秀突然的說。

看來其實這樣的隔閡並不是金俊秀造成的,而是自己的顧慮讓他們彼此間了有莫名的溝渠。金俊秀也想快速的恢復記憶,所以才會想跟自己睡,跟自己親密。

縱然金俊秀忘了很多事情,但是他還是容易被他吃得死。

那天生過於善辯的腦子,如今還是一樣。

「我知道了。」他笑說,「我今天開始都跟你睡,不過我不能保證不會對你出手。」

金俊秀聽到這話臉紅了起來,出手……那麼他們肯定也曾經有過肌膚之親,朴有天才能說的如此自然。

但是他還是聽話的點頭,低頭小聲的說:「沒關係。」

後來朴有天替他打理完後,兩人拿著公事包就一同出門買早餐,朴有天告訴他,以前他都會幫沈昌珉跟他一起買早餐,然而他們在一起後,就會是朴有天帶著他一起來買。

金俊秀都還沒開口朴有天就曉得他想點什麼,他喜歡喝什麼,總是丟三落四的他,朴有天總會在他身後一一將那些他遺忘的東西撿起,慢慢的提醒他,他忘了什麼,他需要什麼。

金俊秀坐上他的車子,兩人一路前往公司,朴有天在車上也交代著些事情,「你以後有應酬要找我,我跟你一起去,不能讓你喝酒,還有你的鬼片被我藏起來了,不准去找出來,這幾天我會買一些優質蛋白來泡給你喝,一定要喝下去。」

金俊秀總覺得他身旁這人好厲害,什麼都比他清楚,接著他又聽朴有天繼續的說:「今天中午我會去找你吃飯,拿藥給你吃。」

「我自己能吃藥。」金俊秀反駁了,吃藥這種事情他可以的,但朴有天卻說:「你這麼忙,絕對忘記什麼時候該吃哪一顆。」

他不否認,他想起以前自己失去記憶後,他一個人也總因為太過忙碌最後也沒有在吃藥。

因為總沒有人在他身邊告訴他要吃哪一顆,或者提醒他得吃藥。

所以他最後也是乖巧的點點頭,接受朴有天這些照顧。

到了公司,他們還是按了電梯,兩人一起等著,其他電梯來的時後,朴有天並沒有走進去,金俊秀狐疑了一會,卻也沒有說什麼,他覺得朴有天這麼做有他的理由。

終於等到了四號電梯,他才牽著金俊秀的手走進電梯裡,笑說:「以前在大學我暗戀你,不過是等到畢業後,我第一次與你邂逅就是在這間電梯裡。」

金俊秀聽他說著,他腦子有想起一些事情,好像他以前曾經問過某個人為什麼會曉得他喜歡四號電梯。

「因為你喜歡四號電梯,想在電梯裡遇到鬼,所以如果你有時間就會搭這台。」朴有天一直以來都沒有放開他的手,只是輕輕的用拇指來回撫摸,又說:「我很怕鬼,不過為了你,有陣子我也常常坐這電梯。」

