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心底還抱著一絲希望時,人就會很大膽的不懂該如何放棄。

朴有天掏心掏肺的付出,他只希望金俊秀的身體能再更好一點,最好的情況,他當然還是會希望金俊秀想起他們的從前。

但一切的進度並不如預期,時間也過了一個月,朴有天不斷細心照顧,有時會告訴金俊秀他們的過去,會帶著他去遊樂園,但是不再進去鬼屋裡;也會帶著他去吃金俊秀想吃的東西。

不過金俊秀卻未曾想起過他們其他的事情。

日子一天一天的過,朴有天並沒有勉強金俊秀要去想,也曾認為,就算想不起來也沒關係,他們重新開始一樣也是可以。

但有時一個人的關心與付出卻會給予對方過大的壓力。

金俊秀對於朴有天這人,說熟不熟,說陌生不陌生,可事實上講起來,朴有天就是被他遺忘後的陌生人。

他不斷接受著朴有天給的關照,給的溫暖,但自己卻一丁點的回抱也拿不出,只要自己想的起來,那麼這一切都是值得的,對朴有天也算有所回饋。

但是他就是想不起來,腦子總有一半是空洞,而那空洞就是老是讓他頭疼的部分。

縱使朴有天對他沒有太過分的要求,但他依舊壓力倍增,他什麼也給不了朴有天。

在當他喝下晚間朴有天替他泡的優質蛋白後,他刷完了牙就爬上床。

朴有天以為他玩累了,也就先關上了房門,繼續忙家事的工作。

金俊秀耳裡聽著房門外忙碌的聲音,朴有天總是將他服侍得好好的,而他卻無情的拋下他們的回憶,想到這,他覺得自己真的很沒有用。

每一天的美好,他認為自己有可能會再忘記。

那麼受傷害的一定又會是朴有天。然而現在最現實的,是他完全想不起來又一直接受朴有天對他的愛,這樣的他,覺得自己才是最可惡的人。

朴有天將明日要用的東西都整理好後,洗完澡吹乾頭髮便也躺上了床。

這張床依然睡著兩個人,只是這兩人間的情感,卻有著大幅度的變化。

一個就如舊情人的一直疼愛著,一個卻被一個陌生人疼愛著,兩種不同的心思,阻隔了他們之間應有的親密。

房裡的燈光昏暗,朴有天並未發現金俊秀沒有睡著,他只是睡前替他蓋了棉被,自己也躺著下床,準備入睡。

金俊秀跟朴有天睡一起這麼久了,他曉得朴有天只要入睡就一定會打鼾,他看著這黑漆漆的房間,聽著朴有天沉穩的呼吸聲,漸漸的,有了打鼾聲出現。

他側過身子看著朴有天的睡顏,他覺得他長得好可愛,嬰兒肥的臉蛋看的他很想捏他的臉頰。

曾經的自己,是不是也有想偷襲他的衝動過?是不是也曾經覺得他很可愛?

他問著自己的心,逼著心回答,但卻遲遲沒有答案。

他曉得在這麼下去他永遠沒辦法給朴有天什麼回饋,也許在某天他又有可能一陣昏厥就又將朴有天忘的一乾二淨,那時後他該怎麼面對朴有天的眼淚?

朴有天這時後也翻了身子,背對著金俊秀,又開始打鼾了。

看來他今天也是一樣很累,但卻一丁點家事也不想讓他做,朴有天對他說,他只要認真工作而家事讓他來就好了,反正設計部時間很自由,他能應付得來。

金俊秀也曾想過這麼一段話,他直覺告訴他,在他尚未喪失記憶前,朴有天也曾經這麼跟他說過。

他看著朴有天的背影,又聽著他的打鼾聲,最後他伸出了手,抱住了朴有天,額頭就靠在他的背上,用非常輕,非常輕的聲音告訴朴有天,「對不起。」

太多事情他都只能說這三個字,沒用的他永遠都只能對著朴有天說這三個字。

也許這輩子他的戀情就只能注定沒有結果,永遠的忘掉自己的情人。

他沒辦法擺脫這種魔咒,一次兩次三次的傷害他所愛的人,無論是朴有天還是他,他們誰都承受不了這樣的折騰與煎熬。

今夜,他在心底下了決心,然而也靠著朴有天的寬薄的背脊,慢慢睡去。



「起床囉,俊秀!」朴有天輕輕的搖了他的肩膀,然而拉了棉被,不讓金俊秀繼續與綿被糾纏。

但這樣的景像朴有天百看不厭,他很曉得金俊秀的脾性,喜歡捲棉被睡。

「你以前也是這樣,老捲著棉被睡覺。」朴有天笑著又說:「有時候我挺想當被你捲的棉被。」

金俊秀並不是很清醒,不過他卻時坐了起來,只不過沒有撐多久,他又躺上了床。

穿著四角褲的他,這些舉動全部都入了朴有天的眼裡。

他們好說也很久沒有滾床了,因為金俊秀失去記憶的關係,他不敢對他亂來。他瞥過了視線,試著不去看金俊秀那傲人的臀豐,只能安慰自己,要等金俊秀願意或者記憶恢復時他才可以出手。

