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俊秀看著朴有天離開的背影,他幾乎是跪了下來,眼淚不停的掉落在地板上。沈昌珉見金俊秀這麼痛苦,他加快了腳步來到他的身邊,將金俊秀扶了起來。

金俊秀緊緊抓著沈昌珉的手臂,他雙手顫抖了起來。

他不懂為什麼看著朴有天離去會是一件這麼痛苦的事情……

沈昌珉看著金俊秀,輕嘆了一口氣說:「就算你忘了你們的過去,你現在還是很愛他不是嗎?」

愛他……

金俊秀抬起頭臉頰上盡是淚水,他皺著眉搖著頭,「不……不能再愛他了,我一定又會忘記他。」

沈昌珉幾乎能猜到為何金俊秀會選擇離開朴有天。一次的傷害已足夠,沒有人想要二次傷害。他明白,縱然朴有天不在乎金俊秀能不能想起來,但對於金俊秀,這會是他永遠的陰影,他沒辦法給朴有天保證什麼,然而只能眼睜睜看著朴有天的溫柔付諸流水,就連他想留住的那點幸福,他也抓不住。

可是這樣的方式真的是最好的嗎?

「你應該說實話讓朴有天曉得。」沈昌珉抱著金俊秀,拍著他的背,「他會幫你解決的。」

他跟朴有天認識這麼久了,這些問題他相信朴有天個性如此樂天,絕對會幫助金俊秀。

「不能再讓他幫了……。」

金俊秀搖起了頭,可是頭卻越來越劇烈的疼痛,他抓緊了沈昌珉的肩膀,「好痛……頭好痛。」

沈昌珉看著他,他本想趕緊連絡朴有天,但拿起了手機後,他又不曉得該不該打出去,剛剛發生那麼大的爭執,打了也未必有用。

金俊秀按住自己的腦袋,他總覺得腦中有些片段的浮現……朴有天的聲音在自己的腦子裡徘徊著。

『你只是忘了我愛你而已。』

『不要跟我說曾經。』

『我們現在也是情人。』

『不管你想不想的起以前,你只要從現在開始記著,失去記憶的你,我是第一個吻你的男人。』

『我是朴有天。』

這是他忘了朴有天後的事情……他雙眼不停的落淚,其實……他也不想離開朴有天。

他又抓緊了自己的頭髮,頭越來越疼了。

沈昌珉最後還是打電話給了朴有天。

然而金俊秀早已頭痛到站不了了,他跪在地上不停的哭,不停的抓住自己的頭髮……

『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吧?』

『偷親你十幾次……』

『只是……太喜歡你。』

滴滴掉落的眼淚,他看著地板上的淚水,幾乎是大叫了起來……

『我可不可以吻你?』

『其實我在之前就曉得你喜歡我了。』

『是因為你桌墊下的肖像。』

『跟我交往吧。』

『你曉得我喜歡搭四號電梯?』

在他快撐不了時,他曉得自己似乎又要再度的暈厥,但他卻遲遲不敢閉上眼,他害怕他再次醒來又會是一個陌生的世界,一個沒有朴有天世界。

他抬起了頭,看著業務部上的日光燈,最後他只曉得他那滿是淚水的雙眼似乎看見了朴有天,然而有人抱住了他,依畏在那人肩膀上的那種氣息他好熟悉。

但他最後還是閉上了眼,在黑暗當中,他想起了最後一句話……。

『因為……因為我想用身體……記住你。』



金俊秀再次的睜開眼時,他看著這天花板,他明白,他又在醫院裡了。

左手感覺比右手來的冷,肯定他又掛著點滴。

他左右看了一會,總覺得自己臉上有眼淚乾掉的痕跡,顯得特別僵硬,不過他從不遠處聽見了一個人的聲音。

那人似乎在跟醫生說些什麼,他知道這個人的聲音。

當醫生走了之後,那人轉過身朝著他走了過來,他視線越來越清楚,而那人也發現金俊秀醒了過來,趕緊喊道:「俊秀俊秀!」

不再陌生的聲音,他知道眼前的人是誰。

是他頻頻道歉的人,是他愛的要死要活的人,也是讓他下定決心要離開的人。

金俊秀看著他,臉上笑得難看的說:「有天。」

曾以為他醒過來後可能又會叫不出這人的名字,但沒想到竟會如此容易就讓他叫出他的名字來。

朴有天臉上笑了起來,他們的一切沒有再次歸零,而是又回過了頭,重新找回了他們遺失的記憶。

可是朴有天卻不曉得金俊秀其實已經全部想起來了,他只是以為金俊秀並沒有再次失意。

他還是幫金俊秀領藥,然後帶他出院,一路上他把他牽的死緊,上車後他便說:「我還是要管你,我不能讓你搬回員工宿舍。」

金俊秀聽著這話,並沒說什麼。

朴有天也不管他的意願如何,又繼續說:「就算你不要我,我也不能放棄你。」

最初的信念,就是要一起拾回記憶,縱然找不回了,朴有天也還持有他們往後的記憶。所以喪失那一點並不算什麼,他擁有的還有金俊秀,只要是兩個人,他們就能再製造回憶。

金俊秀低下了頭,他能體會朴有天是愛他,但卻不懂為什麼朴有天能這麼執著?