金俊秀聽的眼睛睜得很大,他緊握著朴有天的手,什麼話也沒說出來。

之後朴有天牽著金俊秀來到業務部,放他一個人去座位,而他則拿著早餐遞給了沈昌珉。

沈昌珉看朴有天的臉色,雖然顯得沒什麼精神,而且一雙桃花眼又有些紅腫,他大概也料的到朴有天哭了多久。

跟他交情這麼久了,除了曉得他是膽小鬼,他也知道他是個愛哭鬼。

但愛哭歸愛哭,沒想到今天還能看見他牽著金俊秀來公司,這算是他心中的安慰了。

「你還好吧?」沈昌珉接過了早餐問。

朴有天深呼了一口氣,笑說:「好很多了,只是俊秀還是想不起來。」

「可能再過幾天吧,反正有你在幫他,他會比自己一個人回想還要來的快。」

他點點頭,他也希望金俊秀能快點想起來。

然而在他要走之前,他又回望了金俊秀,剛好也發現金俊秀也正好在偷看他。

金俊秀紅了耳根子,本想直接低下頭,但他卻見朴有天笑著朝他揮手,示意自己即將要離開。

所以他也沒有吝嗇也回應了朴有天。

整個業務部的人就看著他們兩個,有人嘆著氣,有人則是想哭。雖然大家有時後被他們的閃光蛋掃射的都得戴上墨鏡,但現在這對戀人變成這樣,大家也能感受到一點點的悲傷。

當朴有天離去時,其他同儕也就擠去了金俊秀的坐位,問他是不是還記得他與朴有天的事情。

金俊秀臉上黯淡的搖搖頭,不該忘的幾乎都被他忘了,他曉得這對朴有天很不公平,但他不知道如何再調回自己遺失的記憶。

同儕間也沒有責怪金俊秀,大家偷偷的放下了工作,一個一個講述他們倆之前怎麼放閃光彈的罪刑。

金俊秀越聽越覺得好笑,其實朴有天並不是一個這麼鬱鬱寡歡的人,他有他的幽默,有他寵溺的方式,原來他是被他這麼一路愛過來的。

他會在自己快下班時來找自己,看自己太忙就會趁著他不注意在他臉頰上偷親一口,他還會陪著自己加班,有時會先回家煮飯做便當過來給他吃,也會站在他身後替他整理那一堆的客戶資料……

只是他沒想過,他會將這些美好忘的這麼乾淨……

突然間,金俊秀站了起身,同儕們看著他,也一同朝著金俊秀看去的方向望了過去。

是茶水間。

一陣的靜默,連沈昌珉也一同轉過身來瞧瞧發生了什麼事情。

金俊秀不停的看著茶水間,他腦中一直有些片段……

他曾跟一個人關在裡頭吻得亂七八糟,最後好像有被金在中部長責罵的樣子……

金俊秀吞了口口水,小聲的問:「我是不是……曾經關在裡頭被金部長罵過?」

沈昌珉笑了起來,看來他還是記得某些事情,只是剛好想起來的這一件事情不是很優,是有點情色的。

「你跟朴有天在裡面吻得不讓人進去喝水,最後是被金在中罵了。」沈昌珉突然說,業務部的每個人也笑了起來。

這讓金俊秀不好意思的低下頭,原來他自己跟朴有天這麼瘋狂過。

然而金在中從辦公事裡走出來,看了大家一眼,同事們趕緊回到座位上好好工作,於是他說:「俊秀,昌珉,進來我辦公室。」

金俊秀本以為要被責罵,但是看著沈昌珉走在前頭,他也痞痞的就跟了進去。

「聽說李客戶會習慣性用言語騷擾我們的人?」金在中看著兩個又說:「因為我們的女業務有人被騷擾了,你們可知道?」

沈昌珉看著金俊秀一眼,他不想自己解釋,所以沒有說話。

金在中也看著金俊秀,問:「俊秀,你不是跟李客戶接觸過嗎,有類似的情況發生嗎?」

金俊秀皺著眉頭,很努力的想,結果說:「有,他曾經騷擾過我,說我如果跟他過一夜他就會買更多產品,可是……」

沈昌珉跟金在中很緊張的看著金俊秀,金俊秀則又說:「我記得有個人出來踹了李客戶一腳……」

金在中舔了嘴唇,還等著下文。他曉得是朴有天踹的,但是他要金俊秀自己去回想。

沈昌珉看著金俊秀眉頭越皺越緊,金俊秀的頭有點疼,於是他按了按自己的太陽穴,腦中慢慢浮現當時戴著眼鏡穿著夾腳拖的朴有天。

是他踹了李客戶一腳的。

「是有天。」金俊秀睜大了眼睛說,但是他的頭好痛。

沈昌珉跟金在中笑了出來,金在中說:「好,為了避免這種事情再次發生,我們不再接李客戶的單子,還有俊秀,回去好好謝謝朴有天這麼保護你。」

金俊秀頭雖然很痛,但是他頭也點的大力,似乎很高興自己的記憶有進步。

而且是有關朴有天的記憶。

然而在這諾大的辦公室裡,廁所其實還埋藏了一個人。

是朴有天他貼在牆上,聽著門外金俊秀的聲音。

他一個人靜靜的看著天花板上的燈光,欣慰的笑了出來……

還有機會,還有機會的。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秀媽 的頭像
秀媽

無遠腐屆,腐了全世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