這一早,金俊秀真的爬不太起來,最後還是朴有天半拉半抱把他叫醒,把他帶去廁所裡梳洗。

漸漸清醒的金俊秀,他想起了昨晚自己下的決定,臉色便凝重了起來。

然後朴有天又泡了一杯優質蛋白給他喝,接著帶他去早餐店買早餐,最後又送他至業務部上班。

朴有天先把沈昌珉的早餐放置他桌上,然後又拎著金俊秀的早餐,隨著他來至金俊秀座位,他將早餐擱置好後,轉身也要回到自己的部門去上班了。

不過在他離去時,金俊秀卻喊住了他,「有天。」

「怎麼了?」朴有天轉過身那寵溺的眼神看著金俊秀。

金俊秀不曉得怎麼告訴他,他的壓力好大,沒辦法再承受朴有天這樣的照顧。他想告訴他,他真的很愛他,但是他會怕自己以後又會忘記他。而且他還想說,他想永遠的跟朴有天在一起,然後會在床上好好疼愛他,不過他卻認為自己並沒有資格再繼續睡在朴有天的旁邊。

他心底緊張得很,太多事情他都想說,可最後他卻選擇了一句相當傷害他們彼此的一句話。

「我想……搬回去員工宿舍。」

剛好踏進業務部的沈昌珉聽到這句話,感覺氣氛似乎很不妙。

朴有天一時間說不出話來,他不曉得為何金俊秀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我覺得我們還是分開比較好。」金俊秀又說。

金俊秀感覺上眼眶紅了,但卻沒有淚水流出。

他只是拋棄一個陌生人而已,而且他必須越早拋棄越好,免得傷的又深又痛,誰都沒辦法療傷。

現在的痛不算痛,他是這麼認為的。

本來是笑臉迎人的朴有天臉上一點笑容也沒有,他不敢置信金俊秀竟然會做出這樣的抉擇,他如此不離不棄的照顧他,要的不會是這樣的結局。

他並不想放棄這份戀情,可現在他愛的人卻向他提出這種要求。

「你認真的?」朴有天皺著眉問。

金俊秀點了頭。

這讓沈昌珉看的糾心,他總以為他們能順利,但為何事情會演變成如此?

朴有天心底是又氣又難過,他究竟做錯了什麼會讓金俊秀想離開他,想放棄他們的戀情?

「金俊秀,你告訴我,我做錯了什麼?」

第一次被喊全名的他,他曉得平常溫柔的朴有天生氣了,但他不能退縮,可是他卻也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我這麼努力的想幫助你恢復記憶,就算你想不起來也沒關係,我還是會愛你,可是你為什麼……」這麼執意要離開我?

金俊秀眼眶中開始有了淚水,他曉得自己很傷人,但若真要說朴有天做錯了什麼,唯一做錯的就是他太愛他,捨不得放棄他。

朴有天也紅了眼眶,從不會隱藏自己是愛哭鬼的他,又受不了了。

「你……」朴有天哽咽了起來,他吸了鼻涕又說:「這又沒什麼,你只是忘了我而已,只是……」他真的哭了起來,他徬徨無助的看著金俊秀,「只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而已。」

金俊秀不明白朴有天想說些什麼,他到底是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他看著朴有天的眼淚,自己也哭了起來。

業務部越來越多人了,但多半都只是看,也沒人敢出意見或者問情況是如何。

朴有天垂下了雙眼,他擦了自己的眼淚,然而就這麼看著踩在底板上的皮鞋。

其實你忘了我不要緊,我能用了一生的時間告訴你我是誰,但你卻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然而這卻不是我用一生所能講明……

當他再次抬頭看著金俊秀時,便哭說:「你只是忘了我愛你而已。」

這就是他們所要拾回的東西,朴有天一直努力想替金俊秀找回的東西,如今他的努力卻換來了他從未料想過的結局,這教他要如何說服自己得堅強,得支撐下去。

當自己再也騙不過自己時,也沒有其他人能讓他繼續偽裝堅強,直至找回屬於他們的記憶。

金俊秀只是落著淚,他不懂為何自己會這麼痛苦,明明已經沒有記憶,他不應該哭的。

只見朴有天轉過了身,落下了一句話。

「我不管你了。」

這就是金俊秀要的結局,然而他卻為了自己想要的結局哭泣。

當朴有天走過了沈昌珉的身旁時,沈昌珉問了他,「你決定放棄了?」

「是我放棄了嗎?」他紅著眼看著沈昌珉,然後他幾乎是大叫的說:「是他放棄了我!」

整個業務部的人都聽見了。

有人向前安慰著早已哭啞嗓子的金俊秀,有人看著朴有天悲憤的離去。

但卻沒有人……

挽留住他們不曉得應不應得的感情。


────未完────

全站熱搜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