「你不怕我再忘記你嗎?」金俊秀開口問。

朴有天開著車,瞄了他一眼,「怕,但是我會盡量讓你忘不了我。」

怎麼可能不怕,那種一夕間成為陌生人,他當然會怕。

但是因為他還是好喜歡金俊秀,所以他並不想就此放手,人只有兩種,不是越挫越勇就是自甘墮落。

而他,恰好不是屬於後者,所以他才敢繼續愛。

一路的沉默,朴有天以為金俊秀還在思考要離開自己的事情。

不過到家後,朴有天卻說:「你哪兒都去不了,這就是你家。」

金俊秀埋藏了他的笑容,也下了車跟著朴有天回到他們的家。

朴有天替他盛了一杯水,然後拿著藥給他吃,嘴上又說著,如果他離開,他會丟掉他全部的鬼片,然後代替他去向金在中辭職,永遠都把他綁在自己的房間裡,哪裡都出不去。

金俊秀吞他的藥,也聽著朴有天的計畫。

朴有天又說,他會一直照顧他,一直照顧一直照顧,直到他沒有體力為止。

可是金俊秀卻向他說,如果有一天自己又全忘了,這對朴有天並不公平。

「沒有什麼公不公平。」朴有天說,「老天爺並沒有我們想像中的厲害。」

金俊秀看著他,問怎麼說?

他說:「他只能讓你忘記我們的過去,但沒辦法讓你忘記我們的未來。」

這就是朴有天一直以來告訴自己的事情。只要金俊秀一天留在他身邊,他就會是永遠的勝利者,不會是失敗者。

他曉得他們的感情能走得長遠,所以縱使全世界拋棄了金俊秀,他也會在他身邊照顧他,寸步不離。

「我不想輸給老天爺,所以你只能留在我身邊,只要你在我身邊,我們才會有未來。」

金俊秀漸漸的明白,其實離開朴有天才會破會他的計畫,並不是幫助他,反而是傷害他。

人常常會問,怎麼做才能不傷害別人,或者將傷害降到最小?

金俊秀雖然沒辦法做出這方面的回答,但他曉得一件事情,自己如果想要,就不能輕易說放棄。

而他並不想離開……只是他騙了自己也騙了朴有天說他想離開。

朴有天收起金俊秀喝完的茶杯後,又牽著他來到了房間,「好好睡覺,不要太累了,也不要想其他有沒有的事情。」

金俊秀坐在床上看著朴有天,突然問:「你記不記得,在我喪失記憶前,我曾說過要怎麼記住你?」

朴有天睜大了眼,他看著金俊秀的雙眸,似乎在對著他微笑。

但是金俊秀的這個問題朴有天卻沒說出答案,可金俊秀又繼續說:「我說過我要用身體記住你。」

朴有天驚訝得說不出話來,難不成……金俊秀恢復記憶了?

「你還說你每次夢遺對象都是我,已經快十年了。」金俊秀笑著又說:「本來我還以為我是上面那個,結果你說你有經驗,所以我將上面的位置讓給你。」

朴有天慢慢的走向他,他就跪在金俊秀的面前,雙手緊抓金俊秀的肩膀,他知道自己又要哭了,但是他好高興,金俊秀竟然想起他自己是被壓的。

金俊秀看他又紅了眼,笑著拉了他的手說:「要不要……來證明一下我的身體記住你多少?」

都這種時候了,朴有天還是掉眼淚了,但金俊秀還是吻了他,又鹹又甜的吻,這其中包涵了他們這陣子的酸甜苦辣……

一個多月的時間,發生了好多事情,有些能控制,有些卻控制不了。

在金俊秀的鼓舞之下,他們倆又再一次的坦誠相見。

這趟旅程替他們證實了,其實身體比腦子還要誠實,還要清楚……

他們要的是什麼。

要的很簡單,不是那若有似無的曾經,而是彼此都未知的以後。

只要一起,就如同看鬼片一樣,會比較不害怕後面的劇情了。


────未完────

秀媽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